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端州

上一章:第204章 太后 下一章:第206章 冰河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戚竹音给阒都递了折子, 等到二月才有回音。她在苍郡的府里看了, 对躺在床榻上的戚时雨说:“我说打青鼠部,兵部不同意, 太后惦记着军费, 让我再等等。可眼下中博都开战了, 我再等就要错过良机了。”

戚时雨近来好些了,躺在榻上有点口吃, 讲话时手里得捏着帕子, 说:“你,你急。”

戚竹音歪曲他的意思, 搁了信, 说:“没错, 我急,我哪能不急?这账摊开算,离北兵败对启东没有好处。”

戚时雨这会儿才说完上句:“急……急什么!”

戚竹音靠着椅背,听见院里的姨娘哭哭唧唧地闹。她昨晚跑了半宿的马才到, 坐在这里靠酽茶吊着精神, 晚点还要跑回去, 听着哭声就烦,对戚时雨说:“你叫她闭嘴成不成?”

庭院内的姨娘给戚时雨生过儿子,这会儿哭得梨花带雨,依偎着侍女,朝那屋幽咽地喊:“老爷……我见见老爷也不行?大帅好狠的心哪!”

戚尾杵在檐下,看那姨娘哭得双眼红肿, 都快滑到地上去了。他轻啧一声,挪动着脚步,背过身面朝墙,听得头疼。

戚时雨听出是哪个姨娘,他中风前最懂怜香惜玉,此刻揪紧了帕子,胸口剧烈起伏着,卯足劲儿喊着:“叫,叫你闭,闭嘴!”说罢喘了会儿,拿帕子掩着口角,朝戚竹音说,“离北,北无……”

“那都多少年前的事儿了,”戚竹音把话给他接过来,“你都一把岁数了,还跟老王爷怄气?离北战营的几个主将都有点意思,早就不是十几年前的样子了。”

“那,那萧既明,还有,有萧驰野……”戚时雨讲话费力,听得他自个儿都皱眉,努力说顺溜,“能打得过阿,阿木尔?你这会儿出兵给人家收拾烂摊子,在太后心里就,就有嫌疑,回头仗打完,看阒都怎么追,追究!”

戚时雨早几十年是大周女儿的梦中郎,出身显赫,生得俊朗。永宜年间四大名将,他在启东成名最早,冯一圣都是他手底下的将领,原本有望封王,谁知萧方旭突然在落霞关崛起,离北铁骑硬是挤掉了启东守备军的威名,把戚时雨给踩了一辈子。

他们俩没有仇,就是爱较劲,在阒都打过架。戚时雨看不上萧方旭的出身,萧方旭骂过戚时雨绣花枕头。冯一圣还在的时候,是他们中最年长的,带着陆平烟使了不少力,才让启东和离北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弟。

戚时雨赌着口气,怎料自己没嫡子,起初也动过让戚竹音嫁给萧既明的念头,可他就是心里边别扭,最终也没开这个口。

“追究什么?”戚竹音把刀卸了,“离北要是没了,中博就没了;中博要是没了,丹城也没了。太后追究谁?她自个儿么?萧既明和萧驰野再不济也是老王爷的儿子,就凭韩丞那点能耐,到时候能拦得住边沙骑兵?大伙儿一块亡国算了。”

戚时雨被她给呛得直喘。

戚竹音顺手倒了杯茶,说:“你歇会儿吧。”

“不!”戚时雨犟起来,孩子似的把帕子扔戚竹音身上,“你个傻女子!跟太后讲,讲价,好歹带个爵位再,再去!”

戚竹音沉默少顷,知道戚时雨这是疼她。她担任启东五郡兵马大帅有些年头了,还是没爵位傍身,以后伤了残了,阒都一纸调令就能撤了她。

“好歹生,生有名,死……”戚时雨声音颤抖起来,“死有位!”

不然百年以后,她戚竹音就是“戚家女”,任凭她战功赫赫,也留不下正名。

戚竹音捏着茶杯,看了圈上边的纹路,说:“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①。我要是真战死了,你在家里头给我把名字刻牢,那也一样。”她抬起头,对戚时雨笑了笑,“咱们启东受制于人,事事都得跟阒都谈。太后肯给军粮,我就不要名了,就那么回事。”

戚时雨不知是不是年纪大了,突然掉起眼泪,也不让戚竹音给他擦,垂头呜咽着:“你要是个男儿……”

戚竹音把帕子叠起来,搁在床边。等戚时雨好些了,继续说:“前头战死的兄弟多了去,个个都能留名青史吗?冯将军不也没封爵。我把这事跟你说,是想你心里有个底,今年是真的要打仗了。年前听说陈珍身体抱恙,兵部这次没同意我出兵,也是他力不足,等他退下去,咱们在阒都就没什么人了,我担心军饷更难要。府里头的各项开支,能省则省,你别再让那枕边风给吹跑了,这些姨娘要庄子有庄子,要铺子有铺子,就是我死了,她们跟你那些儿子也饿不死。”

戚时雨气道:“我给你的庄子都,都……”

“都填进去啦,”戚竹音想了会儿,安慰道,“倒是有一亩三分地还留着,我娘种花种草用的,没舍得卖,以后糊口还是行的。”

屋外的姨娘没声音了,下午天阴,浓云蔽空,屋里又放了垂帷,显得更加昏暗。戚时雨在榻上看女儿,她削瘦的肩膀衬在微弱的窗光里,发间戴的是亡妻簪。

戚竹音长得像她娘,气势没有压过眉眼时,笑起来有些妩媚,大帅没有传闻中那么英气。

戚竹音等戚时雨睡下了才离开,她在檐下换鞋,鹿皮靴子蹬进了雪里,问戚尾:“人呢?”

“大夫人给请走了。”戚尾跟在后边说道。

戚竹音回来还没见花香漪,这会儿犹豫了片刻,路过花香漪的院子时听着里边都是莺声燕语。她隔着洞门,从那梅枝间瞧见了花香漪。

花香漪今日罩着狐裘,看质地该是从阒都带来的,白无杂色,绒毛衬在脸颊边,让湛若秋水的明眸更加鲜明。她看着就是被娇养出来的女儿,搭在梅指上的指尖白嫩,这生都没沾过半点灰尘。

戚竹音莫名偏了头,看了半晌。

“府里头的账房都备好了账簿,在办事房里等着您呢。咱们府里去年的开支……”戚尾说了一通,抬头看戚竹音没动,就跟着望过去。

戚竹音抬起诛鸠,用刀鞘挡了戚尾的目光。

那头的花香漪拈着梅枝,眉间点着瓣儿似的花钿,在随行侍女附耳低语里笑起来,侧身隐了进去。

戚竹音没转头,嘴里对戚尾说:“走啊。”

戚尾啥也没瞧见,重复着:“走啊?”

戚竹音抬步就走,戚尾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也不敢多问,追着走了。戚竹音径直去了办事房,跟账房对账簿。她没时间坐,就站着翻了几页。

“家里的管事换人了?”戚竹音突然问道。

账房佝着身,小声说:“回大帅的话,没换哪。”

“那奇怪了,”戚竹音又翻了几页,“往年结账都是一团麻乱,恨不得再记糊点,去年的怎么这么清楚?”

这账岂止是清楚,连今年的预支都专门分出本册子,把府内各房的花销列得明明白白。姨娘们的胭脂水粉在戚竹音的要求上再次省了一半,戚时雨讲不清楚的庄子也都名列其上,这做得简直比户部的账面都漂亮。

“原先咱们府里头账目繁杂,各房言语不详,先生们也无从下手。”账房接过茶盏,捧给戚竹音,“大帅上回要府上节俭,可是下边的庄子算不清楚,每月贡物合在后勤花销里边乱七八糟。”

戚竹音抬眸看着账房。

“这回是大夫人算的,”账房怕戚竹音不高兴,紧接着说,“大夫人管后院,各房账面都得看,专门派人来跟咱们说,这账太乱了,为着您在前头的军饷支出,也得重新做。我们赶着重做了几回,都耐不住各房闹,好些院子藏庄子,不肯交代实话……”

这倒是真的。

姨娘们都怕戚时雨一命呜呼,把手上的庄子铺子攥得紧,还要从府里边使劲捞,每回算账嘴里都没个实话。戚竹音不待在后院,戚尾这些心腹也都是外男,不好插手,所以这账一直乱着,她想起来就头疼。

这花三有点能耐啊。

戚竹音拿着账簿,说:“姨娘们就这么听她的话?”

“起先给大夫人甩脸子呢,”账房说,“都是生过哥儿的人,仗着老爷心疼,不交账还要去老爷院子里闹。大帅不是把红缨姑娘给大夫人用了吗?大夫人就让红缨姑娘把哭昏的姨娘请回院子里,叫大夫来看,大夫看不出病,大夫人就把姨娘都埋院子里了。”

戚竹音没反应过来,她愣了须臾,说:“埋院子里了?”

“埋院子里了!”账房说,“这下好了,姨娘们都哭成泪人了,说要跟大帅告状。”

“啊,”戚竹音说,“给我告状?”

“大夫人就给了马,开了门让她们去。”

姨娘们平素穿衣都要人服侍,哪个会骑马?戚时雨不好那口!那么冷的天,谁敢去戚时雨院子里哭丧,花香漪就把谁埋自个儿院子里,跟种萝卜似的,不要片刻就冻得姨娘们厥过去了。

花香漪身边的姑姑都是太后精挑细选的老人,姨娘们敢撒泼,她们就敢换着花样狠治。姨娘们跪廊子立规矩,连花香漪的面都见不着。等姨娘们哭哭啼啼地回了自个儿院子,就换儿子们上。

“是哥儿呀,”花香漪坐在屏风后边,温声说,“听说前几日在外头欠着几百两银子没还,人都追咱们家里来了,这哪成呢?我是做主母的,心里头怜惜你们兄弟几个,就叫姑姑先还上了。你们别怕,条子都摁着手印签着名,我给保存着,以免日后人家赖账,回头找上老爷……哥儿不坐啦?”

“就这么着,”账房给戚竹音学完,说,“大夫人手里头捏着哥儿们的账,只要跟咱们报一声,哥儿的铺子就得统统抵到大夫人名下,这谁还敢闹?”

戚竹音合了账簿,她站了少顷,又把账簿打开了,道:“挺有脾气。”

这账目理得实在漂亮,戚竹音忍不住想,要是外头的军账也能做得这么好,她还怕户部那几个老油子?但花香漪到底是太后的心尖肉,她想了想,还是作罢了。

* * *

二月雪渐少了,茨州的晴日增加,沈泽川得空就带着姚温玉到城郊转转。

今日万里无云,晴空湛蓝,林间积雪已经初现融化之势,解冻的溪水叮咚,能见着些野物了。丁桃要放风踏霜衣,就带着历熊在林子边上玩。

“这几日看着精神不好,”沈泽川就着雪擦了手,看姚温玉一眼,“是夜里没睡好吗?”

姚温玉苍白的侧脸映在霜叶间,他对沈泽川微微一笑,说:“天冷,腿疼罢了……”他顿了顿,“二爷到敦州已有半月,府君收到消息了吗?”

“澹台虎发现洛山尚有残匪游荡,策安就在那里耽误了几日,前夜说洛山残匪已经荡清,离北铁骑占据了洛山。”沈泽川今日换了玉色窄袖袍,外罩绒长褂,看着更年轻。他右臂戴着狗皮臂缚,在抬臂时吹响了口哨,猛就从林间旋身飞下,落在了他的右臂上。

猛太沉了,沈泽川只能架片刻。他给这两头跑的信使喂了白肉,就再次放它玩去了。

“洛山不愁,”姚温玉看着猛飞离,“难在端州。”

端州全线直面茶石河,这几年被边沙骑兵侵蚀透彻,谁也不知道里边究竟有多少蝎子。萧驰野只带了五千禁军,剩余的都是离北铁骑,他不肯彻底放弃离北重甲,在端州一战里势必要找到对付蝎子的办法。

沈泽川的心就悬在端州。

“如今驿站通畅,即便情况有变,也能立即出兵援助,”姚温玉看沈泽川神色凝重,便宽慰道,“何况二爷吉人自有天相。”

“陆广白说阿木尔在茶石河对岸种了粮食,”沈泽川拨开耳边的枯枝,“我担忧他对中博早就起戒心,把粮田放在格达勒附近,是为了让更好地和端州打持久战。”

离北现在经不起拖,端州如果打不下来,那么沙三营就相当危险,并且中博就无法彻底地关上大门。阿木尔目光放得太长,沈泽川甚至觉得,从南到北他都看在眼中。

回想一下去年的战事,阿木尔先用胡和鲁牵住郭韦礼,给了哈森北上的时间,当时蝎子混迹在中博境内偷运辎重,就是在为攻占离北战营做准备。现在他用哈森打掉了萧方旭,让北方战场的压力锐减,面对戚竹音就更有底气。他靠蝎子牵制离北,再靠骑兵跟戚竹音胶着,中博就是虚弱的腹部,只要他再腾出脚来,就能从这里跺翻才稳住的战线。

端州是场苦战。

姚温玉正欲说什么,费盛就策马来了。他下马对沈泽川行礼,说:“主子,颜何如来了。”

沈泽川知道阒都才查完河州的漕运,颜何如该是来叫苦的。厥西柳州新港的事情还没有谈妥,他转身,说:“回去吧。”

* * *

颜何如确实是来叫苦的,他到的太晚,周桂几个陪坐,跟他略谈了些柳州的事情。沈泽川回来时他就老实了,把河州漕运的事情讲了。

“户部原先管河州的漕运的官儿叫梁漼山,兼领厥西盐税,他去年和江青山把十三城安排得清楚,咱们生意不好做,就是这两个人的手笔。”颜何如嫌椅子太硬,挪动了几下,神采飞扬地说,“哎哟,府君,我可愁了呢!这人不好对付啊,也是不收东西的硬茬。可你猜怎么着?这回我还没想到办法,他就被调走了,说是跟大理寺查丹城田,朝廷帮了我一个大忙哪。”

沈泽川听着这名字耳熟,说:“梁漼山?”

“梁漼山,字崇深,”颜何如趴在桌上,对沈泽川眨眼,“你认得呀?早说嘛!那我就不愁了。”

沈泽川自然认得,这人还是他让萧驰野保举的,当下问:“调他去了丹城查田?”

“是啊,潘蔺现在跟薛修卓打擂台,薛修卓是真丈夫,捅的可是马蜂窝。”颜何如神秘地说,“府君,你猜猜看,这些年下来,八城到底占了多少田?这笔账要是真让薛修卓给算清了,别说潘氏一家,连太后都要交代进去,世家这会儿都想他死哪。”

世家侵吞民田导致流民加剧,去年涌向中博的全部都是被逼走的百姓,这个问题齐惠连靠推行黄册来遏止,但在八城效果不佳,如今薛修卓以姚温玉的事情为契机,要拿潘氏丹城开这第一刀。

就是姚温玉也要承认,薛修卓有气魄。

“梁漼山是潘蔺提拔的,”沈泽川转念就明白了,“世家这是想靠梁漼山用户部职权阻挠薛修卓查地,把时间拖到开春。”

“好一出龙虎斗,让他们血雨腥风杀个够,”颜何如轻轻拍掌,对沈泽川笑道,“最好斗到中博稳定,府君就能腾出手来教训他们了!”

“那你恐怕要失望了,”沈泽川用折扇拨开颜何如趴到跟前的手指,“这个梁漼山……”

檐下遽然吵起来,沈泽川停下话音,室内的先生们都看了过去。周桂微微站起身,询问道:“何事喧哗?堂内议事呢!”

费盛一把掀起帘子,目光越过众人看向沈泽川,白着脸说:“主子……”

暝暗的天穹漏着风,吹翻了帘角,风大得诸位先生抬袖掩面。沈泽川站起身,在费盛的神色里觉察不妙,他甚至走了几步,在摇晃的烛光里盯着费盛。

“八百里加急,”费盛肃声说,“二爷——”

作者有话要说:①:选自《出塞》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04章 太后 下一章:第206章 冰河
热门: 诡秘之主 春日宴 怂怂[快穿] 成化十四年(成化十四年原著小说)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 大城市 重来 长安十二时辰 黑莲花攻略手册 绝世药神叶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