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揣摩

上一章:第219章 重彩 下一章:第221章 难题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府君和二爷用饭的时候, 孔岭几个先生在偏厅吃茶等待。余小再对孔岭低声说:“今日只盼着大伙儿都和和睦睦, 不要坏了府君的兴致。”

他们都坐在马场上,把刚才的龙争虎斗看得清楚。费盛在锦衣卫中声望了得, 前头又跟着沈泽川立过功, 霍凌云这一下吃罪不起。

孔岭用巾帕掩着口, 搁了筷子,说:“府君既然没有开口, 这事就闹不起来。你也不要小瞧了乔天涯, 府君这般爱重他,他自然是有过人之处的。”

孔岭对沈泽川的心思揣摩得最清楚, 这场马赛是兴起, 可府君的赏赐却不是兴起。费盛前有舍命保护府君的功劳, 后有随军攻打樊州的实绩,沈泽川定然要把费盛用到更合适的地方,但是沈泽川又不会让费盛“独”,他得同时调动乔天涯和霍凌云, 让这三人在自己麾下成为相互牵制的铁三角。今日这场马赛, 就是府君的意料之中。

沈泽川把私情跟公务分得干脆, 从锦衣卫到六州,他正在悄无声息地构建术势制衡。在御下这件事情上,沈泽川不像萧驰野那般强劲耀眼,但是他时刻都稳坐顶端,把麾下的每个人都拿捏在股掌间,让他们在这里达成微妙的平衡。

孔岭想到此处, 不由地感慨起来。

齐惠连真乃帝师也。

* * *

沈泽川敲着棋子,跟萧驰野对弈。他们上回在元琢的屋内重拾了兴致,此刻坐在这里消食。

“乔天涯是出乎意料,”萧驰野说,“我看他在茨州不争不抢,还疑心他已经顿悟红尘,快要淡泊名场了。”

“我也这般想的,”沈泽川指尖拨转着冰凉的棋,“但人生处处是机遇,柳暗花明呢。”

萧驰野撑着膝头,对府君露出洗耳恭听的神情。

沈泽川下着子,说:“乔天涯在锦衣卫里位居同知,在南林猎场里逮捕你时甚至可以擅自调动锦衣卫的腰牌,纪雷对他的优待可见一斑。他凭靠戴罪之身混迹阒都,能压费盛一头,心机和冲劲缺一不可。他在茨州之所以退避,我猜是遇着元琢伤及本身。但是他想退,元琢却把他推回了局内。”

樊州大捷时沈泽川犹豫霍凌云的去处,当时姚温玉提议把霍凌云归入锦衣卫。沈泽川只要答应了,就得再度把乔天涯用起来,因为霍凌云在锦衣卫中压不住费盛。

“他们俩人有点意思,”萧驰野谈到这里,就想起了久无踪迹的一灯大师,“元琢的沉疴难愈……”

沈泽川微颔首:“这就是元琢把乔天涯推回来的原因。”

萧驰野沉默片刻,说:“天嫉英才。”

气氛微沉,沈泽川在烛光映衬里推着棋子,道:“元琢喝的药都无法根治,大夫来来去去,没一个敢给准话的。”

“丹城喂的毒本就是冲着他性命去的。”萧驰野把指间的棋子抛进棋盒,“去年十月以后,就再也找不到一灯大师了。我在大境问师父,师父也说不知道。大师离开大境时分明说过,年后要回去再看大哥,可如今都快三月了,也没有见到人。”

萧驰野的心病在沈泽川的身体上,如今看着姚温玉羸弱,不禁生出了唇亡齿寒的感觉。他起身拨开棋盘,不管满桌乱蹦的棋子,固执地摸了沈泽川的面颊。

“最迟四月,”萧驰野目光深邃,掌心贴着沈泽川,沉声说,“我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找到大师。”

* * *

办差大院高悬着灯笼,石板扫得一尘不染。这院子是新择的,几年前是端州衙门内官员办差时的歇脚院子,现在空给锦衣卫做办差院,凿通了几间屋子做正堂。

费盛单脚踩着凳子,坐在里头吃酒。他身边簇拥着几个兄弟,把下酒菜拨得凌乱,都拿眼往外瞟。

霍凌云背对着他们蹲在阶上,正就着凉水吃干粮。他吃到一半,侧旁忽然飞过只蹴鞠,正砸在他的水囊上。水囊掉地上,打湿了他的袍角。他把口中的干粮咽掉,转头看过去。

树底下的锦衣卫冲他笑嘻嘻地说:“院里黑,没看清。”

霍凌云伸臂捡起蹴鞠,起身擦嘴。

锦衣卫逗着霍凌云,说:“我喊一二,你给我扔回——”

这人话音没落,霍凌已经把蹴鞠扔了出去。那系皮球凌飞过墙头,霎时就没影了。

霍凌云搓了把雪,回答道:“院里黑,没看清。”

费盛捡着菜吃,没回头,他身边的几个锦衣卫都站了起来。对面那个越过树枝,过来撞着霍凌云,笑骂道:“狗日的,扔那么远,你捡去啊。”

院内的灯笼忽地灭了一只,这边暗下去。霍凌云觉得自己腹间挨了一下,他挽起袖口,跟着就是一拳。阶边滑,几个人绊着他,让他这一拳挥空了。下一刻,霍凌云就被掀翻在地,他护住头部,又挨了几下。

乔天涯从院门口跨进来,袍子都没掀,一脚踹一个,冷声喝斥道:“都给老子起来!”

“这怎么回事,”费盛挪着屁股,偏头朝阶下看,神情平和,“怎么在这里闹起来了?”

霍凌云还护着头,浑身被踹得都是鞋印。他从双臂间的空隙里啐出口血沫,一个鲤鱼打挺自己起来了。

乔天涯看向费盛,费盛说:“没听着动静啊,小霍,怎么不叫我呢?”

霍凌云嘴里都是冰碴子,他又吐了几口,压根没搭理费盛。

“几年前咱们领腰牌的时候,”乔天涯扯掉跟前锦衣卫的腰牌,举起来给院内的所有人看,他提高声音,“我就他妈说过,要上下一心,做亲兄弟——全部卸牌!”

院内的锦衣卫不敢迟疑,抬手整齐地摘掉腰牌。

锦衣卫的腰牌是身份象征,平时得细心收着,连外借都不行。他们戴着腰牌在阒都里风光,又戴着腰牌跟沈泽川在中博起势,腰牌就是他们自个儿的脸面。

“扔啊,”乔天涯把腰牌扔到脚边,看也不看地踢开,环视众人,“留着作践么?扔!”

锦衣卫把腰牌扔在地上,都不敢直视乔天涯的目光。他们垂头丧气,立在边上如同泥塑木雕。

费盛笑容淡了,揩着唇角,说:“你这么做就过分了吧?什么事不能坐下来谈,非得把大伙儿的脸扔到地上踩。”

“踩的是谁的脸?”乔天涯问费盛,“大伙儿的还是你的?”

费盛强压的怒火陡然高蹿,他“哐当”地站起来,说:“他今日踩的是我的脸?他分明踩的是我这个人!怎么了,我费老十就活该给人做踏脚石?你乔天涯也算得好嘛!”

乔天涯说:“出去。”

院内的锦衣卫立刻退身撤出去,只剩下他们三个人。

费盛把手里的筷子狠狠掷到酒杯里,那份不甘心都跟着怒火一同烧了起来,他抬脚踹翻了桌子,转身指着霍凌云,说:“踩我的滋味好不好,嗯?风头要出,主子的赏要抢,前头我老爷子的战功你也要拿,这心可真大啊!”他说着又指向乔天涯,寒声说,“你是不是跟他算好了?”

“是啊,”乔天涯正过身,“就算计你呢。”

堂内的烛光通明,费盛站在里边,霍凌云站在黑黢黢的外边,乔天涯就踩在那条黑白交界线上,把两方都挡掉了些许。老树雪梢的暗鸦叫了几声,费盛胸口起伏,他猛地走近几步。

“我在这儿豁出命跟着主子东奔西走,你就跟个新来的狗崽子搞我!”费盛指着自己,恨得双目通红,“阒都大门是我开的,敦州抚仙顶是我守的,樊州是我跟老爷子打下来的!我怎么不能做这个位置,凭什么非得是你乔天涯?!我他妈的还把你当亲兄弟!”

乔天涯逼近一步,说:“把我当亲兄弟说我算计你?我早就跟你讲过,别成日把心思放在这里,该是你的跑不掉!”

费盛当即说:“这位置不该是我的吗!”

雪梢上的夜鸦顿时惊飞,剩余的灯笼晃在院内,把地上的影子推得东倒西歪。剑拔弩张的气氛里,费盛用力撞开乔天涯,几步下了台阶,不理喊声,径直往外边走。

他一刻都待不下去!

费盛出了大院,谁也不要。他酒吃了不少,扶着墙壁走,滑了几下,磕得脑门都青了。他忽然蹲在墙根,憋屈地抹着眼睛,也不知道是骂谁,“他妈的……”

费盛酒醒了些许,他擤鼻涕,前头也有人在擤鼻涕。费盛吓得站起来,看前边冒出个脑袋。

尹昌抄着袖筒,靠前头等着他,咂巴几下嘴,说:“哭啥嘛。”

费盛看清老头,也不动,就站在原地不吭声。

“走走走,”尹昌轻跺着冻麻的脚,催促着,“找个地儿喝酒去,杵这里忒冷了!”

费盛不肯,他犟起来也是牛脾气,心里还有火。

尹昌搓着手臂,说:“就磕了颗牙嘛,咋还跟人家怄气呢。”

费盛扔掉了擦手的帕子,面上阴晴不定,最终勉强挤出笑来,说:“我跟他们怄什么气。”

尹昌探头,瞧着费盛的表情。前头的灯笼照不到这里,费盛闷头站着,别开头不给老头看。

尹昌冷得受不了,颠着小碎步,说:“那位置给他就给他了,我瞧着你也厉害着呢!骨津那么好的本事,咱们中博就你能跟他比较,乔天涯也没这份能耐。咱们还有前途,非得跟人在这里摽劲儿?当心叫府君见了,骂你小心眼。”

费盛心火“噌”地蹿了起来。

尹昌没理会,接着说:“你把霍凌云压得那么紧,不对茬儿,这能服众吗?锦衣卫里头还有灯州守备军哪!寒的不是人家的心吗?指挥使是干什么的?统理一军,没点器量,这位置能给你?”

费盛呛声:“就乔天涯行,就乔天涯能耐!”

“人乔天涯还真有这份能耐。”尹昌“欸”一声,绕到费盛另一边。老头个子矮,站费盛跟前矮了好几个头,说:“你看他,在茨州没跟你抢,可威信仍在啊。他劝没劝过你别老那么压着霍凌云?得,你别说话!我知道,你想说自个儿没压着霍凌云,可锦衣卫的差事你给安排没有?也没有嘛。”

费盛说:“我是他老母?吃喝拉撒全归我管!”

尹昌跳起来打他,说:“你这混小子,怎的不开窍!你怎么做的,你心里边最清楚!”说完又推费盛,“赶紧走!”

费盛被推得踉跄。

尹昌踹他屁股,骂道:“你要是我儿子,我就抽你!”

费盛扯着脏衣袍,气得回头嚷:“我他妈有老子!”

“给我好好看路!你要那么想要这位置,我明天就去求府君,给你磕回来,看你臊不臊!”尹昌走几步,又说,“我他妈还有儿子呢!”

费盛这倒没听说过,尹昌混迹在茨州,不怎么跟人提过去。

“我儿子要是活着,就跟你一个岁数。”

费盛闷了半晌,忽然问:“那怎么死了?”

尹昌把雪踩得吱吱叫,就着头顶星,终于能看清些路。他缩着脖子,说:“饿死了。”

费盛扶着墙,没敢再跟老头犟嘴。

尹昌年轻时混在市井,他是贱籍出身,不会别的手艺,也没上过学,想混口饭吃,费了好大的力气入伍。那会儿齐惠连推行的黄册入籍才到茨州,尹昌赶着最后的漏洞进了守备军,一待就是三十年。他在守备军里混日子,虽然不识字,却把地势摸得烂熟,就像他跟费盛吹嘘的那样,只要在中博,他闭着眼都不会走错,寻常土匪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尹昌不想提妻儿,因为他们都是咸德年饿死的,那是尹昌酗酒的开端。他回顾自己的过去,认为自己就像脚下的泥,这辈子都没出息过。

“你跟着府君,有前途,比我出息多了。”尹昌看着脚下的路,“小盛,人这辈子要走得踏踏实实,光往上看是不成的。你比我清楚,越是英明神武的主子越不好伺候,府君跟前糊弄不得,有点心思瞒不过去。你这脾性,府君不知道吗?不照样把你搁在身边用起来了吗?那是因为你有才啊。你盯着乔天涯,盯着霍凌云,可他们都跟你不同路子,你是聪明的傻小子,别为着这点东西跟他们怄气,坏了跟府君的情谊,耽误以后的前程。”

费盛听到这里,更委屈了。他走在前边,抹了把脸。

费盛的爹就是费氏的偏房庶子,到了费盛,连本家赫连侯的边都摸不着。他爹还好赌,要不是死得早,锦衣卫佥事这个职位多半也保不住。费盛跟过很多人,当初为了跟赫连侯攀上关系,成日在小侯爷费适面前抬轿子,后来跟着韩丞,被当作儿子似的呼来喝去。

他不是君子,他什么都不是,他就是想熬出头。

老头说:“你看不上霍凌云,可我听说他也是好出身,爹是打土匪的,活着不容易,别老是跟人家过不去。”

费盛说:“他抢你战功!”

“给他呗,”尹昌走在费盛后边,在费盛不知道的时候抬头看着费盛的背部,过了许久,才说,“我还能活几年?拿着也没用。”

费盛还年轻,身量高大,体格强健。

尹昌不知不觉地停下了,他似乎只能走到这里,即便不服老也追不上年轻后辈的脚步,往前是另一个世界。他看着费盛沿着这条路继续向前,看了半晌。

“小盛,老头没出息,这辈子连儿子也没养活,可是你信我,我看你得活到一百岁,功成身退呢!你往前走,”尹昌停顿片刻,忽然喊起来,“你往前走啊!”

费盛回头看尹昌,觉得老头的目光很陌生。他这辈子没有被父亲注视过,所以不懂这目光背后的期望。但是他停下脚步,说:“你也走啊。”

尹昌莫名笑起来,他捋起乱掉的白发,露出沧桑的脸,说:“我老咯。”

锦衣卫到底没闹起来,费盛即便不痛快也知道分寸,翌日给沈泽川端药时,听见沈泽川问:“吃酒了?”

费盛看府君还在批案务,没抬头看自己,像是随口一问。他心里七上八下,摸不清沈泽川的意思,只能如实答道:“……昨晚喝了点。”

沈泽川顺手把批完的案务递给费盛,说:“自个儿去办差院交罚俸。”

昨天不是费盛轮值,他摸不着头脑,接过案务谨慎地:“昨个儿不是……”

“招募的事情不是叫你办吗?”沈泽川终于抬眸看向费盛,“花名册还没呈过来,这差事没完。”

费盛先是一愣,接着大喜。他握着案务,“砰”地跪下去,说:“主子英明,这事我马上办妥!”

锦衣骑指挥使给了乔天涯,费盛原以为他先前的差事也要转交乔天涯接手,这是审核招募的要务,在新建的轻骑里分量很足,怎料还在自己身上。

沈泽川稍稍活动着脖颈,瞟向窗口。临近三月的端州连日晴天,庭院内的雪化得差不多了,薄光透过窗纸,映在他的右耳,在颈间晃出些许绚丽却微小的光芒。

萧驰野正站在庭院内,从骨津那里收到了阒都的新消息。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19章 重彩 下一章:第221章 难题
热门: 偷偷藏不住 玻璃钥匙 新世界 恶魔吹着笛子来 孽缘 破碎海岸 崔老道传奇:三探无底洞 大奉打更人 我欲封天 万人迷只想给主角安静当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