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大智若愚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安全问题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章 身世之谜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权淑玉给舒逸泡了杯茶:“喝点水吧!”舒逸睁开了眼睛,望着她微微一笑:“好久没有这样惬意地享受难得的闲暇了。”权淑玉也笑了笑:“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舒逸摇了摇头:“并不是我没事找事,只是有的责任你一旦背上了,就永远都放不下来,我不像你,你没有信仰,在你的心里也不存在所谓的正义或者非正义。”

权淑玉叹了口气:“不,我也有信仰,只不过被磨灭了,至于正义或者非正义,我已经找不到评判的标准了。就比如我们现在做的,从某种意义上损害了我的国家的利益,但往大里说,我们也是在维护国家利益,这就要看你是从什么角度看问题了。”

她咬着唇抬起头来:“华夏一位伟人也曾经说过,真理往往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为什么?因为他们拥有话语权。”

舒逸笑了:“金真正用你的亲人威胁你?”权淑玉淡淡地说道:“差不多吧,恩威并施,双管齐下。”舒逸说道:“这帮年轻人已经不再狂热,他们开始学会冷静地思考着未来。”权淑玉说道:“谁都不希望战争,挑起战争的人一般都是别有用心的。”

权淑玉望着舒逸:“你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舒逸摇了摇头:“其实我早就明白了,还问什么?”权淑玉楞了一下:“你明白了什么?”舒逸说道:“从我刚到北韩就被金真正抓住的时候我便感觉有人在做局,当然,这是什么局我当时虽然看不明白,但我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顺势为之。”

权淑玉不解舒逸的意思。

舒逸指着波澜壮阔的大海说道:“我到北韩,被金真正抓住的时候我便已经处在了风口浪尖,那时候我对身边的一切都不知道,这时我只能做一件事,那就是随波逐流,借头风浪跟着动,一旦动起来,一切就悄悄地开始明朗起来了。”

“金真正抓住了我,可我知道我不会有事,因为金贤惠与金曼姝的存在,我必然不能出事,不然他们无法向华夏交待,我想你应该早就已经知道了她们的底细了吧?”舒逸望了权淑玉一眼。

权淑玉点了点头:“是的,金贤惠有个身份是华夏军情北韩站站长,金曼姝则是你到北韩来需要接头的人,不过金曼姝的身份很特殊,我一直没摸清她真正的背景。不过无论她们哪一个在亲眼看到你被抓起来,还是在金家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们都不能坐视。”

舒逸笑了:“对,这就是为什么金真中来请我去金家,我明明已经怀疑是个圈套还敢去的原因。当时我还以为金真正是真的想拿下我,但后来我却想通了,他对金曼姝的身份有怀疑,金曼姝和我之间又夹出一个金真中,他不能肯定金曼姝会不会救我,但他知道金贤惠一定会!所以他当着自己的父亲演了这出戏。”

权淑玉轻声说道:“政治真是个奇怪的东西,金家四个子女,竟然不是一条心。”舒逸点了点头:“这不奇怪,对事情的理解不同,认识不一样,所以得出的结果也就不一样了。但真正使得他们相互设计,相互争斗的不单单是政治,还有信仰,对于他们而言,都认为自己的做法是对的,是真正的爱国,所以他们才会坚持,才会不为亲情所左右。”

权淑玉赞成舒逸的说法:“你是个智者,可这个局还是把你给迷惑住了。”

舒逸淡淡地说道:“只有智者才会被迷惑,因为他愿意被迷惑。”权淑玉楞了一下:“我明白了,这就是你们华夏人所说的,大智者若愚。”

舒逸说道:“金真正抓我,是因为知道金贤惠必定会假手李炜正救我!金贤惠和李炜正其实才是最希望我死的人,可他们恰恰又必须救我,因为他们得给华夏一个交待,金贤惠是因为她在华夏军情局的职责,她知道一旦我出了事,华夏对她的信任度就是降为零,她不能放弃她的这一身份,因为这个职位能够带给她很多情报上的便利。”

“而李炜正救我是因为他们李家一直受到陆家的帮助,这种帮助是经济、政治等诸多领域内的多元化的帮助,而陆亦雷明确告诉过我,在北韩如果遇到紧急的事情可以请他援手,所以他只能出手把我救出来。”

“救我出来后发生了一个小插曲,那就是医院遇袭,就真的,那次遇袭确实又严重地影响了一次我的判断,我开始动摇了之前的想法,就是我对金真正的看法,我以为金真正是因为放了我不甘心,所以才派出人来追杀我,但后来金贤惠带人把来人杀了,然后证实那些人都是金真正的人时,我才判定,金真正应该不会这样做。”

权淑玉问道:“为什么?”

舒逸淡淡地说道:“因为金贤惠的人既然有这样强悍的能力干掉那些人,怎么可能单单会漏网两个人进入病房对我下手呢?”权淑玉没说话,她还是不太明白。

舒逸说道:“原因只有一个,那两个杀手是她故意放进来的,救我他们并不情愿,所以他们故意放了杀手进来,想借杀手的手把我杀了。只是他们没想到我这个人太警惕,躲过了一劫。如果真是金真正要杀我,他的计划应该是周密的,那晚的杀手随意性很大,到底来了多少人,是不是真的是被金贤惠的人给收拾掉了,这都两说。”

权淑玉其实很不喜欢和舒逸的对话,太动脑筋:“你的意思是说,或许根本就只有两个杀手!”

舒逸笑了:“对,根本就只有两个杀手,只是金贤惠怕不好向我交待,所以才说其他人都让她的人给收拾了,其实那晚我根本再没听到其他的打斗声,那医院并不隔音,还有马路边有辆车,车边一个人一直盯着我的房间看了半天,金贤惠进屋以后,人不见了,车也不见了。”

“金真正不是承认了是金真中意气用事,自作主张找人想干掉我么,而我想金真中应该就在那部车上,他的车之所以会走,是有人告诉他行动失败了,而告诉他行动失败的人,应该就是他的姐姐金贤惠。”

权淑玉苦笑道:“一件简单的问题,你竟然能够分析得这么复杂。”

舒逸说道:“智者必须具备两个本事,一是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二是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有时候一件小事,你就可以看出很多的东西,有时候一件复杂的事情,其背后的根本原由却只是一件小事。”

权淑玉点了点头。

舒逸说道:“接下来便是李炜正让他的儿子跟我走,说好是给我做助手,于是我们到了光州,知道吗,我一路上都在想同一个问题,那就是李炜正为什么会让李承宗跟着我。起先我想或许是想让他监视我,所以到光州后我让李承宗去找你。”

权淑玉扭头望向舒逸:“原来你并不是诚心想得到我的帮助,而是利用我来试探李承宗。”舒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不起。”权淑玉幽幽地叹了口气:“恐怕那个时候你也不会信任我吧?”

舒逸轻声说道:“如果要我说实话,确实是这样的。”权淑玉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抬起了头:“你后来来找我让我给你找部车,说是要赶去平城帮李承宗救李炜正也是假的?其实你早就知道那是个圈套,你之所以还要我和你一起去平城是不是也在试探我?”

舒逸说道:“不完全是,那时我原本有另一个计划的,可是你很聪明,就在车子快到平城的时候你竟然道破了他们的阴谋,我若是再坚持到平城去的话那我的目的性就太明显了,我的计划也就会暴露了。所以我听从了你的建议,离开,然后去金刚山。”

权淑玉苦笑道:“我懂了,这也是你所说的顺势而为。能告诉我你当时的计划是什么吗?”舒逸轻声说道:“劫走李承宗,制造乱像。让李炜正认为金家借他这个局向他发难。”权淑玉望着舒逸,一脸的惊讶:“你不会想一直把李承宗带在身边吧?”

舒逸没有说话,喝了口茶,权淑玉皱起了眉头:“你不是想劫持他,你是想借机杀了他?李承宗死在平城,而你又在光州,没有人会怀疑到你,可是我却知道,你不会是连我都想……”权淑玉想想确实后怕,可她还是不相信自己的判断。

舒逸说道:“我没想过要杀你灭口,只不过如果赶回去,李承宗就一定要死,但杀他的人不是我,而是你!”权淑玉说道:“这一招很毒,这样一来我成了李家的仇人,为了保守这个秘密,我必须为你佐证,证明你在李承宗死的时候一直和我在一起,在光州,根本没回过平城。”

舒逸微笑着说道:“是不是觉得我有些恩将仇报的意思?”权淑玉摇了摇头:“真是那样也是李家人自找的,他们自导自演这出戏,目的也是想杀你。你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罢了,只是你却把我给扯了进去。”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安全问题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章 身世之谜
热门: 白与黑 韩熙载夜宴 尊严:池袋西口公园10 京极堂系列06:涂佛之宴·宴之支度(上) 神秘女子杀人事件 神探伽利略 刑警手记之异案侦缉组 黑色十字架 两小无嫌猜 麒麟之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