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深挖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六章 毒盅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八章 另一种思路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终于又回到了华夏,镇南方闭上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慢慢地睁开眼睛:“还是自己的祖国好啊!”叶清寒和小盛都笑了起来,叶清寒说道:“南方,以后再有出国的机会去吗?”镇南方摇了摇头:“如果不是一定需要我去,能免则免吧!”

齐萱儿由罗娜和崔歌扶着也下了船,齐萱儿看到了跟在西门无望他们身边的袁财山,脸不由得沉了下来。镇南方看到齐萱儿这副样子,他走到齐萱儿的身边:“放心吧,我会好好和他谈谈的。”

齐萱儿点了点头,跟着罗娜一起走到了陆亦雷的面前。

陆亦雷望着齐萱儿,微笑着说道:“我们的大明星来了!”齐萱儿的脸微微发红,她立正敬了个军礼:“陆局!”陆亦雷说道:“听说你挂了彩,怎么样,没什么大碍吧。”齐萱儿摇了摇头:“没事,没伤到筋骨,皮外伤,休息几天就好了。”陆亦雷点了点头:“嗯,这段时间你就好好休息吧,其他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镇南方他们并没有再回到原来的那个宾馆,陆亦雷早就给他们安排好了,就住进了莱港基地的海军招待所,说是招待所,可是和五星级宾馆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镇南方和释情住一间屋,他把袁财山叫进了自己的房间。

镇南方掏出支烟点上:“老袁啊,叫你来是有些事情想问问你。”袁财山笑道:“南方,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我们之间没必要拐弯抹角吧?”镇南方点了点头:“好,既然你这样说,我也就有什么说什么了,我问你,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有人利用‘星辰演艺公司’来实施绑架?”

镇南方的一双眼睛有如匕首,紧紧地盯住了袁财山。

袁财山的脸色微微一变,但马上就镇定了下来:“这件事情齐萱儿曾经对我说过,不过根据她的讲法,她也只是猜测,并没有什么有力的证据,所以我给压下来了,没有上报。”镇南方淡淡地说道:“老袁啊,我想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的职责,你是侦察员,你只需要把你看到的,听到的如实向上汇报就行了,至于怎么做出判断,那是上面的事情。”

袁财山的脸开始发红。

镇南方说道:“你想过没有,齐萱儿既然把这件事情向你汇报了,你就应该及时上报,就算你想先压一压,至少你也应该组织一下调查吧?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关系了上百条的人命。你就不怕如果这事是真的,到时候这责任你根本就背不起吗?”

袁财山没有说话,他咬紧了嘴唇。镇南方站了起来:“现在所有的人都已经知道,这件事情是真的,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在这个案子中受害者一共二百七十多人,除了我们解救出来的七十多人以外,其他的都在试验中成了牺牲品,老袁,不知道你听到这个消息会有什么样的感想?”

袁财山的双手十指绞到了一起,额头上冒出细细的毛汗。

镇南方还想说什么,听到有人敲门的声音,释情过去把门打开来,外面站着的是齐萱儿。齐萱儿没想到袁财山也在镇南方的房间里,她尴尬地说道:“那个小镇,我晚些再过来吧。”镇南方说道:“不,你留下吧,一起听听。”

镇南方指了指面前的座位。

齐萱儿挨着镇南方坐了下来,镇南方才继续问道:“老袁啊,怎么不说话。”

袁财山冷笑一下:“我说镇南方,你们这样摆明是不相信我,我还有什么话说?”镇南方叹了口气:“老袁,记得我曾经和你说过什么吗?你现在不再是那个跑单帮的袁财山了,那个时候你可以为了钱做一切事,可现在你是国安的工作人员了,你的一言一行不只是代表着你自己,还代表着整个国安。”

镇南方叹了口气:“你不能因为一己私利而做出有损国安,有损国家和民族的事情。”袁财山说道:“说来说去看来你们还是不相信我,好,反正舒先生也回来了,一会我亲自去找他,我不干了行吧?”

袁财山望向齐萱儿:“我说齐萱儿,对我有什么意见明着说,在背后搞这些小动作有意思吗?”齐萱儿说道:“我只是把实情说了出来,最初我把对‘星辰演艺’的怀疑上报上去,接着陆局就把你派来了,让我配合你对‘星辰演艺’的调查,OK,没问题,可自从你进了‘星辰演艺’后你都做了些什么?”

袁财山没有说话,恨恨地看着齐萱儿。

齐萱儿说道:“你进了‘星辰演艺有限公司’以后,吃黑钱,玩女人,和柳志沆瀣一气,不仅没有真正地展开调查,反而对我们的调查处处掣肘。我真想不明白,陆局为什么会把你派过来,如果不是因为你,我相信我们的调查早就有了结果,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人因此而牺牲生命。”

齐萱儿越说越激动:“你就是他们的帮凶,刽子手!”

袁财山的脸色苍白,嘴唇动了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房间的电话响了,里面传来了舒逸的声音:“南方啊,袁财山是不是在你那儿?”镇南方回答道:“是的。”舒逸说道:“你让他过来我这一趟,对了,你也过来。”镇南方挂了电话,对袁财山说道:“走吧,老舒要见你。”

他又对齐萱儿说道:“齐姑娘,你先回去休息吧。”齐萱儿摇了摇头:“没事,你去吧,我就在这坐坐。”镇南方点了点头对释情说道:“我说和尚,还不快给齐姑娘倒杯水。”

舒逸站在窗边,望着远处的大海,双手抱在胸前。

镇南方敲了敲门,舒逸这才转过身来,门没有关,镇南方只是适度地表示出了他对舒逸的尊重。舒逸说道:“进来,把门关上。”

镇南方和袁财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舒逸拿起茶几上的烟,扔给他们一支,自己才点上。舒逸微笑着问袁财山:“听陆局说你到莱市有一段时间了,怎么样,工作还顺利吧?”袁财山也笑了笑:“算是顺利吧。”舒逸正拿着茶壶为他们倒茶,听到袁财山这话,手停在了半空:“哦,听你这口气好像有些怨气,说说吧。”

袁财山说道:“没什么怨气。”镇南方咳了两声:“既然你不说那我来说吧,老舒,他这是和我呕气呢,刚才他说在我的房间,我正给他上政治课呢。”舒逸笑了:“是吗?没想到你镇南方还好为人师啊,别说老舒看不起你,就你那觉悟能管好自己就已经很不错了。”

镇南方说道:“小看人了不是?老舒,你应该知道我的,除了工作,我现在还真是一无所有。”舒逸微微一笑:“好了,别急着标榜自己。”

舒逸又望向袁财山:“陆局把你的事情都和我说了,现在这事我来负责,说吧,你那边有什么发现。”袁财山点了点头:“‘星辰演艺公司’确实有问题,但不仅仅是齐萱儿看到的那么简单。是,他们确实利用星探的名义搜罗一些急于成名的,或者喜欢演艺的年轻人并设法控制了他们,把他们当成货物发往海外,这些你们都已经知道了,我也就不多说了。”

镇南方一下子懵了,看来自己看袁财山还是流于表面,经验主义了,他说道:“我就觉得奇怪了,这么多的人失踪竟然就没引起警方的重视?”袁财山淡淡地说道:“他们选择的都是一些独在异乡的,再或者是孤儿,‘星辰演艺’下面专门有一个团队,是负责对报名者的身份与背景进行调查。”

舒逸说道:“打住,财山,继续,就说你发现的。”

袁财山看了镇南方一眼,接着说道:“这些都是在‘星辰演艺’发生的事情,可是公司的管理人员却都不知道,包括柳志,通过接触,柳志也就是一个纨绔,他对于很内幕的那些,他是一无所知的,他最大的能耐也就是对女演员玩点潜规则。”

舒逸轻声说道:“我能不能理解为这一切都和‘星辰集团’无关?”袁财山正色地摇了摇头:“不能!相反我觉得这一切都有‘星辰集团’的影子,‘星辰集团’下属有一个空壳公司‘星辰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相信知道的人应该不会多,舒处,你应该没听过吧?还有南方,你和柳雪的交往也算是很密切的了,你听说过吗?”

镇南方和舒逸对视了一眼,都摇了摇头。

袁财山笑了笑:“这个公司其实并不是空壳,在我深挖下去以后才发现这个公司虽然看不去没有什么运营的项目,可它底下还有一个民间组织,那就是莱市宗教研究会,因为是民间组织,又是研究性质的单位,所以这个公司的账户只有出账没有进账。”

舒逸问道:“你查出这个协会一年的用度大约是多少?”袁财山说道:“大约近一个亿。”舒逸皱起了眉头:“这么多?”袁财山点了点头:“当然,其中包括了一些捐赠。”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六章 毒盅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八章 另一种思路
热门: 秀色农家 罪恶的黑手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最后一案 诡域直播 罪恶生涯 绝品强少 神级奶爸 大王饶命 十宗罪3 京极堂系列06:涂佛之宴·宴之支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