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89 他是沈子衡,也是端木宸(两万更④)

上一章:第88章 88 今天这威没耀好,脸全砸地上了(两万更③) 下一章:第90章 90 姐,你和端木宸不会……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端木宸发愣,白芮趁这个时候将他按到沙发上。

“你打算穿成这样出去?”看着急红了眼的端木宸,白芮好气又好笑,“先不说她是赫太太,你是端木宸,两人身份不适合私下见面。就算你真要去见她,至少也要我安排一下。”

察觉到白芮的眼神,端木宸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情况,不由不好意思的笑笑。

他刚刚还觉得白芮不支持他接近温晴,却没想到白芮是从两人的角度考虑,才会阻拦自己。也对,他要是这样慌慌张张跑去医院,只会给温晴带来更多麻烦。

想到如今自己明星的身份,端木宸又有些懊恼,如果他不是受人瞩目的明星,或许他就不用像现在一样不能随心所欲地去看温晴醢。

但同时,端木宸也很清楚,如果自己没有今时今日这样的成就,温家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接受他追求温晴。

冷静下来之后,端木宸看向白芮,“她现在怎么样了?”

“我打听过了,她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只是左腿骨折需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刚刚在酒店大堂,白芮特意打电话给荣徳医院找熟人问了情况,包括温晴为什么进医院她也问了一下缇。

听完白芮的话后,端木宸沉寂了下来,一张脸阴沉得可怕,“肇事逃逸……”

他喃喃自语,白芮看着他那副阴郁的模样,冷冷地打了个寒颤。

“如果你想去见她,我可以安排一下。”实在是受不了端木宸浑身散发寒意的样子,白芮立马提起他感兴趣的话题。

果然,白芮话音未落,端木宸已经恢复到往日的温和。

“好,你尽快安排。”他点点头,眼底闪过一抹势在必行的光芒。

不得不说,白芮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她知道拦不住端木宸对温晴的感情,也知道温晴对端木宸而言有多重要,索性站在端木宸的立场,从一而终地支持着他。

他们是最好的拍档,当然也是最好的朋友。

从端木宸在白芮面前袒露了和温晴的过去后,白芮再看到端木宸箱子里那条旧围巾的时候,已然猜出来那是出自温晴之手。

他们曾经有多爱着彼此,白芮或许不清楚,但如今端木宸有多想要陪伴在温晴身旁,她却是再清楚不过。

医院的病房里,温晴一直都是神情懒懒的,经过陆可岚这样一闹,她的心情就更加的糟糕了。好在,无论是杨若莹还是吴莞莞,都没有在她面前再提赫亦铭。

她们清楚,温晴不需要安慰,她需要的只是时间,接受发生的事情,然后说服自己重新开始。

杨若莹劝走了吴莞莞回家休息,只留下张妈在这里照顾温晴。

温晴靠在床头,一直盯着窗外。

莫名地想起了十八岁时的自己,想起了和沈子衡之间的点点滴滴,又想起了初次见赫亦铭的那一瞬,想起了和赫亦铭之间的过往。

她曾经那么爱沈子衡,但他却突然间一声不吭地离开,时隔六年再相见,两人却是如陌生人一样相处着。

而赫亦铭,温晴忘不掉初次对他的心动,更忘不了她对他的期待,以及他给自己的羞辱。

她以为,她和赫亦铭是可以牵手到白头的,她以为她是可以捂热他的心的,但现在,温晴只觉得自己可笑。

想起赫亦铭的种种恶劣行为,温晴觉得自己也是傻,竟然还会为了赫亦铭动心。

正想着,温晴听到病房门打开的声音,本以为是张妈回来了,但久久没有听到动静,她不由回头,结果就见端木宸站在离床四五步的地方。

“晴晴。”见她转过头,那张小脸上写满忧伤,端木宸下意识脱口而出。

对于这个熟悉的称呼,温晴却是皱了皱眉。

看着她明显皱眉的动作,端木宸只觉得心里好痛,什么时候开始他叫她名字的时候,她竟会流露出抵触的表情?

“端木先生,那里有椅子,坐吧,谢谢你过来探望我。”深呼吸,温晴脸上浮现出一抹疏离。

端木宸没有落座,他心底就像是撕开了一道口子,有太多的话想要倾吐出来,“晴晴,你是不是在怪我?”

温晴没有做声,视线一转,“端木先生说笑了,我和端木先生才不久才因为工作认识,我们一直合作的很愉快。”

一句话,温晴极力撇清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端木宸心底的凄凉就更盛几分,他垂手站在那里,好久都不知道如何说下去。

原来,六年时光,已经彻底地磨平了温晴心底的记忆。

“你怪我是应该的,当年如果不是我只考虑自己,你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端木宸言语中流露出深深的愧疚和自责。

他认为正是自己当年的离开,才让温晴匆匆嫁给了赫亦铭,以至于被赫亦铭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

“晴晴,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追求你吗?”端木宸鼓足了勇气。

温晴心底一震,有得只是惊讶。

“端木先生,谢谢你过来看我,我现在累了,想要休息。”一口一个端木先生,显然温晴并不想跟他谈感情。

面对温晴直白的逐客令,端木宸揪心又难过。

“晴晴,是我懦弱,是我退却,我不该在遇到你的第一时间以端木宸自称。”攥紧了双手,端木宸看向温晴的双眼,“晴晴,我是沈子衡,是你笑着说要嫁我的沈子衡。”

只听到“哐当”一声,器皿落在光洁的地面上,然后空气里就弥漫出一股浓郁的鸡汤香味。

温晴和端木不约而同地看向门口的位置,就见杨若莹一脸尴尬地站在门口,她脚边翻落着一只保温桶。

“哎,晴晴,你看看妈也真是不中用,一开门没注意,保温桶掉地上了。”杨若莹说这话的时候,目光落在端木宸的身上。

从端木宸出现在荧幕上之后,杨若莹不是没有怀疑过这个人就是沈子衡,但因为端木宸和温晴没有交集,所以杨若莹也就没有去理会这件事。

直到端木宸和温晴上了报纸头条,温峻焱回来后说了端木宸看温晴的眼神,杨若莹变得焦躁起来。

先前杨若莹不想温晴离婚,也是怕温晴是因为端木宸而离婚,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最忌讳的就是女人婚内出轨。

杨若莹不是不相信温晴,而是她太清楚那些闲得没事的太太们聚在一块,会说些什么难听话。

哪怕温晴是因为赫亦铭在外面养女人,受尽伤害才选择离婚,但只要她和端木宸不清不楚,那些人就会说是温晴的不是。

在那些人眼中,像赫亦铭这种事业有成的男人,出轨是可以被原谅的事情,而像温晴这样作为摆在家里的阔太太,就该默默承受一切苦果。

正因为那些人扭曲的观念,杨若莹才会不断劝说温晴在离婚的事情上三思再三思。可她没想到的是,她越是担心什么就越是来什么。

端木宸竟然真的...

然真的是沈子衡!

那他再次接近温晴,是为了什么?

杨若莹一瞬间觉得自己老了,竟然看不透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为了什么再出现。

“阿姨好!”端木宸开口,语气与六年前无异,只是,此时的他,眼底带着冷色。

“你好。”或许是曾经对沈子衡有愧,杨若莹不敢正视他的双眼,“晴晴,我先去找人把这里收拾一下。”

说完,杨若莹几乎逃也似的扭头就走。

杨若莹脸上的慌张,温晴和端木宸都看得清清楚楚,前者虽然疑惑,但却什么都不问,而后者除了脸上冰冷嘲讽的笑容外,也是什么都不说。

等杨若莹离开,温晴这才看向端木宸,“端木先生,我丈夫是赫亦铭。”

端木宸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是温晴对自己刚才那话的回应。

他说他是她当年笑着说要嫁的人,而她却点明了自己已经嫁给了别人,这中间的物是人非,只有端木宸才能深刻体会。

突的,端木宸嘴边划过一抹讽刺的笑。

是他先放手离开,那他还有什么资格要求她兑现当年的诺言呢?

是他亲手毁了美好的曾经,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理由,他的确是辜负了她韶华时最纯真的爱。

“对不起。”好一会儿,端木宸沉重地道歉。

温晴垂下眼皮,一声不吭。

见状,端木宸无声地叹了口气,“我改天再来看你。”

不等温晴拒绝,端木宸大步朝外走去。

出了病房,端木宸很快就看到一直在等他出来的杨若莹。

“端木先生。”一见他出来,杨若莹立马走了过去,那双从前盛气凌人的眼眸里,此时却带着一丝胆怯还有难为情。

她恐怕做梦也不会想到,当年自己怎么也看不上眼的穷小子,竟然会变成荧屏巨星,甚至转了个身再次出现在温晴的身边。

“阿姨,有事吗?”端木宸站定,疏离的客气。

“端木先生,刚才你和晴晴的聊天我听到了。如果我没有听错,你就是沈子衡对吧?”杨若莹也没有拐弯抹角,而是开门见山的直接问端木宸。

端木宸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轮廓分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沈子衡只是过去,现在我是端木宸。”

沈子衡在温晴的心里已经没有了地位,但是端木宸却可以出现在温晴的生活中。无论是哪个身份,他要的只是温晴而已。

“既然你现在是端木宸,那我有一个请求,还恳请端木先生答应。”杨若莹说完,目光一直落在端木宸的身上。

六年前,她说“我希望你考虑清楚”,六年后,她说“我恳请你答应”。

端木宸立在那里,内心忍不住一阵冷笑。

“六年前,是我拆散了你和晴晴,也许当初我真的错了。不过事已至此,晴晴现在也有了自己的生活,端木先生也有了自己的事业。我恳请端木宸先生,不要再和晴晴有交集。”

杨若莹的话刚说完,端木宸脸上再次恢复那片冷色。

“这一次,我恐怕做不到。”他没有看杨若莹,但是字字句句却说得铿锵有力。

六年前,他无力去抗争,根本就没有能力去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但是六年后,他已经具备了这个资格,他可以伸手就给她一片想要的天地。

“那端木先生是想要毁掉晴晴吗?不管这些年你有多么的恨我,可是为了我的女儿,我必须那么做。晴晴已经承受了很多的压力,我不希望端木先生,还要继续给她施压。”杨若莹是真的怕温晴被人戳脊梁骨。

端木宸凛冽的视线落在杨若莹身上,“她现在过得如何,你比我更清楚吧?阿姨,我只想给晴晴幸福。”

爱,就想给她一切,让她幸福让她快乐。而不是看着她变成现在这个模样,他怎么忍心再让她继续难过下去。

杨若莹一怔,在这一瞬,她是真心后悔当年拆散了温晴和沈子衡,她甚至认为如果自己当年没有势利眼,这两人早就幸福的结婚生子了。

见杨若莹突然发呆,端木宸眼中闪过一抹不耐,“如果您没有别的事情了,我还有事,先离开了。”

端木宸说完,按住电梯,修长的双腿就迈了进去。

“端木先生!”杨若莹一只手伸过去,按停了电梯,“当年的事情……”

杨若莹无法想象,如果温晴知道自己当初一直坚持和努力争取的幸福,竟然是毁在自己最爱的母亲手里,那么她心底该有多痛。

端木宸没有做声,只是拂开了杨若莹的手,他默默走进电梯里,直到电梯门合上,也没给杨若莹一个答案。

杨若莹怅然若失地站在电梯门外好一会,然后拖着两条就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的腿,走回了温晴的病房。

病房门口的狼藉,已经有人过来收拾干净了。

此时病床上的温晴闭着眼仿佛睡着了,可是杨若莹知道,温晴并没有睡着。

杨若莹的心很乱,她在窗边站了许久,好几次都想主动打破沉默,但是最终,她却是一言不发的选择了离开。

杨若莹回到家里,一直坐在沙发上,怔怔的,一声不吭。

温懿淳从书房出来,就看到了这一幕,不禁眉头微皱。

“怎么一回事?不是去医院看晴晴了吗?”怎么一回来就像丢了魂一样?温懿淳抿唇。

杨若莹缓缓抬起头,看了温懿淳一眼后,又沉默了一会,这才压低了声音问他:“你还记不记得,六年前晴晴谈了一个男朋友?”

温晴大学的时候谈过一个男朋友,温懿淳是知道的,他也曾见过那人一面。只是后来,两个人不知道什么原因分开了。作为父亲,看着女儿那副难过的模样,温懿淳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不去触碰女儿的伤口。

见温懿淳想起了这个人,杨若莹笑得苦涩,“他回来了。”

“那又怎样?”温懿淳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对于伤害过温晴的人,他没什么好感。

更何况,温懿淳和杨若莹想法不同,他相信自己的女儿不是一个会吃回头草的人,更相信温晴铁了心要放下的人,是真的早就放下了。

换句话说,温懿淳自信温晴绝对不会对一个六年前就分开的男人再动感情,所以,对于杨若莹的大惊小怪,温懿淳不以为意。

而杨若莹一时间不知道要怎样来说,毕竟当初那件事情,可是她一手操办的。

“当初他们分开,是我一手造成的。那时候我去学校看晴晴,也见到了他。不过那时候他不叫端木宸,他叫沈子衡,可是那时候,他一无所有,所以,我就给了他一笔钱,让他和晴晴分开。”杨若莹的话还没有说完,温懿淳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除了震惊那个和温晴分开的家伙就是端木宸外,温懿淳更意外杨若莹的做法。

上一章:第88章 88 今天这威没耀好,脸全砸地上了(两万更③) 下一章:第90章 90 姐,你和端木宸不会……
热门: 虫图腾1:迷雾虫重 假结婚何必如此卖力? 皇室秘闻[穿书] 命犯宿敌 诡念 钓鱼城 雄霸神荒 复仇女神 豪门老攻总在我醋我自己[穿书] 民国秘事1:被偷走的秘密被偷走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