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拉扯

上一章:第211章 严霜 下一章:第213章 变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浪淘雪襟奔离营地, 没有跑远, 它停在了茶石天坑北端的雪坡上。雪雾潮湿,沈泽川好似置身于烟波浩渺的湖面, 游目间尽是白色。

萧驰野翻身下马, 摘掉了头盔。他鬓边有汗, 微微喘着气,眉间尽是意气, 说:“看得见端州吗?”

沈泽川握着浪淘雪襟的缰绳, 把袖中的蓝帕子递给萧驰野,在呼吸的白气里, 只能窥见远处废弃驿站的望楼。但他明白萧驰野的痛快, 说:“我此刻看端州就如同在看自己的囊袋。”

萧驰野微抬下巴, 汗珠流淌,他露出笑。沈泽川望向他,发觉他仍旧保留着在阒都时的桀骜难驯,这是让沈泽川想要占据的神采。

沈泽川俯身过去, 他呼吸喷洒在萧驰野的面颊, 鼻尖贴近, 沿着萧驰野的鬓往上,如愿以偿地舔到了萧驰野的汗。那苦涩咸潮的汗珠化在沈泽川的齿间,他在喉结轻滑时说:“这里以后就是你萧策安的跑马场。”

萧驰野抬手盖住了沈泽川的后颈,还没有卸掉的铁指冰凉且坚硬,覆在柔软白嫩的颈间,留下刀锋般的触感。

“我不要跑马场, ”萧驰野挺直的鼻梁沿着沈泽川适才滑动的地方轻蹭,盯着沈泽川眯起的含情眼,危险地说,“我要沈兰舟。”

沈泽川朝萧驰野隔空渡了口热气,萧驰野以为他要吻自己,谁知道兰舟趁着空隙,把萧驰野手里的蓝帕子抽回来,又坐直了身,裹紧身上的氅衣。畏寒的府君只露出眼睛,耳朵尖都是红的,闷声道,“沈兰舟冻死了。”

萧驰野怀里空空,还没反应过来。

沈泽川看萧驰野神色几变,有抓自己的架势,立刻抖了缰绳,催促着浪淘雪襟回程。萧驰野抱着头盔,鬓边还余着被舔过的湿热,他摸了一下,仿佛是受登徒子轻薄的良家子,逐渐恼起来。

“沈兰舟……”萧驰野看沈泽川跑,迈开长腿,从雪坡上滑下去,喊道,“薄情郎!”

* * *

稳操胜券的阿赤兵败茶石天坑,在北边打了半年胜仗的边沙人根本没有意料到阿赤会输给萧驰野。端州残兵不敌邬子余的突袭,中博六州因此尽数归于沈泽川麾下。七日后阒都才得到消息,同时送进宫内的还有戚竹音出兵青鼠部的军报。

太后在明理堂内垂帘而坐,隔着明珠,把折子扔在了席间。她耳边晃着东珠,强忍着怒火,对堂内的朝臣说:“兵部到底有没有驳回启东出兵的折子?陈珍,你受理军务,连话都讲不清楚吗!”

兵部尚书陈珍当即跪地,知道太后这是迁怒。戚竹音如今兵强马壮,阒都轻易不肯得罪,只能拿跟前的软柿子捏。他面无表情地听完,说:“一月大帅陈书御案,希望出兵青鼠部,我们以军粮不足驳回了她的奏请,这件事内阁有留底,元辅和诸位大人都是知道的。”

太后明白这绝非兵部授意,但她心中有气,顿了半晌,才说:“她这次是为什么?”

“七日前边郡夜巡,遭遇了青鼠部的突袭,”陈珍讲到这里,稍稍抬起些头,“大帅因此被迫出兵。”

“阿木尔在北边跟离北交战,青鼠部好端端地招惹启东干什么?”韩丞送嫁时受过戚竹音的冷脸,这会儿坐在堂上,突兀地笑了笑,“再说真是巧了,青鼠部突袭,大帅恰好就在边郡,这一仗打得迅猛,捷报跟奏请一块呈上来,有过也都成功了。”

孔湫年后生了病,面色发乌,坐在堂内掩唇咳了几下,说:“凡事都不能偏听偏信,若是青鼠部当真进犯,大帅出兵也是情急之举。这几年边陲不稳定,陆广白还驻守边郡的时候,青鼠部也时常来犯,此事详细还需要大帅再做呈报。眼下最要紧的是,这场仗要打多久?马上临近春耕,厥西十三城的大小州府都等着安排,军粮供应是个大问题。”

潘祥杰畏畏缩缩地抄着袖筒,薛修卓要查他们丹城潘氏,这事已经僵持久了,田地撕扯不干净,这会儿他哪敢插嘴,就怕内阁把缺少的军粮分到他们身上。

太后不同意出兵,一是因为启东此刻出兵相当于支援离北,二是因为如今薛修卓把账追得太急。八大家牵一发动全身,田地是根子,八城的纨绔子弟都得靠着这些田地续命。这要是查起来,世家光是归还田地、弥补税银这两项就要伤到元气,更毋论还有革职查办、锒铛入狱的危险。戚竹音打青鼠部,启东五郡兵马军饷开支就得走户部的账,国库一虚,又要拉扯永宜年间的陈年旧事。太后代行太子权,边上还坐着虎视眈眈的储君,她不敢贸然行动。

阿木尔是不是狼虎之辈,世家不知道,但他们知道如今的局势不宜再拖,中博已经养出了个心腹大患,再与储君、内阁胶着对世家没有任何好处。

“既然是青鼠部进犯,戚竹音击退他们便可,无须再出兵深入。”太后火气已经平了,她斟酌着,说,“哀家知道边陲苦寒,跟边沙人的仗定然要打,但不是现在,就如元辅所言,马上就要春耕了,该以天下百姓为重。去年厥西也并非全境丰收,阒都粮仓尚且没有填满,朝廷哪有闲余的粮食舍给启东打仗?此事要跟戚竹音好好讲,她旁佐五郡政务,朝廷的苦衷,她早该知道的。”

明理堂静了片刻,门口的帘子都掖得紧,片风不漏。因为戚竹音出兵的事情,堂内气氛凝重。

实际上戚竹音要打青鼠部,孔湫和岑愈的赞同的,但他们此刻正在和世家打擂台,捏着户部的是潘蔺,潘蔺正被薛修卓咬得紧,自顾不暇哪还能共商启东军饷的事情?况且正因为潘氏首当其冲,潘祥杰也不敢让儿子在这个关头跟内阁走得太近。

潘祥杰做惯了墙头草,就是靠着这份随风摇摆的能力才活到今天。他不想得罪薛修卓,也不想得罪太后。阒都的胜负一日未分,他就不肯让潘氏轻易跟着谁走。以前他跟着花思谦和魏怀古,可这俩人都拿他当过替罪羊,他存了戒心,对这三方谁都不信。

岑愈轻叹口气,他如今在明理堂甚少发言。余小再离都时带着他给沈泽川的信,可是沈泽川没有回复,他便明白了沈泽川的意思。一年前大家在他家中吃酒,他还记得沈泽川和萧驰野的风采,现在觉得可惜。

岑愈把目光挪向李剑霆,李剑霆在侧旁端坐,正盯着自己跟前的茶水,仿佛没有听见堂内议论。待到散会后,岑愈跟孔湫徒步走在扫尽积雪的长道上。

两侧宫檐低垂,压得道路昏暗。前头的太监持着灯笼,岑愈行走间衣袂翻动,风吹散了他新蓄的短须,他抬手捋了捋。

孔湫说:“今日这般大的事情,你适才怎的一言不发?”

岑愈抬起眸,说:“太后心意已决,说与不说都是这个结果。”

等两个人走出宫门,天色已经暗了。岑愈没上马车,而是自己提了灯笼,和孔湫踩着积雪,走在平道上。

“寻益今日心事重重,”孔湫端详着他,“在想什么?”

“想去年今日,”岑愈说,“那会儿同知与侯爷尚在阒都……”

如果天琛帝没有遇刺身亡,兴许今日沈泽川和萧驰野还在阒都。岑愈素来惜才,曾经想过沈泽川入仕,可到底天不遂人愿,沈卫那罪名太沉了。

孔湫也长叹一声,又想起了海良宜。

“若是天琛帝有储君半分心性,你我何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我近来越发感觉力不从心,好些事情,是真的回天乏术。如今大帅打青鼠部,他们不肯,怕的是军粮牵扯到八城田地,可我看离北战事吃紧,连离北王萧方旭都打没了,边沙的实力早已不容小觑。”岑愈看得清楚,但看得清楚没有用处,单凭他的口舌之利,也解决不了如今阒都的矛盾,想要世家舍弃现有的利益难于登天。

他们俩人走了没多远,就见前方竹伞独立,杵着个人在等候。岑愈和孔湫交换眼神,看向前方的薛修卓。

薛修卓官袍簇新,没穿袄子,就这么孤零零地站在这里,像是激流间的浮叶,衣袖被风推得摇摆。他收了伞,朝岑愈和孔湫行礼。

孔湫说:“你站在这里,可是有事?”

薛修卓抬起身,浮雪零星地飘过,他说:“下官在此等候两位老师,是为了详谈丹城田地及税务一事。”

岑愈微微皱起眉,说:“朝堂事,朝堂了,没有私下议论的道理。这案子尤其要避嫌,让旁人见着了,难免起些流言蜚语。你且回去吧,待到明日早朝后,咱们在内阁办差院里谈。”

“若非事出紧急,下官自然不敢叨扰两位老师。”薛修卓面不改色,“月初太后拟旨,要户部要员随行查案,潘蔺指派了掌管河州及厥西盐税要务的梁漼山。”

梁漼山这个人孔湫和岑愈都知道,他在官沟坍塌时由萧驰野保举,受天琛帝钦点为稽查魏怀古军粮案的户部官员,打理财务税赋很有才能,去年跟江青山在厥西理清了十三城的陈年旧账,到河州还管过一阵子漕运。

颜何如对沈泽川说现在的水路生意不好走,他们颜氏往厥西跑的货都被查得严,就是梁漼山的缘故。这个人做事圆滑,却不油滑,待在他的职位上,每日经手的税银成千上万,颜何如想走他的后门,却被他棉花似的弹了回去。

“梁漼山此刻已经归都,明早就会入宫觐见,”薛修卓把伞抱好,“但他此行九死一生,一定要在今夜见一见两位老师。”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11章 严霜 下一章:第213章 变局
热门: 飞天 欢迎来到神话世界 玻璃恋人 恶意 离婚热搜 蒸发 博莱特·法拉 京极堂系列02:魍魉之匣(上) 爱的重量 破云2吞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