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黑白

上一章:第172章 何如 下一章:第174章 疯狗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是沈泽川第二次听到“格达勒”了。

格达勒位于茶石河的东边, 隶属于边沙境内, 原本是中博响马的暂居地。沈泽川确信自己从来没有去过那里,他对格达勒的了解仅仅源于历熊曾经提到的白茶画像。按照海日古的意思, 沈泽川还可以自称是“中博的儿子”。

“我们都是格达勒的儿子, ”海日古站了起来, 他眼神警惕,目光游走在锦衣卫间, 轻轻抬起只手, 说,“我们有能坐下来交谈的理由。”

“我的兄弟死在了战场, ”沈泽川不为之所动, “话没讲明白以前, 我们是仇敌。”

“你的仇敌是边沙骑兵,”海日古勒着伤口,“我是你敌人的敌人,我们可以做朋友。”

“好的朋友, ”沈泽川说, “你要跟我谈什么?”

海日古抿着泛白的嘴唇, 停顿须臾,说:“我们可以联手杀掉雷惊蛰。”

月光划破了车影,沈泽川的神情冷漠。他甚至懒得搭话,但意思明显,海日古如果再跟他绕圈子,把话说得没头没尾, 他就不会给予任何回应。

“我知道大周的皇帝死了,现在是皇帝的母亲在主理政务。你被驱赶出了阒都,逃回中博,你想复仇,还希望自己能够东山再起,”海日古表情复杂地看着沈泽川,“你正在吞并中博。”

沈泽川的肘部撑在了膝头,他从阴影下探出了脸,居高临下地看着海日古:“你的情报太详细了。”

海日古抬起的手没有放下,他像是安抚着某种兽类,说:“我生存在中博境内,这是必须打听的消息,希望你不要觉得被冒犯。你已经在西面建立起了自己的城墙,现在你想要往东走,收回敦、端两州,甚至是茶石天坑。但是雷惊蛰阻挡了你,如果不能杀掉他,你会很麻烦。兄弟,我也想要杀掉他,所以我们能够联手。”

沈泽川抬指,点在自己的侧颈,说:“你们带着相同的刺青。”

“因为我们都是格达勒的儿子,”海日古重复着这句话,“雷惊蛰是白蝎子,他们都是投靠阿木尔的大周人。”海日古说着扒开了上衣,袒露着颈侧的蝎子刺青,“我是黑蝎子。”

费盛细心地观察了一遍,说:“你们的刺青根本没有差别。”

“我们不靠刺青分辨对方,”海日古说,“刺青只是边沙人用来区分格达勒人的标记。”

“格达勒在边沙境内,早年受嘹鹰部的管制,”沈泽川说,“你们跟边沙人有什么区别?”

“你如果了解嘹鹰部的前身,就能想到我们为什么会被区分出来。”海日古穿上衣服,“嘹鹰部在没有阿木尔以前,是各大部的鹰奴,由他们管制的格达勒更加低贱。中博响马在格达勒做生意,卖的是女人,这些女人很受各大部欢迎——高贵的悍蛇部就非常喜欢大周的女人。”

“可是他们被围剿了,”费盛给海日古扔了只水囊,“这些响马在茶石河沿线非常猖狂,端州良家子深受其害。朱氏不堪其扰,上禀沈卫,请求敦州出兵相助。敦州守备军指挥使澹台龙随即出兵,他们打到了格达勒,击溃了这些响马。”

“那只是暂时的,”海日古拿着水囊,“这些响马受嘹鹰部的保护,他们投靠嘹鹰部做了嘹鹰部的奴隶,但他们没有得到尊重,他们成为了边沙十二部最下等的人,继续为边沙人搜罗女人。这些女人被送往各部,成为了可以交换的货物。”

澹台龙没能彻底歼灭响马,响马们很快就又回到了格达勒,他们在格达勒扎了根。

“大周的女人生下的孩子叫作‘乌蒙云’,”海日古扯了扯自己的黑发,“就是大周话里的杂种。这些杂种不能生存在各大部,他们长大了会瓜分纯正血统的牛羊,于是各部把他们溺死在茶石河,或者扔回格达勒。”

费盛出身费氏,无法理解,他说:“这些孩子都带着各大部的血,即便母亲不够尊贵,但也不至于溺死吧。”

“你知道哈森吗?那是阿木尔真正承认的儿子。十二部和大周不一样,在大漠里,女人掌管着部族生育,甚至是牛羊分配,她们是部族生存不可缺少的助力,能够和男人平起平坐。一个尊贵的母亲,才能决定一个孩子的去向。阿木尔那么多儿子,聪明的很多,但他们一出生就失去了与哈森搏斗的资格,正是因为哈森的母亲是悍蛇部最尊贵的女人。阿木尔能够组建起北方的精锐部队,与她分不开关系。”海日古喝了几口水,“杂种不配拥有部族姓氏,我们和响马一起被文上了刺青。”

沈泽川推着时间线,说:“你们既然分出了黑白,想必用途各不相同。”

“你得先明白一件事情,所谓的蝎子,是在阿木尔崛起后的称呼,在阿木尔以前,格达勒就是混居着杂种的地方。阿木尔崛起以后,格达勒才真正被使用起来。白蝎子长着大周的脸,可以深入大周内部,”海日古拧好水囊,双指做出爬行的动作,“他们能够爬得很深,在过去十几年里,发挥了超出想象的作用。黑蝎子被留在了格达勒,阿木尔给了我们最好的老师,让我们强壮到足以抵抗离北铁骑。”

“黑白相佐,你们在互帮互助。”沈泽川茅塞顿开,“大漠没有铁矿,想要装备那样的铁锤,必须从大周内部偷出来。”

“是的,”海日古把水囊扔回去,“白蝎子从大周内部为我们搞到了装备和粮食,除此以外还有军事图。”

中博六州的军事图!

“六年前阿木尔攻打中博,是得到了谁的消息?”

海日古摊开手,说:“我不知道,我没有参与其中。但我能告诉你,阿木尔和阒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那场兵败案只是场试探,事实证明它的效果非凡,离北被牵制住了。几年后的今天,大周甚至因此四分五裂。”

费盛暗自吸气,吃惊地看向沈泽川。

“你为什么叫我格达勒的儿子?”沈泽川右耳的玉珠泛着冷光。

海日古偏头,说:“因为我们被白茶分裂了——”

海日古的话音还没有落下,一支暗箭就“嗖”地穿风而来,钉在了马车上。一直不敢出声,悬在半空装死的颜何如当即大喊道:“追来了!”

费盛立刻扯下车帘,说:“上马!”

马车在锦衣卫的护送下冲向夜色,颜何如被扔回车内。敦州的街市宽敞,是颜氏为了各位行商的马车能够顺利通过而扩建的,此刻正值热闹的时候,街上的马车川流不息。

颜何如跌得七荤八素,穿着袍子急匆匆地说:“去建兴王府!我把建兴王府的旧址拆掉了,改建成了私宅,里边还有百十来个护院!”

费盛随即掉转马头。

* * *

建兴王府的琉璃瓦已经尽数拆掉了,沈卫自焚后,这里只剩下断壁残垣。颜何如爱惜地方,把这里重建成了仿照阒都样式的私宅,其中设有重檐高楼,站在上面,敦州全貌就能映入眼帘。

费盛入内前细细打量了这宅子,觉得颜何如真的奇怪。他竟然把外层垒上砖墙,开了洞口设置着弓箭,机括连着女墙,看厚度,就是投石机来了也能抵挡。

“做生意哪,就怕黑刀子捅人,这种没屁眼的事儿干的人还多。我惜命,在敦州总得有个落脚的地方,不建成铜墙铁壁心里就不踏实。”颜何如请沈泽川上楼,“这楼叫‘抚仙顶’,欸,就是高。府君请,咱们上去吃酒赏乐,看雷惊蛰这个二傻子站外边怎么抓耳挠腮。”

费盛忍不住,问:“你就不怕他攻进来削你脑袋?”

颜何如从楼梯上回首,看着费盛直笑,一派烂漫地说:“我怕什么?真男人不怕碗大的疤,大不了就是人头落地,十八年后还是条好汉嘛!”

颜何如嘴里没个正经,但他确实不害怕。他关系着中博两州的行商生意,多少人跟在他屁股后边要饭,雷惊蛰今夜受了此等大辱也不敢真的杀掉他,他还有河州为盾。雷惊蛰这样穷追不舍,实际上是冲着海日古来的。

这小子油滑得很。

沈泽川猜测雷惊蛰和海日古在敦州斗得这样凶,多半就是颜何如在其中火上浇油。他从前扶持雷常鸣没起来,是借着面子才能继续把铺子留在敦州,换作别人,这片的生意早没了,为此他忌惮雷惊蛰一家独大,暗地里资助海日古这批蝎子,让他们相互牵制,最后都得仰仗着颜氏。

侍女们鱼贯而入,依次点灯。厚重的垂帷掀起来,落下的都是珍珠白纱。这上边竟然还有个小游廊,挂着薜荔绿萝,周边环绕着臂粗的潺缓溪流。中设敞开的亭座,斜面镇着清峻假山。在这里凭栏而望,漫天星子唾手可得,敦州灯景一览无遗。

“这楼就是登高用的,站在这里向东远眺,能够看到茶石河犹如天地玉带,景色是别处看不到的壮丽。”颜何如凭栏,对沈泽川说,“敦州暂时出不去了,府君大可在这里住下,咱们好好谈谈生意。”

沈泽川的氅衣被风吹动,他扶栏俯瞰,能够望见雷惊蛰的人马正穿街而来,说:“你倒是有恃无恐。”

颜何如拨了两下金算盘,说:“有钱就是爷,雷惊蛰得把我叫爷爷,我没什么怕的。倒是府君,茨州守备军若是真的不来,那你可就危险了。”

“我来去无声,”沈泽川说,“要走也简单。”

“你此番到敦州来,就是奔着白茶来的,”颜何如冲沈泽川笑道,“海日古什么都知道,你差一点就能窥得全貌,这会儿心急如焚吧?白茶和蝎子到底什么关系,这事儿海日古最清楚。府君,我是诚心来和你谈生意的,只要你答应,我就把海日古交给你处置。咱们联手弄死雷惊蛰,占据东北两境,再把商路发展起来,银子不就水似的来了?茶州的账马上一笔勾销,蔡域的死我都不会怪到你头上。”

沈泽川也俯下了身,凭栏笑起来。

颜何如的笑容逐渐收敛,不高兴地问:“你笑什么?”

“雷惊蛰今夜是为海日古来的,你不交出海日古,他就要跟你算账。你现在想拿一枚作废的棋子跟我套生意,天底下没这么划算的事情。”沈泽川俯瞰着敦州远处,那是端州的方向,“槐茨茶商路是我的,你想分羹,就得让我心动。”

颜何如面朝空旷的夜景沉默片刻,又笑起来,说:“这个关头了,府君还诓我?你此刻没兵,就是困兽。我不交出海日古,但我可以交出你啊。”

“你今夜设计宰杀雷惊蛰,依照雷惊蛰的性格,这笔账已经记死了。他此刻能为了银子忍你一时,日后也决计不会放过你。况且你在今夜撂出了海日古这张牌,”沈泽川微仰下巴,吹着风,“就是雷惊蛰愿意跟你冰释前嫌,他背后的边沙十二部也不愿意。”

海日古不是一个人,他还带着批同样流落在中博的蝎子。这些人东躲西藏,多半是从格达勒叛逃出来的。颜何如为了牵制雷惊蛰资助他们,这件事边沙十二部也要算账。

“起码我今夜不会死。”颜何如轻声说道。

“那我们就同归于尽好了,”沈泽川冰凉的手指叩在围栏上,“你今夜就把我交给雷惊蛰,我死了,我可以在下面等着你。”

“过了今夜,我有千百种办法离开敦州。”颜何如孩子气地大声哼道。

“那我告诉你,”沈泽川侧眸,眼睛漆黑,“只要我死了,敦、端两州也得死,中博的失地不会有人再想起来,阒都自顾不暇,离北、启东分身乏术,这里就是大周大开的门户,可以供边沙骑兵长驱直入。过去六年的时间里,他们没有进攻,那是因为中博的仓廪还没有养肥,如今时机正好,大周已经四分五裂,这里迟早会变成边沙人的领土。”

“萧方旭不会坐视不理,这里关乎着离北的东南战场,”颜何如飞快地说,“戚竹音也兵强马壮,你在吓唬我!沈泽川,没有了你,中博不过是多了几个野王,大局根本不会改变!”

“既然如此,”沈泽川微微挑眉,“你这么费尽周折地跟我谈什么?”

颜何如暗道一声糟糕,竟然被沈泽川给绕进去了!

他们俩人说话间听得底下一声巨响,颜何如转目望过去,不禁一怔:“怎么这么多人……”

“我从进入敦州时就在困惑一个问题,这里明明有直通端州的马道,雷惊蛰为什么还要舍近求远。后来他在城中搜查货物,做得相当娴熟,我就猜想,他肯定不是头一回被劫了,这里藏着的人是他的心腹大患。”沈泽川微哂,“我都能猜到是你在资助海日古,雷惊蛰猜不到吗?他这次是有备而来,那场邀约确实是引蛇出洞,不过上钩的人是你。”

街市上的灯笼被撞翻,马蹄声从外涌入,看不见头的骑兵犹如乌云,把那灯河遮盖住了。雷惊蛰带来的兵马藏在城外,就是想要一劳永逸,彻底除掉海日古这个心腹大患。费盛看见了夜空里的猎隼,他绕着围栏疾步,发现那些乌云正在碾压整个敦州城。

“他不敢杀我,”颜何如流露出慌张,抱着金算盘退后几步,“河州……”

雷惊蛰带来的头车沉闷地撞在了大门上,内部支撑的门闩发出吃痛的响声,铁皮包裹的门闩抵挡不了这样猛烈地撞击。马匹的呼吸声急促,盘旋的猎隼搅弄着阴云,适才的漫天星辰都黯淡起来,唯独风流不息。

强兵前面无谋算。

这些铁蹄曾经毫无顾忌地踏烂过中博的心脏,这一次也未尝不可。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72章 何如 下一章:第174章 疯狗
热门: 幻色江户历 G少年冬天的战争:池袋西口公园7 名侦探的咒缚 夜天子 欢迎来到童话世界 魔手 赠君一颗夜明珠 斜屋犯罪 恶魔吹着笛子来 新宿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