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尹昌

上一章:第197章 意料 下一章:第199章 凯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费盛不敢再轻视尹昌, 昨夜的“尖刀”威力骇人, 那种阵型费盛听都没有听说过,如果不是横出的火铳, 今早他们就已经在樊州城内了。

尹昌酒都让火铳给吓醒了, 他端着碗, 探头问:“那是个啥嘛?”

费盛把这趟的胜算全押在老头身上了,见尹昌空碗, 赶紧给再次满上, 说:“火铳,您老没听说过吗?”

尹昌把脑袋摇成拨浪鼓, 他在茨州待了半辈子, 见过最大的官就是周桂, 别说春泉营,就是八大营他都数不清楚。他是真正的山野老儿,字都识不全,打仗全靠自己摸索, 没读过一本兵书。

“那是个啥?轰的一声就炸开了, 跟雷劈似的, ”尹昌捏碎干粮,“跑不到跟前就被劈死了,这仗还怎么打?”

“它只能打脸。”费盛拉近自己跟尹昌的距离,他们都一身血污,脏得不分上下。费盛把手指圈成铳口大小,给尹昌看, 说:“昨晚骑兵不动就是在上膛,想要它从这里炸出来,得花工夫,而且挨得近才管用。咱们是给打蒙了,他妈的,现在想想,很可能就那么几只火铳,专门用来吓唬咱们的。”

尹昌算是听懂了:“那不就是爆竹吗!”

“您老说得对!就把它当成爆竹,跑远了打不着。”费盛最怕尹昌被火铳打怯了,不敢再进攻,这会儿费尽心思地给他说,“你想啊,这玩意要真那么好用,春泉营怎么只用来给皇上表演?它打仗不好使。”

费盛没说假话,春泉营为什么把火铳束之高阁?就是因为不好使。它上膛费时,用来打巷战,对面的刀都挥脖子上了,火铳可能还在预热。等到拉开了距离,火铳的杀伤力又会直线下降,并且受冲劲的影响,很难瞄准。

“还烫屁股呢。”尹昌对昨晚的那一炸耿耿于怀,盯着篝火想了片刻,“这东西贵吗?”

“死贵,”费盛把干粮在碗里泡开,囫囵地吞下去,“锦衣卫都没有图纸,由兵部监察工部制作。每次数量有限,上边都刻着号呢。”

尹昌当即露出黄牙,冲费盛笑起来:“那就打他妈的,我就怕这爆竹便宜。樊州现在穷得拉泡屎都是稀的,贵的玩意他们哪舍得随便用。够不着好啊,我就不信他们能在里边当一辈子缩头乌龟。”

* * *

朔风刮得门板乱撞,樊州沿街都是尸体。翼王的旗帜烂在了风里,被乞丐们争抢着拿去御寒。衙门的避风口挤着几百号人,其中老弱妇孺占多数,他们家中的青壮不是被土匪掠走了,就是被翼王骗去充兵了,如今饿得皮包骨头,都是来要饭的。

这冬风寒意砭骨,每夜都在吹死人。

“霍兄弟想开仓放粮,”坐在太师椅上的樊州土匪杨裘架着腿,面上嬉笑着,“好事,咱们双手赞成。可是如今茨州守备军兵临城下,前头的兵不能挨饿。只要兵不挨饿,你想给谁粮就给谁呗。”

殿内两侧或站或坐的都是人,全是樊、灯两州的大小土匪。尹昌猜得不错,翼王为了提防守备军,把两州兵马聚集了起来,想留到危急时刻跟沈泽川讲价。谁知引狼入室,先被霍凌云联合这些人杀掉了。

霍凌云坐在翼王的虎座上,说:“城中粮食告罄,我得问各位兄弟借粮。”

“沈泽川封死了西边的路,行商们再也不敢往过来走,十月以后,我吃的就他妈是陈粮。”杨裘提起此事就生恨,“我还想问你们借粮,方老十,你跟翼王穿一条裤子,没少舔他的裆,跟我们坐这装个几把的穷。”

方老十沉溺男色,脸颊虚得发青,他捏着核桃,冷笑道:“净放狗屁,少在这儿耍你那套无赖,我的粮早抵到军粮里了,喂的就是你这种白眼狼。”

“没粮还打个鬼的仗,”杨裘居心不良,“趁早跑吧。”

“跑?”方老十啐道,“西北全境都叫沈泽川卡死了,要么去天妃阙投靠戚大帅,要么去茶石河跟边沙人干。沈泽川二月不是还要打端州吗?我们给他把局搅了,给中博留个豁口,他还敢在这儿耀武扬威?”

他们是土匪,最开始听说沈泽川和萧驰野在茨州杀掉了雷常鸣,接着听说沈泽川在茶州杀掉了蔡域,后来又听说沈泽川在敦州杀掉了雷惊蛰,中博几大匪首全他妈栽倒沈泽川手里了,现在用脚想都知道沈泽川不会放过他们。

杨裘原本掂量着霍凌云不够资格,镇不住局面,到这儿来是为了趁火打劫,想在城破前搬走翼王的钱库,可他到了这里,发现方老十这些人也在打钱库的主意。大伙儿此刻坐在这里相互算计,都巴不得对方赶紧死。

霍凌云虽然坐在虎座,却肯伏低做小。他没什么表情,只说:“倒也不必太过着急,沈泽川这次派来的是个老头,一没威望二没本事,胆子还小,成不了气候。”

尹昌确实没名气,但尹昌一个照面就搞掉了他们将近一半的兵。昨晚的仗是霍凌云出去打的,详细情况他闭口不提,杨裘和方老十只知道伤亡严重。

杨裘心想这霍凌云就是个绣花枕头,顶个屁用。他面上还笑着,说:“那是,霍兄弟出身名门,他一个乡野老儿算个几把。我吧,就是为粮食发愁,别的不操心。照这么消耗下去,咱们就是击退了茨州守备军,也撑不到开春。”

“那你想怎么着,”方老十讽刺道,“听您高见。”

杨裘翻他个白眼,看向霍凌云,说:“颜何如在敦州还有铺子,咱们拿翼王的家底跟他换粮食,他是认钱不认人的主,铁定会帮这个忙。只要撑过这个冬天,霍兄弟就能坐稳翼王的位置,到时候咱们招兵买马都来得及。”

方老十在这听杨裘闭眼胡吹,却没有开口提醒霍凌云。他是好霍凌云这口,但他在衙门里看到了翼王被狗啃得没个人样的尸体,不禁生出了唇亡齿寒之感。

霍凌云这半年都待在翼王跟前,对外边的局势不了解,像是信了杨裘的话,说:“可是如今守备军围城,咱们怎么跟颜何如的铺子做这笔生意?”

“敦州那片我的人最熟悉,六耳的眼睛我也能用,”杨裘跟翠情有点猫腻,以往翠情去敦州做生意,他也跟着混过几回,“霍兄弟若是肯信我,我就替你跑这一趟。”

方老十当即变脸,说:“你算得好啊!”

他们咬死了对方,都不肯让步。翼王的钱就是日后的保命钱,谁都不肯分给别人,为此僵持在这里,把气氛搅得沉重。

杨裘的话都被方老十堵死了,他坐在这里越发焦躁,担心霍凌云扛不住茨州守备军,索性心一横,就想在今夜杀人抢钱。

* * *

城墙上的樊州兵正贴着墙角撒尿,突然听见下边传来几声口哨。他系着裤子,没敢直接探头出去,而是从墙垛中间往下瞟。野地里燃起了篝火,茨州守备军顶着盾牌在城前列阵,却没有响起出战的号角声。

尹昌立在最前方,灌了几口酒,喊道:“翼王在不在?喊他上城墙,咱们谈谈嘛!”

樊州兵昨夜被尖刀捅穿的滋味还在,尹昌追赶他们时就像个老疯子,到现在余威仍存。樊州总旗是个土匪,跟着杨裘混的,霍凌云特地把他放到这里。他趴墙垛上冲尹昌吐口水,说:“谈你妈个蛋,休想骗老子们出城。”

尹昌不甘示弱,骂道:“樊州境内皆你妈的是软蛋,缩头的孬种给爷爷我舔屁股都不配!呸,小瘪三!还打个逑的仗,趁早滚下来给咱们府君提鞋。”

尹昌年少的时候混迹市井,污言秽语随口就来,站在这里喝酒助兴,能骂个三天三夜不重样。他用词粗鄙,骂到痛快的地方,带着守备军一起嘁声,高兴得像是过年了。

总旗跟着杨裘在灯州威风惯了,到樊州翼王都对他客客气气,昨晚在野地里被尹昌遛了一圈,又捅了屁股,这会儿积着怨,撑着墙垛破口大骂。

总旗一还口,尹昌就挥手,怂恿着背后的茨州守备军连吼带唱地回骂。总旗气势上压不过,声音被他们给盖掉了,怒火直蹿,气得砸墙,对左右道:“射他!”

樊州兵“唰”地架起弓,下边的茨州守备军立刻就跑。他们配备着盾牌,在“叮叮当当”的几支落箭边跑边骂,待出了樊州兵的射程范围,就站在那条线上,齐声冲墙头嘘声。

尹昌跳进线内,举起双手,让后边的号角吹起来,老头红光满面地喊:“樊州哪——”

茨州守备军齐声道:“尽他妈是软蛋!”

尹昌又喊:“翼王诶——”

茨州守备军接道:“就他妈是条赖狗!”

樊州的箭射不到,大小军士都趴在墙垛上,七嘴八舌地回骂,可惜效果甚微。尹昌还给守备军编了调子,他们站在这里吼得震耳欲聋。

总旗半个身子都探出去了,被骂得面色铁青,隔空咆哮:“老匹夫喊个逑!老子要割了你们的烂舌头!”

“来来来,”尹昌像是喝高了,踩着雪,原地转圈圈,拍着手说,“你要是不来,老头就把你认作闺女,闺女嘿!”他捏着手指,扭身回看墙上的总旗,掐着嗓子,学道,“老子要割了你们的烂舌头,还要撕了你们的脸皮子!”

尹昌一把年纪,脸上的褶子都能掐出花了,学起女人却惟妙惟肖,把那神韵把握了八分,跺得脚下冰碴子乱跳。

总旗脸上青白阵阵。

樊州兵组成复杂,根本不能算是兵,死对头都被编在了一起,这会看总旗受辱,指不定都在背地里嘲笑他。

总旗何时受过这等奇耻大辱,他一把推开旁边的兵,说:“备马!”

士兵急追在后,说:“霍——”

“霍个几把,”总旗猛地拽起士兵,恶声说,“老子是杨大当家的把头,在灯州杀守备军的时候霍凌云还在尿裤子,他也配指挥老子?拿火铳!”

昨晚尹昌被火铳打得抱头鼠窜的模样总旗还记忆犹新,他们在尹昌的分割下死了近半,今夜背靠樊州城,底气比昨夜更足。大不了再退回来就是了,怕个鸟!反正他们有马,撤回城下就上弓箭,尹昌敢追就是个死。

尹昌拎了拎裤腿,老头回手摸到自己的刀柄。他没了嬉笑,浑浊的双眼静得像是这片夜空。他调整着呼吸,这是他自己钻研出的办法,只要临战前平复下呼吸,就能站稳。

这世间有天赋绝伦的将领,他们年轻,不仅志向远大,还璀璨夺目。但是也有一种将领,这一生都没有扬名的时刻,他们永远背对苍穹,眼里只有自己脚下的方寸土地。

尹昌很老了。

城门打开的那一刻,尹昌再次感受到了身躯里奔涌的战意,那是他燃烧至今的欲望。他看不到朝他袭来的苍老,他还是这样年轻,澎湃起的热血使得他拔刀的速度根本没有变慢。

赢一场!

即便他不是名将。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97章 意料 下一章:第199章 凯旋
热门: 十里人间 将进酒 被全星际追捕 重来 网游之少年绝色 召唤富婆共富强 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 禁忌魔术 盲目的乌鸦 卖马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