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绸缪

上一章:第217章 鹤娓 下一章:第219章 重彩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转眼二月底, 丹城案成了阒都人尽皆知的大案, 潘蔺在会审堂内待了半个月,没有任何进展。坊间的学生们对此议论纷纷, 他们把希望寄托于薛修卓, 朝中弹劾潘祥杰的折子也日益增多。

雪停时, 一列厥西商队也抵达阒都。

小吴裹得跟个粽子似的,偏偏灵巧得很, 从马车上蹬腿跳下来, 站在关卡上跟收税的小吏有说有笑。后头的车帘掀开,蓄起短胡的葛青青走了下来。

葛青青用拇指弹起铜板, 又稳稳地接住, 对小吏笑道:“咱们货来货往早就熟悉了, 晚上还请老爷赏个脸,咱们到东龙大街上坐一坐。去年我弟弟得了您的照顾,这事我得好好谢谢您。”

那夹着税册的胥吏知道这人是厥西的商贾,去年小吴押货往来, 在这里交过的银子海了去, 如今终于见到了葛青青, 虽然是头一回,却熟得像亲兄弟。

胥吏“哎哟”着跳下货车,连连对葛青青拱手,嬉笑道:“我就是个滚泥巴的笔杆子,哪担得起葛爷一声‘爷’?您是爷,您才是咱们的爷!”

葛青青时隔一年再回阒都, 看城门口都是盘查,把过往商队的路引、册籍详细过目。他不动声色,对胥吏说:“这么冷的天,兄弟得在这里站多久?我瞧着后边队伍还长着呢。”

胥吏站在边上接过葛青青递来的烟草,他得过葛青青不少“冰敬”,自然愿意跟葛青青打交道,当即半真半假地抱怨起来:“站到闭城哪!要不是没别的长处,谁情愿杵这里站着?您可不知道,这一日内来来往往的商队百十来个,偷奸耍滑的也多得很,想着法子要偷税。”

“那真不是个东西,”葛青青顺势说,“这不是诚心妨碍兄弟们办公务吗?”

“您是明白人!”胥吏在跟葛青青的对视里搭上桥,“我在这儿收这么久税银,看来看去,就葛爷您最仗义。”

葛青青拍了拍胥吏的肩膀,又宽慰几句。

胥吏问:“葛爷这会儿亲自过来,是挨着大买卖了吧?”

葛青青正吸着烟枪,他以前待在锦衣卫里是不抽的,但在厥西酬酢时少不了这些,此刻“嗯”一声,转头呼出烟雾,对胥吏道:“现在生意不好做,各地盘查得严,我们不走遄城就得走荻城,大货过境税太高了,早歇了发财的念头。”他说完,又感慨道,“还是兄弟们好,跟着朝廷准没错,我看着也威风。”

“葛爷是来得少,”胥吏嘬着烟枪,说,“有些龟儿子,仗着几个臭钱,眼睛长到头顶上,根本不把我们当个人看,过卡呼来喝去的,糟蹋我们的事多着呢。”

胥吏说的话真假掺半,收税银是个肥差,成日打交道的都是各地商贾,又占着天子城都的尊贵,闹事的人少,稍微懂点事的都会主动孝敬他们,所以能站到关卡这里来办差的胥吏,一般是上边有人照应。但也确实,偶尔遇上像奚氏这种,那是肯定招惹不起的。

“兄弟都辛苦,”葛青青冲小吴招了下手,示意他把货带进去,“那就这么着,我在东龙烟雨楼设宴等着,兄弟几个摘了腰牌就径直过去,咱们到时候好好喝一顿。”

胥吏说:“葛爷也忒客气了,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葛青青笑了笑,跟着商队进城了。小吴牵马绕过来,问:“青哥,请他们干什么呀?都是些小硕鼠,还贪得很!”

“主子说钓鱼,”葛青青把指间捏着的铜板扔给小吴,“不下饵怎么钓的着?”

城门关税是户部直辖的阒都税赋司管理,胥吏不入流,全凭后边的官员作保。他们在这里吃银子,也要斟酌轻重,像葛青青去年走的大批货物,动辄几千两的私税,胥吏哪有胆子独吞?都只敢贪掉零头,大头还是得给上边的“老爹”。

葛青青此次回都,就是奉沈泽川的命令,来钓这些老爹的。

“走,”葛青青看着碧瓦覆新雪,拍了把小吴的后背,“先去把咱们的‘老宅’拿回来。”

* * *

姚温玉的病不见好转,药吃了几碗也没用。这日趁着锦衣卫试马的机会,才到外头来吹吹风。费盛心细,在沈泽川吩咐前就备好了屏风,又在棚子底下供上了炭盆,务必让先生不受冻。

沈泽川看萧驰野站在最前头,跟海日古说着什么。他目光没挪开,只是稍稍偏了些头,跟姚温玉说:“葛青青在厥西待久了,还是想家的,他是阒都出身,家里边还有亲眷呢。”

府君的耳垂澄莹皎洁,玛瑙随着动作微晃,蹭在毛领间,显得惊心动魄。他适合红色,那些白裘淡掉了眉眼的秾丽,在必要时候显得太过亲和,只有红色才逼得出锐利的芒。这是个“磨锋”的过程,他坐得越高,那些藏掖在深处的锋利就越明显。

“阒都税赋司里主职的都是世家官员,”姚温玉不肯在外人面前流露半分羸弱,因此盖着毛毯,看着精神尚足,“府君要葛青青从这里下手,可以借用奚鸿轩的旧故。”

“那可不成。”沈泽川看着海日古上马,另一端的锦衣卫也上了马,费盛正越身跟乔天涯说话。他继续说:“奚鸿轩的旧故多半都跟薛修卓有牵扯,咸德年奚鸿轩能入都,薛修卓费了大力气,这些人鱼龙混杂,用前还要细细筛选。”

“潘蔺革职,”姚温玉说,“梁漼山就是最有前途的棋子,要葛青青从他手底下开辟新路,只怕会赶不上丹城案。”

“丹城案我们插不上手,”沈泽川觉得腰间有什么在动,他垂眸,看见虎奴在伸爪子够他的折扇穗子,“但是丹城案这场博弈,不论谁输谁赢,于我而言都没有好处。我让葛青青回阒都,不是想让他在丹城案里掀什么风浪,而是等一个胜出者。”

姚温玉没看到虎奴,他的目光被跑马场上的乔天涯带走了。

中博锦衣卫的招募标准就是按照乔天涯来设置的,他今日一身劲装,俯身垂臂把乱跑的丁桃拎起来,扔给后边的骨津,又用马鞭勾住了历熊的衣领,也扔给了骨津。

“……五月农忙结束,”姚温玉说着,“离北还在打仗,府君这是未雨绸缪。”

农忙结束,意味着耕耘等农事就此结束,内阁的压力骤减,有足够的精力开始跟中博及离北对峙,沈泽川要确保自己的线不会断。他今年得担着三方军粮供应,却在厥西失去了奚家的铜矿,跟颜何如谋划的柳州港口今年只有雏形,如果再受阒都牵制,那交战地就变得危险起来。

“若是薛延清赢了,”姚温玉看向沈泽川,“府君从哪里找他的弱点?”

“我找不到啊,”沈泽川晃着穗子,“早在阒都的时候,我就找不到薛延清的弱点,这人没什么不能舍弃的。他从我手上截掉了奚鸿轩的银库,却还肯穿着陈旧的官袍,在地方跑外勤,我佩服他。”

浪淘雪襟飞驰过场,爆出一片喝彩。萧驰野勒着缰绳,隔着老远,冲沈泽川笑起来。

沈泽川眼眸里的寒意没了,他把折扇转了过来。

“泉城丝也做得相当干净,我抓不到他……但是他不是孤家寡人。”

* * *

薛修易摁着帕子擤鼻涕,他自诩是高洁文士,动作却相当粗鲁。他把官袍穿得邋遢,袍角又黑又皱。如今薛修卓如日中天,薛修易却只混了个闲差。他早年把家产败得干净,现在吃碗铜板面都要斟酌再三。

边上的同僚心里腻烦薛修易,却不敢明面表露,只说:“你病着呢,就在府里歇两日也不打紧,何至于强撑呢?待会儿我给你找个大夫瞧瞧。”

薛修易闻声觉得面上无光,他堂堂一个世家嫡子,搞得像是连诊金都付不起似的,于是揉了帕子,高声说:“我府上有大夫候着!家里头何时缺过大夫?就是最近公务繁忙,忘了这茬儿,今日回去就唤过来给我瞧瞧。”

同僚都知道他强装阔绰,穷得跟婆娘在家里成日厮打,丫头什么的都变卖了。他们含糊其辞地敷衍过去,不再管薛修易了。

这会儿天都暗了,办差大院陆续走着人。薛修易坐在冷板凳上,面朝着炉子,想把湿掉的靴子烘干,结果蜡烛还被吹灭了。他幼时锦衣玉食惯了,入寝都有丫头婆子陪着,怕黑,见蜡烛没了,赶紧站起来,急着往外走。

院子里头站着几个同僚,围在一块抽烟枪,盘算着一会儿吃酒。薛修易急急忙忙地走到门边上,听着他们说。

“这事还瞧不出来吗?早听闻薛家待庶子极其苛刻,尤其是这位薛大。”同僚低声说,“永宜年那会儿,薛家老太爷肯让延清大人跟学,就是因为薛大着实不是块材料,被昌宗先生说是朽木,教不了!”

薛修易心凉了半截,他极好面子,当下瑟缩到门后边,忍着羞,听他们继续说。

“所以如今薛延清不肯提拔他,”有人说,“搁在衙门里头混个闲差,月俸还不如外边要饭的多。他家要是像费氏那般承着爵位,倒也罢了,可就是没有嘛。”

“我看薛延清保举都是翰林院清流,这些人大多是前些年春闱里的进士,经过殿试,全是贤才。这薛大怎么提拔?他懂个屁。上回叫他整理旧案,一张纸还抄错八个字。”

他们聚首闷笑起来。

薛修易双手颤抖,他攥着湿袍子,想奔出去怒骂这些背地里讥讽他的卑鄙小人,可是他早已不比当年,没了薛氏那份尊荣,靠着这点俸禄吃饭,再也不敢像当初羞辱潘蔺那般口无遮拦。

薛延清算个什么东西。

薛修易伸着脖颈,轻啐一口。

鄙薄庶子!

作者有话要说:李剑霆的身世指路120章,哈森说的秋雨围捕指路151章。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17章 鹤娓 下一章:第219章 重彩
热门: 恐妻家 新干线谋杀案 在星辰中浪 祈祷落幕时 狱门岛 心给他,钱给我 我的钢铁战衣 出云传说7/8杀人事件 被瞎子求婚后我嫁进了豪门 破碎海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