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青鼠

上一章:第209章 怀抱 下一章:第211章 严霜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翌日卯时, 暴雪仍旧在下, 军帐内的炭盆都凉透了。众将聚集在内,围着桌上的地图, 在烛光里等着萧驰野开口。

茶石天坑这场仗打得不算辛苦, 却相当凶险。萧驰野占了暴雪天的优势, 在冰面上把阿赤绕离了东南方,引到了边沙布置相对薄弱的茶石天坑。阿赤的援兵来得那么快, 是因为端州在这里还有驿站, 但他把重心挪到了东南方,又对萧驰野的离北铁骑束手无措, 才给了时刻盯着端州动向的澹台虎斜线支援的机会。

萧驰野昨晚就卸了甲, 待军医退出去后, 稍稍活动了下肩臂,环视着他们,说:“我们此行不是来跟他们打胜负,而是来跟他们要端州。如今阿赤已死, 重兵还驻守在东南方, 端州城内的兵马不足一万, 是个好机会。”

费盛把药端给沈泽川,偷瞄了几眼,看府君今日精神尚可。

“昨日有不少骑兵脱逃,”尹昌把手指摁在端州东南方,“这里的重兵收到消息就会怀疑我们要打端州,肯定会先上来拦截。”

老头在军议时不怕任何人, 把乱糟糟的胡子随意地扎在一起,就是不敢当着沈泽川和萧驰野的面喝酒,只能靠酽茶解馋。

萧驰野没有立刻回话,把机会留给了澹台虎。

澹台虎这两年也逐渐有了点自己的见解,琢磨着二爷的意思,抬手点了点端州的位置,说:“咱们现在在茶石天坑,离端州有些距离,如果东南方的重兵到这儿来拦截咱们,那端州城内的兵力就不会变。”他略显忐忑地看了眼萧驰野,见萧驰野面色自然,继续说,“到时候让驻扎在洛山的邬子余绕到端州西门,就可以直接偷袭了。”

萧驰野颔首,示意澹台虎说得没错。

骨津神情微沉,他看向茶石河,说:“我们做诱饵是能把兵力都引到茶石天坑,但主子,我们背后就是茶石河,一旦阿木尔趁机派兵偷袭,或是哈森南调过来,那我们就要腹背受敌。到时候邬子余又绕去了端州西边,我们连援兵都没有。”

“你这么说伤的可是交战地的心,”萧驰野说话的空隙还要盯着沈泽川喝药,末了接着说,“沙三营不是援兵吗?”

骨津停顿片刻,摇头说:“我信不过郭韦礼。”

萧驰野倒没沿着这事继续说,他抬手,轻轻拍了把骨津的背后,说:“大哥在大境里看得清局势,端州势在必得,交战地有陆广白和师父在,三大战营定然会全力拖住哈森。至于阿木尔……”萧驰野微晒,“他现在能急调的部队就是青鼠部。”

戚竹音要出兵攻打青鼠部,太后和兵部没同意,她就彻底没办法了吗?

“启东的军粮由颜氏供应,马车在三日前就已经通往策郡,”沈泽川嘴里都是苦味,“算算时间,大帅都该吃饱肚子了。”

只要让戚竹音吃饱,她就敢跟阒都玩花样。前几年她不入都跟这些老狐狸周旋,那是怕麻烦,如今弯刀都要伸到她眼前了,她就半点麻烦都不怕了。

“骑兵冒雪行军的速度没有平日那么快,我们在这里还有准备的机会。”萧驰野说,“现在的营地简陋,敦州守备军今夜就在四野挖横沟。夜巡轮流值,鹰也要放。禁军和离北铁骑数日苦战,能休息的时候就休息,必须要养精蓄锐,给邬子余拖出足够的时间。”

大雪挡道,策马往洛山传递消息肯定来不及,好在离北铁骑都带着自己的鹰,向西北飞几个时辰就能送到。

众人应声,待他们各自议论起来,萧驰野就在怀里摸了片刻。沈泽川搁下药碗,捏着袖里的折扇,大袖间忽然跳来块东西,他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块油纸包裹的糖。

萧驰野像是没干过这件事,神色正经地看着地图。

* * *

邬子余在洛山睡到半夜,被副将叫醒,在帐子里就着烛光拆了鹰送来的信,顿时清醒了。他觉也不敢再睡,起身穿戴铠甲,问:“那颜何如在哪儿?”

话音方落,颜何如就从帘子边冒出头,说:“这儿呢!”

邬子余攥起信,粗声说:“人都死了?就叫他这么乱进?”

“欸,别生气嘛。”颜何如兜着小金算盘,钻进来,“府君叫我待在这里,我就待在这里,我能干什么哪?邬爷您也忒谨慎了。”

“行军打仗不比商贾走货,出点岔子就是要掉脑袋的。”邬子余去年替离北铁骑筹备军粮时跟洛山土匪都打过交道,遇上颜何如这样的并不慌张,把信先收起来,说,“我马上要出兵,洛山的匪患才除,把你留在这儿,爷们不放心。这么着,你赶紧收拾收拾,和我一块走。”

颜何如跟边沙人做过生意,把他留在洛山就没人看管,邬子余觉得不妥当,得盯着他才行。

颜何如吓得脸色微白,抱着算盘跟在邬子余后边,说:“刀剑无眼,邬爷,你带着我干什么啊?我家里头的生意可都系在我身上,我不能有个三长两短呀。启东的军粮你晓得吧?现在也由我送。我待在后边就成了,要不您派人送我回茨州?敦州也行!”

“我们这么多兵,还保护不了你?”邬子余冲颜何如露出森白的牙齿,“打完仗就送你回去,跟府君一块走,保准儿不耽搁你的事。”

说罢也不等颜何如回答,就喊外头的亲兵把人给塞进马车里,直接拴在军中带走。

邬子余在帐子口深深呼着气,天色昏沉,他把适才揉皱的信又拿出来看。帐子里的烛光罩在他背部,他盯着那个“袭”字足足呆了半晌。

突袭端州关乎萧驰野的安危,这场仗不仅要打得快,还要打得稳。茶石天坑现在待着两个身系战局的人,损失任何一个邬子余都负不起责,他得担得起这份重量。

可老子是个押运队啊。

邬子余眉间紧皱,他的目光透过长夜,想起了初见萧驰野的时候。

“你不是离北铁骑吗?”

烈阳下的萧驰野半回首,眼眸幽深。

邬子余到今天都没敢回答萧驰野这句话,他似乎默认了自己只能押运辎重,但是他又不甘心。他早年因为吃酒被萧既明罚到了边博营,看着朝晖出任柳阳三大营的主将,如今又看着晨阳和骨津先后被重用起来,萧驰野把他压在边博营,迟迟没用到前方。

邬子余啐了口吐沫,把信塞回了怀中。他在雪中走了两步,忽然跳起来,握住了拳,在空中胡乱挥动了几下。

萧驰野敢把机会交给他,他就敢赌上身家性命替二爷打一场!

* * *

次日酉时雪逐渐转小。

萧驰野在军帐里穿重甲,他的甲在前日铁锤的攻击下有些损伤,左右双臂最严重,尤其是连续扛阿赤铁锤的左臂,甚至有些凹陷。

“邬子余已经到了端州西面,撑过今夜,明早就能跟他前后夹击。”萧驰野穿甲显得更高,几乎堵住了沈泽川跟前所有的光亮。

沈泽川坐在板床上,他在这里,在旁人眼里用意更深。萧既明现在敢竭尽全力让交战地三大战营辅佐中博端州战,不止是因为萧驰野在这里,还因为沈泽川也在这里,这是离北看到的诚意。

“费盛带着锦衣卫跟随海日古,可以弥补暂缺的斥候。”沈泽川看着萧驰野戴臂缚,说,“如果明天你没有回来,那剩余的兵马也会投入前方。”

萧驰野留下的兵马是给沈泽川做屏障用的,倘若出现了什么意外,这些人会护送沈泽川北上,到时候沙三营自会前来接应。

萧驰野系臂缚的手微顿,他看向沈泽川,听懂了沈泽川的意思。沈泽川示意萧驰野蹲下来,萧驰野不便蹲,索性撤了条腿,在靠近兰舟的地方单膝跪了下去。

帐外的雪如轻絮,费盛训尹昌饮酒的声音断断续续,离北铁骑穿在重甲踏在雪中,整齐划一地走动。周遭乱哄哄的,帐内的炭盆里烧着柴,架上的茶正好煮开。

萧驰野的眼神锐利,他近来的锋芒越发不可遮挡,对沈泽川说:“你在这里等我。”

“我倒是想去,”沈泽川的氅衣滑落了肩膀,他学着萧驰野做过的动作,捏住了萧驰野的下巴,微偏头,“可我没有那个能耐,只能在这里做个糟糠妻。”

萧驰野由着沈泽川捏,闻言笑出声。

沈泽川听着骨津停在了帐外,他拿过头盔,替萧驰野戴好,在那短暂的对视里,隔着钢铁跟萧驰野碰了个吻。

“今夜以后,”萧驰野冰凉的铁指抚在沈泽川的面颊,声音低沉,“我的兰舟就是中博枭主。”

* * *

萧驰野用阿赤试了自己的新刀,但这远远不够。他饿得足以吞下南北战场,每一场仗都是试炼,他要在这里把刀磨得更快。

东南方的边沙重兵有两万五千人,其中只有五千蝎子,剩余的骑兵缺马,不少人只能暂时充当步兵。他们失去了主将,又得不到茶石河对岸的消息,阻拦萧驰野是为了确保端州安危的被迫之举。

萧驰野要的就是这个被迫,这两万五千人一动,端州西面就彻底地空出了出来,邬子余马上开始攻城。沈泽川锁住中博的优势就此显露,端州得不到任何支援,粮食都供应给了阿赤的两万人,留守在端州的八千兵马反而要饿着肚子应战。

中博打起来的时候,边郡的夜正深。

阿赤兵败的消息还没有传到青鼠部,他们夜巡的队伍游荡在边郡附近。青鼠部的主将叫作苏蒙,以前是哈森的副将,在阿木尔的帐下也能参与议事,但因为部族不够强,失去了跟着哈森北上的机会,在这里和陆广白交过手。

今夜边郡无雪,远远看去,锁天关像是枕城横睡的美人。空中有些浮雪,仰头找不到月亮的踪迹。

苏蒙觉得今夜的边郡太寂静,这让他心神不宁,于是他特地增加巡夜的人数,把边郡东面都尽收眼底,以防守备军的突袭。

后半夜夜巡队在荒野上架起了篝火,烘烤着随身携带的肉干,就着雪水填饱肚子。

“北边的蝎子一直在打胜仗,”青鼠部的骑兵掰着肉干,用边沙话说,“他们就快要并入十二部,成为靠近北边的部族,到时候我们还能拿到粮食吗?”

苏蒙喝着雪水,摇着头说:“俄苏和日不会让蝎子成为部族,他们是嘹鹰部的奴隶。”

蝎子的母亲都是大周人,还出现过海日古这样的叛徒,即便打了胜仗也难以服众。况且在大漠,各部认的是哈森。

“如果格达勒能给我们,”骑兵对苏蒙笑起来,“那以后就不怕再饿肚子了。”

苏蒙吞咽着雪水,没有立刻回答。他曾经试探过阿木尔,但没有得到回应。青鼠部不是强部,如今嘹鹰部早已不是当年的小部,回颜部又投靠了离北,剩下他们青鼠部待在这里跟边郡守备军一起啃沙子,谁能想到最后连边郡守备军都跑了。苏蒙在日复一日地驻扎里看不到将来,他把希望寄托在了儿子身上,结果儿子在今年开春夭折了。

“等待总是有用的,”苏蒙只能如此安慰,“起码待在这里不会面对离北的报复。”

骑兵们笑起来。

篝火烧到一半,骑兵在背后看见了几条野狗。他挥动着枯枝,嘴里发出“嘁”的驱赶声。这些野狗饿得垂涎,哈着热气绕着他们打转。

苏蒙说:“赶走它们。”

骑兵便站起来,握起弯刀,加上了跺脚的动作。野狗向后瑟缩了一下,骑兵腆着肚子,回头对苏蒙说:“我们可以狩猎,狗皮能——”

骑兵的话还没有讲完,那野狗像是疯了般群扑而上,撕咬着骑兵,拽得他翻摔在地。他握刀的手臂被咬住了,皮革扛不住野狗们的利牙,疼得喊叫。

苏蒙当即站了起来,夜巡的骑兵们跟着追上去,踹着野狗,把人往回拖。苏蒙看这些野狗眼睛通红得古怪,稳妥起见,他冲骑兵们说:“拉弓射死它们,这些狗不对劲。”

夜里传出几声微弱的鹧鸪叫,野狗们像是觉察到了危险,在骑兵上马拉弓时掉头就跑。它们慌不择路般地朝西奔跑,骑兵们跟着追了上去。

野狗挨了箭,瘸着腿向前逃。后边的骑兵拔出了弯刀,俯身下来,在马匹冲刺间想要一刀了结野狗。他们狂奔着,溅起的雪沫扬在半空,只听“嗖”地一声爆响,一支长箭从西面直射而来,骑兵当即翻下马背。他的脚还挂在马鞍上,被马拖行着撞过了边界线。

糟了!

苏蒙暗道声不妙,阿木尔早就吩咐过此刻不宜跟启东交战,只要他们不进攻,戚竹音就出不来。他立刻勒马,喊道:“后退!”

但是前方的火把陡然亮起来,接着周围大亮。

“戚竹音!”苏蒙在马背上用大周话厉斥着,“女人狡诈——!”

戚竹音站在严阵以待的守备军前,碾着脚下的雪,悠哉地说:“点燃万里烽火台,告诉阒都,青鼠部越境进犯了。”

启东守备军骤然列出盾牌,刀光闪烁。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09章 怀抱 下一章:第211章 严霜
热门: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疑案追踪 十年一品温如言 戴恩家的祸祟 总有人类追求我[系统] 杀破狼(杀破狼原著小说) 千秋(千秋原著小说) 憎恶的化石 每天都有妖精扒我家门口 武神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