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假面高手

上一章:第四章 另一个桑 下一章:第六章 谎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个怯生生走进巴特莱·朗奇办公室的老男人显然不是他的潜在客户。他头上稀松的白发十分凌乱,那件印有“达拉斯牛仔”标志的破旧夹克也得换了,牛仔裤松松垮垮,脚穿一双旧胶底鞋。他慢慢往前台走去,前台接待菲利斯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还以为他是一名送信员。然后她很快否定了这种可能性。男人身体虚弱,从他满是皱纹、干黄的脸可以看出她病得很严重,或是大病过一场。

老板正跟他的秘书伊莱恩以及两个面料设计师紧张地开会,而且诶他的门市关着的,她很庆幸。无论这个男人要来干什么,巴特莱·朗奇都会觉得他不配出现在这里。即使六年过去了,好心肠的菲利斯仍会对巴特莱对待衣衫褴褛者的方式感到害怕。跟她的朋友伊莱恩一样,菲利斯留在这里工作也是因为可观的薪水,还有巴特莱会经常离开办公室,这让她们都可以好好透透气。

她笑着问这位十分紧张的来访者:“我能帮你什么忙吗?”

“我叫托比·格里森。对不起打扰你了。我六个月没收到我女儿的消息了,晚上也睡不着觉,因为我非常担心,也许她遇到什么麻烦了。大约两年前她曾在这里工作。我想你办公室或许有人听说过她的消息。”

“她在这里工作过吗?”菲利斯问,一边想着两年来有可能辞职或被解雇的员工名单。“她叫什么名字呢?”

“布列塔尼·拉·蒙特。至少这是她的艺名。她十二年前来纽约。跟所有的孩子一样,她想成为一名演员,希望偶尔能在百老汇以外的剧院得到一个小角色。”

“对不起,格里森先生,只是我已经在这里工作六年了,我可以非常肯定地告诉你,两年前,没有一个叫布列塔尼·拉·蒙特的人在这间办公室工作过。”

格里森好像很害怕很快被人打发走,他解释说:“是这样的,她并不是这里的员工,我意思是说,她是一名化妆师,靠这个维持生计。有时候,这里会举行鸡尾酒会,展出朗奇先生装修的样板公寓。他邀请过布列塔尼来为模特化装。然后他也会请她做模特,她长得非常漂亮。”

“哦,难怪我从来没见过她,”菲利斯说,“我只能找朗奇先生的秘书打听她了,所有样板公寓的酒会她都参加了,她记忆力很好,但她现在正在开会,而且我知道她几个小时都脱不了身,你能晚些时候再来吗?”

3点过后应该可以了,菲利斯提醒自己,老板说他今晚要去他在里奇菲尔德的住所,说吃过午饭就走。“格里森先生,3点过后都行。”她甜甜地说。

“谢谢你,小姐,你真好,你看,我女儿会定期给我写信,她两年前的确说过她会去旅行,给我寄了2.5万美元以确保我的银行里有存款,她母亲很早以前就去世了,我女儿和我感情一直都很好,她说之后她不会经常跟我联系,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收到她的信,最近一封的邮戳是纽约邮局的,所以我想她已经旅行回来了。但是,正如我说的,我已经6个月没收到她的信了,我一定要去看看她,她4年没回过达拉斯了。”

“格里森先生,如果我们有她的地址,我保证今天下午为你拿到。”菲利斯说,尽管她说这番话的时候,她知道可能根本找不到与布列塔尼·拉·蒙特的工资有关的财务记录,巴特莱给她这样的人付钱的时候向来都不会入账,这样他就能比工会规定的少付点工资了。

“是这样的,我刚从我的医生那里拿到了一份相当糟糕的体检报告,”格里森转身走的时候解释说,“所以我才来这里,我时日不多了,走之前想再看看格洛瑞,确保她没什么事。”

“格洛瑞?我以为你说她的名字叫布列塔尼。”

托比·格里森笑了,像是在回忆。“她的真名叫玛格丽特·格里森,是随她妈妈的名字取的,我是说过她艺名叫布列塔尼·拉·蒙特,但是,她出生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她便说:小姑娘,你真是太漂亮了,你妈妈或许会叫你玛格丽特,但我要叫你格洛瑞。”


12点15分,她们通完电话后几分钟,埃尔维拉又给桑打了回来,“桑,我一直在想,”她说,“警方肯定会找你谈话,但是,在他们找你之前,你需要请个律师。”

“律师!埃尔维拉,为什么?”

“桑,因为照片中的女人跟你长得太像,警察会来找你,没有律师在场,我不希望你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

桑感觉原先浸透她身心的麻木,现在已转变为异常的镇定,“埃尔维拉,你真的无法确定我是否是照片上的那个女人,对吗?”然后她又说:“你不用回答这个问题,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有相熟的律师推荐吗?”

“有的,查理·肖尔是最厉害的刑事辩护律师,我曾给他做过专栏报道,后来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

刑事辩护律师,桑苦涩地想,当然,如果我带走了马修,这是犯罪无疑。

我真的带走马修了吗?

如果是,我会将他带到哪里去?又会将他交给谁?

谁都不会给,不可能是那样的,我不在乎我是不是忘记那天晚上我去过圣方济各教堂,因为马修的生日快到了,我很不开心,也许我的确进过教堂为他点了一支蜡烛,我以前就这么做过,但是我知道我绝不会将他从婴儿车里带走,让他在我的生命中消失。

“桑,你还在听吗?”

“是的,埃尔维拉,你能把那个律师的电话号码告诉我吗?”

“当然可以,但是你等10分钟后再给他打电话,我先跟他联系,等我跟他说过之后,他会帮你的,我们晚上再见。”

桑慢慢将电话放回电话座上,请律师要花钱的,她想,我可以用这笔钱请新的私家侦探找马修。

凯文·威尔森。

那个建筑师的名字突然冒出来,让她正襟危坐,他肯定会看到那些照片,还会认为是我绑架了马修,当然他可以想象得到我会被捕,然后他就会将工作交给巴特莱,桑想,我在上面花费了太多心血,不能放弃这份工作,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需要钱,的找他谈谈!

她给约什留了张条,匆匆走出办公室,乘货运电梯下楼,从送货入口离开大厦,我甚至都不知道威尔森会不会在那儿,她叫出租车的时候想,但即使必须在他办公室外面坐一个下午也没关系。

我必须请他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证明自己的清白。

由于路上比平时堵得更厉害,桑花了将近40分钟才到那幢新近落成的701卡尔顿公寓,车费和小费一共是22美元,幸亏我有信用卡,她想,因为她在钱包里找钱的时候,只在里面找到15美元的现金。

平常她会尽量不用信用卡,只要情况允许,她都会步行赴约,在打车费这样的事上还要费脑筋真是可笑,她进入公寓大楼的时候想。跟父母去世的时候一摸一样,我在葬礼弥撒上一直想着我的夹克上有个点,我不断问自己为什么没有发现它,自己还有一件黑夹克,我本可以穿那件的。

我是不是又在用这些小事来逃避现实?她推动旋转门,走进大厅的时候问自己,里面机器打磨大理石发出的声音震耳欲聋。

凯文·威尔森显然不想工作的时候被人打扰,她一边想,一边沿着堆满设备的走廊走到他用作办公室的房间,她知道等一切安置 妥当,那块区域会用来给房客放行李。

他用做临时办公室的门半掩着,她敲了敲门,没等回应就进去了,一个金发女人站在威尔森办公桌后面的桌子旁边,当她转身看到桑的时候,脸上露出惊奇的表情,桑知道她看过早间的报纸了。

即便如此,她还是做了自我介绍,“我叫亚历桑德拉·莫兰徳,昨天跟威尔森先生见过面,他在吗?”

“我是他的秘书露易丝·科克,他在这栋大楼里,只不过……”

当看到这个女人脸上露出不安的表情时,桑也不想表现得畏畏缩缩,打断她的话说:“这幢大楼很漂亮,在我昨天看到它的时候,就能想到那些入住的人一定会非常非常开心,我当然不想错过这个项目。”

我不知道自己说话的时候为何能够如此平静,桑想,然后她突然有了答案:因为我必须得到这份工作。桑静静等待,直视她的脸。

“莫兰徳小姐,”科克犹豫地说,“你等着见凯文,我是说威尔森先生,根本没什么意义了,今天早上,他要我将你的建议书整理好还给你,事实上,你现在想拿走都行,当然,我也可以寄给你。”

桑没有看桌上的包裹,“威尔森先生在哪儿?”

“莫兰徳小姐,他真的不……”

他在样板房里,桑想,我知道他在的。然后她转身,绕过办公桌,拿起装着原料和设计图纸的包裹。“谢谢。”她说。

她进入大厅,直接朝电梯走去。

前两套样板房里都没有他的身影,最后她在最大的第三套样板房里找到他,第三套样板房厨房的台面上还放着设计图纸和原料样本,桑知道那些一定是巴特莱·郎奇的设计方案。

她走过去,站在威尔森旁边,放下包。她没一点寒暄便直入主题:“现在我要告诉你的是,如果你采用巴特莱的方案,出来的效果是很奢华,但不像家。”她拿起桌上的一张设计图纸,“的确很漂亮,”她接着说,“但看看这些双人沙发,太低了,没有人会喜欢,看看这些墙面挂饰,太华丽,也太拘谨,这套公寓很大,有孩子的家庭会考虑买这样的房子,但这样的设计实在难以让人心动。不管是多有钱的人,回到家的时候想要的是一个家,不是博物馆。我提出的三套设计方案会让人们觉得住在里面很舒适。”

等说完了才发现,她竟然抓着他的胳膊,“我这样冒昧地进来真是抱歉,”她说,“但是我必须跟你谈谈。”

“好了,你说完了吗?”凯文·威尔森轻轻地问。

“是的,我说完了,你可能听说过了,有人说拍到我绑架自己的孩子的照片,照片看上去却确实像真的,但不管照片中的女人跟我有多像,我都能够证明那不是我,真相很快就会揭露,你只需回答一个问题,如果没有照片这一档子事,你是愿意将工作交给巴特莱还是我?”

凯文·威尔森打量着桑,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回答:“我会把它交给你。”

“那好,你先别做决定,不管照片中的女人是谁,我都能证明,那个人不是我,我那天要去见一个客户,所以才请了个保姆带马修去公园,我会叫她跟我一起去警局,她能够证明那个时候我是不可能在公园的,凯文,如果你将工作交给巴特莱是以为你喜欢他的设计,这是一码事,但是,如果你是因为喜欢我的设计,愿意将这个项目交给我,我求你让我证明自己的清白,求你被这么快做决定。”

她抬头看着威尔森的脸,“我需要这份工作,但这并不是说我希望你能出于同情,将这个项目施舍给我,这样做也太无理取闹了,不过我确实是把省下来的每一分钱都用来请私家侦探所找我的马修了,而且还有一个方面你要考虑,就是我的方案肯定要比巴特莱的便宜三成,这个也应该很重要吧。”

说完之后一瞬间,她虚脱下来,指着放在台面上包着原料样品和设计图纸的包裹,“你愿意再看看它们吗?”她问。

“好,我看看。”

“谢谢。”桑道了谢,就离开了公寓,走前没再看凯文·威尔森一眼,电梯旁边的落地窗外,先前的毛毛细雨现在已成瓢泼之势。她停了一会儿,将头伸向窗外,一架直升机在西区直升机机场上空盘旋,准备着陆。她看着风将直升机吹得直晃荡,最后,飞机终于安全降落在跑道上,成功了,她想。

亲爱的上帝,求你也让我成功撑过这场暴风雨。


比利·柯林斯的搭档是珍妮弗·迪恩警探,珍妮弗·迪恩是非洲裔美国人,相当漂亮,跟他同龄,他们是在警察学院认识的,也是在那里两人成了很好的朋友,珍妮弗在禁毒处任职过一段时间,任期后被提升为警探,并被调到中央公园分局,就是在这里,她成了他的搭档,能够合作让两个人都十分满意。

他们趁蒂芬妮·希尔兹午休的时候,一起到亨特学院找她,这一次,蒂芬妮深信桑·莫兰徳故意给她和马修下了毒。“那天,桑坚持让我喝百事可乐,”她对他们讲,双唇抿成一条细缝,“我感觉很累,不想去照看孩子,她给了我一粒药丸,我以为是治感冒的泰诺,但是现在想想,那应该让人瞌睡的药,还有,我跟你们说,马修睡得太死了,我肯定她也给他下毒了,这样,她把他从婴儿车里抱出来的时候他才不会醒。”

“蒂芬妮,你以前从来没跟我说过,你认为马修失踪那天桑·莫兰徳给你下了药,你也从来没有提过有这种可能。”比利冷静地说,他的语气听不出他似乎相信了这个女孩的话:如果莫兰徳一直在寻找绑架自己亲生孩子的机会,那么蒂芬妮则给了她绝佳的机会,那天很反常,天气很热,那样的天气里谁都想睡觉,更何况她得了感冒,还可能是被人下了药。

“我还想到了其他可疑的地方。”蒂芬妮继续说,声音有点愠怒,“桑在婴儿车的底部多放了一床毯子,她说天气太热,公园里所有的长凳都可能被人占了,万一我想坐着可以拿出来铺在草地上,当时我以为她是好心,但现在想想,她只是希望我马上睡过去。”

两名警探互相看了一眼莫兰徳真的那样心思深沉?他们两人都在想,“蒂芬妮,马修失踪那天,或者说是事发之后,我们找你谈话,你根本没有提到过有人让你吃过药。”珍妮弗·迪恩语气冰冷地提醒她。

“我当时非常乱,怕得要命,到处都是人,还有照相机,还有桑和卡朋特先生在场,我知道他们会责怪我。”

因为天气太热,哪天公园里的人比往常任何时候都要多,比利想,如果莫兰徳趁机从婴儿车里抱走马修,不会有人怀疑,即便马修醒了,他也不会哭的,我们当时认为莫兰徳表现的那么冷静是因为她吓坏了。特德·卡朋特来到现场面对那样的情况,他的反应跟大多数父亲一样,就是迁怒于睡过头的小保姆。

“我还要上课,”蒂芬妮起身说,“我不能迟到。”

“我们也不希望你上课迟到,蒂芬妮。”比利表示理解。他和珍妮弗之前一直坐在走廊里的一条长凳上,现在都站了起来。

“柯林斯警探,那些照片可以作证,是桑·莫兰德带走了马修,还设套让我做替罪羊。你不知道这两年我过得有多惨。去听听当时我打给你的电话,可能现在都还能在网上找到那段录音。”

“蒂芬妮,我们明白你的感受。”珍妮弗安慰她说。

“不,你们不明白。没人明白。对了,你们觉得马修有可能还活着吗?”

“我们没有理由认为他不在人世。”比利闪烁其词地回到。

“呃,如果他死了,我只希望他那个可耻的骗子母亲在监狱度过她肮脏的余生。答应我,审判她的时候让我坐在前排,我该得到这样的待遇。”

蒂芬妮狠狠地说出这话。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现在目标正一步步实现。他知道是时候了。格洛瑞越来越沉不住气。他还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告诉她说必须杀死桑,并制造成自杀的假象。格洛瑞参与这事只是为了求财。她并不知道他的目的不仅仅是毁掉亚历桑德拉·莫兰德的名声。

只有桑死了他才会高兴。

昨晚,他打电话给格洛瑞,告诉她,他打算让她过会儿跟他再去教堂,原因他并没有讲。她不同意,被他大声呵斥回去,她服软了。他没有跟她说,他要除掉那个老神甫,而她必须扮成桑的样子,让监控摄像头拍到。

人们就会相信桑是畏罪自杀。

他是这样计划的,桑自杀当天,格洛瑞把马修丢到一个有人能认出他的地方。他仿佛能看到第二天的新闻头条:失踪儿童正在其母自杀后几个小时被寻回。

他乐于看到这样的后续报道:“亚历桑德拉·桑·莫兰德自杀身亡,尸体在她位于巴特莱公园城的家中被发现。这名陷入困境的室内设计师曾被怀疑绑架了自己的亲生孩子……”

至于被那名游客拍下的照片。为什么现在被爆出来?真是太不合时宜了。但换个角度想,这可能是天赐良机。

他曾通过电脑把那些照片放大,仔细研究。格洛瑞看上去极像桑。如果警方相信照片是真的,就算桑跟他们说,她没有用自己的信用卡买过东西,也只会让警方认为她有精神病,他们会觉得绑架案是她一手策划的。

现在,他们肯定都在想,有无可能她杀了她自己的孩子。

但是如果警方或者其他人知道当时桑真的在别的地方,那么余下的事情他们都不会相信了。整件事情都将失败。

他们会再找那个保姆谈话吗?

当然会。

他们会采访尼娜·奥尔德里奇吗?桑说过,她儿子失踪的时候,她跟这位客户在一起。

当然会。

但是两年前尼娜·奥尔德里奇就给出了一个充分的理由,说她不记得跟桑会面的具体时间,现在她肯定还会这么说。她根本不想掺和这件事,他想。

他最大的威胁来自格洛瑞,还有那名游客拍下的照片。

他从来都不会再白天给格洛瑞打电话。担心那个小男孩听到。而且格洛瑞有个坏习惯,就是他们打电话的时候她会叫出他的名字。无论他怎么警告都改不过来。

他看了看钟。差不多5点了。不能再等,必须跟格洛瑞谈谈。很早之前他就买了两个预付话费的手机,一个给她,一个自己留着。他锁好办公室的门,按下她的电话号码。

铃声一响她就接了电话。从她的声音听来她很愤怒,他知道有麻烦了。

“我看到网上全在报道这件事,”她说,“全是那些照片。”

“你上网的时候那个男孩在旁边吗?”

“他当然在。他很喜欢那些照片。”格洛瑞大声说。

“你这个蠢货,少来挖苦我。他在哪儿?”

“他已经上床睡了。他今天不舒服,吐了两次。”

“他病了吗?”我不能让他去看医生。

“不是病了。我今天下午又给他染发了,他不喜欢。他讨厌这样疯狂的生活,我也是。你说顶多一年,现在差不多两年了。”

“马上就好了,我可以向你保证。你在公园的那些照片将为这事画上一个句号。但是你得多费点心思。再上网看看那些照片。看看警方有没有可能从中找到什么线索,怀疑照片中的女人不是桑。”

“你付钱给我,让我跟踪她,研究她的照片,学她走路的姿势和说话的语气。我是一个非常有天赋的演员,我的梦想是做演员,不是照顾那个小孩,不让他见他的母亲。对了,我的天哪,他把她以前常用的那种肥皂塞到枕头下面,那香味让他想起她。”

他不会错过格洛瑞说话或者回答问题时偶尔的犹豫:她先是抵触,接下来试图把话题引到那个孩子身上。

“格洛瑞,好好想想,”他固执地提醒,“你穿衣服的细节、戴的首饰,有没有可能让警方认为照片中的女人不是桑?”

推荐热门小说孤身走我路,本站提供孤身走我路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孤身走我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四章 另一个桑 下一章:第六章 谎言
热门: ABC谋杀案 嫁给暴君后我每天都想守寡 回到明朝当王爷 正正经经谈恋爱 卖马的女人 诡案罪4 伯特伦旅馆 灯塔血案 红拇指印 诡案罪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