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攻防

上一章:第187章 临近 下一章:第189章 雪兵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离北还沉浸在悲痛里, 边沙就再度来袭。

哈森经此一战成为悍蛇部无可替代的“俄苏和日”, 其声望直追阿木尔,但他没有时间回头听赞美, 他要在此刻痛击离北铁骑, 把战场直接推到图达龙旗的西面, 在开春以前,让边沙骑兵占据鸿雁东山脉的肥沃草场。

沙一、二营遭遇了今年最凶猛的攻击, 蒋圣重伤难赴, 萧既明调派朝晖和郭韦礼前去顶住攻势,但是蝎子的出没让两个人先后都遭遇了重创。

离北铁骑陷入了困境, 他们卸掉重甲, 就要面对边沙精锐的迅猛屠杀, 离北的战马追不上边沙骑兵的同时也意味着他们一旦落入陷阱就跑不掉。可当他们戴回重甲,那支精悍的蝎子部队就会穷追不舍。

郭韦礼三战三败,每次都是死里逃生。

随后的一个月里,离北全线都在挨打。哈森就像是左手弯刀右手铁锤, 每一次出击都能精确戳到要害。他最令人忌惮的地方不止于此, 他还分得清每次交战的对手是谁。哈森超乎寻常地熟悉战场, 把离北主将都记在脑子里,能够灵活地调转应对。

阿木尔把自己的“变”毫无保留地教给了哈森,哈森在北边战场把它玩得无比娴熟。

* * *

朝晖几乎是滚下马背的,副将替他摘掉头盔。朝晖不要人搀扶,就撑在地上吐了个彻底。他到此刻双手还在颤抖,翻身仰躺在雪中, 使劲地喘着气。

“一营主将朝晖呈报军务,”朝晖就这样说着,“我们在北边遇见了蝎子部队,其人数远超五千,充当左翼的七队全军覆没,中锋被迫撤退,我们又输了。”

案务迅速地记录,加急信要立刻飞奔出营,在明晚以前送到大境。萧既明无法上马提刀,一切军务都只能这样远程兼顾,为了提防突袭,他给了交战地各位主将临危自调的权力,但这也意味着像郭韦礼这样的主将失去了锁链,一旦中计,就可能永远回不来了。

郭韦礼从帐子内出来,他俯身伸出手。朝晖摆手示意自己现在起不来,那种被砸蒙的呕吐感迟迟退不下去,躺在雪地里更舒服一点。

“沙三营现在由邬子余镇守,二公子伤势没愈,如今的辎重任务是谁在做?”郭韦礼从怀里掏出烟草,直接塞进口中咀嚼。他蹲在朝晖身边,如此问道。

“晨阳。”朝晖摊开双臂,有气无力地回答。他像是知道郭韦礼在担心什么,于是继续说道:“晨阳从六年前起就跟在二公子身边打理后勤,大到禁军,小到后院,没有什么能够逃出他的预算。如今晨阳在边博营纵观全境,大小物资都能提前预料,只要马道通畅,就能确保各个营辎重无忧。”

郭韦礼看着天空中零星的雪片,说:“我们缺战马。”

他们入秋前就开始缺战马,当时马匹损耗没有这么严重,大境内的马场还能应对。可是现在,战马们戴着铁甲也经受不起重锤,往往伤得比士兵还要严重,加上冰天雪地,它们也没有矮种马那样耐寒。

天逐渐黑了,朝晖缓回些劲,坐了起来。他伸手抹了一把血,对郭韦礼说:“那一锤砸得我鼻血直流,来不及擦拭,全给咽回去了。”

“别恶心我。”郭韦礼顶着乱糟糟的发,蹲得腿麻,也不想站起来。他停顿须臾,低哑地说:“过去我把胡和鲁当作边沙精锐,如今遇见哈森,才知道胡和鲁就是个孙子。”

朝晖拂掉膝上的雪屑,说:“哈森用人大胆,诡变无穷,对我们知根知底,”他长叹一声,“难就难在这里啊。”

但是他们都心照不宣,知道哈森最厉害的地方根本没有展示出来。哈森在南边战场跟最难攻的边郡打了几年的攻防战,比起野战,他更擅长攻城。如今离北彻底地转攻为守,交战地的营地就变成了简陋的城,很快,他们就会领教哈森暴雨般的侵袭。

郭韦礼恨死哈森了,可是他不得不承认,哈森绝对是为战场而生的天才。郭韦礼迄今为止,没有见过能够这样把控主动权的将领,就像是疾风般不可预测,根本不给离北再度还手的机会。

“谁占据主动,谁就掌握节奏。”郭韦礼啐掉了口中的烟草末,“我们即便败,也要打乱他的步调,否则不用等到开春,要不了半个月交战地就会沦陷。”

远处的火光明灭,两个人沉默着眺望,忽然一齐爬起来。

“操!”郭韦礼冒着风指着望楼,吼道,“你他妈眼睛瘸了?东南方是谁?!”

望楼上的铁骑抬掌挡住风,顺风听到了马蹄声。但是东南方是连通沙二营的马道,他无法在这仓促间立刻确认来的到底是谁。

“骑兵,”朝晖退后几步,从地上捡起了头盔,用尽力气喊道,“是边沙骑兵!”

“沙二营沦陷了,”郭韦礼咬牙切齿地说,“哈森这个狗日的!”

他们在混乱里,看着那火光直冲而来。夜巡队没有报警,东南方很可能直接被截断了。除了马蹄声,这一次显然还混杂着别的声音。

“投石机……”朝晖掌间的头盔滑落在地,他怔怔地说,“完了。”

“放你妈狗屁!”郭韦礼一把拽起朝晖,在疾行间冲四下呼喊,“给老子熄掉望楼的火!”

郭韦礼猛地推了把朝晖,跟着一拳砸得朝晖鼻血再流。

“你是狗吧!”朝晖掩着口鼻,狠啐了口血沫。

“我们是狼。”郭韦礼回过身,恶狠狠地盯着东南方,“这世间最难打的铁壁不是边郡,是离北铁骑。”他握拳重砸了下自己的胸口,向周围吼道,“北边的战场属于萧方旭,离北铁骑统治着这片战场!谁他妈是狗,谁他妈吃屎!老子绝不会后退!我们是狼,”他双目通红,沙哑地喊着,“咬死这群狗日的!”

朝晖擦抹净鼻血,从后踹了郭韦礼一脚。

郭韦礼面上胡子拉碴,跟朝晖对视,说:“哈森不是最擅长攻城么?”

朝晖重新拾起头盔,抽了抽鼻子,答道:“他马上就不擅长了。”

机括“咔嗒”地响起来,女墙迅速堵住了四面营墙的豁口,把沙一营刹那间就变得形如铁桶。边沙骑兵停在了不远处,哈森透过漆黑的夜,看见那城墙突出了重型弩机。

萧既明早在几年前就把沙一、二、三营全部改造成了重型壁垒,就像萧驰野面对沙三营时的感觉一样,哈森很快就明白这是真正的铁桶,它甚至没有给对手留下任何可乘之机。

望楼的火把都熄灭了,站在外边根本无法窥探到墙内的情况,甚至分辨不清其中的布局。

沙一营还藏着两架启东锻造的床子弩,当初为了避开阒都的耳目,萧既明费尽了心思。离北铁骑推出床子弩,重箭上膛的中途边沙的投石机已经发动了。重达百斤的石块弹飞出来,跟着砸在了营墙上。

沙一营的营墙有空隙,那是因为起先留给射手的位置,为了在特殊时候能够补上,所以选择了机动性比较强的女墙。但女墙是木制的东西,经受不起几次轰砸。

哈森显然是盯住了这个软肋。

“放箭,放箭!”郭韦礼大步流星,拍打着铁骑们的背部。

暴雨般的短箭疾射出去,朝晖透过洞眼,看见骑兵们早已经退后,顶在前方的是步兵。面对蜂拥的短箭,他们架起的是密密麻麻的铁盾。箭头雨点似的砸落在盾面上,根本伤不到人。

“那是启东守备军的铁盾,”朝晖说,“他把南北战场的优势都吃掉了。”

“他是豺狗啊,”郭韦礼扶着墙壁,听那石块的砸声越渐密集,扯着嗓子说,“这已经不是骑兵了!”

没错。

他们扩充了携带铁盾的步兵,就不再是纯粹的骑兵,主将们没有预料错,边沙在过去六年时间里获得了他们难以想象的物资,这是哈森能够变化的根源。

床子弩上膛耗时,数十个人整齐使力,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弩在临射前就是动不了。

“坏了?”郭韦礼拎开人,蹬着弩机,暴躁地捶了几下,“他妈的,启东的玩意儿——”

郭韦礼话音还没有落下,那弩机就“咔”地弹动,跟着重箭猛然射了出去。郭韦礼被挂住了衣裳,在重箭飞出去的刹那间被带翻在地,摔了个狗吃屎。

那铁头重箭凌空飞射时带着刺耳的破风声,边沙的铁盾再次架了起来,可是没用,铁盾直接被重箭砸塌陷了。因为站得太密集,反而波及过大,带着后方两排人整齐地翻倒在地。

朝晖想报喜,但他还没开口,脑袋边的女墙就炸开了。他反应迅速地抱头蹲身,差点被飞溅出的木刺戳到眼睛。

女墙破了!

“妈的,”朝晖灰头土脸地喃喃自语,“得跟世子说,换个铁的。”

外边的哨声霎时间响起,猎隼们穿越浓云,直驱而下。

郭韦礼跟着也吹响了哨,只见马厩边的鹰房唰地拉开,这几日养精蓄锐的鹰个个精神抖擞。猛扑腾着翅膀,脚上的绳索乱响。

照顾鹰的士兵解掉了绳索,猛根本不听别人的哨令,它一跃升空,在飞雪间旋身冲破云层,下一瞬开始俯冲,铁爪攥住了猎隼的皮毛,在空中把对方蹬得稀烂。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郭韦礼听见后门打开的声音。他立刻回头,然而他没有喊出声,因为一列轻骑迅速入内,为首的披风猎猎,在郭韦礼面前翻身下马。

“呦,”戚竹音用她惯用的语气朝郭韦礼打招呼,“正打着呢?”

朝晖翻身跳下去,在呼吸间和郭韦礼面面相觑,不知道戚竹音的来意,他说:“大帅……”

“别这么叫,”戚竹音解掉了披风,一把抽出腰侧的鬼头刀,“砰”地插在脚边,笑道,“今晚就委屈诸位跟我混了。”

郭韦礼立即捂住胸口,瞪着眼看着戚竹音环视周围。

“让我看看,”她平静地说,“看到底是你们离北铁骑硬,还是我们启东守备军更硬。”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87章 临近 下一章:第189章 雪兵
热门: 异邦骑士 罪恶生涯 红的组曲 终点站 赤龙 炮灰渣攻洗白手册[快穿] 大河深处 八卦侦探 法医专家第一季:昆虫尸语 傲世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