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余晖

上一章:第160章 谣言 下一章:第162章 互市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萧驰野宛如兜头一盆凉水, 浇得他不仅清醒了, 连寒毛都竖起来了。他坐起身,盯了萧方旭片刻, 脑子里竟然空了, 好似被人一拳打得太狠, 连胸腔里面都烂掉了。他猛然推开萧方旭,下了榻想要穿靴, 可是撞在桌角险些没站起来, 靴子就是他妈的找不到。

晨阳和骨津原本立在帐子外边守夜,见那帘子“唰”地掀起来, 萧驰野孤魂野鬼般地一脚趿着靴, 一脚踩地上, 连外袍都没套,就去解浪淘雪襟的缰绳。

骨津反应最快,一步跨出去,拖着缰绳, 急声说:“主子!”

晨阳紧随其后, 要进去找衣服和靴子。

萧方旭弯腰出来, 纳闷地问:“你不知道?这事儿不早就有了吗?他去那茶州的时候。”

晨阳看萧方旭的神情,忽然心神领会,一拍脑门,转身喊道:“茶州!主子,是茶州!公子没事啊!”

这几嗓子喊得响,把萧驰野的惊魂给炸了回去。他掉头就冲萧方旭去, 被激得眼眶都红了,到了萧方旭跟前,又在原地转了一圈,最后抹了把脸,道:“亲爹!”

* * *

沈泽川掌心的疤都落了,只剩下条伤痕。

八月一过,茨州的雨就停了,寒霜加重,天气更加冷了。姚温玉近几日染上了风寒,抱着汤婆在室内甚少出去。沈泽川身边还是有费盛跟着,历熊倒是很少再提雷惊蛰。

“韩靳还在狱里?”沈泽川饮尽了药,站在窗边问费盛。

费盛答道:“还在呢,主子宅心仁厚,没有杀他,他却整日叫嚣,没有半点悔改的意思。”

沈泽川手里把着瓷碗,看了会儿花纹,说:“他是韩丞的弟弟哪。”

费盛没来由地垂下了眼睛,打起了寒战。

韩丞当街斩杀了齐惠连,按照费盛对沈泽川脾气的揣摩,沈泽川留着韩靳迟迟不杀,根本不是为了胁迫阒都,而是留作大用。费盛不敢猜,也不想猜,他做近卫的,就是沈泽川的匕首,沈泽川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沈泽川抬眸,看窗外的日光冷冷地晒在地上,把那些霜都晒出了泪痕。他莫名一笑,说:“把人放出来吧。”

费盛应声。

沈泽川说:“给他洗澡换衣,再给他饭菜软榻。从今日起,不必他做任何事,让他尽情地玩儿。”

费盛不敢有异,又应了一声,退了下去。他一退出去,乔天涯便打帘进来了。

“离北的信,”乔天涯把信搁在沈泽川的桌面上,“快马加鞭送来的,该是有什么事要跟主子说。”

“元琢好些了吗?”沈泽川一边拆信,一边问道。

乔天涯还没来得及答话,就看沈泽川神色一怔,把其中的信反复看了几遍。

“有关冬日互市的事情,”沈泽川顿了须臾,“我要亲自去交战地和离北王面谈。”

* * *

离北的天变得快,秋日残余的晴阳很少,但是一旦出现了,就热得人想脱衣服。

萧驰野八月底又回到了交战地,暂时没有再走。他自从那场仗输了以后,就没有休息,无论是北上押运辎重,还是西去联系大境,都是他带着人跑。他像是彻底被萧方旭磨平了棱角,开始心甘情愿地做个辎重小将。

晨阳去提水的时候,看见萧驰野站在枯黄的草场上驯马。说是驯马,实际上要温柔得多,那匹通身雪白,胸口沾点黑色的马就是陆亦栀要留给他媳妇的马。萧驰野在上个月跑腿时,直接带了出来,要自己驯。

萧方旭策马从另一头过来,猛挟风俯冲下来,从萧方旭身边“咻”地蹭了过去,沿着草线再次腾空,旋了下身又飞走了。

萧方旭下马,把缰绳扔给后边的副将,摘掉头盔,吐掉嘴里的灰尘,眯着眼看萧驰野。过了半晌,他卸掉了沉重的铠甲,扒掉了自己马背上的马鞍,再度翻身上去,遥遥地冲萧驰野招了下手。

左千秋趴在了栏杆上,白发被风吹动,看他们父子俩并排。邬子余几步跑近,蹬着栏杆跨了上去。后边的离北铁骑和禁军都围了过来,把这一边的栏杆堵得水泄不通。

澹台虎被挤得腾不出手,伸着脖子喊:“这是干啥!”

邬子余举起个馒头,在喧杂里敞开沙哑的嗓子喊:“今天要是二公子赢了,押运队这个月就是大爷!吃饭都得多给我们两勺!”

左千秋见状笑道:“阿野想赢他老子,还得几年。”

“二公子争气!”澹台虎抹了淌到面颊边的汗,脸上晒得黑红,不服气地喊道。

左千秋说:“要是王爷赢了怎么办?”

晨阳刚想说什么,就听澹台虎大声说:“那我们就沿着草场跑,边跑边狗叫——”

邬子余跟后边的骨津立刻跳起来堵他的嘴。

左千秋没放过机会,说:“好!阿野,听见没有?今天要是跑输了你爹,你们全队就要汪汪叫!”

萧驰野抬指吹了声哨,浪淘雪襟绕了出来,跑到他身边,他上了马,问萧方旭:“去哪儿?”

萧方旭像是犹豫,说:“去哪……”

他话音还没落,就已经驱马冲了出去。

禁军整齐地嘘声,澹台虎挣扎着露出嘴,急道:“这王爷怎么还耍赖呢!”

浪淘雪襟犹如黑箭离弦,风瞬间就飒响了起来。天际的晴日刺眼,父子俩人跑马的背影几乎一模一样。猛骤然穿破云层,奋力急追,死死咬在萧驰野的身后,俯瞰着那双箭一前一后。草叶被马蹄践飞,风呼扇着无尽萋草,他们身处其中,好似坠入海浪的大小星子,在草野里划出了长长的痕迹。

萧驰野听着风声,望见萧方旭的后背。

萧方旭还没有老,他怎么会老呢,他看起来是那样地健硕有力,像是和二十年前没有差别,只要他举起双臂,就能举起两个儿子,在草场上大笑着把他们挨个抛哭。

萧驰野逐渐追了上去,浪淘雪襟远比萧方旭座下的那匹更加强壮,也更加年轻。它朝气蓬勃地冲,目光只盯着前方,仿佛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它停下来。

两个人逐渐并驾齐驱,跑得大汗淋漓。日光顶在头上,晒得他们背部发烫,这也许是离北今年最后一个烈日晴空。

终点有个石碑,上边刻着过去一年战死的离北铁骑,有和他们一起陨灭的雄鹰,还有那些承载着他们的战马。就在父子两人即将到达的最后一刻,猛比他们更快地冲了过去,绕了个圈,落在了石碑上,荣获第一。

“这是我的鹰,”萧驰野放缓了速度,说,“就是我赢。”

“这是我的地,”萧方旭也停了下来,转身对萧驰野指着脚下,“我比你早到了八百年呢。”

萧驰野冷漠地忽略了这句话。

他们下了马,太阳已经西斜。萧方旭踩着石阶,站到了石碑面前,伸手抹了抹上面的灰尘。这里的风很大,吹动了他的发,让他鬓边凌乱,露出了些白色,他说:“这里还有我兄弟。”

萧驰野从后跟上来,站在萧方旭身边。

“十年前我带你大哥来这里,”萧方旭指着某处,“这里有个小子,叫绥宁,名字挺特别的,跟你大哥年纪一样大。”

这个石碑每年都被刮掉旧名字,填上新人。这意味着一代一代的离北铁骑都存在于这里,又意味着一代一代的离北铁骑都消失于这里。石碑背靠鸿雁山,长眠于此。他们既是鸿雁山的风,又是鸿雁山的星辰。

“我要在这里,”萧驰野抬指点在中心,“地方大,位置好,看得远。”

“这是我的位置,”萧方旭小气地说,“这儿我全要了。”

“我娘怎么办?”萧驰野偏头,审视着萧方旭 ,“你把她一个人搁在大境。”

萧方旭没吭声,他越过石碑,望见了鸿雁山,随后像是被斜阳刺到了眼睛,又转了过去,望着大境的方向。风吹得他睁不开眼,他说:“我们可以相互眺望,永远都四目相对。”

萧驰野随着他的目光望了出去。

“我们生在其中,我们死得其所。离北人枕着山河,迎着烈日,不论男女,晒出来的都是铁骨。”萧方旭张开了手掌,大风经过他的掌心,柔软得像是妻子的长发,这是他过去数十年里唯一的放纵,“我终有一日会回到她的怀抱。”

萧驰野看那尽头的草浪滚滚,好似没有尽头的洪流,每个人所谓的悲欢离合都是天地的一瞬间而已,眨眼就会被冲散,从此万籁俱寂,再也找不到踪迹。

相遇是件何其珍贵的事情。

萧方旭转身给了萧驰野一拳,又抬起手臂,重重地抱了一把萧驰野,但他迅速松开了,说:“想要超过我,还要好几年!”

“谁知道呢。”萧驰野拍了把自己胸口,暗示身高。

萧方旭走了几步,作势要从地上捡什么。萧驰野被马粪砸出了阴影,当即掉头就跑。他一跑,萧方旭就哈哈大笑。

风还在吹,父子俩踏着斜阳返程。

黄昏还没有完,萧驰野因为一身汗,脱了上半身的衣物,站在河里冲凉。水面波光粼粼,他用木桶浇水时,整个背部的肌肉都被跳跃着的金光覆盖。

萧驰野俯身,在水里冲着他的臂缚。精铁被砸得用不了了,可是他还没有换,拿出来时拆掉了上边磨损的狗皮绳。他回过身,说:“再给我——”

风尘仆仆的沈泽川立在河边的坡上,落日余光溅在他的袍摆,上边还夹杂着草屑。

萧驰野好想他。

他就在余晖殆尽的最后一刻站到萧驰野的面前。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60章 谣言 下一章:第162章 互市
热门: 罪子 解罪师:菊祭 假面前夜 独步天下 新宿鲛 塔罗女神探之茧镇奇案 全职法师 天骄战纪 遛鬼 神级巨佬,被迫养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