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下一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叶村省吾先生 敬启:

得阅来信,惊喜万分。盛情满怀,提笔彷徨,难以言表。其实,我一直在寻觅你们的音信,之前心存侥幸,致信为津先生,冀望有所消息,却杳无音信。当时亦满心悲沮。两年后的近日,因当年之信,与你重逢。想来幸有此信,甚感宽慰,高兴之至。

从信中得知令尊已逝,不禁泪眼蒙眬,回首往事,悲从中来。今日只能祈祷冥福,合掌默哀。

你定已长大成人,出人头地,令尊亦可含笑于九泉之下。听闻令兄在东京身有不适,我亦十分担心。希望爱侄尽快痊愈。

我亟欲亲眼见汝,恨不能肋生双翅。只是医生禁我外出,难偿此愿。我有千言万语,只能厚颜请你来此。

收到信后,烦请你马上来电。亟盼回音。

惊喜交加,难以为继。一切待见面详谈。

诹访子敬上

省吾写给诹访子的信,是在与三绘子商量后绞尽脑汁才写好的。因为实在难以开口说是在色情书上发现诹访子与父亲的关系的,就声称是从兄嫂处得知。当然,他也同时向嫂子汇报了所有事的来龙去脉。

两天后,省吾就收到了诹访子的这封回信。信是用毛笔写的,字迹十分工整清秀。末尾还添上了诹访子的电话号码。

省吾立马打了电话过去。

“我是桥诘诹访子,你是省吾吗?”

电话里诹访子的声音有些颤抖。

省吾的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姑姑。”他喊道。

血缘这种东西会令人产生一种近似于羞耻的特殊情感。

“在电话里谈,总觉得有点不尽兴,我们还是当面谈吧!”诹访子说道。

省吾说,平时要上班,只有周日才能过去。诹访子就将如何去她家的详细路线告诉了省吾。从始至终,她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她是怎样的一个人?”

省吾刚挂下电话,三绘子就急不可待地问。

省吾只能回答:“只从电话的声音判断不出来。”

电话是在三绘子的公寓打的。上次发生在省吾房间的事情把三绘子吓坏了。

“发生这样的事,实在是太可怕了。来我家住吧,正好有空房间。”

在三绘子的强烈要求下,省吾被带到了花隈的公寓。从那以后,省吾便住在了那里。

趁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就有人往家里投毒。待在那样的地方,省吾也觉得很可怕,而更令他恐惧的是,对于这次事件背后的真相,他一无所知。

现在可以明了的是,姬路工厂空地上发生的钢材坠落事件绝不是孩子的恶作剧。

“孩子们在那里玩,把钢材弄倒后,就急急忙忙跑掉了。”

这是省吾当时的想法,但是此次事件发生之后,钢材坠落事件又再一次真实地在他脑海中浮现。

“有人要置我于死地。”

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如果想偷原浆直接去偷就好了,何必要我的命呢?省吾怎么也想不通。

又或者是知道了偷去的原浆是假的,为了报复,所以下了毒?

这一推理虽然合情合理,但是盗窃和投毒在发生的时间上却不存在时间差距,这点就没法解释清楚了。

何况,在原浆被偷之前,他就在姬路被人盯上了,所以,报复杀人这一解释根本就无法成立。

“省吾,你可要多加小心啊!”

三绘子经常这样叮嘱他。

发生这次事件之后,两人的心靠得愈发紧密。这或许也算是一种收获吧。

虽然被当做诱饵的假原浆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既然被偷走了,总得向冈本分店长汇报一下。

不过,这不是一起单纯的偷盗事件,在那之前还发生了钢材坠落事件以及同时间段的投毒事件。对于这一系列的事件,省吾完全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只是觉得既然谜团连边角都还未被揭开,那么现在就不能将这些事轻率地告诉他人。

因此,他决定暂时先不告诉分店长原浆被人偷走的事情。

三绘子的妈妈给她留了一栋三层公寓小楼。三绘子只雇了一位老婆婆看家,其余的事都是她一个人料理。她一边上班一边管理公寓,却也管理得井井有条。省吾住在三楼角落的房间里。虽然与三绘子的房间隔得很远,但想到是和三绘子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他便已心满意足。在他的心中,热水瓶被投毒也好,钢材砸下来也好,诱饵被偷走了也好,这一切的一切仿佛已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了。

马上就要见到素未谋面的姑姑了——目前的状况下,似乎也只有这件富含戏剧性的事情与他居住在三绘子公寓里的心情相互融合。

星期天的下午,省吾和三绘子一起去了京都。两人约好,省吾一个人去拜访诹访子,五点的时候,再在河原町的咖啡馆一起吃晚饭。

两人费了好大劲才找到桥诘家。这是一栋极其宏伟的西洋建筑,威严的带顶大铁门离里面的建筑还有很远的距离,中间全是青翠的草坪。

一直跟着来到大门口的三绘子一边叹气一边感叹:“这是明治10风格吧,真没想到居然这么宏伟。”

建筑的年头看起来有点久远,但也因此拥有着一种老式建筑的舒适感。二人绕着宅邸外石墙走了一圈,发现这里占地绝不少于一千坪。

省吾也颇感意外,虽然“秋帆”的老板娘也说过诹访子日子好像过得很不错,但他怎么也想不到诹访子居然会住在这么大的宅邸中。

“不知怎的,我都有点不敢进去了。”

省吾一边说着,一边按了门铃。

省吾本以为从那个建筑物中跑出人来开门肯定会花不少时间,结果,出乎意料地,他很快就看到了一个小个子男人。原来在大门旁边还有个小建筑,因为被树挡住了,所以刚才没有看到。说是个小建筑,也只是因为在这样的大宅邸中显得小了点。如果放在普通的街道上,不论是在哪个城市,都是个规模中上且相当不错的日式二层小楼。

“请问您是哪位?”男人在铁栅栏里问。

“弊姓叶村,曾给桥诘女士……”

“您是打电话过来的那位?”

男人好像事先知道省吾会来。他像评估商品似的翻起眼睛,死死地盯着省吾的脸。

男人大约有三十五、六岁,身材瘦小,皮肤很黑,看起来是个小心谨慎的人。他身上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肮脏感,与那身雪白的衬衫一点都不相配。

“您请进。”

男人打开了大门。

沿着石墙已走了很远的三绘子这时回身伸出五个手指,表示五点见。

开门的男人冷冷地说道:“您一直往里走,我在这里打电话通报一下。”

来到明治风格的西洋建筑门前,省吾看到一个四十岁左右戴眼镜的枯瘦女人已经打开门在那里等候了,显然是接到了内线电话。女人穿着一身一丝不苟的深蓝色西装,看起来她应该不是女佣而是家庭教师或者秘书之类的。

“您是叶村先生吧,请进。”

眼镜后面的一双细长眼睛,像审查似地不停打量着省吾。

女人将省吾引到会客厅。会客厅十分宽敞,约有五十平方米大小,墙上挂着好几幅汉诗挂轴,都题着“赠练海学兄”的字样。想必是吴练海在中国财政界得势时,那些有权有势的人物赠予他的。省吾不懂这方面的知识,看了赠送人的名字也猜不出是些什么人物。

房间里有张中式桌子,桌脚上刻满了精致的雕饰,桌前摆着紫檀椅子。省吾在椅子上坐下。

房间角落里放着个朱红色的装饰柜,上面摆着像是玉制的龙和狮子。在这个中式房间里,省吾嗅到了吴练海的味道。虽然这个素未谋面的男人现在已经不在人世,但是从挂轴和龙形饰物上,省吾还是感到了他的存在。

这时,会客厅庄重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个老妇人慢慢走了进来。

省吾印象中的诹访子一直是那个花隈的诹访子,他想象中的诹访子应该是个穿和服的老太太。可是出现在他面前的老妇人却是西装打扮,一身干练的深绿色套装让省吾感到不知所措。老妇人站在门口,看了省吾一会儿。

“你是省吾吧?”

真实的声音比电话里的要清爽得多,但依然在颤抖着。

“是的,我是省吾……您是姑姑吧?”

老人用手绢擦了擦眼睛。

“请坐,你真的是有出息了啊!”

老人比省吾想象的还要有气质,高高的个子,胖得恰到好处,白发丝毫没让人觉得苍老。脸长得很富态,轮廓分明,下巴很宽。她慢慢地从桌边走过,坐到了省吾的对面。

诹访子眯着眼,笑呵呵地询问省吾的年龄、生活以及工作情况,但是那双眯着的眼睛中却不时地射出怀疑的光芒。

这时,省吾想起了放在兜里的父亲的遗物。

难道,那个东西是这个人的吗?

父亲生前经常说,他离开日本去往南洋时,身边值钱的东西就只有这个了。而这个东西指的就是那个招财猫的带扣。父亲是在去南洋之后才结的婚,因此,那个带扣肯定不可能是父亲前妻的东西,更不可能是省吾母亲的东西。

“事实上,我身上有件我父亲的遗物。姑姑,您对它有印象吗?”省吾拿出了带扣,“好像从离开日本时开始,父亲就一直随身带着它。”

诹访子取出眼镜,一边说着“来,让我看看”,一边将手掌上的带扣拈了起来。

镶嵌着象牙的珊瑚被精细地雕琢成招财猫的形状,作为装饰系在带扣一端。

“啊,这是……”

诹访子只说了这句话便如化石般静止了。

过了好久,她慢慢地摘下了眼镜,放到桌子上。她双手捧着那个带扣,一直强忍的泪水忽然如决堤似地流了下来。

“哥哥!”她低吟完这一句,就倒在了地板上。

地毯的颜色也是深绿色的。

诹访子跪在地毯上,哭着缩成一团。

“哥哥,请原谅我们……为了我们,你一定吃了很多苦……”

省吾呆呆地看着这一切。诹访子一直将带扣贴在脸上。

就在这时,那个像是家庭教师的女人打开门,端着茶走了进来。她将茶盘放到桌子上,然后走到诹访子的身边,蹲了下去。

“夫人,您怎么了?”她开口问道。

“啊,富泽。”诹访子抬起头,脸上满是泪水,“没什么,看到过世哥哥的遗物,一下子失态了。亏我活到这把年纪,真是白活了……”

富泽将诹访子扶到桌旁坐下,诹访子用手绢拭去了脸上的泪水。

她的眼角和脸颊都哭得泛红。

省吾觉得那张脸有种说不出的美丽。

“这个带扣是我年轻时一直珍藏的东西。哥哥去往南洋前,我将它送给了哥哥。没想到,哥哥一直将它……”诹访子一直紧紧捏着手帕的一角。

“父亲到死都将它带在身边。”省吾说道。

诹访子又开始抽泣起来。

“哥哥……”

喝口茶过了一会儿,诹访子终于平静下来,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已经是五十年前的事了……现在想来就像一场梦一样。”

她开始说起了往事。果然人年纪大了。

很小的时候,她母亲经常跟她说:“你爸爸在东京,他姓叶村,是个很了不起的人,你还有个哥哥。”

虽然她随了母亲的姓桥诘,但在她心中一直都记着有个姓叶村的父亲以及姓叶村的哥哥。

成为艺伎之后,突然有一天,那个姓叶村的哥哥来找她,正好是一九一零年夏天的事。

父亲去世前曾告诉叶村康风他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刚开始,康风不能接受父亲还有个私生女的事实。当时的他还与在中国从事革命活动的日本人有来往,每天都很忙碌。即使他想要照顾妹妹,对于这个无权无势的人来说,也多少有些力不从心。

对叶村康风来说,投身于邻国革命事业这件事本身就有种浪漫成分在里面。后来不知是哪件事触到了神经,他突然挂念起了身在神户的妹妹。显然,那个素未谋面的妹妹激发了这个浪漫主义者的情愫。

另一方面,在诹访子这边,由于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以致有些不知所措。但没过多久,她就喜欢上了这个哥哥。

“不管怎么说,当时的我还是个孤儿。突然有个哥哥出现在面前,肯定会开心得不得了。”她这样描述着当时的心情。

那年的秋天,康风陪着一个年轻的中国人去了花隈,那个年轻人就是吴练海。

一见到年轻人,诹访子就惊讶得差点叫了出来。

本来“鹤之家”是打算让诹访子做舞伎,在她十四岁的时候,就送她去了京都。虽然她在京都待了半年之后又回到了花隈,但当时她在京都的住所隔壁恰好就住了一位清朝留学生,而那个留学生正是吴练海。

吴练海高中和大学都在京都就读,那时他还经常拉刚学会不久的小提琴给隔壁可爱的诹访子听。

“我要是有个这样的哥哥该有多好。”

诹访子一边看着吴练海一边想象着她那位住在东京的哥哥。

这真是奇遇。

省吾一直觉得诹访子和吴练海的关系进展得过快,没想到实际上还有这段插曲。

吴练海也深深爱恋着诹访子,两人都很年轻。渐渐地,随着去往花隈次数的增多,吴练海终于动用了康风交给他的革命资金。由于上海的党组织迟迟没能决定将那笔资金运到哪儿去,吴练海留在神户的时间也被延长了。

等到上海方面作出决定的时候,吴练海花掉的资金已经很难填补上了。

之后事情的发展就和省吾从《当世花隈女气质》里得知的相差无几了。

“前辈们也劝我们首先要保全自己,所以我们决定顺从哥哥的美意……但是,哥哥如此为我们着想,我从来都不曾忘记……”

诹访子的声音一直都在颤抖,好像并不是因为兴奋的缘故,也许她的声音本来就是这样的。

省吾觉得耳边像是有个铃铛在不停地摇来摇去一般。

“说了这么多,这回该轮到省吾说说你父亲的事了。”她说道。

“我九岁时,父亲就不在了,所以也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等我到了懂事的年龄时,父亲已经老了,可能是因为哥哥和姐姐接连身遭不幸,父亲总是没什么精神。但我想他在生活上也没有什么别的烦恼。”

“这样啊……”诹访子的声音低了下去,“自从去了南洋后,他便音信全无了。我们在上海的时候,听一个日本人说叶村康风到了新加坡,混得潦倒不堪。那个日本人还说,康风做了坏事,因此受到了报应。当时我听到那句话,痛苦得都喘不过气来……”

“那应该是刚到南洋时的事吧。好像刚开始的时候,父亲吃了很多苦头,我也曾听他讲过当时的艰苦。不过,结婚之后就交上了好运,事业也越来越顺了。”

“听你那样说,我就放心了。我现在这样说,可能有些不太好。可是每次想到哥哥,就总想起在上海听到的那些消息,还有哥哥穷困潦倒的样子……从今以后,我终于可以摆脱这种噩梦了。”

诹访子只认识年轻时的康风,而省吾只认识年老的康风,两个人都不得不从时间的两个极端开始讲起。

“之后,就连哥哥的流言什么的也听不到了。”诹访子接着说道,“我当时也因为生活忙得脱不开身,毕竟是在陌生的中国,日子过得很艰苦。先是‘九·一八事变’,后来又是‘七七事变’,虽然吴练海的工作大多是与银行有关,但也要在政府里帮忙,而他的妻子却是交战国的日本人,所以经历了很多困难。但是,每当觉得自己难受的时候,我就想起哥哥,然后就会觉得眼前的辛苦根本不算什么,也有了继续努力下去的勇气。当然,我所谓的辛苦自然不是金钱上的辛苦。”

看看这个会客厅也能知道,金钱上的困扰跟她根本没有交集。

诹访子又说起了战时在美国的生活。

“在美国,也吃了很多苦,言语不通。不过说到言语不通,其实在中国就已习惯了,所以倒也没什么。”

从山本副教授的调查中省吾已经知道,战争结束后,吴练海便辞去公职,进入了美国的实业界,和在美华侨一起开始了金融方面的工作。

“我当时很想回日本,也很惦记哥哥。外子跟我的想法也是一样。”

一九四九年,诹访子与丈夫吴练海回到了日本。

两人一开始住在东京,当时吴练海还没到赋闲的年龄,因此还在自己擅长的金融领域进行活动。

“那还是战后不久的事情,因为人员归国、军人复员还有空袭等原因,很多家庭都走散了。电台里都有专门的‘寻人时间’,我也请电台播送了好几次信息来寻找哥哥,但是一直未能收到任何回信。当时我想哥哥可能已经去世了,也就放弃了寻找。”

“原来是这样……我们当时要是听到那个节目,也不用寻找得这么辛苦了。”

“后来,大概三年前,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得知哥哥顺利地从南洋回国,而且还有了好几个孩子……”

通过与诹访子的谈话,省吾得知,大约在六年前,吴练海引退后,将家搬到了京都,也借此机会入了日本国籍,随了妻子的姓桥诘,并将名字改成了练太郎。

之所以选择居住在京都,是因为对于两人来说,京都是拥有共同回忆的地方。

桥诘练太郎,也就是吴练海,在那之后不久便去世了。他们在大阪和京都分别建有一栋公寓,吴练海也在很多领域进行了投资,因此诹访子虽然失去了丈夫,却依然能过着轻松自在的生活。

三年前的秋天,诹访子参拜完寺院准备回家时,天下起了雨。朋友开车将她送到家门口时,诹访子看到门前有个老妇人在躲雨。

“雨下得这么突然,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停的。在那之前,你不如进去坐会儿吧。”诹访子将老妇人带到了大门旁的小建筑中,里面住着植原夫妇。刚刚省吾按铃时,出来开门的那个男人就是植原。从吴练海还在东京时开始,就一直雇佣植原帮忙处理一些杂事。

刚失去丈夫的诹访子有些寂寞,不知不觉间就跟老妇人聊了很多。聊着聊着,她得知老人战前曾住在南洋,便想着或许老人能知道些什么,便试着问了下叶村康风的事,没想到,老人对康风的事非常了解。

“在新加坡的时候,我们曾住在一个房子里。当时我们住一楼,叶村先生住二楼。他跟我父亲又是同乡,所以我们走得很近。那时叶村太太已经去世了,孩子们也回了日本,他一个人住在新加坡。鼎造……没错,虽然他的朋友都用他的号来称呼他,我们还是喊他鼎造。鼎造不久就再婚了,之后便搬到了别的地方。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他带着五六岁大的儿子回了日本。因为他回国坐的船比我们早一个船次,所以我是绝对不会记错的。结果,他续弦的太太还是走在了他前面,父亲也说,他是个没老婆运的男人……”

听了老人的话,诹访子知道哥哥康风在南洋并没有落魄而死,即便回国后去世了,也应该还有几个孩子在。“之后,我又开始了寻人活动,这次不只是寻找哥哥,还希望能得到哥哥的孩子们的消息。因为我本来也没有孩子。”

说完这番话,诹访子慈爱地看着省吾。

一九四一年,五六岁大的省吾被父亲抱回了日本。老人所说的康风五六岁大的儿子指的就是省吾。

推荐热门小说火之幻影,本站提供火之幻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火之幻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 下一章:
热门: 星际灵厨直播日常 十年 女王蜂 太古神王秦问天 噩梦大盗 撒野(左肩有你原著小说) 荒诞世界 古井奇谈 死亡的精确度 马来铁道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