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马修,你回来了

上一章:第十三章 凯文的发现 下一章:尾声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顿午餐真不错。”威利喝掉他最后一口卡布奇诺的时候满足地说。

“不错。对了,威利,我刚刚了解到柯林斯警探已经改变对这件事情的看法了。我是说,很明显,没有哪个女人会在即将绑架自己亲生孩子的时候还会费事去换一双几乎一模一样的鞋子。但是最让我感到害怕的是,无论这个幕后者是谁,如果他发现警方开始相信桑,都可能会狗急跳墙。”

“问题是经过这么多事情后,即使桑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如果无法找到马修,也不知道她还能挺多久。”

威利同意埃尔维拉的看法,开始有点的担心桑了。他一边付钱一边说:“亲爱的,我离开公寓来跟你见面的时候佩妮·哈默尔来过电话,但是我没有接。”

埃尔维拉看了看四周。“我知道在餐厅用手机不礼貌,但我不说话,只听。”她转身背过餐桌,假装是在拿钱包。她打开自己的手机,按下接听键。听完留言她脸都变白了。

“威利,”她用颤抖的声音说,“我想佩妮可能找到马修了!哦,天哪,有道理。但是她说那个长得像桑的女人正准备收拾东西走人,哦,威利……”

没等自己说完,埃尔维拉就坐直了,她拨打了比利·柯林斯的手机号码。

这个号码,她已经在心里记住了。


能行吗?自一个多小时前,他派拉里去米德尔顿,特德·卡朋特就痛苦不已。他知道自己没有选择。如果布列塔尼去报警之后,他的余生就只能在监狱里度过了。但这并不比看到桑和马修开心团圆更糟糕。

那可是我的儿子,他想。可她不要我了。我给了她一个孩子,她却声称当初甩掉我的时候并不知道有这么个孩子。

他模仿她的声音说:“非常感谢你的好心,再见。你从来没想过会有孩子,所以你不用付抚养费。”这不公平。你从我的公寓搬走,然后,在马修失踪后你又从我帮你租的公寓里搬出来,多好的人。房子里的管道、暖气和照明设备都是我派人帮你安装好的。

这当然不公平,特德越想越气。因为你根本不想我跟你一起拥有他。他只属于你一个人。你要我帮他设立一个信托基金,其实你根本不希望我这么做。行啊,小姐,今天就让我用这笔信托基金来送你的小宝贝上天堂吧。

不知道她现在有没有在家?昨晚我都懒得去看她。我太累了,而且又担惊受怕,现在拉里去米德尔顿了。但愿他能搞定。

特德打开自己的电脑,输入进入桑那间公寓的密码。然后,看到桑正对镜头嘶声喊出他的名字。他吓呆了。


站在塞·欧文斯那栋旧农舍后面林子中等待的佩妮·哈默尔都冻僵了。在研究了那副充满稚气的画后,她确定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格洛瑞·埃文斯假扮桑·莫兰德。她将车开到马路上,先是给埃尔维拉打了电话,后又给她留了一条信息。然后她又回来,看到埃文斯的车也回来了,于是她又将车兜回到路上,在那蹲守。

她不能让埃文斯开着车跑了。如果我的判断是对的,她真的将。她将车开到马路上,先是给埃尔维拉打了电话,后又给她留了一条信息。然后她又回来,看到埃文斯的车也回来了,于是她又将车兜回到路上,在那蹲守。

她不能让埃文斯开着车跑了。如果我的判断是对的,她真的将马修·卡朋特关在欧文斯的农舍里,那我一定要抓到他,佩妮想。她不停地跺脚,揉搓着手指防止冻僵。如果她想走,我就跟踪她,看她去哪儿。

她在想自己该不该再拨打埃尔维拉的电话。但是她确定只要埃尔维拉一收到她的留言,就会给她打回来。我打了她的座机还打了她的手机,佩妮理性地分析着。但是过了一阵她又想,也许我该再试试。

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不耐烦地将手上戴着连指手套取下。但就在她准备找号码的时候,电话响了。正是她所希望的,是埃尔维拉打来的:“佩妮,你在哪儿?”

“我正在我跟你说的那栋农舍前蹲守。我不想让那个女的跑了,她今天上午一直都在清理东西。埃尔维拉,我确定她屋里有个孩子,而且她看上去就像桑·莫兰德。”

“佩妮,小心点。我已经跟负责这起案件的警探打过电话。他们给米德尔顿的警察打了电话。警察马上会到,但你……”

“埃尔维拉,”佩妮打断她的话说,“房子前面有辆白色的卡车。停在车道上。司机出来了,他手里拿着一个大盒子。如果她现在准备离开的话,她要那盒子干什么?她想在里面放什么东西?”


比利·柯林斯、珍妮弗·迪恩和瓦利·约翰森正开着警车去特德·卡朋特的公寓。比利就凯文·威尔森的电话向另外两人做了简单的解释。“我们从来没注意过那个父亲,”他严肃地批评自己,“卡朋特从来没露出过马脚。从来没有。他对睡觉的保姆愤怒不已,对莫兰德雇佣一个年轻的保姆表现得异常愤怒。后又当众向莫兰德道歉。然后在看到报纸上的照片后又非常气愤。他自始至终都在玩儿我们。”

比利·柯林斯的电话响了。是埃尔维拉转发了佩妮·哈默尔的留言。比利转向珍妮弗·迪恩。“叫米德尔顿的警察赶紧去林登路欧文斯的农舍,”他大声说,“叫他们行动的时候小心点。我们收到消息:马修·卡朋特可能被藏在那里。”

特德·卡朋特的公寓在市中心。“打开警笛。”比利命令开车的警察,“那家伙一定感觉自己走投无路了。”

但是即便自己这么说,他还是觉得太迟了。

他们到达的时候,那栋大厦旁边围满了人,这等于告诉他,他所害怕的情况可能已经发生。他还没从警车上下来的时候就知道,刚从上面垂直跌落砸破顶棚,躺在人行道上的尸体是特德·卡朋特。


救命,格洛瑞祈祷着。我不该得到这样的下场,救救我。不过,当她走向客厅窗户的时候还是微笑着向拉里·波斯特招手。她的手机仍在自己的口袋里。他打开一个大盒子的盖子。布列塔尼看到上面是一排排百元大钞,每一沓都是用印刷胶带缠好的。

我要开门,她想。也许我能稳住他。这里没有安全系统。如果他想打破门窗,花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分钟。他认为我绝不会求助警方。我只是苦于没有机会。但是或许……

“嗨,拉里。”她大声说,“我知道你带什么东西来了,等着,我帮你开门。”

她在转身背对着他的时候,拿出手机拨打了911。接线员接通电话的时候她小声说:“有人入侵民宅,我认识这个人,他很危险。”格洛瑞知道当地警察很熟悉这栋农舍的位置,她哀求道:“是欧文斯的农舍,快点,求你们快点。”


我要进去,佩妮拿定主意。如果那家伙将埃文斯和孩子弄到那俩卡车上,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我会把那张画带在身上,就说是我在散步的时候发现的,想到可能是你们的。警察可能已经在路上了,但是报警电话太多,警察可能顾不过来。

她匆匆离开林中的观测点,跑过田野,被一块大石头绊了一下。她本能地弯腰,捡起那块石头。也许我用得到,她突然想到。佩妮很快跑向那栋房子,从厨房的窗户往里看去。那个叫埃文斯的女人站在那里。而佩妮看到拿着一盒东西从卡车上下来的男人离她只有几英尺远,手里拿着枪。

“你来得太迟了,拉里。”格洛瑞说,“我一个小时前将马修扔在某个商场了。如果你车上有无线却没听到这个消息,我真的感到很意外这件事情一直备受关注,但我想这样做特德会不怎么开心。”

“你撒谎,布列塔尼。”

“我为什么要撒谎,拉里?当初不是这么计划的吗?将马修放到一个别人肯定能发现他的地方。我带着钱回家,皆大欢喜——皆大欢喜不是我们要的结局吗?”

“我知道特德会担心放走我是个隐患,但是你可以让他安心,我不会的,我想过回正常的生活。如果把他供出来我也会去坐牢。而且,现在你都把钱带过来了,应该都带来了吧,我想,一共60万美元。可惜我不能庆祝,因为我父亲刚刚去世。”

“布列塔尼,马修在哪儿?把你藏他的壁橱钥匙给我。特德跟我说过了。”

格洛瑞看到拉里·波斯特孤注一掷的眼神。他会很快找到壁橱的,就在走廊尽头的右手边,而且,即使没有钥匙他也能很快打开它的。在救援来到之前她要如何才能阻止他?

“对不起,布列塔尼。”拉里用枪指着她的心脏,眼里毫无表情。

佩妮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她看得出,跟埃文斯一起在厨房里的那个男的,他要开枪打她。只剩下一个办法,佩妮将手扬起,奋力用手中的石头砸烂那扇窗户。

玻璃碎片如雨点般地洒落在拉里·波斯特身上,受此一吓,扣动扳机,子弹从格洛瑞的头顶擦过。

格洛瑞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她扑向拉里。他失去平衡,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他扔了枪,张开手保护自己以免被火炉撞伤。

格洛瑞猛扑过去将枪捡起来,这时警车已经开到草坪上。她用枪指着拉里·波斯特说:“别动!如果要在你身上练练手的话我也不在意,我知道如何开枪的。我和我爸爸以前经常一起在得萨克斯打猎。”

她一直盯着拉里,后退着为佩妮打开厨房的门。“送松饼的。”她说,“欢迎。马修在走廊尽头的壁橱里,钥匙在餐厅那个盘子的后面。”

拉里·波斯特挣扎着爬起来,夺门而出。他猛地拉开前门,撞上一个穿制服的警察,被制伏。其他的警察冲进屋里。格洛瑞瘫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虚脱无力的手上还握着那把枪。

“放下枪!放下枪!”一名警察大叫。她将枪放在桌子上,“我只希望我有勇气拿枪结果自己。”格洛瑞说。

佩妮找到钥匙,她冲到壁橱旁,打开壁橱的门。无疑那个小男孩听到了枪声,此刻他蜷缩在角落里,吓得要命。灯开了,佩妮在报纸上看过许多他的照片,她确定这就是马修。

佩妮脸上堆着笑容,眼里却满是泪水,她弯腰抱起他,将他拉近到自己身边:“马修,你该回家了。妈妈一直都在找你。”


比利·柯林斯、珍妮弗·迪恩和瓦利·约翰森警探站在特德·卡朋特那栋时髦的公寓楼大厅里。当地分局的警探在卡朋特尸体的区域周围设置了警戒线,等着犯罪现场组和法医车的到来。

他们表情严峻,比利紧急呼叫了米德尔顿警方,看马修·卡朋特有没有可能被关押在欧文斯的农舍里,他们现在迫切想知道结果。

埃尔维拉·米汉在米德尔顿的朋友的判断是正确的吗?那个跟桑·莫兰德极为相像的女人有可能一直藏着马修·卡朋特吗?凯文·威尔森在电话里说桑的公寓里装了摄像头,据他的说法,那个拉里·波斯特现在哪儿?他们刚在总局的电脑里查过他的名字,发现他曾因为过失杀人坐过牢。那人肯定参与了马修绑架案,而不只是在莫兰德公寓装窃听器那么简单,比利想。

比利的电话响了,他们屏住呼吸,珍妮弗·迪恩和瓦利·约翰森看到比利的脸上堆满笑容。“孩子找到了,”他说,“他没事了。”

珍妮弗·迪恩和瓦利·约翰森异口同声地说:“感谢上帝,感谢上帝。”

然后,珍妮弗用低沉的声音说:“比利,我们全部都误会桑·莫兰德了。但是不要责怪自己,当初所有证据都指向她。”

比利点点头。“我知道事情确实是这样,我很高兴只是搞错了。现在我们给马修的母亲打电话。米德尔顿的警察正带他到我们分局来。”

艾登·奥布莱恩神甫从医院保护他的警察那里听到了这则爆炸性的消息。现在他的情况已经有所改善,虽然还是有点危险,但是病情已经稳定,他低声做感恩的祷告。他曾以神圣忏悔保密制为托词,确信桑·莫兰德本身也是一名受害者,现在他不再为此苦恼了。她的清白通过另一种方式得以证明,而且她的孩子也就要回家。


桑和凯文跑到中央公园分局,发现埃尔维拉和威利早已到那儿。比利·柯林斯、珍妮弗·迪恩和瓦利·约翰森正在那里等着他们。比利在电话里跟桑说,米德尔顿的警察向他保证,尽管马修看起来面黄肌瘦,但是还很健康。他还跟她解释说,按照通常的程序,警方会安排一位医生立即对马修进行体检,不过这事可以今天晚些时候再做,或者明天。可以先接他回家。

“桑,”他提醒她说,“根据他们目前了解的情况,马修从来都没有忘记你的样子。佩妮·哈默尔,那个立下大功找到马修的女人给警方看了一张画,可能是马修画的,是她在农舍的后院找到的。我听说那张画上的人跟你非常像,画的后面还写了‘妈妈’两个字。不过你去的时候带个玩具、枕头,或者别的他喜欢的东西可能更好。他经历这么多,这样也许能安抚他。”

桑到警局的时候,除了激动地感谢并拥抱埃尔维拉和威利之外,再没有多说一句话。凯文·威尔森搂着她保护着她,手里还拎着一个大购物袋。当警车临近警局的入口时,桑从袋子里拿出一件蓝色的浴袍。“他会记得这个的,”她说,“他喜欢跟我一起裹在这袍子里。”

比利·柯林斯的电话响了。听电话的时候他笑了,“到我办公室来,”他轻轻地对桑说,“他们正带他下楼,我去接他。”

不到一分钟,门开了,小马修·卡朋特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看着周围。桑将袍子搭在自己的胳膊上,跑向他,跪倒在地。然后,她颤抖地用袍子裹着他。

马修试探地伸手摸着垂在她脸上的一缕头发,放在自己的面颊上摩挲。“妈妈,”他小声说,“妈妈,我想你。”

推荐热门小说孤身走我路,本站提供孤身走我路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孤身走我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十三章 凯文的发现 下一章:尾声
热门: 终点站 虚像小丑 男主为我闹离婚 第五个死者的告白 无人生还 代号D机关3:PARADISE LOST 重生之都市仙尊 遮天 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抽泣的死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