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凯文的发现

上一章:第十一章 神甫被害 下一章:第十四章 马修,你回来了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1点45分,桑为凯文开了门,他看着她,然后,他就做了对自己来说再自然不过的事:伸手抱她。良久,他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她垂着双手,看着他的眼睛。

凯文坚定地说:“桑,我不知道你的律师有多厉害,但你需要的是一个私人侦探所帮你扭转局面。”

“那么你真的相信我不是疯子?”桑试探性地问。

“桑,我绝对相信你。你要相信我。”

“对不起,凯文。天哪,你是第一个说你相信我的人。但是事情还没有结束,疯帽匠的茶话会还在继续。看看你周围。”

凯文看了看四周,客厅的墙是淡黄色的,装修得温馨而有品位,宽敞的淡绿色沙发,条纹椅,深绿色和米黄色的几何图案地毯。沙发和椅子上堆着一些打开的盒子,都是从波道夫送来的。

“这些是今天早上刚到的,”桑说,“费用都记在我的账户里,可我并没有买它们,凯文,不是我买的,我找了波道夫一个非常相熟的售货员。她说星期一下午的货并不是由她经手的,但是她认出了我,当时她还因为我没有找她买东西感觉有点伤心。她说,几个星期前我还买了同样的衣服。但我为什么要这么做?那件衣服在我的衣橱里。埃尔维拉说她在星期一的监控录像里看到我穿着一件黑色的裘领套装。可星期一那晚我并没有穿那套衣服。我第二天见你的时候才穿的。”桑有些绝望,“什么时候才会到头?怎样才能结束?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凯文抓住她的手。“桑,坚持住。过来,坐这边。”他领着她坐到沙发上,“你有没有发现有人在跟踪你?”

“没有。不过,凯文,我感觉自己像是生活在玻璃鱼缸中。警察抓我,有人在假扮我。媒体抨击我。我感觉好像有人踩着我的脚步走路,跟踪我,模仿我。就是那个人关着我的孩子!”

“桑,让我们回想一下。我在报上看到了你发誓说你不是那个从婴儿车里带走你儿子的女人。”

“她跟我穿了一模一样的衣服,什么都是一样的。”

“这就是我想说的,桑。当你穿着衣服上街的时候,别人才知道你穿的是哪套衣服。”

“我跟蒂芬妮一起上街的。马修在婴儿车里睡觉。我叫了一辆出租车去69号街奥尔德里奇的市内的公寓。”

“这就意味着即使有人看见你,想装扮你,也得在这短短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里找到一套跟你一模一样的衣服。”

“你不明白吗?有个专栏作家曾在报纸上提到过这个问题,说是任何人都不可能办到。”

“除非有人看着你换衣服,而且已经有了一件跟你一模一样的衣服。”

“我换衣服的时候,公寓里除了马修,根本没其他人。”

“直到今天那人还是跟你穿一样的衣服。”凯文·威尔森站了起来,“桑,你介意我在这间公寓里到处看看吗?”

“不介意,请便,但为什么?”

“只管听我的。”

凯文·威尔森走进卧室。床是铺好的,上面放着枕头。床头柜上放着一张孩子面带微笑的照片。房间很整齐,里面有张单人梳妆台,一张小书桌台和一张矮脚软垫椅。大落地窗的帷幔跟床上蓝白色的图案相得益彰。

尽管这间卧室很漂亮,但他的眼睛却不停扫视这个房间。他想起三年前,有个客户在卖家痛苦的婚姻结束后购买其公寓的情形。当工人拉出电线的时候,他们发现卧室里装有一个摄像头。

马修失踪那天有没有可能是桑换衣服的时候被人监视了?有没有可能现在她仍被人监视而自己却浑然不觉呢?

想到这里,他回到客厅。“桑,你有折梯吗?”他问,“我要到处看看。”

“有折梯。”

凯文跟着她来到大厅的壁橱,从她手里接过梯子。她跟着他走进卧室,他站在梯子上,开始慢慢地仔细检查,他在卧室墙上的天花角线处摸索。

在梳妆台上方,正对着她那张床的地方,他发现了他要找的东西——一个微型摄像头。

《邮报》和《时报》两份报纸每天都会送到奥尔德里奇的市内公寓。玛利亚·加西亚会帮尼娜·奥尔德里奇将报纸放在早餐盘的旁边。她喜欢在床上吃早餐。今天,在玛利亚端上盘子之前,她看到报纸的头条上是桑在大声呐喊,标题是:我不是照片中的女人。

奥尔德里奇太太对警方撒了谎,玛利亚想,而且我知道原因。那天奥尔德里奇先生不在家,巴特莱·朗奇顺便来看她,他留在那里,待了好长一段时间。她知道她会让那位小姐等的,可她才不管呢。然后她厚颜无耻地在那两位警探面前撒谎。与其去解释莫兰德小姐为什么会等这么久,还不如撒个谎来得容易。

她端上盘子,尼娜·奥尔德里奇靠在枕头上,拿起《邮报》,看到报纸的头版。“哦,他们将她抓起来没有?”她说,“如果我去作证,沃尔特会大发脾气的。我以前跟警探这么说的,将来也会这么说,就这样。”

玛利亚·加西亚离开卧室的时候没有出声。但是到中午的时候,她实在无法忍受了。柯林斯警探给她的名片她还保存着,她小心地望了望,发现奥尔德里奇太太并没有坐电梯下来,便拨了他的号码。

比利·柯林斯正在警局里等巴特莱·朗奇,对方愤怒地接受了大卫·费尔德曼请他到中央公园分局来的邀请。比利拿起电话,听到一个颤抖的声音说:“柯林斯警探,我是玛利亚·加西亚,我害怕给你打电话是因为我现在还没有绿卡。”

玛利亚·加西亚,奥尔德里奇的那个女管家,比利想。她现在有什么事?比利用宽慰的声音说:“加西亚女士,你没跟我提过这事,还有别的什么要跟我说吗?”

“是的。”玛利亚深吸一口气,然后紧张地说,“柯林斯警探,我以我过世母亲的名义向你发誓,两年前奥尔德里奇太太是要莫兰德小姐在这栋市内的公寓跟她见面的。我听见了,而且我知道她为什么撒谎。是因为那个叫巴特莱·朗奇的设计师,他来奥尔德里奇太太的比克曼公寓看她。他们之间有私情。可怜的莫兰德小姐本来把所有的活都干了,但当朗奇向奥尔德里奇太太大献殷勤的时候,她就把那个工作给了他。那天,她本来要去69号街见莫兰德小姐的,朗奇先生来了。她十分清楚莫兰德小姐在那儿等她。莫兰德小姐确实一直坐在那里等着,直到奥尔德里奇太太主动出现。”

比利正要回应,这时玛利亚·加西亚喘着气说:“奥尔德里奇太太下来了。我得挂了。”

他耳旁传来嘟的一声,比利·柯林斯正想着亚历桑德拉·莫兰德一案里出现的这个新证据,这时,巴特莱·朗奇在律师的陪同下,气哼哼地到警局来了。


星期六下午12点45分,梅丽莎给特德打来电话。“你看报纸了吗?”她问,“他们都在谈论我有多大方,为你儿子提供那么丰厚的赏金。”

本来特德星期五晚上说自己的感冒症状还没有全部消失,成功地又一次躲过了她。但是在丽塔苦口婆心的劝说下,他在梅丽莎向媒体宣布那件事情后,就立刻给她打了电话,卑躬屈膝地向她表示了感谢。

现在,他咬紧牙关,用机械的声音说:“美人,我预测,从现在起的一年时间里,你将是全地球上的头号明星,也许还是全宇宙的头号明星。”

“你真好,”梅丽莎笑了,“我也这么认为,哦,好消息。杰米小子又跟他的经纪人吵架了。有意思吧?他们所谓的‘不计前嫌的好戏’只维持了24个小时。他想见你。“

特德站在位于肉类加工区,装修得颇为精致的复式住宅的客厅里,他在这里住了八年了。当时他赚了足够的钱,最大的成就是买下这栋房子。室内装饰工作是巴特莱·朗奇和他的助手桑·莫兰德帮他完成的,他也是这样认识桑的。

他一边回忆往事,一边提醒自己:他得罪不起梅丽莎。“杰米小子想什么时候见我?”他问。

“我想是星期一吧。”

“太好了。”特德的反应很热情。他今天不能去见杰米小子。梅丽莎要飞去伦敦参加一位名流的生日派对。他知道虽然她害怕被传染流感,但她仍然不希望一个人去那里。

他感觉自己几乎都没办法忍住笑,“如果真的有人找到马修岂不是太完美了,梅丽莎就必须出那500万美元。”

“特德,如果你感觉好了些的话,就赶紧坐飞机到伦敦,否则我就会在派对上找别人。英国男人那可真是顶呱呱。”

“你敢。”他的声音稍微有点严厉,但他很快加了一句“小孩懂什么”向她示弱。终于等到可以挂掉电话了。他打开阳台门走到外面,冷风袭来,他看了看下面。

如果从这跳下去,结束掉一切,是不是就一了百了?他想。


威利像平常一样从中央公园散步回来,他感觉有点饿。问题是他和埃尔维拉每个星期六都会到外面吃午餐,然后去博物馆,或者去看电影。

他想打她的手机,但是她没有接电话。不管那个叫蒂芬妮·希尔兹的小孩有什么要说的现在也该说完了吧,他想。不过,也许埃尔维拉顺便去买东西了。

我不会先吃的,她还没有回来的时候他想。但是15分钟后,他就摇摆不定了。然后,电话响了。

“威利,你绝对猜不到我要跟你说什么,”埃尔维拉说,“我太兴奋了,几乎都忍不住要说了。但是,听着,我刚刚在中央公园分局跟柯林斯和迪恩警探分手。我们在俄罗斯茶室见面吃午饭。”

“我马上来。”威利答应。他知道如果他开口问埃尔维拉,她立马就会竹筒倒豆子一样将令她兴奋的事情都说出来,但他宁愿在吃午饭的时候听。

“那到时见。”埃尔维拉道。

威利放下电话,朝门厅的壁橱走去。他拿出自己的夹克和手套。正要打开公寓的前门,电话铃响了,他等了等,以防是埃尔维拉又打回来,不过他并没有去接。电话那头开始留言:“埃尔维拉,我是佩妮·哈默尔。我想打你手机,但你没接。你绝不会相信我要跟你说的,埃尔维拉,我发誓我的潘但是对的。今天早上……”

威利没有听完佩妮的留言关上了身后的门。回头再听,他想,接下电梯按钮。

他没有听完的留言是,佩妮告诉埃尔维拉,格洛瑞·埃文斯在农舍藏的那个小孩肯定是马修·卡朋特。

“我该怎么办?”佩妮对着录音电话说,”现在报警吗?但我想最好还是听听你的意见,因为我一点证据都没有。埃尔维拉,打电话给我!”


“凯文,这是什么意思?”桑问,“你的意思是我的卧室有个摄像头,在监事我的一举一动?”

“是的。”凯文·威尔森并没有过多地去想桑完全了解真相时的恐惧。“桑,这是别人装的。他可能还在你之前住的那个公寓里也安装了窃听器。这可能就是那个跟你长得很像的人能够跟你穿成一模一样的原因。”

他开始只是盯着摄像头,当他回头看着桑的时候发现她已经面无血色。她不相信地摇头。“天哪,天哪。是特德叫他那个威斯康星州的老乡拉里·波斯特帮我装的,”她大声说,“他既是特德的司机,也是他的厨师和杂工。那人什么事情都为他做。他帮我安装了卧室和另一个公寓的灯具和电视机,我办公室的电脑也是他装的。也许这就是我账户被黑的原因,我却一直责怪巴特莱·朗奇。”


两点刚过,拉里·波斯特就到了米德尔顿。特德吩咐他做的事并不容易。要弄成布列塔尼枪杀了那个男孩,然后畏罪自杀的样子。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特德本想亲自开车去那里结果他们,但他改变了主意,拉里对此并不感到意外。特德格外害怕布列塔尼会去报警,现在他还意识到那个男孩有可能让警方相信将他从公园带走的并不是桑。如果是这样的话,特德知道警方最终是会查到他的。

拉里明白为什么特德没有勇气去杀自己的亲生儿子,但是到了这种地步,还有什么在乎的必要呢?我从来不心慈手软,但也没想过我为特德做事,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拉里想。不过,他的确跟我说过,如果警方追查下去,就会找到桑公寓里的摄像头。她会想到所有的照明设备以及她的那台电脑都是我安装的。

当初桑决定离开特德,搬去东86号街的公寓,然后在马修失踪后她再次搬家到巴特莱公园城的时候,两次特德都很洒脱地帮她安顿好家。他还派了一个水管工帮她检查了所有的管道,帮她安装新的灯具,当然还有摄像头。她从86号街搬走的那天他将原来的摄像头拆了。而且,他早已在她的新公寓安装了另外的摄像头。

在头三年时间里,特德只要能随时监视她就行。但是后来,她不仅事业平步青云,和马修的关系还那么好,这让他无法忍受。这时候,他恰好在一个派对上认识了布列塔尼,然后就想出了这么一个疯狂的计划。

特德说得对。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警察很快就会找上门来。我不会回去坐牢的。要我坐牢我宁愿去死。他会将那笔存入马修信托基金的钱给我。让我们一起扛吧。特德需要我,我也需要他。

特德说过,布列塔尼已经完全不顾后果了,她现在成了我们两人最大的威胁。他说她就有这么白痴,以为自己有可能跟警方谈条件,还能拿到梅丽莎那个巫婆用来作秀的500万美元的赏金。

拉里大笑起来。如果那个孩子能够安全回家,梅丽莎岂不会心脏病发作?但这是不可能的。他和特德早已安排好,他会将这件事搞定的。

如果我将这辆卡车停在车道上,布列塔尼会认出来的,他想。希望她看到我的时候不会惊慌,因为她知道所有事情我都有参与。当我靠近那栋房子的时候我会打电话给她,告诉她,我拿了两大盒子现金来,一共60万美元。我就跟她说,特德想让我告诉她,他不会在钱的问题上欺骗她,这样她就有时间将钱寄去德克萨斯。万一她生疑不敢开门。我会举起其中一个盒子,打开盖子,她可以从窗户里看到盒子的上层都是百元钞票。她不会知道盒子中余下的“钱”都是报纸。

如果她让我进屋,我不会心慈手软。如果她不让我进去,我就将门上的锁砸掉。要是这样的话,那看起来就不像自杀了,但我也没办法。关键是让他们两个人永远都没办法开口说话。


对于巴特莱·朗奇的虚张声势,比利·柯林斯并不在意:“朗奇先生,”他说,“我很高兴你带律师来。因为在我们正式交谈之前,我告诉你,你跟一个叫布列塔尼·拉·蒙特的女人失踪有牵连。她的室友有你威胁她的录音。”

比利并没有打算告诉朗奇,他刚被怀疑雇佣布列塔尼·拉·蒙特装扮桑·莫兰德并绑架她的孩子。他觉得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差不多两年前的6月初,自布列塔尼离开我家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朗奇厉声说,“是因为她肆意破坏我的财产,我才对她进行所谓的威胁的。”

瓦利·约翰森和珍妮弗·迪恩也跟他们坐在那里。“破坏你的假发吧,朗奇先生?”约翰森问,“你会不会碰巧已经换了一套假发,其中就有一顶浓密黑发的款式?”

“绝对没有,”朗奇生气地说,“让我们把这件事情搞清楚。那天之后我再也没见过布列塔尼。对我进行测谎啊,我闭着眼睛也能通过。”他转向瓦利·约翰森,“你调查过其他人了吗?我的秘书不时向你提供了一份名单?”

“两个出国了,”瓦利·约翰森回击道,“也许你早知道他们很难找到。”

“我有很多制片人朋友,但他们都很难联系。”朗奇转头对他的律师说:“我要求马上进行测谎,不要被这些警探纠缠。”

珍妮弗没有说话。有时候他们就以这种方式进行审问比利问问题,她在旁边听。比利·柯林斯感觉有时候他的搭档识别撒谎者的本事强过测谎仪。

但并非每次都准确,他提醒自己。如果真如桑·莫兰德所说她被人假扮了,那我们两个肯定都没发现。

如果她说得对,这些问题仍然成疑:马修·卡朋特在哪儿?他还活着吗??

这时他的电话响了。是凯文·威尔森打来的。

比利拿起电话听着,面无表情,“谢谢你,威尔森先生,我们马上去办。”

他转头看着巴特莱·朗奇。“你随时可以走了,朗奇先生,”他说,“我们不会对你的恐吓电话做出任何指控,再见。”

比利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奔出房间。珍妮弗·迪恩和瓦利·约翰森跟着他的时候尽量掩饰各自吃惊的表情。“我们必须赶到特德·卡朋特的公寓,”比利只是简单地告诉他们,“我想如果他碰巧看自己的电脑,他就会知道一切都完了。”


她不能再等了,必须听到父亲的声音。她必须告诉他,她要回家了。但是首先……格洛瑞蹑手蹑脚地走到楼上确保马修的门是关着的。

她以为他在看碟,却见他盖着毯子在床上睡着了。他看上去如此苍白,她俯身看着他的时候想。他又哭了。她不禁回想起自己做了太多伤害他的事情。她踮着脚走出房间,将门关上,尽量不吵醒他。

她站在厨房里,拿起他给她的最后一个未注册的手机,拨打了父亲在德克萨斯家中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陌生人。

这让格洛瑞有点担心:“格里森先生在家吗?”

“你是他的家人吗?”

“我是他女儿。”格洛瑞提高嗓门,呼吸急促地问,“他病了吗?”

“对不起,我是急救中心的,他拨打911后我们就立即赶来了,但还是太迟了,没能救下他。他患了很严重的心脏病。你是格洛瑞吗?”

“是的,是我。”

“夫人,我希望我说的话能够给你一些慰藉。你父亲最后的遗言是,‘告诉格洛瑞我爱她’。”

她按下按钮挂掉电话。我现在必须回家,她疯狂地想。我必须最后再抱他一次。想想机票是什么时候的,没错,是明天上午10点半大陆航空公司从拉瓜迪亚机场飞往亚特兰大的飞机,我要改签。我要直接回家。我必须见他。我必须跟爸爸说对不起。对不起。

格洛瑞打开自己的手提电脑,怀着悲痛和后悔的心情,手指机械地在大陆航空公司的网站上搜寻。几分钟之后,她停止搜索,我早该知道的,她想。我早就该知道了。

根本没有上午10点半以格洛瑞·埃文斯的名字预定的飞往亚特兰大的机票。

大陆航空公司根本就没有在那个时间点飞往亚特兰大的航班。

格洛瑞关掉电脑。他很快就会到这儿来。他不会带钱来的。我逃不脱他的魔爪。他会阴魂不散,不会放过我的,就像他当初恨桑·莫兰德一样。她错在不要他,而我错在对他造成威胁。

他马上就会到这里来。格洛瑞知道。她站在面对马路的窗户边。一辆白色的卡车慢慢经过房子。她倒吸一口凉气。当年她带着马修离开中央公园的时候,拉里·波斯特就坐在一辆白色的卡车里。如果你现在来的话,那他是来确保她没机会向警方供出特德。

推荐热门小说孤身走我路,本站提供孤身走我路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孤身走我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十一章 神甫被害 下一章:第十四章 马修,你回来了
热门: 五只小猪 道君 三界解忧大师 被渣的白月光杀回来了[快穿] 高能二维码 合笼蛊 异世邪君 天才相师 重生完美时代 祈祷落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