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下一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哎呀,不要客气,一口喝尽!”茜草不停地劝省吾喝酒。

花隈这个地方,南北向是一个非常宽阔的大斜坡,东西向则是一些寂静的小胡同,这些胡同与斜坡相连,交织成网状。斜坡非常陡,让人感觉站在上面能从那儿一下滑到对面的港口。南北向的斜坡非常繁华热闹,把东西向的那些小胡同衬得格外安谧寂静。

茜草的家就在胡同的一个角落里,虽然不是很宽敞,但给人感觉很别致。

“这里就如同隐居之地。”茜草带着给自己辩解的口气说。她现在精神非常好,根本看不出已经六十五岁了。女儿经营着一家小饭馆,所以她可以轻松快乐地安享晚年。她在红灯区长大,又经历了红灯区最繁华的一段时期,所以现在她骨子里还散发着那个年代的余韵,而房间的布置也非常切合她的这种气质。

“我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开始当艺伎的,那时候这里的生意非常好。你说的这里的艺伎嫁给中国革命者的事就发生在那之前。那时候我们还都是小孩,所以也不是很清楚当时的情况,所以我请来了春子,她对那个时候的事情非常熟悉。”茜草说着就介绍了一位老女人给省吾。她叫春子,从明治末期到大正(一九一二年至一九二六年)初期一直从事艺伎这行,现在已经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婆婆,气场跟茜草完全不同,身上没有一点艺伎那种特有的妖艳和娇媚。她的嘴里像含着东西一样,不停地蠕动着,说话非常不清晰。

“……我曾经目睹过孙文先生的风采,真的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跟随他的人也都个个风度翩翩,无论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都为之佩服。”春子就这样开始对省吾说起了那个年代的事情。

期间,茜草依然不停地给省吾敬酒:“上次真是不好意思,好不容易约好了,又因为我突然发烧,没能见成。心里也觉得很对不住三绘子。所以今天,你在我这里就不要客气,一定要喝尽兴。”

“茜草阿姨,我们今天可不是专门跑来喝酒的,是为了打听事才来的!”三绘子从旁按住茜草的手腕,但茜草还是给省吾又倒了一杯酒。让来让去反倒麻烦,省吾索性就不客气了,茜草给他倒多少,他就喝多少。

春子沉浸在她那优美漫长的回忆当中,说了老半天也没进入主题。

“那些革命党人,在酒桌上很少谈与革命相关的事,偶尔说几句也用汉语说,我也听不懂。对了,有个人非常健壮,叫什么名字我记不起来了,之后他出人头地,是个很了不起的人,他能一口气喝掉一斤酒……”说到这儿,春子才把话题慢慢引到了神户。

省吾也想了解一下吴练海那个时代的社会背景,就把春子此前说的那些貌似跟他们要问的事毫无瓜葛的话认真听了进去,但三绘子却有点坐不住了:“阿姨,我们想听一下那个叫吴练海的人的事情,还有就是,那个嫁给吴练海的艺伎叫什么呢?”

春子又开始蠕动着嘴:“那个吴先生来神户住的时间并不长,具体的事情我也记不太清楚了,但我还记得他皮肤非常白,而且胖乎乎的——有关他的记忆,就这么点了。”

“也就是说你跟这个吴先生也不是很熟?”茜草问了句。

“嗯,那个人每次来都只叫诹访子一个人,我只见过吴先生两三回,但觉得他非常有男子汉气概,还有传言说他是诹访子的男朋友呢。如果不是别人说,我还真没看出他跟诹访子是那种关系。”

“这个诹访子就是跟吴练海结婚的那个艺伎吗?”省吾忍不住问了一句。

“嗯,是的。”春子张开她那掉光了牙的嘴说。

“那个吴先生应该经常来花隈吧?”

“是的。”春子继续蠕动着嘴,“但是,刚才我也说了,他每次来这里,只叫诹访子一个人,我们也就是偶尔瞥见他几次而已……”

“那您就多给我们说说这个诹访子吧,我们想多了解一下她。”三绘子略带催促地对春子说,然后又朝向省吾,“是吧,叶村?”

“嗯,对,您多给我们说说诹访子的事吧!”

省吾来这儿本来是想打听吴练海的,可是既然春子对吴练海所知甚微,那至少要多打听点诹访子的事,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吴练海的妻子。

“诹访子赎身之后,就离开这儿跟吴先生走了,所以关于她的事情我们也不太……”春子说着看了一下茜草。

“那她的亲人呢?”省吾问。

“她是个孤儿,很小的时候就被‘鹤之家’的老板收养了。如果说亲人的话,那个老板可能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那,诹访子结了婚以后呢?”

“跟她丈夫一块回中国了。”

“她去了中国以后,你们有没有得到过什么消息?”

“一点儿都没有。她跟这边完全断绝了关系……以前跟她关系比较好的人都没有收到她任何消息。她们还抱怨说诹访子这个人很薄情呢!”

“连有关她的传言都没听说过?”

“嗯,完全没有。”

“那我再向您打听点其他的事,那个时候您有没有听说过叶村这个人呢?叶村鼎造——亦或者是叶村康风……”

“没有。”春子摇着头又看了茜草一眼。她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开始浮现出不满的神色,可能是因为突然被拉到这种地方,又像在接受审讯一样,所以有点生气了。

省吾感到不妙。

“请。”茜草又再次来劝省吾喝酒。

外面下起了蒙蒙细雨。

夜晚花隈的街道非常黑,只有被街灯照到的地方才隐约有点光亮,但还是看不清路面,只是觉得路面湿了。

“好温柔的雨啊!”在回去的路上,三绘子轻声对省吾说。

“你说雨很温柔?”

“对啊,生怕把人的脸打湿一样,下得那么委婉。”

“是啊,看来这雨也是有感情的。”

两个人也不撑伞,就那样慢慢走着,非常享受似的徜徉在雨巷里。

“今晚好像没什么收获。”三绘子有点不甘心。

“有啊,我们现在不是知道跟吴练海结婚的那个艺伎的名字了吗?”

“说得也是……但那个叫春子的婆婆,让人感觉有点奇怪。”

“上了年纪的人大概都这个样吧。”

“茜草阿姨从头到尾一个劲儿地劝你喝酒,也有点怪怪的。”

雨还是轻柔地下着,偶尔有光从二楼的窗户泄漏出来,越过围墙垂下来的柳枝,在那朦胧的灯光中越发显得婀娜艳丽。不远处还传来三味线7的琴音。

五十多年前,省吾的父亲有可能也来过这里,还有吴练海、中国的革命家、政客们。然而,他们现在都已经变老,或是死去。那些当年向他们投怀送抱的娇媚女人也都变成了老婆婆。

时间会抹掉一切,没有什么可以让人永远铭记。为何现在还要纠缠那么多年前发生的事呢?

看到满脸皱纹的春子,省吾忽然对自己正在调查的事感到一片虚无。

所有的事情最终要么被埋进土里,要么都会被封印在皱纹里。

一九一零年,也就是中国清朝宣统二年。

四月 汪兆铭暗杀摄政王失败被捕。

六月 中国山东省发生暴乱。

八月 日本占领韩国。

……

对这些记录到历史纪事年表里的所谓大事件,他一点兴趣都没有,更何况现在要他把发生在五十多年以前的一段掺杂着爱恨情仇的私事挖出来,暴露到光天化日之下。对他而言,除了虚无,其他的什么也不是。

省吾心想,如果我是我父亲的话,就不会让孩子为我洗脱罪名,有句话说得好,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可是他又想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哥哥,还有嫂子的脸。现在他做这些事情的动力完全来自于哥哥和嫂子的执著。

省吾和三绘子肩并肩走着,他现在非常想甩掉那远在天边的牵连,紧紧抓住眼前的幸福。

他终于按捺不住地想打破此刻的沉默,开口说道:“说起来,这里还真是发生过不少事啊!中国革命党人在这里一口气喝一斤酒,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一个个暴发户在这里寻欢作乐。发大水的时候,这条街又是一片汪洋。后来又在空袭中化为灰烬——真是经历万千,如梦似幻啊……”

三绘子还是沉默着不说话,而省吾就像着了魔一样继续不停地往下说:“‘二战’以后这里又开始重建……朝鲜战争的时候,靠着美国的物资订货,这里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与喧闹——这条街道见证了这些历史……”

“省吾君。”三绘子突然站住。以前她都是叫省吾的姓,这回是第一次直接称呼省吾的名字。

“嗯,怎么了?”

三绘子犹豫了会儿,说:“再说话的话,就把现在的气氛破坏掉了。”

省吾使劲咽了口唾沫,呆在那里。三绘子把身子靠了过来,省吾顺势把手搭在她肩上。

三绘子没有动。

省吾感到搭在三绘子肩上的手都僵硬了。他想尽量让自己放松下来,于是他将三绘子紧紧地搂在怀里,温柔地亲了一下她的眼睑。

他的内心已经激动得无暇顾及对方的反应,只有喉咙那个部位能感觉到三绘子温柔的喘息。她的喘息就像当下的蒙蒙细雨,非常轻柔,就像怕呼出来的热气会烫着对方一样。三绘子微微扬起头,省吾感到她的气息从他的喉部慢慢移到了下巴,然后嘴唇相碰……

结束了漫长的亲吻,三绘子贴近省吾的耳际,略带颤抖地轻声说:“我早就知道,总有一天,会有你这样一个人出现在我面前。”

省吾平复了一下自己紊乱急促的呼吸,也对三绘子轻声耳语道:“我现在感到无比的幸福——让那件陈年往事见鬼去吧,我不想再查下去了。”

这是他心里的真实想法。他现在这么卖力地调查父亲的事,完全是出于兄嫂二人的嘱托。特别是嫂子,她是省吾行动的原动力,一直推着省吾往前走。然而,现在他身边又萌发了一股抓住他的心的新力量。两股力量撕裂着省吾,但他明显感到这股新的力量要来得更加强大,这样一来,吴练海的事就变得无足轻重了。

“不要这么说。”三绘子微微抬起头,“还是继续查下去吧。这不是你哥哥的愿望吗?再说……”

“再说?什么?”

“我想和你一起做点什么,尤其是这样有明确目标、我还能帮上你忙的事。”

事实上也是这样。两个人如果真的想了解对方、进入对方内心的话,只是这样抱抱是不行的,必须要在一起共同经历一些事情才行,并且,这些共同的经历也会让两个人的心靠得更加紧密。

而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给省吾父亲雪耻的这件事是最合适不过了。

“那可就要辛苦你了。”

“非常乐意效劳。”

接着,两个人又相拥长吻。

离开花隈后,两人来到一家咖啡店,没有音乐,非常安静。此前省吾只向三绘子片段地说过一些关于父亲的事,这次他又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详细地告诉了她。作为协助者,三绘子必须知道事情的原委。

那晚,三绘子掌握了五十多年前叶村康风贪污事件的所有信息,省吾所知道的她也都了解了。

如今调查这件事已经不是单纯为了哥哥和嫂子了,它现在已经成了紧紧联系省吾和三绘子的纽带。

在公司,他们还是以姓相互称呼,尽量在他人面前表现得客客气气,而这些小心思也给他们的恋爱增添了一种特殊的味道。

一天早上,三绘子看到周围没人,就偷偷给了省吾一份早报。

“读一下用红色铅笔画出来的部分。”

省吾接过报纸就开始在那一堆报道里找红色铅笔画过的印记,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了,因为三绘子所说的“画”其实只不过是一些很小的红点而已,都标注在一个贴有照片的消息栏里。

消息的标题是:

为津庄吉氏就任绿化运动协会理事长

大体内容是说,神户商界的长老级人物为津氏被推选为绿化运动协会的理事长。

为津氏从商业学院毕业后就进入石崎轮船公司工作,历任石崎轮船公司常务、联合海运专员、西日本轮船公司总经理,并长期担任神户工商理事会理事,对海运界和神户的经济界的发展都作出了杰出贡献。虽然今年已经七十九岁了,但他身体依然健硕,退休以后还坚持每天爬山,精神气儿完全不输给年轻人。所以,理事长一职,为津氏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不过是报道一个退休的商业老手又被委以闲职,三绘子给他看这个做什么?省吾感到非常纳闷儿。

“为什么要让我看这个?”他本来想直接问三绘子,但还是憋了回去。因为恋人之间讲究的是一种默契,要心有灵犀、见微知著,对方表情微微一变,你就能知道她在想什么。此时省吾如果开口直接问三绘子的话,就有可能破坏掉这种气氛,让两人之间的那种秘而不宣的感觉荡然无存。

想到这里,省吾抬起头,发现三绘子正在冲他微笑。然后,三绘子说:“我们去见见这个为津吧。”

“嗯,好。”虽然这么回答了,但省吾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非要去见这个绿化运动组织的头头,甚至无法专心工作。报纸就那样敞开着扔到旁边。他现在正在整理有关“月光”抛光剂试用感想的问卷调查,想从里面找出点对宣传这款产品有利的东西,但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有价值的东西。他时不时地瞟报纸两眼,觉得为津庄吉的那张照片就像是在愚弄他似的。

——这个秃顶老头到底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中午之前他必须找到答案,因为午饭后他要跟三绘子在一家不太起眼的咖啡店见面,这已经成了他俩这段时间每天的必修课。那个时候肯定要说到为津这个人,如果那时还找不到答案的话,就没法跟三绘子交谈,那可就不妙了。

……从商业学院毕业后就进入石崎轮船公司工作——

为津的这段经历忽然映入了省吾的眼帘,这时钟表的时针刚好指向十二点。

“啊,我明白了——”

省吾的父亲在逗留神户期间,曾经在这个石崎轮船公司工作过三个月。一直研究父亲经历的哥哥和嫂子也肯定注意到了这家公司。这家公司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生意非常好,可是到了明治末期,公司业务变得很不景气,只能靠两三艘租借的船来维持生计,省吾的父亲就是这段时间来到这家公司的。最终,这家公司被联合海运公司收购了。

所以,石崎轮船公司时代的人,能活到现在的已经很少了,并且父亲在那里也只待过三个多月,因此,从轮船公司这条线入手不会有太大收获——伸子也曾经这样跟省吾说过。

为津庄吉今年七十九岁,从商业学院毕业后就直接进入石崎公司工作,也就是说,他还不到二十岁就已经是石崎公司的职员了,后来又升为常务,所以他在这家公司肯定待过很长一段时间,并且可以肯定的是,明治末期他也在这家公司。

“好,该去吃午饭了。”省吾站起身来往外走。这时他脑子里那层迷雾终于消失,整个人变得神清气爽,与三绘子眼神交汇时也爽朗地笑了开来。

上了年纪的人都喜欢与人会面,尤其是和那些能听自己谈心的人。为津很快就答应与省吾和三绘子见面,并把时间定在了第二天中午休息的时候。省吾先是以一名登山爱好者的名义往为津那边打了个电话,说是想跟他交流下绿化运动的事。为津听了,当时就在电话里邀请省吾来他的事务所详谈。绿化协会的事务所就在矶上路,从公司走过去只需要不到五分钟。

见面没说几句话,为津就开始例行公事似的大谈特谈绿化运动的重要性:“现在到处都在大兴土木搞地产,绿化面积是越来越少了。”省吾点头附和,装出一副很认真地听为津高谈阔论的样子,可心里却一直在琢磨着怎么把话题引到父亲那件事上去。

三绘子先开口了:“昨天在报纸上看到了有关您的介绍,这位叶村君这次来拜访您的的目的是想……”她对省吾使了个眼色,暗示省吾把话接下去。

“事实上……”省吾很难为情地干咳了一下,“我父亲可能曾跟您一起工作过。他是明治末年去石崎轮船公司工作的——好像在那工作了差不多三个月。”

“哦?”为津庄吉从桌子上拿起省吾的名片看了一下,“叶村?啊——叫叶村什么来着——对了,是叶村康风吧!”

“嗯,是的,我就是他的儿子。没想到您还能记起我爸爸的名字。”

“当然记得了。话说回来,你爸爸现在怎么样了?”

“他在‘二战’期间去世了。”

“哦……”为津闭了一会儿眼睛,“掐指一算,已经过去五十多年了……原来你是叶村君的儿子啊!太久之前的事了,现在也记不大起来了。要不是两三年前有人跟我打听叶村君的事,我现在还真记不起叶村君的名字。”

“您说两三年前的事是指……”

“哦,有位夫人给我来信说,她想知道我以前的同事叶村的消息。那时我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才把你父亲的名字记起来,可是长相却完全回忆不起来了。不管怎么说,我们也只是在一起几个月而已。而且,叶村君从石崎船厂辞职后就杳无音信了,谁也不清楚他去了哪里,他的家人怎么样了。我只记得他当时还单身,所以也没能给那个夫人一个完满的答复。”

“哦,原来是这样。”省吾说着把头转向了三绘子。

“难道是你嫂子……”三绘子低声说。

看来通过调查省吾父亲以前的同事来获取新线索的想法有点幼稚了。他们现在正在查证的线索,嫂子应该早就掌握了。

省吾看了一下表,站起来说:“那么,今天就到这吧,打扰您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真是个青年才俊啊……能看到老朋友的儿子变得这么优秀真是一大快事啊!”为津说着也站起来,主动跟省吾握手,接着又看了一眼三绘子,“这是你的女朋友?”

“不是,只是……一个登山的伙伴而已。”省吾慌慌张张地回答。

看在以前老朋友的面子上,为津特意把省吾二人送到了门口。

“我现在还记得你父亲来石崎公司面试时的情景。当时他是看到当地报纸上的招工广告来面试的。面试的时候,经理问他,你是因为喜欢轮船才来面试的吗?他当时的回答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他说,不是,我想在这工作并不是因为喜欢轮船,而是想住在神户。经理因为非常佩服他的坦诚,就录取了他。我当时也在场,也对他抱有同样的感觉。我还记得那是在八月非常热的一天……你父亲确实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

在门口处,为津又跟省吾说了这些话。

“还是被你嫂子抢先了一步。”离开绿化运动协会事务所后,三绘子马上对省吾说。

“嫂子调查得还真是仔细啊!”

“看起来,为津对你父亲的事真的是记得不太多了。”

“嗯,他刚才跟我说的父亲参加面试时的表现,确实很符合父亲的一贯作风。参加轮船公司的面试竟然说不喜欢轮船,这种事情恐怕只有父亲才能做得出来。”

“可是,为津应该知道你父亲的贪污事件吧?”

推荐热门小说火之幻影,本站提供火之幻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火之幻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 下一章:
热门: 白月光他被气活了[快穿] 出云传说7/8杀人事件 死亡的精确度 我在娱乐圈当天师[古穿今] 星际重生之废材真绝色 噩梦大盗 盘龙 微微一笑很倾城 史上第一密探 罗杰疑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