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严霜

上一章:第210章 青鼠 下一章:第212章 拉扯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浓云磅礴涌现, 吞噬了天光。离北群鹰横穿万顷苍茫, 猛率先俯冲向下,在唳声里铺开双翼, 冲散薄雾, 俯瞰着皑皑白雪。猎隼自南而来, 好似齐发的利箭,笔直地飙向群鹰。猛唳啸着, 旋身擦过底下的军旗, 战鼓声刹那间响彻天坑。

骑兵们势如波涛,从南方潮扑过来。

铁骑纹丝不动, 待能看清骑兵的弯刀时, 尹昌“锵”地拔出旧刀, 朝天大喊着:“开沟——!”

匍匐在雪地中的禁军登时松手,两头的绳索一掉,新挖的横沟就暴露在眼前。以快闻名的边沙骑兵奔袭过沟,马匹停不下来, 它们跌进横沟, 前膝当即发出折断的“咔”声。

前锋骑兵翻滚进横沟, 摔乱了头阵。禁军顿时拔刀,狼扑下来,跟这批前锋在沟里交战。后方的骑兵速度不减,策马跃过横沟,继续前冲。

尹昌砍翻骑兵,还要躲避头顶飞过的马蹄, 一不留神就可能被蹄得头破血流。他猫着身,朝那头喊:“老虎,你咋回事,挖窄了!”

澹台虎掌心皆是汗,他盯着飞奔而来的骑兵,听到了尹昌的喊话,却不敢分心回答。他握着自己的双刀,嘴里默念着澹台龙的名字。

等到矮种马都要抵到脸上了,骑兵的弯刀已经袭来,澹台虎向前翻滚,后方的萧驰野霎时突出狼戾刀,借着骑兵的冲势把对方捅了个穿。血水扑溅,澹台虎带着守备军蹲身横刀,直接削断了矮种马的腿。

战马凄厉的嘶鸣,像是失翼的雁,仰着颈翻倒在地。骑兵们落马滚身,澹台虎抹了把满脸的血,抄起双刀,吼道:“报仇了!”

骑兵连续遇挫,减弱了冲势,不肯再贸然前突,但是距离已经缩近,他们想退,萧驰野却进了。

萧驰野用刀背轻磕马腹,浪淘雪襟直冲出去。离北铁骑的马蹄声沉如闷雷,急催着风雪,把骑兵的阵型撞得四分五裂。“战车”不准骑兵喘息,只要被重甲撞翻在地,烙铁的马蹄就会践踏血肉,从骑兵身上碾过去。

猎隼带风刮过头顶,试图向东边逃窜。猛掠雪俯冲,钩抓住猎隼,在经过离北狼旗时撕扯掉了猎隼的一只翼,跟着把猎隼甩了出去。

骑兵洪潮涌退,其中的小将奔马疾呼,撤下普通骑兵,用边沙话呵斥着蝎子前进。弯刀顿时收拢,注视着离北铁骑向后退。

萧驰野缓速归阵,四面突出的纵队跟着迅速合并。蝎子们顶替前锋,他们抡起的铁锤面对的不再是一个铁骑,而是一群铁骑。

萧驰野带头冲锋,他在奔驰间霍然收起了狼戾刀,背后的铁骑随着他的动作“唰”地放出了那长度可怖的新刀。萧驰野微俯了身,他们像是在夜色间一闪而过的寒光,狠狠捅进了蝎子的队伍里。

萧驰野双手翻动着较长的刀柄,在马过时带走了蝎子的人头。长刀为了减轻重量,削薄了锋刃,割喉就在眨眼间。血顿时喷向重甲,沿着铁臂飞溅而出,洒在雪地上。

铁锤跟不上长刀的速度,又抡不到铁骑本身,只能眼睁睁看着离北铁骑杀入阵内,把自己的队伍砍成了两半。

浪淘雪襟冲破骑兵的重围,呼着气踏蹄转身。萧驰野斜着长刀,甩掉了刀锋上黏稠的血。

两侧的蝎子喘着气,看中锋尽数落马,萧驰野所经之处血淌成路,长刀几乎刮掉了所有阻挡他的人头。

蝎子勒着缰绳,用边沙话呢喃着:“赤达其……”

离北铁骑再次驱马,蝎子们在那闷雷声起时就掉转马头,不肯再战。后方的骑兵小将看蝎子后退,急忙挥刀呵斥,但是无果,蝎子们怯意已生,他们在失去首领后就沦为了这片战场的祭品。

浪淘雪襟疾奔而出,离北铁骑群逐在后。

天坑南侧的骑兵无力抵挡,弯刀捅不穿坚硬的重甲。失去战马的骑兵争先恐后地狂奔在雪中,他们急促地呼哧着白气,犹如决堤的洪浪。离北铁骑震动着雪面,落后的骑兵跌在地上,弯刀摔了出去,他拔棱刺的手还没有探出,就被铁骑的马蹄直接吞没。

萧驰野突出阵沿,他追逐着骑兵,就像三十年前萧方旭追逐着骑兵,铁蹄下没有怜悯。离北铁骑肆虐着前袭,重甲肃杀地横穿战场,在澹台虎眼中化为正在出鞘的重刀。

蝎子在奔马间厉声喊着:“赤达其!”

恶狼!

七年前萧既明带兵南下,号称是铁马冰河,这夜萧驰野追赶边沙骑兵二十里,踏地有回声。

“这他妈的……”尹昌喉间滚动,擦拭着脸上的血,心里默念着。

严霜过境,寸草不留。

* * *

沈泽川在帐内煮茶,府君不善此道,只是把糙茶塞进茶壶里,然后灌上水搁在火上烧。他膝头搁着折扇,侧旁堆着案务,眼睛却盯着那茶,看它逐渐沸腾,“咕嘟嘟”地顶着水泡。

海日古蹲在帐子门口,从空隙偷看,对费盛说:“这么煮喝不了吧?”

费盛对这只蝎子没好感,抱着手臂看前方,听战鼓声声催,说:“你又喝不着,操哪门子的心?”

沈泽川呆了半晌,回神时茶已经快煮干了,他拎下来,又添上水,继续煮。沸水声能遮盖些许战鼓声,他被那声音敲得恍惚,今夜什么事也没有做。

费盛看时辰都晚了,掀帘子进来,轻声对沈泽川说:“主子小睡片刻?前边一有消息,我就唤主子。”

沈泽川垂着眸没回答。

费盛就明白府君这是不肯,他不敢再劝,退回了帐子门口候着。军帐内的茶水滚了一宿,天快亮时,沈泽川听到战鼓声停下了。

沈泽川起身拨开帘子,费盛赶忙给披氅衣,陪着沈泽川出了帐子,往外走。沈泽川在那蒙蒙亮的雪雾里,又等了片刻。晨时很冷,站久了鼻尖会冻得通红,那朔风刀子似的扑在脸上。过了小半个时辰,沈泽川忽然听见马蹄声起,紧接着重影层叠,猛最先归营。

费盛松了口气,如释重负,立刻对沈泽川贺喜道:“主子,成了!”

猛打了个旋,就想落在沈泽川的手臂上。沈泽川今日没有戴臂缚,他抬起臂,那头就传来声哨声。

萧驰野突破茫茫大雾,马不停蹄,在冲入营地时一把带起沈泽川。浪淘雪襟放慢速度,颠着蹄掉过头,带着俩人再度奔入雪雾间。扑空猛落在军旗上,睨着眼看他们跑远,把爪子蹭干净了。

尹昌兜着自己的战利品,想说什么,费盛给摁了回去,没让他张嘴。其余人神色各异,澹台虎啐了口掌心,搓热了些,说:“……咱们先进帐,军务可以稍后再呈报,不急这一会儿。”

他说完,又欲盖弥彰地重复了一遍。

“不急这一会儿。”

“咋不急?”尹昌伸着颈子张望,纳闷道,“卯时要回城,府君急着呢!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10章 青鼠 下一章:第212章 拉扯
热门: 异端者 Omega的精分师尊[穿越] 卖马的女人 杀手的悲歌 炮灰渣攻洗白手册[快穿] 冰火魔厨 龙图案卷集(鼠猫同人) 第三死罪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秦苒程隽 低智商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