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毒盅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五章 湮灭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七章 深挖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舒逸才睡下没多久却一下子就惊醒了,他从床上坐了起来,头上满是豆大的汗水。

镇南方和叶清寒正在一旁轻声说着什么,让舒逸的动静吓了一跳。

“老舒,你怎么了?”镇南方走上前问道。舒逸摇了摇头:“没,没什么。”镇南方笑了笑:“做恶梦了?”舒逸叹了口气:“我仿佛又看到了蓝色火焰。”蓝色火焰!镇南方的叶清寒对视了一眼,关于舒逸和蓝色火焰的事情他们都是知道的,蓝色火焰已经成了舒逸的一个死穴。

叶清寒笑了笑:“舒处,不过是做梦罢了,别想太多。”舒逸轻声说道:“不,我并没有睡着,只是偶然想到了蓝色火焰。”镇南方皱起了眉头:“你经常想到它?”舒逸回答道:“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会经常感觉它就在眼前晃动,以前我也有过这样的情况,可是这一次却不一样。”

镇南方追问道:“什么不一样?”舒逸说道:“刚才我竟然感觉到胸口很闷,像是无法呼吸一般。”镇南方说道:“老舒,会不会是你的心理作用?就像我在听说自己被打了那个什么针之后,也会出现口干舌燥,脸红心悸的感觉,后来我才明白,这是自己给自己的一种心理暗示。”

舒逸望向镇南方,他知道自己的情况并不是镇南方所说的那么简单,只是什么心理暗示,不过舒逸不想让他们过多的担心,舒逸微微一笑:“嗯,南方说得对,也许是我自己太紧张了,没事。对了,还有多久能到?”叶清寒说道:“我们的目的地是莱港,大约中午一点左右就能到。”

黔州省西乡苗寨,一座低矮的吊脚楼里,房间的门紧紧地关着,外面阳光明媚,可屋子里却是黑漆漆一片,阴冷而恐怖。“唰”的一声,屋子里出现了一点光亮,一根火柴让这黑屋里有了一丝的光明。

接着桌子上的一根白烛被点燃了,烛光中出现一张妇人的脸,那张脸上满是皱纹,宛如枯树的皮,一双眼睛很是浑浊,看上去没有一点神采,她佝偻着腰向一张破床走去,然后爬到了地上,伸出她那只仿佛只剩下骨头的如鸡爪子般的手,从床底下取出一个比拳头大不了多少的罐子。

她抱着罐子站了起来,颤微微地走到桌子边上,在长凳上坐下,她拧开了罐子,然后在左手的中指处用力咬了一口,艰难地挤出了几滴鲜血,血滴入了罐子里。她的脸上带着狰狞的笑,扣上罐子的盖子,妇人走到床边坐下,伸手摸向床上:“芸儿,阿嬷说过,一定会让他来陪你的,一定!”

妇人说完,沉默了一下,像是在仔细地倾听:“芸儿,你说什么?”她低下身子,像是要伏到了床上,床上哪里有什么人,只有一副骨骼架子……

妇人突然坐直起来,沉着脸说道:“不,我不会听你的,不能放过他,坚决不可以,芸儿,别的事情阿嬷都听你的,唯独这件事情,你得听阿嬷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他们都该死,都该死!他必须死,我会把他带回来,让他就躺在你的身边陪你,芸儿,那样你就不会再觉得孤单了。”

门被推开了,一个二十六七的女人走了进来:“阿嬷,姐姐都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还放不下?阿嬷,再说姐姐的死只是个意外,和人家一点关系都没有。听我的好吗?算了,放手吧!”妇人望着女人:“岩花,你太让我失望了,死的人是你姐姐,你的亲姐姐,如果不是那个男人,她能死吗?她为那个男人付出了那么多,可那个男人呢?”

妇人那空洞的眼睛里竟然流下两行清泪。

岩花苦笑道:“阿嬷,那是姐姐对人家的一厢情愿,人家根本就不知道这回事,他甚至都不知道姐姐喜欢他,这怎么能怪他呢,再说了,姐姐为救他而死,他也并不知情,阿嬷,你这样做就是姐姐的阴灵有知,也不会答应的。”

妇人歇斯底里地叫道:“我不管,芸儿既然那么喜欢他,我一定要让他来陪我的芸儿,岩花,这件事情不要你管!我明天就去找他,我一定要把他带回来,除非我死了!”岩花说道:“你怎么找?华夏这么大,你上哪去找?”

妇人笑了,那笑声让人毛骨悚然:“他就算躲到天涯海角我也能够找到他,我已经给他种下了心盅,在他的心里会有一团火焰,湛蓝色的火焰,我能够感觉到那火焰的存在!”岩花听了妇人的话,心里一惊:“什么?你竟然在他的身上种了盅?”

妇人点了点头:“十二年了,我想那盅毒也开始发作了,以后会越来越频繁的!”岩花说道:“阿嬷,你不能这样做,他,他是个好人!”妇人冷笑道:“好人?岩花,别以为阿嬷不知道,你也快三十的人了,为什么一直不嫁,阿嬷知道你的心里也有他,他害了你姐姐不说,还祸害你,我不会放过他,无论为了芸儿,还是为了你,我都一定抓住他。”

妇人望着岩花笑了,露出了那令人作呕的乌黑的牙齿:“这样吧,我会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娶你,做你的丈夫,如果他不同意,哼,我会让他永远地躺在这儿。”她指着放着芸儿骸骨的那张床:“让他永远陪着你的姐姐,哈哈哈哈!”

开完会,唐德勋把唐唐叫住:“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唐唐楞了一下,跟着唐德勋去了他的办公室。进去后唐德勋让他把门关上,然后让他在沙发上坐下:“老二啊,你这是怎么了?开会的时候我就发现你老是走神。”

唐唐“哦”了一声:“可能是这两天工作上的压力太大,没休息好吧。”唐德勋摇了摇头:“你是我儿子,我敢说我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你,你不是没有休息好那么简单,说吧,到底是遇到了什么烦心的事?是不是和卢萍闹矛盾了?”

唐唐回答道:“没有,我们很好。”唐德勋说道:“那就好,男人再怎么忙事业也得把家给顾好,只有家庭稳定男人才可能把精力都放在事业上去。”唐唐点了点头,他咬了咬嘴唇:“爸,小三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唐德勋皱起了眉头,唐唐在这个时候提起唐宋应该不只是随口说说,他轻声说道:“唐三的事情你们就不用操心,我会处理。老二啊,陆老这次来莱市,你可别给我添乱子。”唐唐原本准备的许多话都咽了回去,看来朴永健说得没错,在父亲的心里,唐三根本就比不上他的地位重要。

唐唐叹了口气:“我知道了,放心吧。”

唐德勋说道:“去吧,好好准备一下,你们情报部门的工作也是很重要的,不能有一点的闪失,等陆老视察的事情结束了,我想办法给你挪挪地方,你在基地呆着不利于提升,换个地方吧。”

唐唐望了父亲一眼,那眼神中带着不屑,唐三的事情使得唐德勋原本高大的父亲形象在他的心里打了很大的折扣,他原本以为父亲会和他一样的想法,利用这次陆国光视察的事情替唐三报仇,哪怕父亲只是表露出这样一个意愿也是好的,可惜唐德勋没有这样做,不仅提都不提,反而还害怕自己乱来而影响到他的仕途。

唐唐很失望,他淡淡地说道:“那我去了。”唐德勋挥了挥手。

唐唐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掏出手机,想了很久。终于,他还是拨通了朴永健的电话:“我同意与你们合作,不过计划一定要周密,嗯,时间上么我们的时间应该还是挺充足的,我拿到了陆国光此次视察的日程表,他在莱市大概要呆上五天,其中在莱港基地呆三天,具体的计划你们拟,到时候我看一下是不是可行就可以了,我有个条件,那就是这件事情成功与否,我都不希望把我或者唐家给牵扯进来。”

唐唐挂了电话,长长地出了口气。

朴永健那边,小蕊轻声问道:“先生,他愿意合作了?”朴永健笑道:“我就说嘛,小蕊出马事情一定能行的,我们的小罗莉还真是迷死人不赔钱的。”小蕊的脸红了红:“先生,您就别笑话我了。”

朴永健招了招手,小蕊坐到了他的腿上,朴永健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这个唐唐很是滑头,其实他也只是想借刀杀人,他提出的要求就是不希望惹火烧身。所以,你得给他加一把火,把他给牢牢抓住,造成别让他置身事外。”

小蕊被朴永健的手抚摸得身体微微颤抖:“我,我会的,啊……”

船在莱港五号码头靠岸了,舒逸看到了站在岸边的陆亦雷,陆亦雷的身边站着的是西门他们几个九处的人。舒逸才下船,陆亦雷便迎了上来,握住了舒逸的手笑着说道:“我们的英雄凯旋了!”舒逸说道:“陆局,你不是说陆老下午过来吗?怎么还有时间接船啊?”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五章 湮灭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七章 深挖
热门: 蓝裙子杀人事件 马来铁道之谜 被小首富偷偷看上以后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浪花少年侦探团 我在星际直播荒野求生 星际之陛下你好美 秦皇 眼之壁 野性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