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围捕

上一章:第150章 乱臣 下一章:第152章 哈森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图达龙旗位于鸿雁山东山脉, 在沙一营的西北方向, 往东可以直达边沙十二部。在今年以前,这里不是双方争夺的地方, 但随着离北战线不断后退, 这里成为了交战地上方的要害。胡和鲁的队伍冲垮了前方的关卡和望楼, 常驻营只能居于图达龙旗西边和他们对峙,双方经常隔着图达龙旗的沼泽地进行骂战。

萧驰野从边博营绕过来, 眼下正好位于常驻营南侧。但是坍塌堵住了直通常驻营的马道, 右手边就是图达龙旗。哈森的队伍时常游走在此,萧驰野如果不肯弃粮脱身, 就只能带着辎重与哈森面对面。然而粮车太重了, 邬子余的铁骑吃泥跑不动, 禁军又没有足够的轻骑去做干扰,这种情况下掉头去图达龙旗太危险了。

邬子余想要反驳,但是晨阳等人已经掉转了马头。那是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信赖,他们无条件地服从萧驰野, 哪怕此刻是生死关头, 只要萧驰野下令, 他们就能即刻去做。邬子余身处其中,不自觉地战栗起来。

现在是申时一刻,受暴雨的影响,天色阴沉。骨津对这里轻车熟路,押运队进了图达龙旗。粮车沉闷地碾在泥洼里,稍有不慎就会陷进去, 所有人静气凝神,不敢有半分马虎。

萧驰野要把粮车藏在这里。

边沙再骁勇的骑兵也不会轻易进入图达龙旗,沼泽地对于他们而言同样很棘手。况且雨天影响的不仅是萧驰野,还有哈森,猛无法探查军情就意味着猎隼也不可以。双方隔着暴雨都看不清对方的动向,只能凭靠对战场的了解进行对弈。但是这种微妙的平衡仅仅维持在暴雨中,一旦雨停下,萧驰野现如今的队伍根本经不起哈森的冲击。

“邬子余留守粮车,”萧驰野飞快地说,“让铁骑挂上重链,包围粮车。”

图达龙旗周围的道路泥泞,雨天铁骑太重了,马蹄容易陷进去,留守粮车是最合适的选择。重链是萧方旭配备的东西,钩挂在铁甲上,能够让铁骑就地变成粮车的“甲”。这样一来,即便哈森能够突破萧驰野的游击,进入图达龙旗内部,也无法立刻冲散铁骑的铁壁。

萧驰野站在原地,对禁军说:“哈森带的是悍蛇部,速度快,冲力猛,我们追不上也拦不住。但是他们所在的东面灌木丛生,便于我们隐藏,雨天猎隼无法进行巡查,这是个机会。”

敌我强弱分明,萧驰野不能让哈森的队伍保持完整,那样没有胜算。他让禁军分散成小股,从图达龙旗的沼泽地摸出去,设置绊马绳,把没有防备的边沙骑兵同样分散在图达龙旗各个方向。只要边沙骑兵落了马,就失去了优势。

“骨津要绕开哈森的队伍,快马加鞭赶去交战地。”萧驰野转身,看着骨津,“朝晖没有来,说明柳阳三大营此刻动不了,再靠北的战况很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峻,如今只能向交战地求援。”

骨津在图达龙旗负过伤,对图达龙旗的道路烂熟于心,当即应声,带着一列轻装斥候队先行。

“老虎上东北,我去东边,晨阳坐镇在此,”萧驰野说着迈步,“无论如何,都要确保粮草能够顺利送到交战地。”

晨阳跟着萧驰野东奔西跑,最清楚离北各处粮仓的储备情况。如果萧驰野失利,那么晨阳就要在雨停时放出鹰,让东北粮马道即刻重调粮草北上,不要再耽误时间。作为押运队,他们的生死远远没有交战地的粮草重要。

此处靠近鸿雁山,雨一时半会儿不会停下,匍匐在泥洼里的禁军必须忍受砭骨的寒意。里衣贴着身体,早已湿得不成样子。他们手脚都要泡在泥水里,不到半个时辰,手指脚趾就冻僵了。

离北的秋雨像刀子,此刻才八月出头,天气却已经冷得像是随时会下雪。

押运队还没有换上御寒的袄衣,萧驰野早在出发前就让他们把随身携带的水换成了马上行。烈酒能够驱散湿寒,在这风雪遽然的边陲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萧驰野伏在泥洼里,一口一口饮着马上行。

一般来讲,离北和边沙的战事不会拖过八九月,因为再往后拖就会下雪,两方的草场都会受到风雪的肆虐。漫长的严冬里,离北成批的军匠会在这个时候彻夜不休地为铁骑重锻、修理装备,而边沙要把羊群迁向靠近南方的地方,大家会不约而同地进入休战期。只有咸德三年有过意外,那次悍蛇部南下攻破了茶石河沿线,为边沙十二部减去了相当大的粮草压力。

不知为何,近几日萧驰野有种预感,今年的冬天不会休战。阿木尔的攻势太凶猛了,如果说开春时是为了入境抢夺粮食,那么现在,阿木尔更像是在全线打压离北,没有任何想要退兵的意思。阿木尔把哈森从启东调到了这里,就是把自己最强力的部队都放在了离北战场,这与过去几年的小打小闹截然不同。

雨中忽然传来了马蹄声,萧驰野挂回水囊,竖起双指,示意后边的禁军趴下。他伏着身,面部几乎贴在了泥洼上,只用一双眼睛隔着灌木丛在雨中搜寻。一行骑兵出现在暴雨里,马蹄在疾驰时飞溅起泥水。萧驰野静静地注视着他们,狼戾刀随着距离的缩短而滑出了鞘。

马蹄声加剧,边沙骑兵的哨声被雨水打散,萧驰野撑在地面的手掌已经感受到了细微的震动。

他没有动,背后的禁军也没有动。

眼看边沙骑兵到了面前,再跑几步就会踩到禁军,为首的马骤然发出嘶鸣声,前蹄受到绊马绳的牵制,马儿双膝前突,直直地栽了下来。泥浪霎时扑溅在萧驰野的门面,他动了。在骑兵随马栽下来的同时,狼戾刀的刀鞘已然脱离,萧驰野照面就是一记劈砍,骑兵脖颈处喷涌而出的鲜血汇涌向泥洼,后方的骑兵措手不及,队形全乱了。

萧驰野根本不给对方重整旗鼓的机会,禁军紧跟着他杀进边沙骑兵中。泥污混杂着血水淌进萧驰野的脖颈里,马上行的辛辣浇过肠胃,让他浑身都热了起来。

这一下犹如当头一棒,打得边沙骑兵迅速回过了神。双方都是小股队伍,被雨水冲刷着厮杀。但是这一架打得很快,等边沙骑兵振作起精神,禁军又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暴雨中。

边沙骑兵在图达龙旗周围分设的队伍全部受到了禁军不同程度的冲击,一旦他们想要趁胜追击,这批痞子兵就会退缩。边沙骑兵被迫止步于图达龙旗的沼泽地以外,只要他们想掉头汇合,禁军便会摸上来偷袭。几次过后,边沙骑兵已经不胜其烦,他们快不起来,冲没方向,犹如无头苍蝇一般被禁军又推又踹的骚扰,一口气憋在肚子里,打得格外窝火。

萧驰野时刻隐藏在暴雨里,边沙骑兵根本分辨不清禁军确切的藏身位置。禁军没有离北铁骑的重甲和马匹,只要匍匐下去,就能消失在边沙骑兵的视野里,神出鬼没。

萧驰野的马上行很快就见底了,戌时天彻底暗下去,边沙骑兵仍然被禁军困在图达龙旗的边沿,进退不能。胜算不断增加,萧驰野似乎掌控了节奏。他不会上头,不论边沙骑兵示弱还是恐吓,他都不会被带走节奏。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萧驰野迟迟没有见到哈森。

夜晚寒意更甚,漆黑无比,萧驰野的靴子里全是泥浆。雨天湿滑,为了不让刀脱手,萧驰野用布条缠住了虎口,此时布条都快被泡烂了,他蹲在原地,拆掉了旧的,换上了新的。

人的体力有限,这样的拉锯战需要双方时刻保持高度警惕,神经必须紧绷,不能有半分疏忽。但是萧驰野也需要喘口气,他稍稍闭上了眼,甩了两下脑袋,让自己不要因为重复的动作而陷入麻木。

最迟明天辰时,交战地的援兵就能赶到,今夜至关重要。老天还是眷顾萧驰野的,即便雨势减小,今夜也不会有星光和月芒,夜色仍然是禁军的伪装。

萧驰野呼出热气,活动了下五指,握紧了狼戾刀。然而就在他重新站起身时,灌木丛里传出了凌乱的脚步声,拂开枝叶露面的人竟然是骨津。

萧驰野顿感不妙。

果然见骨津面色阴沉,仓促地单膝跪地,低声说:“主子,往交战地的路都被堵死了!哈森的精锐就在东南侧,截断了我的去路!”

萧驰野的心猛然下沉,他几乎是刹那间就明白了。

中计了。

善战的主将都懂得致人而不致于人的道理,萧驰野从阒都一路连胜的原因就在于他时刻都在把握主动权。这一点让他无畏敌军的众寡,牢牢掌控着战场的节奏。但是他忘记了,哈森与他是同种类型的主将。

这场雨不是偶然。

这是场精心策划的围捕。

哈森早从萧驰野的队伍北上开始,就为猎杀这只狼崽布下了天罗地网。萧驰野注视着边沙骑兵的同时,也在被哈森观察。萧驰野自以为的主动实际上在麻痹他自己,他早在决定掉头到图达龙旗时就陷入了被动。

马蹄声再度响起。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50章 乱臣 下一章:第152章 哈森
热门: 神赐的宴会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推理之王1:无证之罪 幸福假面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1 红的组曲 龙泪:池袋西口公园9 第三死罪 幽灵酒店 京极堂系列02:魍魉之匣(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