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女人

上一章:第178章 行商 下一章:第180章 沈卫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雷惊蛰说白茶是格达勒人尽可夫的婊子, 其实是假话, 因为白茶根本没有去过格达勒。她盛开的时间很短暂,一半的人生都搁在了端州。

三十年前, 狼王萧方旭还在落霞关叼着草芯放马, 阿木尔还在茶石河畔当鹰奴, 白茶就已经被卖到了端州。男孩儿们没想过几年以后自己能成为掀起惊涛骇浪的男人,女孩儿却已经深知自己即将踏上怎样的道路。

翠情是白茶的妈妈, 她当时风华正茂, 弯腰时雪波绵绵,倚在门边能让路过的男人都直了眼睛。她还慧眼识珠, 从一堆女孩儿里, 挑出了白茶, 并且养了白茶。

那时没有离北,北边是悍蛇部的天下。端州两面环敌,和茶石河以东的边沙各部挨得很近。响马们在这里找到谋财的道路,他们抢夺良家子, 串通衙门拟造户籍, 把其中一部分卖到了端州楚馆, 剩余的带到茶石河另一边,卖给边沙各部。

翠情的生意不好做,被同行挤压得不痛快。她用半生积蓄调教这些女孩儿,请了先生教她们琴棋书画,就是希望她们挂牌时自己能够扬眉吐气,其中对待白茶最为苛刻。几年后白茶果真不负期望, 成了馆中第一。

“你知道那时的茶石河畔死的最多的是什么人吗?”海日古等了片刻,没人搭理他,他就自问自答,“是女人。”

响马最猖獗的时候,人数可达近万人。他们游走在茶石河两端,用女人换取钱财。被掳走的女人即便侥幸逃脱,也无法再回到家中。

“后来各部把我们扔到了格达勒,”海日古说,“同时也扔掉了一些不再……需要的女人。她们有时会徒步回来,但很难被双亲接纳。”

这些女人失去了户籍凭证,想再回到大周很难,就算能够回来,父母兄弟也会拒绝开门相迎,她们活着不如死了。如果怀有身孕就是罪大恶极,归乡不但会挨打,甚至会被烧死。

海日古抿了下干涩的唇瓣,说:“我母亲是灯州的女孩儿,被响马卖到了青鼠部,做了青鼠部首领的阶下囚。他不仅强迫了她,还在死前把她送给了自己的亲弟弟,然后这位兄弟在一次酒宴上,把我的母亲又送给了别的人。她在边沙各部辗转……最后她带着我逃跑了。我们历经千辛万苦到了端州,值得高兴的是,她的户籍没有作废,衙门还挂着寻找她的案宗。她被围观……被辱骂,但是我们最终回到了灯州,她的弟弟接纳了我们。”

隔壁的行商们骂声减少了,这会儿已经是深夜了。

海日古坐在檐下,把那碗水喝干净,继续说:“我的母亲很开心,她为了补贴家用做了很多事情。我们在那里待了半个月,然后一个夜里,她再次被装上了马车,卖到了端州。”

海日古的母亲受了伤,那是看不见的伤口,是名叫“女人”的伤口。她在端州的楚馆里接受调教,再也没有别的路可以走。活着是件痛苦的事情,海日古能够保证,他母亲是个无害且善良的女人。

“她在端州见到了白茶,”海日古想看沈泽川,但他长记性,看向了萧驰野,“你绝对想不到,白茶是茶石河畔的守护神。翠情不断地扩建馆楼,那其实是白茶的主意。她得到了能够架空翠情的力量,在端州建立起了足够强大的网,接纳了这些女人和小孩。”

白茶不是单打独斗,她只是率先挑起了那层门帘。她们隐藏在灯红酒绿的暧昧里,跟这长夜周旋。这场战争打得悄无声息,白茶意识到接纳其实杯水车薪。

“在端州户籍不好办,城外又没有守备军的驻扎,白茶的庇护也不能跨越那些高山,她是困在器中的鸟。老天不肯相助,但有些人总要付出代价,”海日古抬眸,缓慢地说,“白茶把目光放到了响马身上,她要响马先得到惩罚。”

“当时朱氏和响马牵扯至深,他们其实是响马在端州目无王法的后盾。雷惊蛰的母亲叫作小银蕾,她嫁给了端州朱氏。她曾经婉转地游说朱氏出兵围剿响马,但未果。那年沈卫离开阒都,中博布政使撤离,沈卫受封成为建兴王,白茶决定嫁给他。”

沈卫遇见白茶,他后来很多年里都分不清,那场相遇到底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但他被捕获了,甚至一掷千金,最终抱得美人归。

“白茶嫁给沈卫以后,小银蕾生下了雷惊蛰。白茶在雷惊蛰满月宴时前来与小银蕾相谈,小银蕾因此向朱氏再次进言。这次她告诉朱氏,沈卫很快就会在中博掀起一场彻查,如果朱氏还想要这顶乌纱帽,就必须立刻断掉与响马的关系,并且先下手为强。随后没过多久,朱氏就呈书敦州,向沈卫陈述响马在端州的所作所为,把一切罪责推卸到了响马身上,跟着请求沈卫派兵前来剿除响马。”

沈卫同意了,他需要向阒都证明他是有用的。于是澹台龙出兵,联合端州守备军,一鼓作气打过了茶石河,把响马跟边沙各部的交易地端掉了。

“但是就像我先前说过的那样,响马们投靠了嘹鹰部,他们剩余的人暂时退到了大漠。响马留在端州衙门内的细作想要找到朱氏背叛的原因,他们在多次试探以后,注意到了小银蕾,随后小银蕾就失宠了。接着没过几年,小银蕾就在朱氏后院病死了,雷惊蛰也因此失宠。”海日古说到此处,指了指脖颈,“所以我说雷惊蛰是兄弟,他第一次去格达勒寻找我们,就是寻求帮助。他可能知道小银蕾在做什么,可是他仍然想要当个土匪。他告诉我,他希望我们联手杀回中博,在这里组建新的兵马,成为敦、端两州的野王,我拒绝了他,我以为他死心了,但他投靠了阿木尔。”

沈泽川重复着那个问题:“为什么说白茶分裂了格达勒?”

“阿木尔崛起后想要物尽其用,要求我们追随他成为对抗离北铁骑的铁锤。白茶因此改变了主意,想要把格达勒全部收回大周版图。在她授意下,我们反抗了悍蛇部的征召,不再给他们当奴隶,其中有一部分退到茶石河这边,和母亲站在一起。阿木尔不肯放弃,但当时格达勒已经被撕裂成了两部分。”海日古指着自己,“以我为首的中博派,以吉达为首的边沙派。吉达认为凭靠女人的力量无法得到土地,我们需要能够长久居住的地方。我认为边沙人不会讲道理,追随阿木尔还是要做奴隶,他们不会给杂种任何牛羊,最终我们分开了。”

可是白茶死了。

沈泽川想起了那场梦,摇晃的珠帘里藏着沈卫惊恐的脸。他再次捏起了右手,这只手杀掉了吉达和雷惊蛰。他的脑海里飞快地织着网,把那些没有揣摩透彻的东西联系在了一起。

“杀掉了白茶,格达勒就此成为阿木尔的囊中之物。”

沈泽川回溯着阒都开始的一切。

“这才是中博兵败案的开端。”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78章 行商 下一章:第180章 沈卫
热门: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修真界败类 被师尊鲨了后我重生了 战地厨师 皇叔 玻璃恋人 玻璃钥匙 底牌 新宿鲛 罪恶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