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潮夜

上一章:第215章 铁指 下一章:第217章 鹤娓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府君人人都可以喊, 因此在萧驰野口中变得更加隐秘, 像是在大庭广众下藏着密语,暗示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欢愉。欲望是骤涨的潮水, 绵密地漫延, 流淌到相互触碰的部位, 渗出了薄薄的汗。

府君白天坐在高位上睨视群雄,折扇挡掉了其余的情绪, 造就他眉眼间的冷淡, 是看一眼都会觉察危险的凌厉。可是现在,他微张着口, 咬住萧驰野的手指, 那绵软的舌, 那溢出的津液,和那神情间隐忍的羞耻,都暗含着“亵玩”这个词。

萧驰野要他。

不仅要他白皙的颈,还要他湿滑的舌。

那带有茧子的指腹摩擦着齿龈, 沈泽川刚喝过热茶, 黏膜敏感。他的眼睛湿了, 被搅得口齿不清,答不了萧驰野的话。

津液泌出来,舌尖沿着指腹探寻。

他们面朝墙壁,沈泽川在挤压里向前伏,背后就是萧驰野的胸膛。这个姿势让沈泽川觉得每一下都到顶了,他撑着墙面, 抵着额,泪止不住地淌。他埋首时,后颈就暴露出来,又被萧驰野咬,底下的宽袍皱成一团。

这样跪坐着,主动权都在萧驰野那里。

萧驰野的鼻尖沿着沈泽川的脖颈若有似无地磨蹭,既像是讨要,也像是胁迫。他危险地注视着沈泽川的侧脸,看到沈泽川挑翘的眼角里藏着诱惑。

沈泽川不知道自己的眼角招惹了什么事,他如此无辜,以至于被咬时哼声都轻极了。可是萧驰野这么凶,让他整个人都变成了波涛间的叶舟,被汹涌浪花拍打,在细密的水声里,连挣扎都不被允许。

萧驰野看沈泽川泪珠子断续地掉,就偏头吻他的眼角。

沈泽川在那吻里啜泣,不慎蹭湿了宽袍,便转眸望向萧驰野,颤声说着:“都、都嗯,怪你……”

萧驰野咬着沈泽川的耳尖,低声地说:“怪我啊。”

这一下深得不行,让沈泽川直接哼不出声来。

沈泽川吃了几回,汗透了,宽袍拧一把都是湿的。萧驰野把他压到氍毹上,要吻他。沈泽川仰着颈太累了,偷懒探出舌尖。

萧驰野含住了,就这样压着沈泽川。

这室内的氍毹跟家里的不同,没有那么柔软,像细密的小刷子。沈泽川的宽袍早湿透了,被萧驰野扯开,前身全贴在氍毹上,蹭得受不了

“不行,”沈泽川在啜泣里吃力地求助,“萧二,不行。”

萧驰野压着他,把那软舌含回来,让他只能哭。

沈泽川哪能抵得住这样的侵袭,前方蹭得他腰软腿麻,后边又那么凶。他在淆乱的呼吸间被萧驰野吃了个透,话都说不清。他面色潮红,被弄得狼狈,含含糊糊地念着:“翻,翻过,去策安!”

“嘘,”萧驰野伸出双臂,压住沈泽川滑动的手,整个胸膛都压着他,让他全部陷在氍毹细密的皮毛里,“我妻要回来了。”

怎么还记着这茬!

沈泽川半埋着面颊,小声哭道:“你,你这个,嗯。”

萧驰野拿鼻尖抵着沈泽川的湿鬓,呼吸都贴在他耳边。屋内的烛火早熄灭了,窗纸透着外边的雪光,被积雪压低的枝丫横出来。氍毹被沈泽川蹭湿了,他也快被氍毹蹭湿了。

萧驰野差不多了,他攥着沈泽川的手,咬着沈泽川。隐晦、昏暗、潮湿还有猛烈,萧驰野总是能让沈泽川哭。

“我,”沈泽川报复般的含泪说,“我要告,告诉你妻!你,你……”

“嗯,”萧驰野闷笑,“你告诉他,你见我就兴奋。”

沈泽川撑不住,萧驰野撞得这么狠,让他颤抖。他指尖揪着氍毹,已经临近了。

窗外枝头的积雪扑簌簌地掉,夜鸦几声鸣。

沈泽川被捏着面颊,挨着吻,泄得彻底。

* * *

后几日都是晴日,随着三月的逼近,中博也有了春来的气息。端州的雪化了些许,骨津和邬子余把道都清出来了,该修的官沟趁早报上去。

因为沈泽川暂时回不了茨州,姚温玉只能到端州来。他行动不便,路上的车马就走得慢,孔岭和余小再在敦州等着他,随后三人一起到达端州。

费盛在外边迎接,把先生们送进去,又跟着乔天涯去清点带来的物资。他到了跟前,看见霍凌云,便对乔天涯说:“你怎么把他也带来了?”

“挂了腰牌就是正规受编的锦衣卫,”乔天涯几步跳上马车,“我不该带他来吗?”

霍凌云觉察到目光,转头跟他们俩挨个对视。

“搁在跟前危险,”费盛转开目光,“端州又不比茨州,出了岔子谁能担?”

“我担,”乔天涯蹲下身,把烟枪摸出了,在擦火的空隙看费盛一眼,“你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在主子跟前耍心思。”

费盛不大乐意,说:“自从他进来,我可半点事儿都没找过,你搞这么冲何必呢?”

“生什么气啊,”乔天涯呵了口烟,“我是实话实说。你把他冷置在边上不用,是等着主子亲自用吗?到了那会儿,他可就不归你管了。”

沈泽川留下霍凌云,没杀他,就是要用。现在人放在费盛跟前,费盛如果一直这么让他闲着,等到沈泽川不耐烦了,就像乔天涯说的,那就不归费盛管了。

费盛又看了眼霍凌云。

“你是正儿八经从阒都出来的,”乔天涯说,“他是半路出家,跟主子的情分不一样,跟锦衣卫的情分也不一样,你怕个鸟?光凭你费老十这张嘴,也能压他一头。”

“你这是踩咕我呢,”费盛收回目光,想了片刻,“这人有心机还有能耐,只要留下来,出头就是迟早的事。”

沈泽川现在要待在端州建轻骑,那不是靠嘴皮子能拿下来的差职。费盛原本以为这头肯定得归自己管,哪想沈泽川直接把姚温玉调了过来,乔天涯也到了。

“你也有本事,”乔天涯说,“总把心思放在这上头,反倒耽搁了你自己。主子什么看不到?该是你的跑不了。”

费盛不想在这事上跟乔天涯详谈,只问:“你怎么又抽上了?”

“没事干。”乔天涯熄掉了,也没继续说。

* * *

沈泽川折扇倒握,轻轻敲在桌面上。他换了新耳坠,玛瑙珠子衬得肤白,就是太扎眼了,让旁人也不敢追着看。

“罗牧那头的账本我誊抄了一份,”余小再把本子呈到沈泽川跟前,“还请府君过目。”

沈泽川把账看了,说:“马上春耕,看着挑个人过去,旁佐罗牧办公务,他到底是一个人,两头跑也辛苦。”

这意思就是今年不能再让罗牧在茶州独大了,得派个人过去牵着他。

“那我倒是有个人选,”孔岭在侧旁说,“这次我奉府君之命下到灯州,在那里遇见个二爷故人。”

“策安的故人?”沈泽川合上账,想了须臾。

萧驰野在樊州有什么故人?

孔岭提了个醒,说:“王宪,府君还记得吗?原先在阒都户部主事,咸德八年那会儿主理禁军开支。”

沈泽川这才想起来。

说起来这个王宪,原先跟萧驰野不和,经手过泉城丝的事情。他在行刺案里被香芸构陷向萧驰野行贿,因此遭遇贬谪,离都前萧驰野去户部走了关系,让他没有彻底丢掉官位,只是放到中博来做事。

这事别说沈泽川,就是萧驰野也忘得一干二净。

王宪到了灯州,没多久就遇着土匪强袭,装疯扮傻逃出衙门,跟着流民困在灯州,直到杨裘身死,孔岭前去巡查衙门时才重新冒头。

“依照二爷的意思,这人本该到咱们茨州来,但当时紧跟着出了事,”孔岭婉转地说,“户部就改了他的差,让他下到了灯州去。他在灯州吃了很多苦,见到我时还惦记着府君跟二爷的恩情。”

沈泽川细想少顷,说:“他既然肯,就把他派去茶州。他原职是户部官员,到茶州协办税赋也不算陌生。”

沈泽川信不过罗牧,这下正好,在茶州放一个精于税赋的王宪,就能严控罗牧的账本。茶州如今最关键的就是钱,只要把银子攥在手里,罗牧就翻不了天。

时候还早,沈泽川先搁了三州杂务,问姚温玉:“元琢这几日还好?”

姚温玉膝头盖着绒毯,闻言说:“承蒙府君挂念,没什么大碍。”

“茨州到端州虽然有马道,但还是隔得远,我担心你路上受寒,眼下看着无碍便放心了。”

姚温玉等沈泽川寒暄完,才说:“我从茨州倒带了个消息给府君,”他顿了须臾,“几日前丹城传的风声,说潘蔺和潘逸两人已革职查办,交由大理寺及刑部候审。”

沈泽川眼眸倏地看向姚温玉,说:“这么快?”

丹城潘氏一门三员,潘祥杰、潘蔺、潘逸都是朝中大臣,又与遄城费氏联姻,在如今的世家残余内分量不小。太后还想要把持朝政,就离不开潘氏的鼎力相助,为此潘蔺革职就是太后的损失。

“梁漼山跟着薛修卓一到丹城,就即刻开始稽查田账,”姚温玉说,“他们没要潘逸呈递的原账,而是直接派人下去,亲自丈量。”

潘逸原以为有潘祥杰和赫连侯作保,还有潘蔺下派的梁漼山居中旁佐,这次的账目稽查也能糊弄过去,起码能熬过这个春天,岂料梁漼山就是冲着查账来的。

“其间有折子弹劾薛修卓,要转查泉城账,但被孔湫给驳回了。”孔岭说道。

沈泽川折扇定在桌面上,他缓缓皱起眉,说:“去年的太学风波还不到一年,孔湫与岑愈先后在其中受到笔伐,当时跟薛修卓可是势不两立,怎么这么快……”

“厥西督粮道也下了狱,牵扯到遄城账目问题,说是关税有猫腻,现在受都察院弹劾,连荻城也受到了波折。”姚温玉出身世家,对其间的线远比旁人敏锐,他说,“厥西的督粮道,按道理跟遄城没关系,但都察院是一起弹劾的。”

“遄城的赫连侯跟花氏走得近,”沈泽川说,“但他明面上不管遄城账,岑愈现在连他都弹劾了,说明赫连侯有把柄落在岑愈手中。”

他指腹摩挲着扇沿,想了想。

“这事蹊跷啊……颜何如在哪儿?叫他来。”

孔湫肯和薛修卓握手言和,这其中必定有原因。沈泽川的眼睛被挡在了阒都城外,但他必须时刻都清楚阒都在做什么。如果潘蔺真的因此被办掉了,那不仅意味着世家受挫,还意味着在阒都争夺战里,太后落单了。

颜何如屁股一挨着凳子,就滔滔不绝:“我这几日可憋死了!府君,你不喊我,那邬子余就不放我出门,启东的军粮还没送完呢,我心里着急,火气直窜。这端州太破了,来张垫子行不行?坐得屁股怪疼的……”

颜何如在沈泽川的目光里逐渐闭嘴,他挪了挪身体。

“……行贿嘛,”颜何如小声说,“赫连侯还能有什么把柄?他一个闲职侯爵,为了儿子的前途四处跑,平日就爱送点东西。那梁漼山不是要去丹城吗?赫连侯脑子被门夹了呀,叫那厥西督粮道给梁漼山送袋金子,这不正好撞人家手里了吗?我就说这梁漼山也不好整,他可是跟江青山一个路子,这下好了,赫连侯这袋金子搞垮了一帮人……”

“行贿?”姚温玉忽然出声,他看向沈泽川,“潘蔺肯指派梁漼山,就是把梁漼山视为心腹的意思,那赫连侯何必再画蛇添足给他送金子?”

“他傻呗,”颜何如敲着茶盖,想起费盛摁过自己的头,记仇道,“费氏都傻,脑袋不灵光,那小侯爷费适都及冠了,还游手好闲,他们家哪能顶事。”

“赫连侯好歹跟着太后,花思谦倒台的时候他都没死,”沈泽川眸光微沉,“他就是要拿捏梁漼山,也不该给梁漼山送金子,还周转到督粮道,这简直就是把自己送到梁漼山面前,他图什么?”

“谁知道他图什么……”颜何如眼珠子一转,跟着坐直身,趴在桌面上,对沈泽川露出吃惊的表情,“这事要不是赫连侯干的,那他也太惨了!这就让薛修卓直接捅了家,连带着潘氏一门全落水了呀!”

沈泽川电光石火间想通了,折扇“啪”地扣在桌面,吓得颜何如一哆嗦。

姚温玉猛然咳嗽起来,他掩着唇,攥着帕子,在微微佝偻间平复着,接着说道:“好谋算……薛延清好谋算!”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15章 铁指 下一章:第217章 鹤娓
热门: 圣墟 虐文渣攻从良了 重来 情人关系 死亡的精确度 第三死罪 总裁QQ爱 我杀了他 第一序列 天上掉下棵小绿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