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互市

上一章:第161章 余晖 下一章:第163章 舟川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深蓝的苍穹横铺在沈泽川的身后, 他抬臂拨掉氅衣, 在动作间露出了右耳的玉珠。衣袖下滑,内衬着雪白束袖, 他就像是停歇在这阒然天地的白鸟, 顷刻间占据了萧驰野的眼眸。

萧驰野没有眨眼睛, 他看着沈泽川几步下了坡,便下意识地打开了手臂, 被沈泽川冲退了小半步, 把这只白鸟接了个满怀,再紧紧地抱起来。

河水湍急, 当啷地迸碎在两个人的腿上。

“吓死我了, ”萧驰野从错愕里回神, 把沈泽川猛地抬高,仰着头笑出声,“从天而降!”

沈泽川呼吸微促,说:“来巡查的。”

萧驰野抬掌摸了沈泽川的面颊, 随后盖着沈泽川的后脑, 把人摁下来亲吻。暮色四合, 两个人唇齿间含的是山水昏光。沈泽川的双掌上移,夹住了萧驰野的面颊,热烈地回应着。

河面的波光消失了,随之弥漫起来的夜色模糊了天地界线,他们如此亲密地挨在一起,把浓稠的思念都搅和成了宣泄。萧驰野吻得太狠, 到分开时,沈泽川忍不住轻抽气,舔着要被他咬破的地方。

“查啊,”萧驰野笑起来,“快查,我脱好了给你查。”

沈泽川搭着手臂,用垂下的折扇敲了敲萧驰野结实的后背,说:“下了马车就跑没影了,王爷还没见着,晚上再查你。”

“噢,”萧驰野拉长声音,就这样抱着人,不乐意地说,“原来是来找我爹的。”

沈泽川晃了下指间的折扇,说:“那是顺路要办的事,心都在这儿呢。”

萧驰野蹚着河水,把沈泽川往河边带,说:“我不信。”

沈泽川觉得萧驰野这样看着太英俊,落地时又倾身去端详他。萧驰野就抬起手臂,摁着沈泽川的脑门,把人稍微隔开些许。

“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萧驰野捡起衣裳,说,“不给瞧了。”

沈泽川逗着他:“我走了?”

萧驰野穿着袍子,微仰头,说:“你走啊。”

沈泽川了然地颔首,倒着走了几步,看萧驰野没有动作,便真的转过了身。谁知他一转身,还没有跨出去,就被萧驰野一把给拎了回去,罩着脑袋吻得腰麻。

这笼着人的宽袍都是萧驰野的味道,清清爽爽地淹没了沈泽川。他在那薄薄的黑暗里,流露出贪婪的本性,用呼出的热气引诱着萧驰野,最后贴耳说:“你、爹、要、来、了。”

坡后边蹲着一群用心良苦的近卫,不约而同地剧烈咳嗽起来。

萧驰野悬崖勒马,负气地扯掉了袍子。

* * *

萧方旭早知道沈泽川来了,但他没跟萧驰野通气。这会儿军帐里人多,常驻营、沙二营、柳阳三大营的将领都有到场,正在商议从大境来的消息。

“边沙人不退兵,这仗肯定会打到冬天。”沙二营的主将叫蒋圣,前些日子受了伤,肩上还缠着纱布。他说:“如果冬天还要这样作战,前线几个营都要考虑增派军匠,否则装备损耗太严重,光靠押运队上下传递根本来不及。”

“增派军匠是个办法,”左千秋烤着火,说,“但军粮需求也会增加。我们把大境的人都调到了前线,明年开春家里就没人垦军田。”

离北如今失去了厥西粮仓,以后的军粮砍半,都要靠着离北境内的军田存活,这是个关乎成败的问题。

“按照世子的意思,”朝晖说,“在沙二营背后新建个补给营,往南能和边博营守望相助,能够更快地满足交战地需求。战时紧急,境内会节衣缩食地供应前线。”

“马上入冬,袄子还没有发。”蒋圣知道大家都难,也不好说得太过,愁眉不展地沉默片刻,“世子妃在大境带着老弱妇孺赶制冬袄,里边的棉花还是落霞关给送的。我们今年太难了,如果熬不过这个冬天,明年的事情更不用再提了。”

“你是老将了,”萧方旭喝着热奶子,说,“灰什么心,前线的人还没有死完。我们难,边沙十二部更难。阿木尔还没有做到大君,他手下真的算是归顺的只有六部,剩余的不过是想分杯羹,跟着他冒冒险,真到了最后关头,未必肯跟着他孤注一掷。”

“边沙今年势头这么猛,”朝晖说,“定是有备而来。”

“简直是筹谋已久啊,”左千秋翻动着双掌,沉吟须臾,说,“咸德三年他跟人里应外合,突破了中博防线,那次太顺利了,让他尝到了甜头。如今他主打离北这块难啃的骨头,反而出人意料,但也因此可以看出,他确实动了入侵大周的念头,为了不重蹈覆辙,要先砸烂离北这面墙。”

“有人在给阿木尔提供粮食。”萧方旭眼神锐利,“军粮案以后,既明下去了,阿木尔立刻把哈森北调,要说他不是早就知情,我不信。所以我们该庆幸的是,阒都里没有离北的军防图,大周内还藏着阿木尔的内应。今年开春阿野反了,反得不好吗?反得太好了。如果离北仍然受阒都管制,这场仗就不再是头疼粮食的问题了。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太危险了。”

“没有了内宦来监军,”蒋圣终于露出点笑,摇着头说,“这仗打得太舒服了。”

“明年粮食的问题有的是办法解决,”萧方旭搁下了碗,“我可专门找了个有办法的人来。”

左千秋就笑,起身说:“那行吧,我这就请这位小友进来。”

* * *

邬子余想看沈泽川,又不便太肆无忌惮。他跟在澹台虎后边,问:“……就是这位?”

澹台虎回头,悄声说:“一会儿尊声‘公子’就行了。”

邬子余看沈泽川正在听费盛讲话,侧脸看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但坐在那里,整个人就犹如色彩秾丽的画,底色是白的,眉眼却丽得惊心动魄,让人不敢挪开眼,看久了会无端生出点寒意。可这寒意不明显,只是沿着脊梁上蹿,冷得不动声色,等反应过来时,已经下意识觉得危险,想要避开他的锋芒。

丁桃多嘴,冒头小声说:“看见那玉珠没?是咱们主子亲自磨的,公子日日都戴呢。”

那玉珠缀在右耳,不知道是沈泽川润了它,还是它润了沈泽川。它就像是个毋庸赘言的警告,温润背后藏着萧驰野赤裸裸的占有,昭示着除了萧驰野,谁也不能碰沈泽川。

邬子余才混入其中,还没有准备好用什么姿势迎接沈泽川。但看左右都神色如常,他也就神色如常,窥探的目光都被那玉珠挡了回来。

等到沈泽川能见萧方旭时,已经将近子时了。晨阳给他打帘,让他入内。

萧方旭原本架腿坐着,看那白影进来,忽然坐直了。他坐直以后觉得自己不大自然,便欲盖弥彰地撑着膝头,把威势架了起来,笑也不笑地看着沈泽川。

“在帐子里久等了。”左千秋引着沈泽川,“路上难走吧?跟着我们先把饭用了,边吃边谈。”

他说着转头,用眼神示意萧方旭。

萧方旭审视着沈泽川,他还记得这张脸,但气质已然与一年前见到那个人时的截然不同,他心道好吧。

这是真他妈的好看。

“坐。”萧方旭冷酷地说道。

骨津端茶,晨阳上菜。饭菜很简单,大盘炖羊肉,鲜奶兑糙茶,热腾腾的面饼,还有前线常见的白菜青菜。

沈泽川看这分量,显然是高估了他。

左千秋招呼着沈泽川用饭,撕了面饼,说:“这边好东西少,想给你接风洗尘,也没什么能拿得出手,凑合着用吧。若是过年能休战,到了大境,定然不会再这般委屈你。”

沈泽川觉得“委屈”两个字来得古怪,他是来跟萧方旭谈互市和借道的事情,萧方旭肯见他,怎么样都不该用上“委屈”这个词。

“一别半年,上回在阒都相见时,还没有这般瘦。”左千秋说,“你师父还好吗?”

沈泽川筷子还没下,颔首道:“师父近来身体好,在茨州清闲,常念着您,在我来时特地吩咐,要我捎信过来。”他回首,喊了声,“费盛。”

费盛把信呈递给了晨阳,左千秋又和沈泽川寒暄了片刻,萧方旭用匕首刮着羊肉,说:“你到这儿来,是想跟我谈互市?”

“不错,”沈泽川应道,“也想跟王爷谈马道的事情。”

“离北的马道不白借,”萧方旭把割下来的羊肉码放在碟子里,“你付得起钱就行,但是互市不外借。”

“王爷如果不外借,互市今年就要空置。”沈泽川尝了面饼,说,“今年仗打得凶,回颜部的草场被悍蛇部征用,就等着用仅剩的牛羊在互市上换取能过冬的粮食。如果互市没有开,那数千人都要饿死在大雪里。”

“离北愿意空出地方给回颜部过冬,已经是仁至义尽。我们今年有难处,他们也知道。”萧方旭把匕首擦干净,看向沈泽川,“你知道把互市让给你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今年冬天你的人可以穿梭在离北。现在是战时,如果中间混入了投靠边沙人的洛山土匪,你敢承担后果吗?”

“我不敢,”沈泽川直视着萧方旭,“所以我会杜绝这个‘如果’。”

萧方旭把匕首扔进边上的托盘里,说:“这种话我不信。”

“那何不把审查权交给王爷呢,”沈泽川攥着帕子,缓缓笑了笑,“茨州给粮,至于怎么送过去,都由离北说了算。”

“你想换什么?”萧方旭沉声说,“这桩生意对你根本不划算。”

“我想换条路,”沈泽川伸出食指,虚虚画了条线,“一条能够贯穿大周东北全境的商路,给离北和茨州一个长久联系的机会。”

萧方旭没接话,那边帐子掀了起来,萧驰野进来了。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61章 余晖 下一章:第163章 舟川
热门: 热搜预定 御手洗洁的旋律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 骨音:池袋西口公园3 带资进组的戏精 最强弃少叶默 偷偷藏不住 永夜君王 山河表里 欢迎来到神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