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老头

上一章:第195章 獒犬 下一章:第197章 意料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翌日用过早饭, 萧驰野就穿上重甲, 要去北原猎场。沈泽川这几日都睡得少,直到昨夜才睡了个好觉, 站在檐下送人的时候还有几分慵懒。

今日雪停了, 日光把庭院里晒得亮晶晶的。萧驰野架着猛, 回头准备跟沈泽川说话,却看他困倦地立在门跟前, 一脸不高兴的模样。

“几时回来啊?”沈泽川问道。

萧驰野给猛解掉脚链, 猛就想往沈泽川身上扑,萧驰野把它摁住了, 说:“尽量早点, 有事就让人去喊我。”

沈泽川也被日光晒得亮晶晶的, 他避着日光,现在就眯着含情眼喊起来:“阿——野。”

萧驰野作势要吻这个坏人,沈泽川吓了一跳。萧驰野仗着身高,抬臂架住了门框, 在沈泽川后退时一把带回人。门帘罩在了后脑, 萧驰野也懒得拿掉。

沈泽川挨了吻。

晨阳琢磨着马上要回边博营安排的押运事务, 没留神那头的动静。骨津看帘子一晃,人就不见了。他拆着自己的手套,说:“府君和主子……”

骨津没找着合适的词,只能看向晨阳,用眼神暗示。

晨阳知道骨津这是被昨晚沈泽川厅堂议事给惊着了,便合上册子, 也望过去,看了半晌,说:“王爷以后,主子在交战地打得辛苦,看着是无碍了,就怕他心里跟背上的伤一样,还在结疤……如胶似漆是好事。”

那夜以后很多人都想要照顾萧驰野,他们尽可能地避开大雪,小心谨慎地注视着萧驰野,好像萧驰野已经失去了力量,成了件易碎的花瓶。沈泽川恰恰相反,他不给萧驰野任何言辞安慰,但他的眼神都在表达着依赖,仿佛只要离开萧驰野半步,就会嫌天冷、怪药苦。沈泽川在这种极度依赖的背后透露着另一层意思,那就是萧驰野很强。

萧驰野不需要被当作瓷器,他是铁,是钢,还是沈泽川的鸿雁山。

萧驰野也是这么回应的。

* * *

沈泽川在议事前让费盛叫了高仲雄,高仲雄站在书斋前等着沈泽川。沈泽川到时免了他的礼,说:“我昨晚让人量了你的尺寸,冬衣过几日就送到府上。眼下天冷,你屋里的炭火还有吗?”

高仲雄先前是韩靳的幕僚,来茨州时深知自己不会被沈泽川重用,所以才走了那条下路。姚温玉那般力荐他,他才能从衙门里谋到差事,但沈泽川很少和他对谈,这让高仲雄有些惶恐。

高仲雄一紧张便流汗,还会有些结巴,这都是他以前在丹城被人讥讽得太厉害而留下的后遗症。当下擦拭着汗珠,下巴都要戳到胸口了,低声说:“府君垂训的是,府君、府君……”

屋内的幕僚都已就位,孔岭正立在檐下等着沈泽川进,高仲雄自知口拙,心里更加着急,满头大汗地想要说完。

沈泽川想起一年前,高仲雄跪在大雨里斥责阉党时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于是认真听他说完,道:“你如今没有成家,衙门里的月俸不够,只管跟府里提。”

高仲雄原本以为沈泽川厌恶他,只是介于姚温玉不便开口,不想今日沈泽川如此和颜悦色,一时间心潮起伏,哽咽道:“我承蒙府君厚爱,在衙门里有差事,每月俸禄都按时分发,哪、哪能再从府里拿。”

沈泽川愈发温和,说:“你也是我府上的先生,不宜再这么自轻自贱。”

高仲雄揩泪时百感交集,沈泽川既肯用他,还肯敬他,所谓士为知己者死,他是真的情愿跟着沈泽川。此刻还欲说些感激的话,沈泽川已经抬手止了,示意他跟上,一同往书斋里去。

* * *

茨州这次出兵樊州,原本还是想要借将,但沈泽川看翼王久积民怨,樊州内部空虚,便没有跟离北铁骑借将,而是指派了茨州守备军指挥使尹昌。

这个尹昌在中博兵败案前是茨州守备军里的将领,指挥使战死后他被周桂提拔上位,在沈泽川没有到茨州时,尹昌一直是个光杆指挥使。

这人跟纪纲年纪相仿,爱喝酒,长着络腮胡子,生平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洗澡,因此看起来格外邋遢,和乔天涯倒算是意气相投,乔天涯还没有戒酒的时候,两个人经常一起喝酒。

孔岭面露迟疑,他说:“尹昌年事已高,又阔别沙场数年,让他出战恐怕难以胜任。”

周桂这次倒没有附和,说:“老将自有老将的优势,府君肯派他出兵,他必定会全力以赴。”

“除了尹昌,”沈泽川出人意料地说,“此次出兵樊州,费盛也要随行。”

姚温玉的宽袖鼓动,底下伏着只猫儿,他用手罩着,说:“现在马道通畅,军粮可以由茨州和茶州双线供应,到达樊州只需要一日工夫。”

“不错,”沈泽川把扇骨横在膝上,看着众人,“如今时间紧迫,我们对樊、灯两州势在必得,这一仗只能速战速决。”

座下众人齐声称是,便开始交头接耳,商议樊、灯两州到时候要补上的衙门空缺该怎么安排。

* * *

尹昌受命出兵,费盛带着四十个锦衣卫随行。

费盛在临行前才见到尹昌,这位指挥使头发比纪纲的还要白,个头不高,生了只酒糟鼻子,红彤彤的。费盛在马前给尹昌行礼,尹昌像是酒还没醒,嘟囔了一声:“起来。”

费盛专程从乔天涯那里取了经,带着好酒来孝敬尹昌。尹昌打开嗅了嗅,喊了声“好”,声音洪亮,震得费盛马都没牵稳。

费盛看尹昌现在就要喝,赶忙抬手阻拦,赔笑道:“尹老且慢,这酒烈,喝醉了路上不好走,待咱们凯旋,我再做东陪您老一醉方休!”

尹昌抽动着鼻子,跟饿极了似的,趁费盛说话的时候已经连续灌了几口。他喝得浑身舒畅,鼻子更红了,连续呵着热气,重重地拍着费盛的肩膀,大声说:“你小子无须担心,我纵横中博十余年,闭着眼都能摸清路!这酒是越喝越清醒,路上提神!”

费盛估摸着尹昌的岁数,觉得这仗要不是打樊州,他都想立刻拍屁股走人了——这糟老头子哪像会打仗的人!他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嬉笑道:“得嘞,这一趟我就听凭您老的指挥。”他给尹昌牵马,说,“我扶您老上马?”

尹昌把酒囊拴在腰间,拍了拍,冲费盛嘿嘿笑,说:“你看好了,我自个儿——”

“欸,”费盛看着尹昌蹬马鞍的脚给滑掉了,他眼疾手快地搀扶老头,连忙嘱咐着,“您上稳哪!”

费盛扶住了尹昌,发现这老头双腿粗壮,沉得厉害。他把尹昌扶上马,觉得这老头有点东西,说不定还真能行。可是没过多久,尹昌就在马上昏昏欲睡,几次都险些滑下马背,全靠费盛叫人盯着。

茨州距离樊州不远,就这么两天的路程,费盛都走得提心吊胆,生怕还没有到樊州,主将就先自己摔死了。一路有惊无险,终于到了地方,扎完营,费盛等着尹昌安排攻城军务,谁知这老头进了帐子倒头就睡,顷刻间鼾声如雷,怎么吵都不醒。

费盛站在帐子外边看四周,茨州守备军全是新兵蛋子,尹昌连夜巡队伍都没有安排,他们就跟瓜蛋似的滚得到处都是,没半点气势。

这他妈的打个。

费盛啐了一口,现在就想给沈泽川写信。夜巡的事情锦衣卫只能自己代劳,费盛守营熬到了天明,一双眼通红,看着尹昌精神饱满地从帐内出来,冻僵的脸上硬是挤出了笑容。

“睡得好啊尹老,”费盛搓着手脚,“您看咱们什么时候攻城?”

尹昌坐下来,从酒囊里倒着酒,只喝了两小杯,说着:“不急不急。”

费盛领的可是速战速决的命令,他说:“这几日无风无雪,错过了就不好打了。”

尹昌嘬着酒,看向樊州的方向,咂吧时抖动着胡子,说:“你咋这么着急?我看还不是时候呢。”

费盛猜这老头是畏战,在锦衣卫的案卷里,没有尹昌这个人。费盛在做听记的时候翻过茨州的案卷,尹昌在兵败案前也没有功绩,他能升到指挥使,全是因为茨州守备军的将领死完了,又遇着老好人周桂,按照资历排上来的。

尹昌甚至在升到指挥使以后,也没什么存在感。周桂和孔岭开垦荒地的时候他在喝酒,以雷常鸣为首的落山土匪屡次三番骚扰茨州的时候他还在喝酒,就算是茨州守备军重建了,他也像是摆设,根本没有发挥过作用。

沈泽川这次指派尹昌出战,是因为茨州确实无将,也是因为樊州好打,没什么难处。茨州守备军得有个自立的机会,这就是个好机会,不需要主将多么强大,能顺其自然地攻下来就可以了。

费盛心里盘算着,看尹昌坐在对面蹬掉靴子开始抠脚。他想说什么,又被老头的脚气给熏得开不了口。他匆忙地站起来,对尹昌抱了拳,就跑一边透气去了。

尹昌活动的脚趾,把缝隙都扒干净。他快有两个月没洗澡了,这会儿把自个儿也熏得受不了了,抱着脚直嘀咕。

海日古待在北原校场,沈泽川把蝎子留在这里。他们刚开始跟茨州守备军相处得不好,总是挨骂。后来锦衣卫居中调和,才让双方没有动起手来。

海日古才收拾完自己,这么冷的天,他打着赤膊洗澡,从井边往回走的时候看营门大开。

漆黑沉闷的重甲席卷而来,把藏在薄雪底下的泥浆踏得乱溅,经过海日古时迸了他一身。他低声咒骂了句,抹了把脸,看那为首的马掉转了头,正盯着他。

海日古认得浪淘雪襟,他举起手上的木盆,老实地说:“你好,二爷。”

萧驰野罩在重甲下,连眼睛都没有露出来。他过于伟岸的身躯在马背上显得极其具有压迫感,因为浪淘雪襟的不断靠近,使得海日古不得不仰头看着他。

“府君说要留着我,”海日古还趿着布鞋,他扫视着周围虎视眈眈的离北铁骑,再次看向萧驰野,“……我觉得他说得对。”

“我今天给你马,”萧驰野声音低沉,“带着你的兵到校场上来。”

海日古明白萧驰野要干什么,他近几日都在这里跟离北铁骑训练。他放下木盆,把布鞋蹬好,说:“我还可以带着我的铁锤……请你试试我们的新阵型。”

浪淘雪襟呼哧着热气,覆着重甲的骏马再次逼近,迫使着海日古后退。

萧驰野说:“新阵型?”

海日古退后一步,立刻如实交代:“我从一个老头那里学的,”他抬手指着鼻子,“一个红鼻子老头。”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95章 獒犬 下一章:第197章 意料
热门: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天地白驹 博莱特·法拉 龙眠 道君 择天记 电子之星:池袋西口公园4 御手洗洁的问候 虐文渣攻从良了 无限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