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商谈

上一章:第154章 男人 下一章:第156章 大嫂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萧驰野不仅挨了骂, 还挨了揍。但这事他早就在心里盘算了, 没想跟家里隐瞒。他站军帐里接受降职处罚,主将们出去前偷瞄萧方旭, 发现王爷更生气了。

左千秋把那臂缚翻来覆去地看了, 对萧方旭微微竖起了拇指, 说:“我可什么也看不出来。”

萧方旭背着身立在另一头,说:“他用什么臂缚我不知道吗?撑死了就是熟狗皮, 仗着自己皮糙肉厚, 根本不会在这上面费工夫。”

左千秋也犯了难,他看向萧驰野, 犹豫地说:“……你在阒都的时候怎么不跟家里提?现在和师父讲一讲, 让我们对他……有点准备。”

“准备个屁, ”萧方旭回首,“他早就算好了,就等着我上钩呢!”

“迟早要见,”萧驰野背着手挨骂, “该办的都得办, 我今年还要带他回家见娘。”

“你安排得好妥当啊, ”萧方旭嘲讽道,“干脆我把你叫爹吧。”

萧驰野没敢接这话。

“哪的人?”左千秋把臂缚搁下,“阒都的吗?”

萧驰野老实地说:“中博人。”

左千秋就对萧方旭说:“那还行,离得近。”他接着问,“多大了?”

萧驰野说:“二十有一,挺小的。”

左千秋莫名觉得这条件熟悉啊, 但他一时间没想过去,只说:“臂缚打得不错,是做这门生意的吗?”

萧驰野说:“……不是。”

萧方旭冷笑:“你敢把刚才在外边的话给你师父讲一遍么?”

萧驰野微咳一声。

萧方旭说:“我降你的职,你就捅我心窝子!”

萧驰野听这话耳熟,他不上当,说:“我没有,我不敢。”

左千秋还想着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便问:“那叫什么?是咱们熟悉的姓氏吗?”

“熟悉,”萧驰野顿了片刻,说,“叫沈泽川。”

* * *

数日以后,孔岭与余小再到了落霞关,茨州想和落霞关谈长久合作。双方在书信里洽谈得差不多了,这次就是想要直接通过,在八月底前到达槐州。

八月才到,樊州原守备军指挥使就树旗反了,要自立为王,甚至先出兵抢占了灯州,想要借此威胁茨州,并且发文要求茨州把卖给茶州的粮食转调给他们,号称是“借粮”。

沈泽川当然没有理会,直接让周桂起草檄文,发往茶州,要合力剿匪,他给除自己以外的中博武装群体全部戴上了“匪”的帽子。樊州这位“翼王”自然不接受,双方隔空对骂,麾下的幕僚相互寄信问候祖宗,极力把对方形容成谋逆乱党,再把自己说成是为民揭竿的迫不得已。

沈泽川没有闲着,如今时间珍贵,他在双方对骂的空余让茨州州府着手修缮通往各州的马道、驿站,工程不小,等到年底才能完工,同时茨州守备军也没有停下训练,茨州正在以飞速扩增。

“这次卖粮食的钱除去槐州所需,正好能够用于马道修缮。但是衙门分发的粮食势必要跟着减少,入冬以后流民增加,把人拒之门外我又于心不忍。”周桂给沈泽川呈了册子,说,“天气转冷,从丹城来的流民逐渐增多。”

“说起丹城流民,”沈泽川拿着册子,转看向姚温玉,“元琢是从丹城过来的,对眼下的现状比我们更了解,流民怎么一下子增加了这么多?”

姚温玉罩着氅衣,闻声正色说:“先帝死后,韩丞想要说服太后给世家子弟增设官位,用国库替世家养子孙,所列名单长达数万人,但是太后没有同意。为保元气,以韩丞为首的世家在抢占民田的事情上变本加厉,他们对上虚报田地亩数,把万顷良田藏了起来,致使百姓无田可种,还要承担家中的人头税,为此逃离的人就增多了。”

“按照律法,户籍确定以后,没有地方官府的相关文书,私自出境轻则充兵,重则当斩。”沈泽川想了片刻,“为逃避官府缉拿,他们到中博来最合适。但是茨州毕竟能力有限,光靠衙门施粮不是长久之计,我们养不起那么多人。”

不仅如此,到达茨州的流民有一部分吃白食吃得上瘾,借口推辞分籍的事情,就挂着“流民”的身份在衙门口混吃等死。

“我特地询问了分籍官员,这部分人里有不少年轻力壮,混迹街头四处惹是生非。咱们七月以前的治安很好,可八月以后偷盗的事情频发,衙门的捕快捉人入狱,他们就打滚撒泼。”周桂说到这里就发愁,“后来发现入狱还能吃饱肚子,他们就更加肆无忌惮,唉!”

沈泽川对于此事已经有了决定,他说:“他们敢肆无忌惮,是因为茨州对于流民具有包容心,在这方面没有设置相关刑罚,仍然按照本地良籍来处理。但是现在时候不同了,今日就有请诸位先生起草文书,严禁流民推托分籍一事,最迟到八月中旬,还没有在衙门备录户籍者一律驱除出境。不仅如此,茨州后日就在各处张贴告示,派相关笔帖下去讲解,务必给城中不识字的百姓说清楚违法利害。后日一过,再有作奸犯科者,严刑重罚,绝不轻饶。”

沈泽川到达茨州以后,手段温和,对外一直是好说话的模样。在茶州一事上,也没有怎么显显山露水,但是这次一改前风,算是雷厉风行。

周桂迟疑地说:“可若是设置严刑重罚,会不会有失人心?毕竟几个月前,茨州才以包容的态度容纳了流民。”

“这是两件事情,”姚温玉恰到好处地说,“茨州容纳流民,是以慈悲为怀,但若是为此失去了该有的威信,那就是本末倒置。所谓攘外必先安内,茨州必须尽快解决内部隐患,否则来日必将受此拖累。”

“如今樊州已经有了‘翼王’,”沈泽川搁下册子,“这个翼王要在茨州东南侧建立中博小朝廷,集合了樊、灯两州兵力对阵茨州,想要我们做他的粮仓。明年春后局势更乱,不能再因‘仁义’两个字退让。”

“况且这也是好事,”姚温玉对周桂说,“修缮马道驿站都需要人手,流民正好填补了茨州的空缺。衙门就按照工程量给他们发粮,他们力气有地方使,肚子也吃得饱,自然不会四处滋事。”

周桂闻言也颔首,说:“户籍一定,衙门就对茨州人头有了确切的数。八月底开始丈量田地,能够赶在明年开春前完成分划。明年只要不遇天灾,茨州的粮仓就能保持充裕。”

“今年是第一年,”沈泽川心情不差,“明年茶州也要提上议程。除此以外,往西北落霞关及槐州一线也要开始准备开设新的马道。”

周桂一愣,说:“咱们不是跟离北借道吗?”

“不错,但长远起见,还是要给落霞关相应的报酬。”沈泽川说,“落霞关就在泉城上方,是我们要好好结交的同伴。商路沿线繁华起来以后,现有的道路就不够用了,更何况北原猎场要成为禁军的营地,增辟新的马道非常必要。”

“还有明年开春时各处的军粮问题,”天气不好,姚温玉腿脚疼痛,但是他神色如常,“第一,启东是中博南边最大的威胁,今年是受到先帝遇刺、陆广白叛逃两件事影响,没有来得及向中博发兵。但眼下花戚联姻已经形成,明年开春若是军粮充足,他们北上讨伐我们也极有可能。第二,离北如今脱离了阒都掌控,东北粮马道就失去了直通厥西粮仓的资格。我们与离北是唇亡齿寒的关系,北边的边沙骑兵全部都由离北在承担,军粮问题必须在开春前解决。”

幕僚们都在书斋的隔间里商议事情,中间就隔着屏风。因为常年居于室内,不少人抽烟枪,时间一久,书斋里就烟雾缭绕,闷得慌。

沈泽川叫了乔天涯,说:“送元琢出去透透风。”

姚温玉在四轮车上对沈泽川微微俯身,就由乔天涯推着出去了。沈泽川嘱咐周桂开窗,让隔间里的幕僚们也歇一歇。屋内空气太浑浊了,沈泽川也出去吹了冷风。

最近茨州雨季,没多少晴天,冷得很。纪纲担心沈泽川再度病倒,日日盯着他加衣,出行都由费盛跟着,格外谨慎。

费盛一看沈泽川出来,便上前呈递大氅。沈泽川披了,沿着廊子走了一会儿,这院里的槐花早谢了,枝叶间的叶子也掉尽了,横在阴郁的天空里,有些凄凉。

费盛想着法子逗趣,说:“主子,这周府里也有个跟咱们府上一模一样的铜缸呢,里头盛着几条锦鲤,让先生那只猫馋得直打转。”

沈泽川看过去,说:“我们府上的那个就是周夫人送的乔迁贺礼。”

沈泽川站得有些凉意,倒是清醒了许多。看着时候差不多了,就抬步回了书斋的檐下,看乔天涯和姚温玉还没有回来,便又等了片刻。那头周桂急匆匆地过来,招呼着沈泽川进。

这会儿已经快酉时了,再谈三刻,他们就该散了。晚上幕僚们还要彻夜起草新文书,明早卯时沈泽川一起身,就要到书斋审阅详情,再与大家商谈细节,赶在后天晌午前把东西张贴出去。

“冬日一到,离北的互市也要用起来。”沈泽川站在门口与周桂说,“跟颜氏能谈则谈,不能谈也罢了。到时候从槐州往厥西绕行,虽然距离远,但能想办法走荻城花家的水道,军粮也——”

丁桃从庭院门口进来了,几步跳过栏杆。沈泽川便停下了谈话,示意丁桃先说。

丁桃面颊微红,兴奋地说:“公子,世子妃来啦!”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54章 男人 下一章:第156章 大嫂
热门: 红拇指印 迷人的山顶 夜蝉 你丫上瘾了? 东方快车谋杀案 定婚耳环 大魏宫廷 这个家我付出太多了 炮灰Omega辞职不干了 哲瑞·雷恩的最后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