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壁玉

上一章:第235章 混账 下一章:第237章 子嗣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纪纲看着沈泽川长到这么大, 没想让沈泽川封侯拜相, 只盼着沈泽川平安顺遂,日后能儿女成群。萧驰野在阒都的那一脚, 谁都能忘, 纪纲忘不掉, 这是他仅剩的儿子。

纪纲此刻再想起萧驰野在茨州说的那番话,就像是有预谋的, 这混账早就盘算着跟他摊牌。可笑谁都看得清, 偏偏就他在自欺欺人,还在心里替这混账百般辩解!什么兄弟情谊, 都是狗屁!

纪纲几拳下去不解恨, 抄起搁边上的马鞭, 道:“我引狼入室,信了你小子的鬼话!你早在茨州就打川儿的主意!”他越说越气,这会儿根本想不到萧驰野的好,记起来的全是旧账。他抽起马鞭, 震怒道:“我打死你!”

“师父, 师父!”费盛哪能让纪纲继续动手, 劝道,“二爷肯受师父的打,就是真心实意地想给师父讲。这事挨不着外人,就在自家院子里,坐下来好好谈,府君还等着您呢!”

“你滚开!”纪纲喝道, “你们也是群混账!”

这庭院内的锦衣卫都受过纪纲的指点,说起来都算是纪纲的徒弟,看着纪纲势如猛虎,哪个敢真的拦。这马鞭还是萧驰野的,比在茨州的那根重得多,挨一下就跟炸开似的,火辣辣的痛感直蹿起来。

纪纲是真的动怒了,跟在茨州那回不同,宽袍挡不住,打下去全是血条,抽得萧驰野倒吸几口凉气。

纪纲看萧驰野死不认错,便恨道:“我给他说亲,办不办关你屁事!”

“不行,”萧驰野在这事上半点不让,假话都不肯讲,“天下好儿郎多了去,唯独沈兰舟我谁都不给!”

纪纲气得晕眩,用马鞭指着他,说:“你要杀我儿,还要断他后半生!不娶妻,不生子,你怎么不自己先断干净!”

阒都里的断袖不是秘闻,纪纲做锦衣卫同知的时候就见多了。现在形影不离,如胶似漆,可是几年过去,都得娶妻生子,更何况萧驰野还是萧方旭的嫡子。萧既明不上阵,萧驰野就是要接过这担子的,往后做了离北头狼,娶不娶妻就不是他自己的事情,那是整个离北铁骑的事情。

萧家坐拥铁骑十二万,两家结下秦晋之好,稳固的是中博和离北的情谊,于公于私纪纲该点头,但这前提是萧驰野是个姑娘。他若是个姑娘,就算性格娇蛮,只要沈泽川想要,纪纲都愿意。

“只要师父肯答应,我现在就让大嫂来提亲,实在不行我嫁进门也成。”萧驰野连萧方旭都揍都挨过,面对纪纲这几鞭子根本不怕。既然纪纲今日要算账,那他今日说什么都要纪纲点头。

纪纲被呛得后仰,费盛连忙扶住人。纪纲觉得萧驰野不是在求亲,而是在逼亲,他就没见过这么理直气壮的坏男子!

萧驰野撑着双膝,趁胜追击,道:“兰舟收了我大嫂的镯子,早就是我萧策安的,师父怎么可以再给他找女子?他要是真见了,就是负心汉。师父要孩子,丁桃和历熊还小,待在师父跟前也能解闷,要是师父高兴,把他们养到二十七八再送出门我都管不着。”

纪纲看萧驰野一本正经地乱讲,丁桃和历熊哪是孩子,都十八九了,扔出门办差都算晚了——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

“师父点头,”萧驰野撑着臂,磕下去,“师父不点头,我就喊爹了。”

纪纲能在锦衣卫有如此声望,就是因为他讲理,他在这件事情上为沈泽川想得太多,萧驰野要是坐下来跟纪纲讲道理,铁定没办法说服纪纲。沈泽川关系离北军粮,纪纲必定会担心,离北现在同意,究竟是为了军粮还是局势?

纪纲哪想萧驰野这般没脸没皮,反倒把他给逼在门外,今日不点头,他都不好走。纪纲从齿间挤出字眼:“你少拿这套花言巧语诈我,就算你大嫂真的来了,我也不见。”

“那得见兰舟啊,”萧驰野没抬头,就这么说,“爹,兰舟不懂这些礼,没您在旁边照顾,他可就要被我大嫂骗回离北做弟……”萧驰野卡了一瞬,极快地接道,“做弟婿了!您要是想这样成全我,我也高兴。”

纪纲把马鞭扔在地上,忍无可忍地说:“你闭嘴!”他得反驳萧驰野,便咬牙道,“你甭想进门!”

萧驰野的宽袍稍敞,颈间的潮红都退了。纪纲不让他进门,他也不辩驳。雨下得急促,檐下有几分冷意,纪纲的怒火不减,但适才直冲脑袋的劲已经没了。

萧驰野神色肃然,正色道:“师父担心的,我都想过。大哥跟大嫂感情甚睦,现在有洵儿,往后还会有孩子。离北不需要我再生,我也没那念头。师父看着兰舟长大,盼他家室美满,我知道,我也想。我爱他敬他跟他白头到老,不也是美满吗?师父信不过我,怕兰舟日后受委屈,要给兰舟找女子,我确实管不着,但我这条命都给他了,他要别人,就是杀我。”

萧驰野不是寻常男子,他既有胆识也有手段,现在是壁玉成双,看着都好,可是仗完了呢?他若是变了心,有一万种办法能解决这段感情。纪纲最怕自己百年以后沈泽川孤单,现在谁都把沈泽川尊称一句府君,只有在纪纲这里,沈泽川是川儿,还有要他操心的地方。

纪纲不敢赌,他信不过萧驰野。

萧驰野半晌没得到回答,听着后边的木屐声靠近。他微侧头,看到沈泽川衣冠整齐,拎着扇子偷瞟他一眼。

“不成,”纪纲像是回答萧驰野,却看着沈泽川,苍老的脸上满是沧桑,决然道,“这事不成。”

* * *

隔壁院子里的姚温玉正在点香,他捏着香炷,熏得虎奴不肯挨着他。这两日的雨一停,就该有蚊虫了,姚温玉也受不了这味道。他正端详着那烟,就被夺走了。

乔天涯把这香凑到鼻尖嗅了嗅,皱起来,对姚温玉说:“这味也太冲了,哪送的?给他还回去自己用。”

“行商送的,”姚温玉转动四轮车,面朝庭院,“柳州城的如来香,厥西卖得贵。”

乔天涯把香掐了,说:“一股臭豆腐味。”

“柳州人都好食臭豆腐,”姚温玉抬手挥了挥味,“一会儿跟费盛提个醒,别把这香点到府君屋子里了。”

乔天涯觉得他避着自己,便抬脚卡住了四轮车,说:“你见不了他几回,怎么就熟了?”

“都是替府君办差,”姚温玉停顿须臾,侧头看着乔天涯,“没有不熟的。”

乔天涯原本还有点兴致,但他在跟姚温玉的对视里,逐渐淡了笑意。姚温玉以前是不肯跟乔天涯对视的,会恼羞回避,像是时刻都记着晚上的窘迫,然而现在他坦坦荡荡,仿佛还是那块璞玉,没沾过丁点欲望。

没有不熟的。

乔天涯跟费盛没区别,乔天涯跟孔岭也没区别,乔天涯跟姚温玉遇见的所有人都没区别,他不再是隐秘且特别的那个。姚温玉掸了掸袖,就能继续做回谪仙。

“今日雨大,你要是不急,就用了饭再出门。午后成峰和犹敬要来,锦衣骑的事情也该报备,你看着出门前要不要跟他们谈谈。”姚温玉说着看向四轮车的轱辘,再看向乔天涯,道,“卡着了。”

他笑意淡薄,像是无可奈何,又像是自嘲调侃。

“瘸子还能绕开,我做不到,别捉弄我。”

风敲着铁马,几点雨珠溅在了薄毯上,乔天涯挪开了脚。他平时那般游刃有余,却在姚温玉的注视里,有点狼狈。

姚温玉转动四轮车,进了屋,车轱辘磕在地板上,发出一串匀称的声音。手腕在推动间露了出来,还系着乔天涯的红绳,在动作间被堆起的宽袖盖住,消失在了云白里。

* * *

纪纲枕着手臂,面朝墙壁,像是睡着了。

沈泽川把折扇摆到床沿,问:“师父睡着了?”

纪纲睁着眼睛道:“知道师父睡着了,还要问。”

沈泽川就像小时候那样,把椅子拉近,说:“我离开昭罪寺以后,就没有跟师父再彻夜闲话过。”

“今夜为着个男人来,”纪纲语顿,那股怒气对着沈泽川发不出来,散在胸腔里,变作了另一种自责和难受,“他有什么好的?我跟你先生都不愿意。”

“先生夸他呢,”沈泽川轻声说,“天纵奇才不就是先生给我讲的。”

“奇才能宜家吗?”纪纲坐起来,看着沈泽川,“奇才要谋天下,你日后愿意跟他坐在一张椅子上吗?”

沈泽川神情乖巧,垂着眸说:“那不是我说得算。”

纪纲在烛光里长叹,良久后,苦涩地说:“太傅当初问你若是手握锦衣卫该如何自处,我就该想到,这不是该问学生的,天底下谁能握着锦衣卫?太傅瞒着所有人,教了你太多。你学得这般好,你不明白吗?今日的壁玉成双,就是日后的两虎相争。”

萧驰野不是不好,而是太好了,好到让纪纲放心不下。

“若我是个有用的人,”纪纲眼神复杂,望着沈泽川,“若你还有兄弟在世,跟他赌这一场也无妨,但我偏偏年迈无用。等到我百年以后,你就要孤身面对这世间的所有人,只有你,这叫我如何放心的下?”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35章 混账 下一章:第237章 子嗣
热门: 坠落之上 在星辰中浪 小夫郎 八卦侦探 上帝之灯 在逃生游戏里当最6主播 排队的人 囊中锦绣 仙王的日常生活 高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