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67温晴,你还是死了离婚这颗心吧(万字更2)

上一章:66.66师兄和师妹?赫亦铭讽刺的笑(万字更1) 下一章:68.68谁是孩子的父亲(万字更3)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端木宸接过设计稿,靠在沙发上,蹙着眉头目不转睛。

片刻后,端木宸抬头看向温晴,“带笔了吗?给我一只。”

说完,他很自然地朝温晴伸出手。

她下意识从包里掏出笔递给端木宸,直到笔从手中被抽走,她才反应过来,随后不由心底苦笑。

有些习惯,还真是难改檎。

他握住笔,刷刷地修改着,他虽然不再是沈子衡,但是身上却还保留着当年的气息。他做事情的时候超级的认真,喜欢咬着下嘴唇,那时候她常笑话他,说他孩子气。

也不过是几分钟,端木宸再次抬眸,设计稿上已经做好了修改,他将纸张递给温晴。温晴不会忘记,他曾经为了帮助自己辅导功课,虽不是设计专业,可是在这方面却比自己要精通百倍魍。

设计稿经过他的润色修改,确实比之前要和谐许多,多余的布置已经被删除,增添了一些时尚的元素。

“谢谢您,端木先生,我回去之后一定会好好修改,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还要回去上班。”温晴说完,起身就朝外走,端木宸没有说什么,脚步却跟了上去。

也许是心底烦闷,她脚下的步子就凌乱了几分,在门口的时候脚下一绊,整个身子险些跌倒在地。

“小心!”身后传来端木宸担忧的声音,一个箭步上前,他迅速的揽住温晴的腰身,那一刻她跌入到他的怀里。

时隔六年的怀抱,熟悉,却也陌生。

温晴第一时间推开了端木宸,道了一声“谢谢”,逃也似的离开。

这样细微的事情,本不应该放在心上的,可是却有人恰巧在那一刻按下了快门。

第二天上班时间,温晴就听到办公间里传来低声的议论声,她起身去茶水间的时候,还感觉到有人对自己指指点点。

她没有在意,直到莫文诺出现。

“太太,总裁急着找您。”莫文诺脸上苦色一片,大清早的赫亦铭大发雷霆,急着要让温晴立刻出现在他面前。

温晴有些不情愿,但还是随着莫文诺朝三十五层而去。

“太太,总裁现在在气头上,您千万别激怒他……”莫文诺欲言又止。

早上的新闻,端木宸上了头版头条并不奇怪,可是奇怪的是,与他一同登上头条的还有温晴。

咖啡店门口,温晴跌倒在端木宸的怀里的那一幕,尽管没有拍到温晴的正脸,可两人相拥的姿势,令赫亦铭暴跳如雷。

温晴刚一站到办公室门口,就听到了里面的声响,一开门就见赫亦铭幽红的眼眸,如同野兽一般瞪着自己。

“师兄妹?”他冷笑一声,抓起手中的报纸,狠狠丢向温晴。

他以为她心底只是住着一个沈子衡,却没有想到,她竟然和端木宸还有牵连。

报纸在空中打了个转,飘飘扬扬落在温晴脚边,她跌进端木宸怀里的那张照片,赫然跃入她的眼中。

她低头凝视照片的模样,赫亦铭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他快步走过去,大手捏住她的下颚,迫使她抬起头看着他。

“温晴,只要我没同意离婚,你就是我的妻子,这就是你身为一个妻子该做的事情吗?”赫亦铭厉声质问,眼底燃烧着熊熊烈火。

温晴突然想要笑。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他可以半年不理会自己分毫,可以跟陆可岚造出一个孩子,可以纵容外人置喙他们三人不清不楚的关系,还会在乎自己跌进了谁的怀里吗?

拢了拢耳边的碎发,温晴表情淡定,声色平和地说:“赫亦铭,你没有资格冲我发火。”

没有资格?赫亦铭眉头紧皱,他是她法律意义上的丈夫,他没有资格,那谁还有资格?那个沈子衡吗!

就在赫亦铭要脱口问出来的时候,温晴摆脱掉他手上的钳制,用那张被他捏红的小脸,倔傲地说。

“昨天端木先生的经纪人通知我去商讨宣传设计稿的事情,出门时候我险些摔倒,端木先生只是扶了我一把。”

她坦荡荡的不屑,证明了自己问心无愧,同时她瞥了眼地上的报纸。

“媒体一贯的手法,相信赫总要比我清楚多了。至于这张照片怎么流露出来的,我想赫总如果有兴趣,可以好好去查查,而不是在这里揪着我问。”

要知道,赫亦铭的花边新闻可不少,除了和陆可岚那部分外,大多是媒体们捕风捉影夸夸其谈出来的东西。

温晴不相信,这里面的门道,赫亦铭这个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男人,会看不透这些虚张声势的把戏。

赫亦铭冷眉一挑,不管怎么说温晴肯解释,这让他心里好受了不少。同时她那句话也提醒了自己,正如温晴所想,媒体的手段,赫亦铭再熟悉不过。

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

温晴刚一进门就被赫亦铭又瞪又逼,再加上隐隐作痛的下颚,她越说越火。

“当然了,既然赫大总裁不相信的话,那么不如趁着这个机会离婚。”温晴继续挖苦着说道。

事实上,她是想说,就这么离婚的话,陆可岚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至少还能有个名正言顺的名分。

至于她自己的名声,早就在赫亦铭纵容陆可岚的时候,被人踩到了脚下。在乎和不在乎又有什么区别呢?只要能离婚就好。

可她越是刺激赫亦铭,他越是坚持不同意离婚。

“温晴,你还是死了这颗心吧,离婚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他冷冷地看着温晴,眼底流露出来的坚定,让温晴心头一颤。

“你!”温晴咬唇,“你说过,只要我做好这次的设计案,你就同意离婚。”

她语气中,不知不觉带了一些委屈。

赫亦铭皱着的眉毛很快抚平,“我是这么说过,但你现在设计案没做好,还捅了这么大篓子。温晴,你觉得现在我会放你走?”

“赫亦铭,你别太过分了!”她都已经解释过了,他不相信大可以去查,为什么还要把这事算在离婚的事情上呢?

温晴只觉得心里又气又委屈,她咬着牙,愤愤转身往门外走。

门扉一打开,外面站着的白芮明显一副被吓到的样子,她叫了一声“赫太太”,可是温晴并没有理会她。

白芮不在意地耸了耸肩膀,随后进了赫亦铭的办公室。

赫亦铭没想到温晴会甩脸子走人,心里正郁结,就见白芮走了进来,登时冷了一张脸。

白芮明知道此刻自己并不受欢迎,但却也不好就这么走开,于是她拾捡起散落在地上的报纸,摊开看了一眼,嘴角渗出一抹笑容来。

“真想不到端木现在有这么大的魅力,就连跟赫太太聊一下宣传设计,都有好事人想要哗众取宠。”白芮的声音语速缓慢,那是一种见怪不怪的从容。

赫亦铭本来就被温晴的话点醒,这会听到白芮的话,表面没有作声,心底却在琢磨着这事是不是有人在后面推波助了。

“赫总请放心...

总请放心,这件事情我们知道怎么处理。端木先生看到这些报道,也是怕赫总多想,专门叮嘱我过来跟赫总解释一番。也请赫总谅解,端木毕竟是公众人物,吸引一些眼球也是必然的。”白芮不卑不亢的说完,抬眼笑意盈盈的看向赫亦铭。

什么话都被白芮说了,赫亦铭只能闷声不吭,淡漠地点了点头。

谁让端木宸现在是当红的影视明星,他走到哪里都会掀起一阵巨浪,哪怕只是和一个普通人喝一杯咖啡,也能衍生出很多讯息。

更何况,现在跟端木宸制造绯闻的人是温晴,他名符其实的妻子。

一想到这一点,赫亦铭不由皱了皱眉,眸色也陡然间沉了下来。

“那也请你转告端木先生一句,请他与赫太太保持一定距离,毕竟她除了是赫氏集团的员工之外,更是我的妻子。”赫亦铭阴郁地看着白芮,眼底浓浓的警告。

天知道,在看到照片上的那一瞬,他的心仿佛被人拿了匕首狠狠的戳了一下。就算温晴解释那是误会,他依旧觉得心里不舒服。

白芮点了点头,微笑着从赫亦铭的房间里离去。

下班时间,温晴刚从办公楼里下来,黑色加长版林肯车停靠在楼前,车窗放下,白芮冲温晴招了招手,温晴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走了过去。

车窗内,端木宸坐在后排座椅上,在看到温晴后,他炽热的眼眸一直盯着她。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他的声音低沉带着暖意袭来,有一丝关切,又有一丝歉意。

报纸一出来,端木宸最先就想到了温晴,直觉这事会给她带来不小的影响。

温晴愣了一下,事情发生之后,众人背后的指指点点,以及赫亦铭的质问和斥责,令她险些透不过气来。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端木宸会在这个时候用内疚歉意的口吻,说这样一句话。

一如既往的温柔,温晴反应过后,心底涌起难以言喻的情绪。

安慰,本该是丈夫的责任和义务,可现在抚慰她心情的人却是当年远走的沈子衡。

莫名的,温晴觉得有些讽刺。

“没事。”她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心绪,云淡风轻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波澜。

到底是在这个时候关心自己的人,即便这中间的弯弯道道早就变了味,温晴也拉不下脸在这个时候指责端木宸什么。

毕竟,他是公众人物,本来就是众人瞩目。

真要怪,也只能怪她运气不好,偏偏崴了脚被人拍了下来。

看着她故作坚强的模样,端木宸心底一软,“听说你跟赫……”

“端木先生。”不习惯端木宸用从前那般宠溺的语气,温晴神色淡淡地看着他,“这种时候我们还是应该避嫌比较好。”

避嫌?她要躲开自己?端木宸眉头微皱,心底什么地方仿佛空了一般。

“我会把后续的设计工作交接给别的同事来做,这次给您带来了麻烦,还望您能见谅。”她客客气气的说道,一口一个“您”和“见谅”,生生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端木宸眼底的火焰,一点点熄灭。他蹙紧的眉头更紧了几分。

他认识的温晴,不该是这样棱角分明的人,仿佛刺猬一样。

这些年,她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在这一刻,端木宸心里生出悔意,或许当年他不该离开她,不然他也不会弄丢曾经那个活泼可爱的温晴。

“别怕,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眼看着温晴要走,端木宸脱口而出。

话一说出来,两人同时愣了一下,之间那份尴尬的气氛也好像更盛了一些。

“那个,我还有事,就不打扰端木先生休息了。”温晴率先打破僵局,她抿了抿唇,直起腰后快速离去。

透过车窗,端木宸盯着她单薄的身影,看着她一点点走出自己的视线范围,心底一片荒凉,犹如当年他离开的那天。

白芮一直在一旁默默看着,无论是温晴有意无意流露的回避,还是端木宸满含深情的眸光,都不得不让她多想些什么。

“你故事里的女主角,应该是赫太太吧?”白芮眨了眨眼睛,一语道破。

男人幽深的眼眸看向白芮,紧抿着嘴唇却没有说话,白芮浅笑了一声,她阅人无数,这点事情还瞒不过她的眼睛。

“赫太太是个不错的女人,只是可惜……”

也不知道她话里的可惜,是因为端木宸错过了温晴,还是因为赫亦铭不懂得珍惜眼前人。

端木宸没有深究,而是冷着脸问了一句:“这件事调查清楚了吗?”

“当然。正如你所猜想的一样。”白芮胸有成竹的说道。

他们是合作的关系,也是最牢固的联盟。

“接下来,你想要怎么做?”白芮紧跟着问了一句。

越是优秀的男人,处之逆鳞的结果越是惨烈。

好无疑问,白芮已经在心底确定了温晴是端木宸的逆鳞。

“以牙还牙。”端木宸眼眸中冷光闪动。

有人想要利用他当匕首,也要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份量,胆敢小看他的人,最后都会付出一定的代价。

只是那代价,不是所有人都能付得起。

晚上十点,白芮准时拨通了陆可岚的手机。

“陆小姐,端木先生明天上午有一个粉丝见面会,想要邀请陆小姐一起出席,不知道时间上陆小姐是否方便?”

白芮的声音总是那么温和,尽管前几次陆可岚和端木宸的接触并不愉快,但每每听到白芮的话,陆可岚都生不起拒绝的心思。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白芮的态度根本让陆可岚挑不出错,再加上先前签约会上陆可岚可是拍着胸脯保证过。

所以,就算陆可岚想要推拒,也找不出一个理由。

更何况,这段时间因为和端木宸的接触,陆可岚在公司里人气大涨。即便众所周知这一切是仰仗赫亦铭所得,但自从和温晴在同一间办公室里后,她更希望自己处处都要比温晴强。

“我……”搭在小腹上的手滑了滑,陆可岚皱了皱眉。

端木宸突然喜怒无常,上次的事情……医生也说过要她好好休息,如果这次再因为端木宸影响到宝宝,那么……

白芮听出了陆可岚的犹豫,“如果陆小姐不方便就算了,我会跟赫总沟通,毕竟陆小姐现在有身孕也不适合做这样的事情,我想赫总一定可以安排别的人来接替陆小姐的工作。”

陆可岚着急了,要是白芮在赫亦铭面前添油加醋,她一直以来树立的好形象不就都没了吗?

一想到最近赫亦铭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态度,陆可岚也顾不上其他,忙一口应了下来,“别……白姐,明天我一定会准时参加的。”

电话那边的白芮,一听陆可岚答应下来,嘴角不由冷冷地勾了勾。

上一章:66.66师兄和师妹?赫亦铭讽刺的笑(万字更1) 下一章:68.68谁是孩子的父亲(万字更3)
热门: 玫瑰与紫杉 乡村寡妇 将军,你抑制剂掉了[穿书] 荣获男主[快穿] 真人颜如玉[综神话] 余温 女巫角 你的宝贝已关机[星际] 天下第一剑 末世仓鼠富流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