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浪花

上一章:第175章 猫儿 下一章:第177章 潮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萧驰野从边博营往南走, 在离北边线上和茨州守备军会合, 然后没有继续南下,而是选择了和沈泽川相同的路线, 绕到了敦州西面。为了不惊动樊州的翼王, 他只能晚上行军, 好在紧赶慢赶还是赶上了。

沈泽川凑首过来,闻着萧驰野。

萧驰野不给闻, 要把人举高, 沈泽川就揪他前襟。他看沈泽川右手裹着纱布,怕用力再给伤着, 只能放低了由着沈泽川闻。

“我也两天没洗了, ”沈泽川膝盖上顶, 陷在被褥里,挨着萧驰野,“一起洗。”

檐间的雨声唰唰作响,像是无数把茂密的小刷子。萧驰野把胸膛敞给沈泽川, 沈泽川就趴在上边。那松开的领口流露出散漫, 他每一寸肌肤都在索求着萧驰野。他这么放松, 仿佛那些溜出来的暧昧都是无心的,这些情色都是天真的。

沈泽川有把呵气变成呢喃的能耐,他在萧驰野眼里就是天生的美人。那眼神撩在萧驰野的心窝,像他温热的指尖一样,蹭在萧驰野内心的湖面上,划出了一下一下的涟漪。他有过乞求的时候, 每次耐不住了,就湿乎乎地喊着萧驰野的所有称呼,可是他连乞求都能喊得像沉酣。

他们在床榻间一直配合绝妙,连轻微的哼声都能相互读懂,那无上的欢愉来自于彼此的完美契合。萧驰野要招架这样的爱侣,他得像堵墙,抵得住波浪。

“行啊,”萧驰野忽然一改前色,轻佻地说,“我带你一起洗。”

沈泽川在那眼神里觉出不妙。

* * *

敦州位置偏东,天易冷,天记别院内设的浴室不像阒都那般通着窗子,它们都修得严实,里间不仅澡具齐全,还花样繁多。门一开,把竹帘卷上去,湿热的水汽就扑面而来。

沈泽川衣裳都没脱完,浸在水里。双腕被腰带束缚起来,美其名曰是伤口不能沾水,被萧驰野顺手挂池边的小架上,还从藤筐里给沈泽川挑了只小金铃,悬空挂着,只要沈泽川动,铃铛就清脆地响。

沈泽川衣裳湿透了,耐不住这浴室的热。但他此刻什么都顾不上,耳根红透了,衬得玉珠格外白润。萧驰野蹲在他跟前,架着他的腿。

“说什么都不长记性,”萧驰野赤着半身,把那小刀用帕子抹干净,“就得给你留个教训。”

沈泽川脚趾微蜷,闭着眸说:“萧策安!”

“嗯,”萧驰野专注在手上,“叫谁呢?”

沈泽川挨着刀刃,被冰得睁开了眼,眸子里全是羞耻,说:“我恨死你了!”

萧驰野瞟他一眼,说:“我也恨死你了。”

沈泽川感受着小刀的摩擦,只能细微地颤抖。水是热的,刀是凉的,每走一寸感觉都格外清晰。他受不了,不能望下看,就只敢盯着萧驰野。

这眼神太可怜了,萧驰野头回见,他简直都想拿笔赶紧给画下来。他原本还气着呢,此刻突然笑起来了。萧驰野没干过这事,这是第一次,所以做得很仔细,把该剃的地方刮得干干净净。

沈泽川背部还抵在池壁上,这两重天的滋味让他用完了生平的镇定。他是真的被萧驰野拿在了手里,动也不敢动,可是周围亮堂堂的,照得他在湿雾里轻喘气。玉珠随着胸膛的起伏而蒙上了水汽,沈泽川仿佛成了萧驰野的玉珠,被把玩得丁点隐秘都不剩。

萧驰野问:“下回还捅我么?”

沈泽川不回答。

等萧驰野剃完了再看,发现沈泽川眼眸通红,不知道是被蒸出了眼泪,还是恼出了眼泪。萧驰野半点都不心软,抬手捏着沈泽川的面颊,狠声说:“你伤一回,我剃一回。”

沈泽川凉飕飕的,眼里含着水,耳根的红已经蔓延到了胸口,气还没喘完,就被萧驰野摁池壁上亲得铃铛乱晃。

* * *

翌日雨还下着,沈泽川难得睡了好觉。

萧驰野披衣起来的时候,晨阳已经候在檐下了。他趿着屋内的木屐出了里间,没让人在这屋里谈事,下了廊子转到另一个屋里去了。

晨阳跟在后边,把竹帘掀起来,让屋内沉闷的气氛散了些。他转向萧驰野,把花名册呈上去,说:“这次骑兵受俘的有两千三百人,现在押在敦州牢里,由茨州守备军看管。”

萧驰野翻了册子,没坐下,背着光问:“雷惊蛰呢?”

“死了,”晨阳顿了须臾,“从废墟里挖出来就已经毙命了,看伤势是死于扼喉。”

萧驰野搁了册子,回想起沈泽川右手的伤。他站了会儿,说:“不要等回茨州,来不及了。你现在就写信,让人快马加鞭送去启东,盖我的私印……”他说到这里,又停顿下来,转过身,“还是盖兰舟的印章吧。”

这事关系中博局势,跟戚竹音谈话不能掺杂私情。戚竹音肯替陆广白照顾陆平烟已经是情分了,萧驰野的私印就代表着离北,他们再欠下去就还不起这个人情了。况且如今茨州是沈泽川主事,他是离北的主将,盖自个儿的章是抹沈泽川的威信,往后沈泽川还得跟戚竹音打交道,碍着他的情面在里头,双方都不便行事。

“雷惊蛰是祸乱敦、端两州的魁首,此次又带着边沙骑兵进入敦州境内,我们离北和茨州携手击敌,打的是边沙人,为的是中博百姓。”晨阳流畅地说,“这事就是传去阒都,我们也没错。”

“没错的根源是阒都无兵,”萧驰野说,“否则能有千万个罪名盖到兰舟身上。但狗急了还跳墙,敦州已经到手,兰舟如今是三州尽握,薛修卓和太后就是再自顾不暇,也要开始想法子扼制兰舟,最好的办法就是放出戚竹音,先打掉樊州,让茨州失去东南方的屏障。”

但这事不急于一时,眼下边郡无人,戚竹音已经从苍郡搬到了边郡,要替陆广白守住缺口。边沙人把东南方的哈森调到了北方,却没有让启东占到便宜,阿木尔在这里仍然部署了精兵强将。

萧驰野此次能赶到茨州来,也有萧方旭的意思。

中博兵败后端州无兵,这里成为了大周的软肋。但是阿木尔没有再犯,他把兵力集中于北边和东南边,像是专门绕开了中博,要啃离北和启东这两块硬骨头。萧方旭认为这是在声东击西,出现的蝎子部队更是让萧方旭确定了阿木尔根本没有放弃中博,为此他必须重视沈泽川重建中博防线的提议。

萧驰野又问了些敦州军务,他们才谈到军备库,就见骨津进来了。

“主子,”骨津看了眼院子,说,“费盛他们还跪在廊子里呢。”

萧驰野侧头,透过窗格重影看了过去,没搭腔。

骨津就不敢再提,退到了一边。

敦州还有土匪没处理,萧驰野带的一万五千人足够镇场了。六耳见了萧驰野,连路都不会走了,眼看雷惊蛰都死了,更不敢再乱起心思,但他毕竟不是纯良之辈,萧驰野没打算让他待在跟前,打发给孔岭安排了。敦州的军备库萧驰野没动,这地方打下来还要用。

这边忙到晌午,萧驰野才想来沈泽川还睡着呢。他回了屋一看,发现沈泽川已经起来了,正站檐下听孔岭谈事。

沈泽川看见萧驰野,就沉默地挪开了目光。

萧驰野也不着急,知道昨晚把人欺负狠了,沈泽川这会儿还心有余悸呢。他早上起得太早,挑了帘子进去里间,趁着空小睡了一会儿。

等萧驰野醒来时,沈泽川正坐桌边看茨州的案务。

萧驰野用帕子揩了脸,问:“吃了吗?”

沈泽川闷声说:“没有。”

萧驰野就想笑,觉得兰舟小可怜,底下光溜溜的肯定不习惯,这么正襟危坐反倒有些诱惑。他坐下在对面,架着腿悠哉地说:“那传人上菜吧,咱俩吃点。”

沈泽川搁了笔,正欲说什么,外间又进来人了。

晨阳没进里间,说:“主子,老虎来了。”

萧驰野才想起来,他睡前让晨阳把澹台虎叫过来,是有事要当着沈泽川面说。他正了些身子,说:“让老虎进——”

沈泽川忽然冲他做了口型:不许进。

萧驰野露出询问的神情,沈泽川却不理他。外边澹台虎已经跨进门槛了,等着萧驰野叫自己进里间。萧驰野不懂沈泽川的意思,只能说:“叫你来,是有事。先前在离北没怎么提,但现在时候正好。我问你,你守不守敦州?”

澹台虎一直跟着萧驰野,闻言一怔,呆了片刻,说:“主子也留敦州吗?”

萧驰野转着扳指,说:“你跟着我在阒都是没奈何,后来去离北也是形势所迫,现在不一样,你独当一面……”

萧驰野看着沈泽川从桌子那头钻了过来,他心道不好,想摁沈泽川的脑门,被沈泽川一口给咬住了。他吃痛,没出声。

外边澹台虎听到关键处,正急着呢,就问:“主子不要我回离北了?”

沈泽川鼻尖沿着萧驰野的轮廓走了一圈,萧驰野想收腿,但沈泽川卡中间,他也不能掀桌子捞人。他们昨晚什么也没做,萧驰野惦记着沈泽川的伤,把人剃光了就睡了,这会儿被热气哈得劲往上蹿。

“你是中博人,手底下的亲信也是中博人。我们在阒都,”萧驰野定住神,顿了片刻,才说,“早就说过了。”

舌是滑的。

萧驰野微仰了脖颈,把那点叹息也藏得仔细,没流露出来。他在沈泽川的口齿间,听着澹台虎扑通地跪了下去。

沈泽川上挑的眼角撩着水雾,那是被堵的。他这样抬眼瞧着萧驰野,里边的恶狠狠都化成了潋滟波光,荡得萧驰野想咬他。那无处安放的手掌沿着沈泽川的下巴一路往上,最后落在了沈泽川的后脑勺。

“别哭,”萧驰野喑哑地说,“继续。”

澹台虎才溢出来的眼泪又噎回去,跪外边说:“主……我跟了总督五六年,能带兵都是受总督提拔。咱们出了阒都,也是总督一路栽培。原先在离北打沙三营,您叫我把营防陈设记牢,我还以为是要我待在离北替您守营地,怎么一转眼就把我留敦州了呢!”

太热了。

萧驰野忍不住松着衣领,他被浪潮扑得腰眼发麻。他收回昨晚的话,这样的爱侣他做不了墙,他只想让沈泽川哭得再也翻不起花儿。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75章 猫儿 下一章:第177章 潮雨
热门: 蒸发 憎恶的化石 ABO垂耳执事 致死坐席 剑出寒山 伽利略的苦恼 武神天下 我是至尊 汉乡 御手洗洁的舞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