第248章 无名

上一章:第247章 君王 下一章:第249章 车轮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前来突袭西门的边沙骑兵没有料到, 端州城内还藏着这样的轻骑, 他们骑着跟自己同样的矮种马,在晦暗的天地间进退自如。

沈泽川是鸦群里的白鸟, 他擦净的刀锋割破晨曦, 在第二轮冲锋前说道:“后退。”

丁桃引导百姓撤离, 西门的城门已经破了,这里马上就要沦为战场。历熊架起高仲雄, 带着孔岭和姚温玉跟在百姓后边。

锦衣骑整齐地立在门前, 他们数量很少,却是中博目前绝对的精锐。西门还活着的守备军不敢怠慢, 在城脚推动作为替补的车山墙。这种由石灰浆补填的活动墙壁没有城门那么厚, 凹陷的地方可以放置强弓。

虹鹰旗猎猎作响, 边沙骑兵已经擂鼓了。那筒形小鼓震耳欲聋,矮种马刨蹄蓄势,他们不给西门修补的机会,就在鼓声里先于锦衣骑发起了第二轮冲锋。

马蹄声如骤雨, 震得地面微动, 沙砾乱跳, 灰尘顿时扑面袭来。边沙骑兵的气势兜头盖下,迅猛得像是饥肠辘辘的犲豹。

乔天涯的马就在风踏霜衣的侧后方,他拽紧缰绳,说:“预备——”

锦衣骑宛如入定,风刮过他们的面颊,却没有带走任何声音, 他们仿佛连呼吸都消失了。为首的骑兵越过距离,在疾驰间逼近沈泽川。沈泽川闻到了骑兵浓重的汗味,甚至看到了骑兵面部狰狞的神情。

时间似乎静止了。

下一刻,沈泽川亮刀冲出,在风踏霜衣撞进骑兵前锋时说:“杀敌!”

杀敌!

锦衣骑如同乌云狂潮,和边沙骑兵凶狠地撞在城门通道里。钢刀跟弯刀铿锵交错,西门没有战术可言,唯一的办法就是杀敌,只有迎面挫掉骑兵的锐气,端州守卫战才能继续。沈泽川必须冲在最前方,用这样粗暴的方式凝聚起端州人心。

骑兵堵住通道,挡住了光芒,双方挤在这里杀声震天。周围喷溅的血水浸湿了沈泽川的袖子,他挥刀砍翻身前的敌军,透出的晨光照在他的脸颊上,淌着血汗。府君眼神阴鸷,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刮倒骑兵,直冲向前。

这支边沙骑兵是绕后的偷袭队伍,不敌士气高昂的锦衣骑,在通道里节节后退,。他们在两次交锋里都吃到了苦头,最终不得不撤出通道。守备军见机行事,齐力推着车山墙,在沈泽川回撤时堵住了破掉的城门。

车轱辘发出“咔哒”的转动声,推墙的守备军喊着:“弓箭不够了!”

沈泽川勒马,仰山雪垂在侧旁,淌了一路的血。他说:“放下备用吊门。”

城头的守备军拖住绳索,吊门在齿轮咬合的滚动声里轰然落地,把通道的内侧堵死了。这是端州二层防御墙,专门用来对付现在这种情况。

沈泽川的右手握不紧刀,只要停下来,双指就会抽疼。他摸了下袖袋,只找到了萧驰野的蓝帕子。他用蓝帕子把仰山雪的刀柄跟手掌缠起来,勒住双指,确保刀不会脱手。

“现在就通传南北城门,”沈泽川说,“全部放下备用吊门。”

阿木尔在七年前就有中博的军事地图,对于端、敦两州可谓是如指诸掌,从哈森迅速突袭、精准击点的战术上看,他肯定也看过中博的军事地图,既然端州已经成为了孤城,再单守东门就不明智了。

“放下备用吊门就再也出不去了,”乔天涯看着城墙上渡起了晨芒,“狼烟台还没有点燃。”

“敦、洛两地的狼烟台自有人去点,”沈泽川握紧手掌,“东门还开着,只要再点燃靠近边郡的狼烟台,边郡的援兵就到了。”

哈森肯定用了什么办法拖住了萧驰野,但萧驰野一定会来,所以哈森才会选择疾袭,他想速战速决,赶在萧驰野率领援兵赶到前先破了端州,抢空粮仓再跑,他根本不想跟萧驰野在中博正面交锋。

* * *

尹昌率领守备军杀一批步兵就退,他只要阻拦住步兵架起通行板,东门就不会立刻受到骑兵的冲锋。

“退,退!别他娘的拼命,我们要跟这群狗娘养的打持久战。”尹昌抹着脸上的血水,蹬着跑慢的守备军屁股。

端州四个城门都要守,这对两万守备军而言是个难题。尹昌要拖时间,他的守备军必须经得起骑兵冲锋,并且在骑兵冲锋以前,他得既能抵挡步兵,又能保存体力。

守备军向城内回撤,尹昌是最后一批,他准备越过濠沟时听到了背后的马蹄声,冷汗顿时冒了出来。老头凭借着久经沙场的洞察力,就地翻滚,喊道:“拔刀!”

那月牙般的弯刀直直钩过尹昌脖颈刚才待着的位置。

老头心有余悸地摸了把脖颈,朝着来人喊:“你咋都不打招呼呢!”

卓力听不懂尹昌的话,他强力的马蹄已经踏到了尹昌的身前,尹昌接着翻滚,滚了满身的尘土。

卓力高兴地说:“灵巧的猎物。”

尹昌也听不懂卓力的话,他单手撑着地面,另一只手背握着刀,跟卓力在濠沟边诡异地对峙。

凶残。

尹昌带着土腥味的拇指擦抹着红鼻子,对卓力下了定义。他的眼神就像这方天空一般寂静,那些砲轰的嘈杂都无法撼动他。他衔接着大地,跟外表呈现的聒噪截然不同,他总在危急时刻带着无与伦比的镇定。

“你,”尹昌沉下的嗓音微哑,老头肯定地说,“七年前去过茨州。”

卓力听得懂“茨州”两个字,他拿弯刀给尹昌比划,用蹩脚的大周话说:“我去过,带着,这把刀。”

尹昌花白的头发被疾风吹乱,老头双脚蹬地,猛地蹿了出去,紧接着纵身跃起,抄刀抡向卓力的脑袋。卓力架刀格挡,座下的战马竟然被尹昌的力道压得向后退了几步。

卓力敏锐地说:“你,认得我?”

尹昌落地时双掌微抖,他滑开脚步,忽然大笑起来:“我认得你,你不认得我。七年前在茨州,我看着你们焚烧屋舍,屠遍全城……”他的神情骤然冷寂,“你带走了他们的脑袋。”

卓力半听半猜,他等尹昌说完,就解掉了腿侧的麻绳,那里吊着茶石河探哨的头颅。他提起来,扔给尹昌,用边沙话说:“我不要了,我要你的脑袋。”

头颅滚在尹昌的脚边,都是年轻的脸,尹昌看着这些脸,再看向卓力。

他安静地注视着卓力。

卓力却觉得这具苍老身躯里的猛兽正在咆哮。

“你该给战死的人尊严,”尹昌说,“你们这些畜生。”

* * *

费盛跟着守备军驱散百姓,他站在街道上犹豫了片刻,就掉头奔回东门。中途听见马蹄声,费盛回头看见沈泽川正带着锦衣骑奔向东门。

“上马!”乔天涯把挂在侧旁的马鞭扔给费盛。

费盛接住马鞭,减缓脚步,在空马奔过自己身边时翻身而上。他拽住缰绳,问乔天涯:“西门如何?”

“破了。”

费盛面色一变。

乔天涯接着说:“府君又给堵上了。”

费盛忍不住骂道:“你他妈的能不能说完!”

乔天涯哈哈大笑,两个人跟随着沈泽川继续向东疾驰,待到城门前,看城门大开,守备军还没有撤完。

沈泽川下马,大步流星地上城头,走到半中央,就被密集的砲轰砸到停下来。他拨开飘浮的灰尘,说:“还有女墙吗?”

“不多了,”费盛捂着耳朵,喊,“骑兵换成单梢炮了!”

沈泽川心里微沉,哈森这是要用持续地砲轰砸掉端州东面的防御墙。他沿着墙垛向下看,看见骑兵已经逼到了濠沟的不远处。

“开闸放水,”沈泽川面如沉水,“骑兵要冲锋了。”

“开闸——”费盛向南侧奔跑,喊到一半被灰尘呛住了,他掩着口鼻,顷刻间又想起什么,拽住边上的守备军,问:“怎么还不关城门?骑兵要冲锋了!”

守备军咳嗽着回答:“指挥使、指挥使还没撤回来!”

费盛一惊,他顾不得乱飞的重石,扒住城墙往下看。底下混杂的兵马太多了,他在其中费力地找到了尹昌。

“回城啊……”

尹昌刀挂住了卓力的弯刀,双方在平地上拉锯,老头脚下滑动,他大喝着向后,用余光看见了奔袭过来的骑兵。

不能久战!

尹昌当即松力,刀顺着弯刀空隙下坠,他伸臂抄过刀柄,撒腿就向濠沟跑。城墙两侧的蓄水闸还没有打开,等着守备军回城再放。但是尹昌在狂奔间觉得背后滚烫,他在前滚间失声大喊:“关门——!”

后方奔袭的骑兵根本不是来冲锋的,他们趁着城门还没有关上,倒出兜袋里点着尾翼的山雀。这些鸟雀惊恐乱撞,兜袋都燃了起来,紧跟着蜂拥过濠沟,撞向城门。

城门通道内的吊门是木制的,一旦燃起来,东门防御就没有了。

尹昌停在濠沟前,猛地跳跃起来,然而背后的卓力跟着扑来,钩住尹昌的袍子,在“刺啦”声里把尹昌拖倒在地。

尹昌一刀插在地上,稳住被马匹扯动的身体,朝着城门声嘶力竭:“关门,放水!”

“操,操!”费盛撑臂跃下阶,推着人群向通道跑,“等一下,我操你祖宗!”

火雀撞在城门,守备军的衣物已经烧起来了,众人翻滚着灭火,向通道内侧跑。内城城脚都有灭火备用的水袋,但是火雀太多了,再不关门,吊门也要着了!

沈泽川在砲轰里,喉间干涩,他在灰尘中被东边的日出刺痛了双眼,说:“关门。”

城门闷声挪动,费盛还挤在后涌的人群里,他像是逆流的浮萍,根本抓不住可以支撑的救命稻草。通道内的光开始收敛,挤进来的守备军堵住了费盛的目光,他看不到外边,更看不到濠沟对面。

“别关门……”费盛不顾一切地推开守备军,用了这辈子最快的速度,说着,“别关!”

城门“砰”地闭紧,通道内彻底暗下去。两侧的蓄水闸猛然高抬,还没有修完的濠沟勉强盛住了水,在城门与骑兵前划出了界线。

沈泽川陡然提高声音:“灭火!”

尹昌承不住力,被战马拽向后。他拖着刀,蹭在地上,在马蹄声里扯掉了腰侧的酒囊,咬开后灌得满脸都是酒水。尹昌扔掉酒囊,抹了把脸,朝天笑道:“马上行嘞!”

费盛跪倒城门跟前,他用双手扒着缝隙,咬牙说:“开门——!”

沈泽川唇线紧抿,他看着尹昌,双眼通红。

费盛在铁皮包裹的缝隙里抓得双手血淋,他砸门、撞门,说着:“开门,给我开门!”

卓力用马鞭套住尹昌的脖颈,用臂力把老头拽起来。尹昌还握着刀,他被卡得蹬不稳地面,看着卓力,边呛边说:“给个、给个痛快吧!”

卓力的弯刀架在了尹昌的后颈,在向前钩的时候,哪知尹昌跟前扑。老头借着卓力高抬的手臂,放弃再扒脖颈间的马鞭,他反抄的钢刀锐芒暴现,几乎是拧着半身,在大吼中靠着小臂带过刀刃,在卓力钩掉自己脑袋前先刮掉了卓力的脑袋。

尹昌跌在地上,脖颈前还套着紧拴的马鞭,他鼻间发出粗重的呼吸,用手肘撑着地面,朝端州的方向爬了些许,背后是潮水般的铁蹄。

无名之辈。

尹昌笑出声,又哭起来。

小盛。

尹昌急促地喘息,向城门喊起来,声音荡彻云霄:“府君啊,我看这天,是大捷!”

马蹄轰然埋没了老头。

费盛隔着城门,在短暂的寂静后,磕着铁皮,沿着那细小的光芒下滑,撑着门号啕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车山墙是我杜撰的,可能确实有这种作用的守城器械,但我做资料的时候没有看到确切名称,就在这里胡诌了一个。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47章 君王 下一章:第249章 车轮
热门: 崔老道捉妖:夜闯董妃坟 高层的死角 许你万丈光芒好 像我这样敬业的替身真的不多了 福尔摩斯症候群 幻影城主 仇恨的证明 未来之师厨 热搜预定 武动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