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器量

上一章:第225章 对手 下一章:第227章 神童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烈日灼烧, 晒得校场上的铁骑满身是汗。

霸王弓的拉弦声让人毛骨悚然, 紧接着靶子连中三箭,那厚重沉闷的声音荡在校场。萧驰野放下手臂, 重新搭着箭。

“主子要的新刀都到了, ”晨阳站在边上, 替萧驰野提着箭囊,“早上我和邬子余去查看过货, 都是大境军匠精锻的好刀。”

萧驰野抬起手臂, 盯着靶子,“砰”地射中靶心。

晨阳递箭, 等萧驰野射空了箭囊, 再呈上巾帕。萧驰野擦拭着汗, 顶着日头,问:“来了吗?”

晨阳回首,看向营门,说:“该到了。”

此时正值晌午, 沙二营化掉的雪流淌在沟道里, 地面被晒出了热浪, 沙二营营门外是连绵无垠的枯黄草野。骨津撑着营墙,看到了天际滚滚而起的飞沙。

“开营,”边上的士兵朝下喊,“郭将军要进营地了!”

营门逐渐升高的同时,郭韦礼已经带着铁骑奔至营前。他勒马时摘掉了头盔,捋了把湿透的发, 等着营地前方的沟道搭起通行桥。

郭韦礼带来的鹰盘旋在营地前方,逡巡不前。营地内的鹰房喧闹起来,猛独占着望楼顶端,盯着新来的鹰们。

营地内的气氛开始变化,原本蹲在墙根乘凉的禁军们都站了起来,神色各异地看着打开的营门。骨津没动,他碰上了郭韦礼的目光,两个人谁也没让开。

郭韦礼和萧驰野不和人尽皆知,他在图达龙旗构陷骨津一事就是横在双方间的刺,又跟禁军在沙三营屡次摩擦,两方的气氛剑拔弩张,谁承想萧既明一纸调令把他调到了萧驰野的帐下。

邬子余从帐子里出来,站得老远,不想受此波折。

郭韦礼现在的主将是萧驰野,这意味着他还能否上战场全凭萧驰野做主。骨津是萧驰野的近卫,构陷一事不可能就此翻过,谁都不知道,萧驰野到底会给郭韦礼穿小鞋,还是会把他调离主战队伍。不论哪种选择,对于才重建的二营而言都不是好事。

通行桥落稳了,郭韦礼驱马过桥,带着队伍进入沙二营。骨津沿着台阶往下走,站在半中央看着他们进来。

萧驰野没回身,他把捡回来的箭再次搭到弦上,聚精会神地看着靶子。

砰!

郭韦礼听见中靶的声音,他单臂抱着头盔,看见霸王弓在日光下熠熠生辉,过了须臾,他才翻身下马。

晨阳带着人前来迎接,郭韦礼把自己的牌子递过去,晨阳翻看了一遍,抬头对他说:“原队伍不能再用,要就地解散,到东头的帐子里登记,会把他们补到空缺的位置上。”

“前几日哈森来了,”郭韦礼说,“三营东侧的营墙彻底塌掉了,你们找个机会呈报大境,那里需要军匠修补。”

“哈森带着投石机吗?”晨阳把册子夹到臂下,在郭韦礼点头后,转头朝另一边的禁军喊道,“去叫孟瑞,让他把军匠带过来。”晨阳说着又看向郭韦礼,“我马上安排军匠下到三营修墙,你先跟二爷呈报军务吧。”

郭韦礼用舌尖抵着缺了半颗的虎牙,转身面朝着萧驰野。萧驰野没有理会,他似乎专注在霸王弓上,把那靶子快射穿了。

离北今年的天气反常,这才三月中旬,交战地就热得像是往年的四五月。郭韦礼没有卸甲,站在这儿被晒得热汗直冒,里衣潮得能够拧出水,贴在他身上,伴随着热浪使人烦躁。

郭韦礼抹了把脸,忽然嚎了一嗓子:“沙三营郭韦礼前来给二爷呈报军务!”

萧驰野歇下手,最后那支箭没射出去。

“四日前哈森突袭三营,右翼铁骑被打掉了,三营东侧损失惨重,”郭韦礼说着退后,“以上是左将军要我转述的军务。”

他说完也不要萧驰野回复,转身就走。

萧驰野就是真的要给郭韦礼穿小鞋,郭韦礼也他妈的认了,他没什么话说,只要能——

郭韦礼还没想完整,耳边就“嗖”地飞过一箭,他的耳廓清晰地感受到了那逼人的锋芒。箭钉在几步外的柱子上,郭韦礼刚才要是走得太快,这一下就是他的脑袋。

他妈的!

郭韦礼霎时回过头,面色难看地说:“二爷要杀我,就直接给个痛快话!”

萧驰野提着霸王弓,神色冷峻,说:“你也知道我要杀你?郭韦礼,去年骨津护送军粮抵达交战地,在图达龙旗附近遇袭,横穿沼泽回到常驻营,你包庇帐内巡查队,不分青红皂白捆他上刑,还摘掉了他的军阶,构陷他勾结边沙骑兵——以上种种,我该不该杀你?”

骨津接过臂缚,走下阶来。

郭韦礼是为了萧既明才构陷骨津的,大家心知肚明,但萧驰野给他找了个明面上拿得出来的理由,这就是要办他了。

郭韦礼扔掉了头盔,说:“不错,是我干的,你们要杀要——”

骨津从后边走近,拖住郭韦礼的后领,在郭韦礼回首的空隙里一拳把他撂倒在地。

这一下砸得太猛,郭韦礼觉得自己剩下的那半颗虎牙也开始摇晃了,他啐掉口齿间的血沫,骂道:“操!”

骨津不等郭韦礼站起来,照着他胸口就是一脚。郭韦礼翻滚出去,蹭得满脸黄沙。他狠狠抹着脸上的沙子,骨津把他拽起来,屈肘将他再次击翻在地。

郭韦礼觉得自己面颊都要被砸裂了,可是他从始至终都没有还手,任由骨津把他打得口齿间全是血腥味。

“这是你欠我的,”骨津等到郭韦礼伏在地上粗喘时,卸掉了臂缚,“咣当”地扔在他身边,平复着略显凌乱的呼吸,“你现在还清了。”

不仅郭韦礼愣住了,就连站在远处的邬子余也愣住了。

郭韦礼撑着双臂,把口中的血水吐完,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晨阳把头盔扔给他,他觉得自己脑袋里还是懵的。

就这么过去了?

他可是差点把骨津抽死。

骨津退开几步,说:“今日你我间私怨一笔勾销,有事明面上直说。你是二爷的兵,我是二爷的卫,今后再从二营出去,你我就是背靠背的亲兄弟,这场仗什么时候打完,我们什么时候分道扬镳。”

所有人预想中的画面都没有出现,离北今年士气不振,骨津是萧驰野的近卫,不肯让萧驰野为了这件事再失去三营兵心。萧驰野给了骨津自己处理的权力,骨津肯用这样的办法解决,因为他是真汉子,玩不了阴私卑鄙的那一套。

郭韦礼原以为今日不死也要伤,谁知道骨津这般大气量,他站在跟前觉得自个儿矮了一头,擦抹着面上的青肿,有点不甘心,还有点佩服。

包羞忍辱大丈夫。

郭韦礼平素吃酒豪迈,打仗拼命,自诩就是人中丈夫,轻易不肯对人说“服”。骨津在图达龙旗受了那般奇耻大辱,今日却能以此方式化解双方的尴尬,既避免了郭韦礼的罚,也替萧驰野拢了三营的心,骨津是萧驰野的脸面,他这样做,不论公私,郭韦礼是服了。

萧驰野抬臂架住了猛,在风里想起了老爹临行的那番话。骨津都做到这个地步了,为的就是萧驰野走得更顺畅,他是在告诉交战地所有人。

二爷不是容不下人。

* * *

天黑时郭韦礼坐在篝火边烤干粮,他脸上青紫斑驳。邬子余端着饭碗坐在对面,他看了眼邬子余,没吭声。

“营里有饭啊,”邬子余抽掉郭韦礼的干粮,“过去要,蹲这儿啃干粮算怎么回事?”

郭韦礼空出来的手遮掩般的握了握,他不耐烦道:“你他妈屁事多,管这么宽?”

“你可别是抹不开脸,不好意思吧?”邬子余扒了两口饭,“骨津都说过去了。”

郭韦礼捡起柴,拨着篝火。

禁军在对面玩得热火朝天,这群兵痞子根本没长进。

郭韦礼沉默一会儿,说:“二爷在茶石天坑击杀了端州蝎子?”

“还是以少胜多。”邬子余比划了下手指。

郭韦礼嗤之以鼻,说:“主力都是禁军吧。”

“放屁,禁军才去了多少人?”邬子余跟郭韦礼也没什么兄弟情谊,以前被他呛得多,这会儿就说,“你讲点道理,二爷哪儿不行?沙三营是二爷拿回来的,当时砍掉的是你打了半辈子的胡和鲁,现在又在杀掉了端州大蝎子。骨津那事以后,二爷还肯用你,这是器量,你别他妈的总是不知好歹。”

郭韦礼把篝火捅得火星乱蹦,他抬起冒烟的柴棒,指了指邬子余。

邬子余半点不怕郭韦礼,以前他是押运队,矮半头没办法,又没机会上战场,活活憋成了孙子。今时不同往日,端州是他夺回来的,虽然有萧驰野的调虎离山计策在其中,可他确实打下来了,甭管用了多少人。

“今年一直没打什么胜仗,你跟哈森碰过头,咱们铁骑混得还不如一营现备的边郡守备军。”邬子余搁了筷子,“你能打赢蝎子吗?你不能啊,朝晖能吗?也不能,那跟着二爷不正好?”

“我现在不就跟着二爷吗?”郭韦礼脾气不好,语气也冲,“你还要我怎么跟?追在二爷屁股后面跑么?妈的,铁骑是怎么避开铁锤的?”

“绝了,”邬子余冲他竖起大拇指,“你他妈自个儿猜去吧。”

郭韦礼看邬子余走,等邬子余都快埋进夜色里了,郭韦礼忽地站起来,骂道:“老子的粮!”

邬子余早跑了。

* * *

萧驰野就着烛光在看送来的新刀,这加长削薄的刀需要离北铁骑去适应,他在二营排着阵型,把在茶石天坑里得到的东西反复拿来想。

那边的晨阳和骨津进了帐子,萧驰野闻到了奶香。

“主子,跟着辎重一块到的还有府君的信。”晨阳把端州来的信搁在萧驰野边上的小案上,“洛山的马场有了雏形,中博的马道修得太快了,四月底就能通了。”

沈泽川是拿银子生砸出来的,能不快吗?

萧驰野想到这茬,就想到了阒都,他把刀收回鞘中,在喝奶茶的空隙里单手拆开了沈泽川的信。

“一灯大师在河州……”萧驰野迟疑片刻,看向骨津,“一灯大师怎么去了河州?”

骨津臂上搭着新袍子,闻言想了须臾,摇头说:“一灯大师怎么会去河州,主子,大师早年就是在河州出的家,这几年只肯在咱们离北附近云游。”

“那还真奇怪了,”萧驰野莫名不快,“我掘地三尺都没找到的人,怎么就落在了颜何如手里。”

晨阳收着空碗,说:“那颜何如贪生怕死,中博去年那么乱,他想找大师保命……”

晨阳的声音渐止,帐内静了半晌。

萧驰野在找一灯大师,这件事是从去年六月就有风声的,颜何如要是早就有了大师的下落,为什么迟迟不吭声,而是要压到现在?

“近几日我在二营,”萧驰野折上信,“骨津今夜就策马南下,到端州守着府君,若是大师顺利抵达,你就回来,若是大师没有到……”

萧驰野眼眸漆黑。

* * *

颜何如连续打了几个喷嚏,攥着帕子擤鼻涕,把鼻头揉得通红。他坐在椅上探头看姚温玉写字,说:“元琢先生这字,就如同飞鹰奔兔,不仅刚……”

颜何如一顿吹捧,末了,又对姚温玉笑。

“先生,嗑瓜子不嗑?坐这儿怪没劲的。府君几时能处理完案务?日日都这般忙啊?那得当心身体呀,熬坏了就不好了。不过一灯大师都在路上了,算算时间,过几日差不多就该到了,到时候请大师给先生看看腿,保准儿能让先生重新站起来。”

姚温玉一笔勾坏了,面上也看不出生气,只是遗憾地看着纸。

颜何如试探着姚温玉的神色,趴在桌沿,说:“先生受此大难,恨不恨那薛延清?他坏得很哪,不如先生跟我联手设局,咱们趁乱弄死他,把他吊在阒都暴尸数日,以解先生心头大恨呀!”

姚温玉眉间微皱,搁了笔,说:“此举有伤阴德。”

颜何如露出了然的神情,说:“先生是读书人,读书人都讲究这个,像我们这种做买卖的,就没这点讲究,有仇不报是傻子,越是变本加厉地讨要,越是能叫人痛快。”

姚温玉觉得他意有所指,在挽袖时准备说什么。

颜何如却竖起食指,悄悄地“嘘”了一声。

屋内安静下去,庭院内的脚步声就格外清晰。正堂内的沈泽川似乎出去了,站在檐下听前来呈报的人讲完话。

乔天涯原本站在侧旁,闻声神情一变,重复道:“翻了?”

“翻了!”传信的锦衣卫拭着汗,“府君,马车就卡在茶州外头,罗牧都来不及派人迎接,车就已经翻了!”

费盛逼近一步,急声说:“大师呢?”

屋内的颜何如捂着嘴,转动着眼珠子,对姚温玉很是可惜地说:“老天作证,这可跟我没有半点关系,我就待在这里,待在先生和府君跟前哪。”

他鹿眼无害,里边是闪烁的恶意。

“这下完啦。”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25章 对手 下一章:第227章 神童
热门: 最强狂兵 逆天邪神 绝品神医 恶魔吹着笛子来 大雪中的山庄 假正经男神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有凤来仪 星际重生之废材真绝色 G少年冬天的战争:池袋西口公园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