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强欲

上一章:第200章 酒宴 下一章:第202章 连线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沈泽川起不来了, 腿内侧都是牙印, 被萧驰野压在身下睡到了巳时三刻。费盛来唤的时候,沈泽川还没醒, 萧驰野俯首, 从后边吻他, 硬是把他吻得快要断气了。

“饶了我吧,”沈泽川费力挣扎着, 最后趴回被褥间, 眯着眼,对萧驰野哑声说, “我……乱糟糟的……什么都想不出来。”

沈泽川哪儿都红, 被咬的、被捏的, 后颈最可怜。萧驰野的胸膛抵着他,让他热得流汗。

昨晚最激烈的是坐怀,在萧驰野怀里,被把住了腿弯, 只能靠着萧驰野的胸膛。

沈泽川在颠簸里忘了偷欢这回事, 把“阿野”和“策安”颠倒着喊, 喊得自己泄了。后来沈泽川伏在枕上,又搞湿了底下的被褥,忘了几回,只记得泪都流尽了,最后昏昏沉沉的,萧驰野还没完, 顶得他求饶似的小声“嗯——”,尾音撩到萧驰野心里,搔得萧驰野又咬他。

“可怜死了,”萧驰野贴在跟前,低声说,“我给你撑着。”

* * *

尹昌今日起了个大早,待廊子底下等着见府君。费盛看老头左顾右盼,浑身不自在的模样,就说:“昨日都见过了,您老怎的还紧张?”

尹昌扯着袖筒,说:“我哪儿都不舒服,昨日给我洗澡,把那么大的皂子可劲地搓,搓得我皮都要皱咯!”

费盛听着这事就想笑,昨天给尹昌派了七八个小厮伺候,洗了足足两个时辰,换了几大桶热水,等到半夜大伙儿都散席了,老头才逃出来,提着裤腿躲着小厮们跑。

“洗澡好啊,”费盛说,“瞧着精神,我看您老今天像我哥。”

“少几把骗我,”尹昌都没睡好,对着费盛小声嘀咕,“你小子净会讲好听的。”他说完又鬼鬼祟祟地四下张望,“二爷也在屋里吗?”

“嗯啊,”费盛说,“二爷专门赶回来就是为了见您老。”

“那我能去离北吗?”尹昌赶紧问,“我想见陆将军。”

费盛犯了难,不知道这话怎么回。尹昌想见陆广白是意料中的事情,他那阵型都是借鉴边郡守备军,但眼下离北在打仗,茶石河边沿也不安稳,尹昌哪能乱跑。

正想着,那边就有动静了。

费盛说:“先见府君吧,见完府君再说。”

* * *

屋内开了扇窗子,通着气,今日天不算冷,但是沈泽川畏寒,加了件氅衣。费盛在返程时就查清了霍凌云的底,事无巨细,全部呈报给了沈泽川。沈泽川昨晚睡前没来得及看,现在细细读了。

“费盛缴获的火铳还是霍凌云给的,”沈泽川指间转过折扇,搭边上,“这人有意思,确实得见见。”

萧驰野跟沈泽川就隔了个小案,架着手臂时有点玩的意思,可是眼神忒坏了,瞟过来就是侵略。他的目光在“男宠”、“撕咬”和“纵火”几个字词上打转,说:“是个硬茬。”

如果没有霍凌云用火铳从中作梗,尹昌初战就能拿下樊州城,根本不会让沈泽川说出“提头来见”。尹昌后来靠激将法攻城,实打实地上了战场,但因为霍凌云纵火,樊州一战就掺了水,功过相抵,尹昌的赏再次折半。

霍凌云或许是真的想投靠沈泽川,可他没走上策,用火铳打了一场,就是想告诉沈泽川,他有用,他比茨州现在的将领更有用。

他们俩谈话间,姚温玉先进来了,后边推车的是孔岭,接着是余小再。先生们行礼,沈泽川让坐了。

“天这么冷,”沈泽川对姚温玉说,“你叫乔天涯过来打个招呼,我就把议事的地方挪到你院子里去,免得你再两头跑。”

姚温玉昨夜没睡好,眼睛里带点血丝,今日过来还带着猫,他说:“就几步路,何至于让府君兴师动众。我看尹老和费神都在廊子底下候着,府君这会让见吗?”

“进吧,”沈泽川说,“让尹老等了快半个时辰了。”

费盛领着尹昌进来,先给沈泽川和萧驰野行礼。

萧驰野看着尹昌,问:“尹老昨晚睡得还成?”

尹昌这是头回见萧驰野,昨日没看清,现下定睛一瞧,我的娘欸,他心道,这二爷也太高了,坐在榻上腿长得都快顶他两个了!

尹昌又紧张起来,搓着衣角,含含糊糊地应道:“还、还成……”

“尹老也坐,”沈泽川知道萧驰野气势足,看着不好相处,便对尹昌温声说,“今日就是跟先生们聊聊军务,马上用兵端州,樊州不能再这么荒着了。”

“看呈报,这次樊州一战跟霍凌云分不开关系,”孔岭熟悉灯州,“他也算是出身将门,父亲是灯州守备军指挥使霍庆,咸德六年的时候击退过境内土匪,跟杨裘等灯州土匪该是那会儿结下的仇怨。”

“霍庆我是有印象的,”余小再落座后接道,“他在咸德六年剿匪的时候给兵部递过折子,算是捷报,但后来几年时间里,灯州州府弹劾他刚愎自负,贸然用兵,致使境内土匪报复百姓,反倒让灯州陷入水火。兵部当时再三斟酌,最终罢了提拔他的念头。”

沈泽川让费盛站起来,跟先生们说:“地方杂得很,从潘、花两党把持朝政开始,底下的弹劾就乱七八糟,多是冲着私怨去的,咸德年间的案程都不能作数。”

沈泽川这话说得没错,除去他不喜咸德帝的原因,两党持权时确实是势如冰火,当时阒都都是靠站队来分辨敌我,地方的界线更严格。霍庆的弹劾究竟是不是那么回事,不能光凭那几封折子下定论。

“霍庆是霍庆,霍凌云是霍凌云,”萧驰野如今把父父子子分得清楚,他说,“你们押他回来的,路上看着如何?”

尹昌是个实心眼,费盛没让老头开口,他从萧驰野的话里听出来了,二爷不大喜欢这个霍凌云,他也不喜欢。

费盛跟着沈泽川,日后建立轻骑有的是机会立功,但尹昌未必还有机会。老头如今须发俱白,等了几年才等到这么一战,结果横空冒出个男宠,靠着那点鬼蜮伎俩把老头的功劳占了大半。

费盛心里不痛快,面上却很自然,说:“这人为了报仇,能在翼王身边卧薪尝胆,是个人物,我敬他是条汉子。但我到樊州衙门的时候,看翼王养的獒犬皮毛油光,一打听才知道,原来霍凌云把翼王和翠情都喂狗了。他既然跟翼王有仇,怎么不早点跟我们通个气?”

沈泽川倒没顺着费盛,而是顿了片刻,说:“既然人都到齐了,就叫他过来吧。”

霍凌云在牢房里待了两日,送饭的狱卒都不跟他讲话。费盛特别照顾他,在他镣铐上动了手脚,比平常人用的重了许多,但他甚少挪动。

霍凌云进了庭院,骨津就听出不寻常。他带着丁桃和历熊,在檐下看着霍凌云走过去。

“好沉,”历熊指着霍凌云的脚,对丁桃说,“是我戴的那套呢!”

“我看他行动自如,”丁桃给骨津告状,“津哥,是个练过的!”

岂止是练过的。

骨津抬指,示意隐在庭院内的近卫都打起精神。他拍了丁桃和历熊的背,把两个小孩推到一边,自己站到了帘子边,对另一边的乔天涯使了个眼色。

乔天涯偏头,盯着霍凌云的背部,沉声说:“这人怪厉害的。”

沈泽川没有打量霍凌云,霍凌云却先打量了沈泽川。

府君今年二十有二,生得美,眼角挑得正好,再往上点就是调情了。即便如此,粗看过去也跟含波儿似的。但他又格外冷情,真看过来了就是寒风飕飕,在里边望不到底,越看越危险。不知是不是待久了上位,不开口的时候气势盖人,倒不是扑面而来的那种,而是愈渐冰凉,沿着四肢往心里爬。

这就是沈泽川。

萧驰野推了推自己的骨扳指,姿势不变,气势却踩在了霍凌云脸上。他睨着霍凌云,压得对方几乎抬不起头。

沈泽川是他含在獠牙间的玉珠,任何窥探都得死在几步以外。他被冒犯到了,即便对方或许只是出于好奇。

屋内的先生们听不出猫腻,却能觉察到二爷不大高兴了。气氛开始微妙地凝重,无端压在心口,堵得他们不能大喘气。

“你的供词都掐头去尾,”沈泽川此刻才看霍凌云,“呈交了火铳,却没有交代它们的来历,话讲一半最没意思。”

霍凌云走过旱水两路,从萧驰野的眼神里读懂了点东西,他收回目光,手上的镣铐“哗啦”作响,神色平静地说:“好些事情,自然是见到了府君才能谈。”

“要是说得我不高兴,”沈泽川冷漠地说,“见不见都是一个结果。”

“茨州二月用兵,端州除了边沙骑兵,还有蝎子,”霍凌云看向萧驰野,毫不畏惧,“没了萧方旭,离北铁骑还能行么?”

骨扳指的豁口卡在了指腹,萧驰野终于动了,他缓缓俯身,那阴影从上而下地笼罩着霍凌云,横在地上拖出伤眼狼的残影。

站在边上的费盛倏地跪下了,单膝着地,埋着头没吭一声。旁边的尹昌背若芒刺,胸口剧烈跳动着,老头差点滑到地上,跟着费盛跪下去。

内外一片死寂。

萧驰野生气了。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00章 酒宴 下一章:第202章 连线
热门: 武极天下 酒神(阴阳冕) 许你万丈光芒好 三叉戟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2 G少年冬天的战争:池袋西口公园7 废柴夫夫掉马日常 铜钱龛世 Y的悲剧 死亡的狂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