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愚弄

上一章:第206章 冰河 下一章:第208章 梦回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骨津在冰面上匍匐了半个时辰, 暴雪夹杂着冰碴掉落在铠甲上发出“噼啪”的声音。他一动不动, 若非鹰眼还在眨动,尹昌简直以为他已经冻死了。

尹昌窝在雪中小口喝着酒, 没过多久, 酒囊里的酒就告罄了。他晃了晃空囊, 把最后那几滴也攒进了嘴巴里。飞花似的雪片扑打在面颊,老头须发俱白, 只有鼻子还是红的。

风在夜里鬼哭狼嚎, 叫得禁军们耳朵尖都麻掉了。他们腹中的干粮所剩无几,趴久了手脚都会僵硬, 但是很少有人动。

尹昌回头看了眼禁军, 心里暗暗称奇。

前几日禁军面对蝎子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萧驰野的命令不到,他们就绝对不会擅自行动,谁还能想到这是在阒都干苦力的痞子兵?如果茨州守备军能够凝聚到禁军这种地步,别说端州, 格达勒尹昌也敢打。

可惜这不是他的兵。

尹昌遗憾地瘪嘴, 把酒囊揣回腰间。

骨津背上积了不少雪, 他没戴头盔,雪掉到脖颈里化成了水,沿着往下淌。他在狂风中捕捉着那些细微的动静,冰碴子飞旋,在雪面沙沙而过。骨津摁在雪间的手掌忽然握拳,他的目光穿越飞沙般的大雪, 定格在黑暗中的某处。

“来了!”

尹昌匍匐下身体,随着马蹄声的靠近而放轻了呼吸。老头的掌心在冒汗,他默数着,生怕自己因为太兴奋而抖起腿。

天空中的雪雾被搅成了浓云,矮种马的马蹄几乎要践在脸上了,尹昌暴喝一声,说时迟那时快,他已经跃了起来。

可是对方的马停了!

尹昌的刀都没有拔出来,蝎子的铁锤就贴着脸抡了过来。尹昌没有历熊那样的臂力,自然不敢格挡,只能滚身进雪,狼狈地躲开了。

“狗日的好臂力!”尹昌稳住身形骂道。

后边的禁军从雪地里蹿出,原本想跟着尹昌先来个潇洒的跳跃,见到老头吃瘪后纷纷放弃,选择老实地拔刀。

蝎子的铁锤一挨到禁军,就知道中计了,这根本不是离北铁骑,而是群戴着头盔的冒牌货!

“卸盔!”骨津攀住极速经过的矮种马,扒着马鞍,被矮种马带了起来,双脚刮在积雪中,他用刀柄狠狠砸在蝎子的侧面,翻身抢占了马,再次厉声下令,“卸盔!”

头盔“哐当”地砸在雪中,禁军蹿入了骑兵的队伍,他们像耗子似的,不在乎这些边沙骑兵怎么跑,只要让马匹受惊。马蹄下的积雪蓬松,绳网一兜而起,带翻了不少骑兵。

雪沙扑面,阿赤的兵滚在这里吃了几口冰雪。

禁军的刀短,一旦贴在了蝎子跟前,铁锤就会变得难打,因为铁锤不论是伸展还是回收,都会被禁军的短刀甩开速度,来不及格挡。

骨津迅速地观察着战场,没有看到阿赤的身影,心顿时一沉。但是等不到他开口提醒,左边就霎时间奔出支骑兵,快到骨津都躲闪不及。

禁军像是被横空出现的恶兽咬住了,接着前后断开了。这支骑兵没有使用铁锤,在迅猛的突进中直接把骨津撞翻下马。骨津落地的同时马匹嘶鸣,跟着喷了他满头的热血。

“狡诈!”阿赤用大周话训斥着骨津,他挥动着自己的弯刀,把剩余的血珠甩在了骨津身上,“但也仅此而已了。”

阿赤的精锐蝎子使用的弯刀比普通边沙骑兵更大,拿在手上像是粗壮的银钩,只要被他们挂住了,不论人畜都要丧命。

阿赤早在追踪中察觉了猫腻,这路上留给他的线索委实太多了,就像是告诉他人在这里。阿赤被风吹透的脑子很快冷静下来,用先行队试探了一番,果真钓出了禁军!

骨津偏头擦掉了脸上的血,轻啐道:“是么?”

那头的尹昌放弃反抗,在骑兵的包围里打开手臂,半蹲的身体像是要抬起什么似的,高声道:“起来咯——!”

骑兵马蹄下的冰层猛震,他们以为禁军在这里砸出了窟窿,立刻在惊吓中勒马往后退。然而他们一退,又见尹昌带着禁军矮身翻滚,从马蹄间蹿出,拖起刀就跑。

被耍了!

阿赤的怒火暴涨,用大周和边沙混杂的脏话骂着人。可他没有立即追出去,到这会儿还保留着理智,认为其中必定有诈。结果尹昌和禁军越跑越远,阿赤才反应过来。

这他妈的是真跑!

“分开追,”阿赤抽响马鞭,“砍掉他们的头!”

骑兵分成两翼,阿赤稳居中锋,俯瞰队伍就是爪状,像是要把禁军攥在其中。两翼先行,从左右绕到了禁军前方,只要他们碰头就能形成包围圈,到时候阿赤带着中锋从后撞进禁军,弯刀就好比进入了屠宰场。

七年前阿木尔就是用这种阵型把端州守备军撞进了茶石天坑,阿赤受到启发,对这个阵型十分钟爱,几日前在端州附近,他也是用这个阵型把离北铁骑的左翼绞成了碎片。

两翼势如猛虎,已经超越了禁军,绕到了前方。他们掉转马头,队伍像长蛇般的绕向中心,要在这里锁住禁军的出路。

可是中心站着熟悉的身影。

夜色里,战马没有嘶鸣,它们浑浊的热气从铁罩里喷洒而出,铁甲在漆黑里显得格外狰狞。马背上的铁骑在激荡的雪风里巍然不动,用沉默隔绝了厮杀声。

两翼的先锋跟铁骑交过手,他们并不害怕,所以没有人喊出停下的命令。矮种马扬着雪雾,从两头夹击过来,担任两翼前锋的蝎子们不约而同地换下了弯刀。

他们要在碰撞的那一刻把铁骑抡下马背,像以前做过无数次那样,靠马蹄、靠臂力,砸瘪铁骑的头盔。

萧驰野坐在马背上,浪淘雪襟正在刨蹄,他罩在重甲里,钢铁遮挡了他的面容,没有人知道他此刻的神情。他在那满场的呼喊声里,好似定海神针,稳稳地定住了前后的军心。

骨津在看见萧驰野的那一刻,深呼一口气,跟尹昌几乎是同时刹住脚步,紧接着,两个人在阵阵雪浪里一起回身,面朝着阿赤的追兵打开了架势。

边沙骑兵带起的劲风席卷全场,他们的弯刀和铁锤驱赶着大周男儿,从离北到中博,没有人能从他们的马蹄下存活。

萧驰野薄唇间呵出热气。

两翼的蝎子抡起铁锤,在碰撞的刹那间火药味直冲口鼻。火光顷刻间爆在暴雪里,根本没有提防的蝎子被火铳轰翻下马。马匹听到巨响,惊恐地撞在一起。

铳口的热烟顿冒,萧驰野只带了三十只火铳,正面边沙大军没什么用处,但是在此刻就是爆掉两翼骑兵蛇头的关键。那贴脸的威力当即打蒙了两翼骑兵,让后边的蝎子甚至没有反应过来。

萧驰野率先动了,他身后的离北铁骑跟着亮出了崭新的獠牙。这些重甲犹如放出牢笼的恶狼,饿得两眼直冒绿光,分成纵队的时候齐刷刷地横出了长刀。

阿赤的中锋被禁军拦住了,但是他已经看到了离北铁骑的刀。两翼蝎子再拿铁锤也来不及了,战马仰蹄踏在翻滚的人体上,爆起的血浪溅湿了铁甲。

两翼后方的蝎子包抄而上,萧驰野紧跟着把离北铁骑缩成了“战车”,迅猛地撞了出去,四面挂刀的结构让铁锤无法接近。铁骑们奔跑起来时就像是突入战场的“撞车”,尖端就是萧驰野,他们凝聚在一起势不可挡。

阿赤勒着座下的战马,隔着老远的距离,气急败坏地喊道:“抡锤!”

只要有铁锤,离北铁骑照样是豆腐。

蝎子的铁锤从侧旁抡向阵型边沿的铁骑头部,避闪是来不及的事情,但是只听“砰”的重响,海日古攀在离北铁骑的马背上,用铁锤挡住了铁锤!

“叛逃的贼,”阿赤咬牙切齿,“海日古,你做了离北的奴隶!”

海日古手脚麻利,架着铁锤掀翻了对方,在对方落地时跟着落地。对方还在痛骂着什么,海日古看也不看,抬起的铁锤精准地砸在对方的头颅上。

阿赤的中锋陷入了前进的困局,他送到前方的左、右两翼分别被砍掉了脑袋,变成了无头苍蝇。军令埋没在禁军的阻拦里,他无法再自如地调动双翼返程。

巴音才赶到附近,他深知阿赤对端州的重要性,中博剩余的蝎子都听阿赤的调令,因此他不能抛弃阿赤自行遁逃。

巴音在雪中喘息,他环视着战场,策马追向阿赤,喊道:“阿赤!掉马返程,离北铁骑追不上我们!”

只要他们沿着路标往西退,最迟天亮就能回到端州东南方陈设重兵的地方,到时候萧驰野还是死路一条。

阿赤用力勒马,把鞭子抽得响亮。他没有反驳巴音,带着剩余的蝎子撤离了禁军的纠缠。

他分得清轻重,如果他在这里败给了萧驰野,那么阿木尔就将给予他最狠力的惩罚,贸然进兵这件事一定会让他掉层皮。他兵败是小,若是因此大意丢掉了端州,即便他能活着逃回格达勒,阿木尔也要杀他。

这场仗不算数。

阿赤狠狠地打马。

这不过是被愚弄了而已!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06章 冰河 下一章:第208章 梦回
热门: 天官赐福 上帝之灯 仇恨的证明 低智商犯罪 大哥 我杀了他 再见,宝贝 迷雾山庄 迷雾中的小镇 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