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君王

上一章:第246章 夜讯 下一章:第248章 无名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探马何在!”

“死了, ”惊醒的守备军紧跟着尹昌, “周遭的探哨全军覆没,没有人回来。”

尹昌把酒囊灌满, 挂回腰侧, 在插刀的时候啐了一口:“狗日的哈森。”

驿站没动静, 探哨都死了,消息传不出去, 援兵就来不了。

“重整探哨队伍, ”尹昌说,“伺机出去, 赶在天亮前要点燃狼烟台, 这样离北、敦州、边郡才能得到消息。”

端州曾经遭遇过屠杀, 就是因为探哨跑不过边沙的马,所以沈泽川在建立端州四通马道的时候,仿照了边郡的万里烽火台,只要点燃这三条线, 三方就知道端州危急。

尹昌刚掀开帐帘, 就听见城外“咚咚咚”作响的战鼓声。

骑兵擂鼓了!

尹昌撒腿就朝墙头跑, 他边跑边敞开嗓子,卯足劲儿地吼道:“预备——”

墙垛间的弓箭手整齐拉弦,屏住呼吸注视着城外。

边沙骑兵的战马两侧都固定着筒形小鼓,随着敲击响彻黑夜,这是冲锋的前兆,待鼓声高潮将歇时, 战马们呼哧着热气,猛地前奔。

尹昌当即挥手,继续吼道:“放箭!”

谁知前奔的骑兵霎时间分为两翼,露出后边的举盾步兵。步兵行动迅速,顶着箭雨逼近城门。

端州面朝东部,地势开阔,又靠近茶石河,沈泽川在这里挖漕做濠,想要修建出一条护城河。但是今年的时间紧张,只有朝东的正门的沟道成形,还没有从茶石河引流过来。萧驰野在南下前叮嘱过沈泽川,于是沈泽川撤掉了沟底的方砖,换成了离北军用的铁蒺藜。

城门打开,尹昌带着端州守备军冲出去,在边沙骑兵冲锋前拿掉了濠沟上的通行板。没有了通行板,骑兵就无法越过濠沟突进城门。

城墙上的箭雨一停,火油罐就燃了起来。

尹昌拖着通行板后撤,继续喊道:“砸罐!”

墙垛上的火油罐“啪”地齐声砸碎,火光倏地大亮,守备军探身用力把火油罐扔了下去。火油飞溅在步兵的盾牌上,轰然烧成一片。可是尹昌没高兴起来,因为他看见步兵踏步分散,给遮掩的头车让出道路。

糟了!

这种攻城车原本是用来掩护挖沟的,它前设屏风牌,后置绪棚,中间的头车可以替掘地的士兵遮挡利箭。除此之外,它还有一个突出功能,就是灭火。藏在头车内的步兵掀顶而出,用匕首划破装有河水的牛皮囊,顷刻间就能遏制住火油罐烧起的火。

尹昌认清了对方的目的,哈森靠着步兵先后消耗了守备军的箭和火油罐,又让步兵推到了濠沟前,这是在为后方蓄势待发的骑兵做准备。

“弓箭手预备——”

尹昌话音一落,步兵就再度举起了盾牌。哪知尹昌根本没打算在此刻放箭,他拔出刀,带着守备军前冲,狂奔到濠沟前,在边沙士兵惊愕的目光里像头老狮子般猛地跃了出去。

“堵濠!”

尹昌重重地落在濠沟的砖壁上,双脚顿时向下滑,他扒住壕沟边沿蹬了几下,爬了上去,守备军跟着尹昌杀进步兵阵营。

“放箭!”

箭雨骤然袭来,空不出手举盾的步兵们终于倒了一片。

“那是谁?”骑在矮种马上的强壮男人探出头,隔着人群看见尹昌的白发。他摸着自己的弯刀,赤臂上文着四脚蛇,饶有兴趣地用边沙话说:“像个英雄。”

“强健的卓力不认得他,”跟随在男人身边的骑兵说,“他是茨州守备军的指挥使,那个替沈泽川夺取樊州的老将军,叫作尹昌。”

卓力学着大周话,重复地念道:“一,一尝?”

“繁荣昌盛的意思。”骑兵安抚着躁动的马。

“他有狮子般的勇气,”卓力继续打量着尹昌,夹紧马腹,在摇晃里不紧不慢地向前,“我要跟他打一架。”

骑兵回头看着后方的虹鹰旗,劝道:“哈森的命令还没有来,现在不是卓力出击的时候。”

卓力活动着健硕的臂膀,拔出弯刀,说:“哈森要我们速战速决,我已经等不及了。”

* * *

守备军在城内召集百姓,他们要把百姓送到西门,那里连接的马道通向敦州,一旦东门失守,在屠杀开始前他们还有逃跑的机会。百姓陆续地过来,拖家带口,神色匆遽,偶尔有几声婴孩的啼哭声,也很快就被掩住了。人聚集的越来越多,随着东门的砲轰声,到处都是压抑的喘息。

先生们早就待在了这里,他们提着简陋的行囊,夹的都是案宗,这是他们的心血。高仲雄煞白的面色就没有恢复,他拽紧自己的包袱,跟人群挤站在一起。

孔岭推着姚温玉,胸前挂着兜袋,装着不安分的虎奴。

姚温玉的四轮车经过百姓,听到人群里有人在啜泣,他侧过头,注视着对方。

“先、先生,”孤身抱着孩子的寡母掩住口鼻,在哽咽里小声说,“是不是又、又要屠城了……”

年轻的公子目光温柔,他抬手,把自己的帕子递到了对方面前,说:“不是的。”

周遭啜泣成片,他的话在前方的厮杀声里显得没有任何说服力。

“要是城破咯,人也跑不过马,还是得死,都得死。”男人拉着仅剩的驴子,蹲在墙角,带着乡音说,“我就不该到端州唻嘛!”

“守备军哪里去了?”有人凑到门边,拍门喊道,“现在开门让咱们往敦州跑,城破前能逃掉几个是几个!”

人群嘈杂起来,他们推搡着挤向西门,不安的气氛浮动在夜色里。高仲雄受力不得不向前,他抱着包袱,侧身往孔岭那边挤。

“莫要踩,”高仲雄护着包袱,仰高头说,“诸位莫要……”

拥挤的人群根本听不到他的声音,不知是谁的肘子撞到了高仲雄肚子上,他没抱住包袱,看着自己的纸笔散落在地上,赶忙弯腰去捡。可是人太多了,他还没够找,笔就被踩断了。

高仲雄急道:“莫踩笔、莫踩笔呀!”

孔岭被挤得站不稳,姚温玉的四轮车不方便,这要是被冲到了人群里,就坏事了!孔岭一手托着虎奴,一手拽着四轮车,向周围说:“近卫何在?速来护住元琢!”

姚温玉的车轮卡到硬物,随着冲击猛地“哐当”一下,险些震翻。他转动目光,看着众人。月光不合时宜的安静,沿着他的袖袍滑落在地上。

拍门的声音加剧,到处喊着“开门”。端州被屠的记忆太深刻,他们看不到曙光,前头打得越凶,大家心里就越没底。

“嘿呀!”高仲雄生气地挥袖,也不要笔了,探着手臂抓住四轮车,往自己跟前带,挡着人浪,骂道,“莫要挤了,挤坏人了!着什么急,城还没破呢,府君在前!”

四周顿时响起喊声:“府君哪儿去了?”

“沈泽川哪儿去了?”

“没兵没卫,是不是跑了?”

高仲雄哪知会变成这样,他赶紧说:“府君在……”

“沈泽川跑了!”有人跺脚气道,“没见着人啊!”

气氛就像被点着了,原本压抑的哭声爆开在人群中,急躁的情绪正在横冲直撞,拍门声逐渐变成了砸门声,恐慌弥漫开来,四处都在歇斯底里。

名叫“沈卫”的隐患终于爆发了,它就像是时刻悬在沈泽川头顶的利剑,暗藏着中博对沈泽川的抗拒。即便沈泽川得到了中博六州,它也无法被根除。沈卫弃城而逃,端、敦两州尸山血海,如今沈泽川迟迟没有现身,沈氏又一次畏缩逃跑了。

“开门、开门……”有人号啕大哭。

城门向前微微突起,挤出了缝隙,残余的守备军拦不住人群,伸着脖子斥道:“不要挤了!”

但是没有用,人群已经乱了。

守备军喘着气,不敢开门,东边的探哨都被杀光了,骑兵要是绕到了西方也没人知道,他现在打开城门,就是从背后捅端州一刀,那是真正的城破了!

守备军靠着蛮力推搡百姓,“噌”地拔出腰间的佩刀,喝道:“谁他妈再挤!”

孔岭顿时说声:“不好。”

果然,守备军一亮刀,周围就彻底爆发了,包袱和拳头骤雨般的砸向他,人潮前涌,喊道:“开门!”

守备军不可能真的杀人,他护着头部,在后退里觉察到有人在夺刀,不禁道:“抢刀我就砍人了!”

城门被撞得摇晃,守备军还没站稳,背部倏忽袭来一股巨力,接着整个城门都发出“砰”的闷响,被撞车从外边撞破了!

“我日!”守备军趴在地上,被踩了几脚,爬起身踹着挡路的百姓,把人疯狂地向后推,朝自己的兵吼起来,“快堵门!”

“骑兵!”人群惊叫着,大伙儿连滚带爬地向后跑,“骑兵破城了!”

守备军拖着刀,靠背部顶住摇摇欲坠的门,跟几十个兵整齐大喝,试图把破掉的城门推回去。然而外边的巨木撞车再一次重击在城门,震得他们背部发麻。

姚温玉撑着把手,高仲雄和孔岭一人架一边,想要把元琢推走。孔岭的头皮都炸了起来,他隔着那半掩的城门,听见了久违的马蹄声。

“我带着元琢走小巷,”孔岭推着姚温玉,顾不得案宗,揣起自己的袍子,“神威快跑!”

高仲雄手抖得厉害,他说:“我跟先生、先生待……”

城门彻底被撞烂了,木渣飞溅。守备军扛不住,骑兵直接越过他们的头顶,奔了进来,弯刀挥向高仲雄。

守备军狼扑而上,陡然架住了弯刀,背着他们说:“快跑,速速呈报府君,西门破了,我们守——”

守备军话音没落,人头就滚落在地。

高仲雄失声大叫,他脚软,扶着四轮车,几乎要跌在地上。姚温玉眼看弯刀再次袭来,他背上湿透了,突然别过车身,挡在孔岭和高仲雄身前。

一纵轻骑穿过人群,在夜色里快得像是流汞,飞掷出的长剑嗡声钉住了骑兵的咽喉,在对方倒下马背时已经冲到了跟前。

乔天涯勒马,拔出自己的剑,插回剑鞘,喘着息看着姚温玉,对后边丁桃喝道:“带先生们走!”

姚温玉没动,他握紧把手,转头时目光越过乔天涯,看见风踏霜衣嘶鸣着仰蹄,背上的沈泽川白袖翻袂。仰山雪势如怒龙,经过骑兵喉咙时干脆利落,好似电光乍破,快到看不清。

风踏霜衣越过人头,奔过城门,背后的锦衣骑席卷向边沙骑兵,在凛风里撞出四溅的火花。

乔天涯也要走,姚温玉却看向他,手背上隐约有青筋浮动,低声对他说:“带府君回来!”

沈泽川身体抱恙,早在敦州时就坏了右手。他如今又是六州之主,稍有不慎死在了战场上,中博所有人的心血都将付之东流。

乔天涯没表情。

姚温玉乞求般地望着乔天涯,一字一句地说:“万乘之君不涉险。”

沈泽川甩掉仰山雪刃上的血珠,在空旷处勒马,胸口起伏,迎着风,右手双指隐隐抽痛。他立在最前方,望着灰蒙蒙的天地。他不强壮,却不会倒下。他在天光里既像是飘渺沙砾,又像是钉在端州城前雪亮的钢刀。

他阴险狡诈,不择手段,还睚眦必报。

他根本不是当皇帝的料。

但是——

乔天涯俯身,虚虚地弹了下姚温玉的额心,就在姚温玉以为他会照做时掉转了马头,暴喝:“誓死追随府君杀敌——!”

天际霎时破光,万顷昏暗一瞬灰飞。沈泽川的刀刃抹过大腿外侧,锋刃在光芒里直射而出,风踏霜衣跟主人一样只会向前。

向前!

锦衣骑厉声齐喊道:“誓死追随府君杀敌!”

他在这些人眼里就是开天辟地的君主!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46章 夜讯 下一章:第248章 无名
热门: 杀人的花客 死之枝 魂兮归来之兄弟 绝品强少 一朵桔梗花 银色猎物 弓区之谜 黑色飞机的坠落 卖马的女人 攻略男神翻车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