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大嫂

上一章:第155章 商谈 下一章:第157章 仲雄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离北世子妃陆亦栀和萧既明是青梅竹马, 婚后感情甚睦, 在离北境内很有贤名。离北王妃病故的时候,萧驰野还屁都不懂, 常言道长嫂如母, 陆亦栀对于萧驰野而言正是如此。她不仅是陆广白的妹妹, 还是戚竹音的好友。

马车停在茨州城外,官道两侧都是随行的离北铁骑。陆亦栀坐在其中, 听着帘外脚步声起, 有人喊着“同知”。

同知。

陆亦栀轻轻合掌,欣喜地想着。

就是他了!

周桂站在马车外, 遥遥地行礼, 说:“拜见世子妃, 世子妃舟车劳顿,还请速速进城。”

陆亦栀没有见过周桂,自然也没有听过周桂的声音。她适才听人喊的是同知,便把周桂当作了沈泽川。马车驶向城门, 她在车轮碾动间悄悄掀了一角窗帘, 看见周桂的背影。

周桂背身而立, 陆亦栀看不到正面,心想这沈泽川与萧驰野在信里形容的不大一样啊。她悄无声息地放下帘子,过了片刻,再次掀开,又看了一次。

周桂这次露出了正脸,他比萧既明都要年长许多岁, 身量居中,面容清癯,还蓄着把美须,陆亦栀惊得目瞪口呆,好在理智犹存,还记得沈泽川比萧驰野小两岁。

正当时,只见周桂微俯身让出路来,余出抹白影。那白影身形高挑,虽然是侧着身,但能隐约窥见其容貌。陆亦栀细细地打量着,心道阿野果真没有吹牛,他确实生得好看,想必更像母亲一些。

沈泽川哪知道陆亦栀正打量着自己,他低声与周桂说:“今日还请诸位先生起草新文书,其他事情暂且推后,改日再谈。”

周桂再迟钝也知道陆亦栀这一趟是为了见谁,他紧跟着沈泽川,说:“我马上从衙门调人过来。”

沈泽川一愣,说:“调人做什么?”

周桂掌心冒汗,答道:“保护同知!”

沈泽川竟然无言以对,他看这趟随行的离北铁骑有五百人左右,要真是为了拿他,周桂想拦也拦不住。萧驰野八月以后还没有来信,他只能凭靠猜测行事。当下随口安抚道:“兴许世子妃只是借道,从茨州可以直达茶州,再入启东就方便得多。大人也不必太过担心,我们与离北不是敌人。”

谁知沈泽川这么随口一说,还真说中了。

陆亦栀此次南下,正是为了去启东。

陆广白叛逃,陆平烟受到牵连,被朝廷下令要押入阒都受审,但是戚竹音直接收押了边郡的督军太监迎喜,以迎喜屡次干预边郡军务、涉及边郡粮草问题为由,要求兵部先给她一个交代,并且把陆平烟接入自己营中照顾。戚竹音早在六月就发书离北,要萧既明尽快把陆平烟接走。

这件事是大案,陆广白叛逃以后是否会投靠边沙十二部最为关键,大周现在得不到任何边郡守备军的消息,仅仅从陆广白深入大漠的行为来看,他投靠边沙十二部的可能性更大。朝臣奏请审理陆平烟,就是想把陆平烟押入阒都作为人质,好在日后与陆广白交涉。兵部传达的文书在启东受到了阻碍,戚竹音视而不见,这个时候本该由锦衣卫钦提。

但是钦提没有成。

六年前中博兵败案,以纪雷为首的锦衣卫拘传沈泽川就是钦提。它不仅需要缉拿牌票,还需要驾帖以及御笔批文。李建恒死后太后代行天子之权,原本确实想要由太后与内阁联名下达文书,代替御笔批文这一项,可是戚竹音不受,她只认天子御笔,只要下到启东的锦衣卫没有带着御笔批文,她就不会放人。

花戚大婚,韩丞亲自率领仪仗队前来,也有与戚竹音交涉的意思。太后给出的报酬相当丰厚,但是没有谈拢,戚竹音如今作为阒都的兵马依仗,他们也不敢强行要求戚竹音交人。萧既明上次借着送礼的由头,就是让人前去打探消息,戚竹音给了明确的口信,陆亦栀此行就是为了把陆平烟接到离北去。

顺路为家中老父看一看沈泽川到底何许人也。

沈泽川自然不能让陆亦栀下住驿站,特地着人把家中庭院收拾出来,以萧驰野的名义请陆亦栀落脚。陆亦栀见那宅子的飞檐都是萧驰野喜欢的样式,内外打理得井然有序,不禁想起了临行前萧驰野写给自己的信,里边有三页纸都是在夸沈泽川。

陆亦栀下了马车,丁桃就欢欢喜喜地来接人。陆亦栀一见他就高兴,拉着他看了个头,说:“桃子也蹿了个头,怎么不跟二公子回家呢?”

丁桃说:“主子叫我留下来,守在公子身边。”

陆亦栀唤丫鬟给丁桃端糖,坐在椅子上,笼着自己的衣袖,温柔地问:“二公子常住在这里呀?”

丁桃被乔天涯敲打过,这会儿支支吾吾,又不敢对世子妃讲假话。

陆亦栀就更加温柔地说:“以前咱们在家的时候,你可常来陪我解闷。世孙一直知道有个桃子哥哥,整日念着你回家带他玩。”说着微微侧身,有些伤心,“六年不见我们小桃子,与我也生疏了。”

丁桃赶忙说:“不生疏的!世子妃待我好,临去阒都前还嘱咐津哥照顾我,我都记得的。”

陆亦栀便转了回来,说:“你年纪小,他们做哥哥的,自然要好好照顾你。阿野在阒都叫人欺负,我听闻以后便食不下饭,整夜辗转反侧,担心了许久……”

丁桃闻言立刻说:“主子离开阒都时没有受伤,八大营追不上我们的脚程,来的那个韩靳,现在还关在牢里呢,世子妃不要担心,主子现在很厉害的。”

“既然阿野这么厉害,”陆亦栀忧心忡忡地说,“你们怎么还走了那么久?”

“公子受了伤,”丁桃回忆着说,“主子被韩丞围困在城里,公子帮了好大的忙。可是那韩丞太可恶,竟然用老师威胁公子。公子没救下老师,出来以后,就病得很严重,路上的大夫都看不好,我们不敢走快。”

陆亦栀不知道沈泽川的老师是谁,但听得很惊心,便露了几分真色,问:“后来呢,病好了吗?”

丁桃不知道怎么解释,说:“我看着是好了,但主子和爷爷都说还没好。上回公子去茶州办事,路上也病了,主子回来的时候生了好大的气。”

陆亦栀就知道萧驰野果真常来,她说:“我都没有见过阿野生气呢。”

“不过主子赶时间,住一宿就得走。”丁桃想了片刻,小声加了句,“他翻墙进来的。”

陆亦栀了然,说:“那你住在这里开心吗?你若是想跟我回去,我便带你回去。”

丁桃犹豫起来,他想回离北,又放不下茨州。他跟历熊约好了冬天去城郊钓鱼,还答应了纪纲过年前学会一套拳,最重要的是,沈泽川从不拘着他的零用钱,他把青蛙养在沈泽川的庭院里,沈泽川也没有责怪他。

陆亦栀见状,若有所思,轻拍了丁桃的脑袋,没再为难他。丁桃这般犹豫,说明沈泽川待他很好,那么沈泽川就不是不好相处的人,起码对待这种半大的少年郎很有耐心。

陆亦栀暗想。

好看,持家,耐心,还重情义。既会打理府宅,又能处理政务。拿得住阿野,又不会过于强势。身体不大好,应该是早年在阒都留下了病根,命途多舛,却平易近人。

这么好的孩子!

陆亦栀一拍掌,兴奋地说:“快备笔墨,我修书一封,你们连夜送回大境,让世子看完以后送去交战地给王爷。”

* * *

沈泽川是外男,不能直接拜见陆亦栀,便在庭中设立屏风相隔。他们已经得知陆亦栀是借道,便筹备了小宴为陆亦栀接风洗尘,席间由周桂的夫人作陪。

周夫人最知情趣,与陆亦栀私话时把沈泽川夸了又夸,拣了几件事说给陆亦栀听。陆亦栀原本对沈氏的印象都停留在沈卫身上,是萧驰野连夜寄信,把沈泽川的好连说了三大页,最终含蓄地表示了一下自己在交战地被老爹揍了一顿,还降了职,他隐去了图达龙旗受险的事情,只说自己受了伤,让陆亦栀心疼不已,不想再对此事加以责备。

陆亦栀只暂住一夜,明日还要继续南下茶州。她在散席时特地把沈泽川唤入堂内,越看越好看,也越看越满意,想起萧驰野提过他的身世,还想起从丁桃那里听到的事情,不禁对沈泽川格外怜爱。

沈泽川觉得世子妃看他宛如看着只兔子,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仿佛再凶一些就能让他受惊。

“沈同知,”陆亦栀柔声说,“此次叨扰,让你辛苦了,为做酬谢,有件礼物还望你能够收下。”

说罢不等沈泽川答话,就让侍女把东西捧了过去。东西倒不是什么稀罕物,是盛在匣子里的绸缎。东西不贵重,沈泽川客套之后也不便推辞,但是他接过手,便觉得这匣子沉甸甸的。

待沈泽川回了庭院,掀开一看,底下垫着金玉手镯,都是镶嵌讲究,制作精细的传家宝贝。

费盛站在后边偷瞄,心想这不就是传给儿媳妇的物件嘛!但是他敢想不敢说,默默飘开了目光,留沈泽川一个人纳闷地站在原地。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55章 商谈 下一章:第157章 仲雄
热门: 不准跟我说话! 瘦子 重回90之留学生 开封府宿舍日常 歪笑小说 天才小毒妃 余温未了 保持沉默 阴阳包子店 银色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