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疑云密布

上一章:第一百零五章 逼供 下一章:第一百零七章 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宋恩明听了金真正的话,他叹了口气道:“其实他的身份证明文件我那儿也没有。”金真正笑了:“宋局长,你是在说笑吧?你口口声声说他是你的人,还亲自上门来要人,现在居然告诉我你也没有他的身份证明文件,你说这件事情我就算想帮你也没有办法。”

金真正说完一脸的淡定,完全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宋恩明说道:“虽然我那儿没有,不过有个人有,是他让我来要人的。”

金真正咀嚼着宋恩明的话,能够支使宋恩明来要人的人当然有些来头,他出身在北韩的高干家庭,又干了这么长时间的肃反局长,他马上敏感地捕捉到了什么,他坐直了身子:“宋局长说的那个人是?”

宋恩明回答道:“李炜正将军。”金真正皱起了眉头,这个李炜正是北韩军事委员会的副主席,虽然和自己的父亲一样都是上将,可论起级别来说还比自己的父亲高半格,自己这个少将更不在人家的眼里了。

金真正望着宋恩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这家伙到底是不是扯虎皮做大旗,毕竟对于舒逸,他手上没有任何有力的证据证明舒逸是间谍,所以他也不可能贸然给李炜正打电话证实宋恩明的话。

宋恩明说完这句话后也不再开口,喝着茶,抽着烟,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金真正一时间竟然没了主意,他说道:“宋局长先坐一下,我去去就来。”

宋恩明知道金真正一定是去给他父亲打电话,他微笑着点了点头:“没事,去吧,我不忙!”宋恩明的镇定更让金真正的心里没底。

“既然他说是李炜正的意思,你就放人吧!”金哲宇淡淡地说道。金真正有些不甘心:“父亲,我相信只要给我两天时间我一定能够把他的背景给挖出来。”金哲宇说道:“不是我不给你时间,是人家不给你时间。听我的,放人吧,没必要为这没影的事情得罪李炜正,下一步你提中将的事情还得他的支持。”

金真正叹了口气,他轻声说道:“那金曼姝呢?要继续查吗?”

金哲宇说道:“一并放了。”金真正不解是说道:“一并放了?”

金哲宇说道:“你动动脑子,既然崔浩新没问题,金曼姝只是为他补办个证件又能有什么问题?再说了,如果她真的有问题的话,放了你才能够有机会抓住她的小辫子,要明白一个道理,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

舒逸蹲在牢房的一角,缩成一团,他打着颤,三号合剂的药效已经过了,可却把他原本发烧的身体给搞得更虚弱。舒逸的脑子里不停地重复着一句话,我是崔浩新,我是北韩反间谍局的高级侦察员。

他反复强化自己对这个假身份的记忆,他怕自己会失去意识,就算失去意识他也不能让自己犯下错误。

舒逸听到牢房的门打开了,他睁开眼睛向门的方向望去,一个胖子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跟着的是金真正和那个女军官。

胖子望着舒逸的狼狈样,他皱起眉头转过身去:“金局长,这是怎么回事?在事实没有搞清楚的情况下你们有什么权利对我们的人用刑?”金真正的心里暗骂,你们反间谍局难道就不会刑讯逼供吗?怎么到我这儿你的反应就这么强烈了?

金真正心里骂归骂,脸上去不敢露出丝毫的不满,他不怕宋恩明,可他不想告罪宋恩明身后的李炜正。他只得赔笑道:“不好意思,正面的人做事情的手法有些激进,我早就告诉他们一定不能用这样的方式来对待自己的同志,回头我一定好好查查,到底是谁下的手。”

胖子走到舒逸的面前,微笑着对舒逸说道:“小崔同志,你受委屈了。”

舒逸看清了这个人便是反间谍局局长宋恩明,他知道宋恩明一来自己应该能够脱险了,他微微笑了笑,因为虚脱,他的笑看上去有些凄惨,舒逸轻声说道:“宋,宋局长!”接着,他便技巧性地晕了过去。

胖子伸手摸了一下舒逸的额头:“好烫!”

舒逸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这是一个单人病房,一个女人背对着他站在窗前。

舒逸轻轻咳了一声,女人转过身来:“你醒了?”舒逸看清女人的样子时吃了一惊。

女人笑道:“怎么?认不识了?”舒逸说道:“怎么会呢,你是金贤惠小姐。”女人点了点头:“我还以为你忘记我是谁了呢。”

舒逸假装看了看四周:“我怎么会在这儿?”

金贤惠笑道:“你应该是想问我怎么会在这吧?”舒逸让她看穿了心思,尴尬地笑了笑。金贤惠说道:“是我请李炜正将军把你救出来的。”舒逸楞了一下,他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是金贤惠找李炜正救了自己,金贤惠可是金真正的亲妹妹,金哲宇的小女儿。

金贤惠在床前坐了下来,从果篮里拿出一个苹果,熟练地削掉了皮递给舒逸。舒逸接过苹果并没有吃,就这样拿在手上:“你干姐姐没事吧?”金贤惠摇了摇头:“她没事,你被宋局长接出来以后她也被放了出来。”

舒逸总算松了口气。

金贤惠说道:“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我是军事安全局北韩站站长金贤惠。”她向舒逸伸出手来。舒逸没有去握她的手,舒逸静静地看着她。

舒逸此刻有些懵,陆亦雷可没告诉过自己北韩站的站长是谁,他只是提过副站长肖长贵被抓了,北韩站的其他情况他并没有向舒逸交底。

舒逸终于沉下了脸,淡淡地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金贤惠笑道:“没想到你还挺谨慎的。”舒逸靠在了床头,他望着金贤惠,双手枕在后脑。

他要看清楚这个金贤惠到底想要玩什么花样。

金贤惠说道:“七月流火五月花。”舒逸轻声问道:“什么花?”金贤惠回答道:“花非花。”舒逸又问道:“那又是什么?”金贤惠道:“不是杨花,是离人泪。”

两人说完这一串莫名其妙的话后,金贤惠微笑着说道:“怎么样,舒处长,这下你相信了吧?”舒逸点了点头:“可我还是很不明白。”金贤惠说道:“我知道你不明白什么,不明白明明我是金哲宇的女儿,怎么又可能是北韩站的站长对吧?”

舒逸苦笑着点了下头。

金贤惠淡淡地说道:“我确实是金哲宇的女儿,但这并不影响我成为华夏军事情报局的工作人员,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信仰和生存的方式。”舒逸说道:“我听说北韩站的副站长被抓了?”金贤惠点了点头:“是的,这件事情陆局很恼火,不过我查过了,他出事与北韩站没有任何关系,我估计应该是局里在北韩的其他线上出现了问题。”

舒逸望着她轻声说道:“你的身份很特殊,当然,也有利于你的伪装,可是遇到这样的事情,你的嫌疑也最大。”金贤惠说道:“如果真是我,我有必要救你吗?我知道你到北韩来的目的有两个,其一是为了解救被绑架的华夏核弹专家江林威,另一个就是查出是谁出卖北韩站。我没说错吧?”

舒逸回答道:“你没说错。”

金贤惠掏出支烟,吸了一口:“如果我怕你查我,干脆就借我大哥的手把你给除掉多好,一劳永逸还不会怀疑到我的头上。”舒逸没有说话,他知道金贤惠说的是实情。

金贤惠说道:“我知道现在我说什么你的心里都会有顾虑,这样吧,我们还是让事实说话,反正你会展开调查的,我们拭目以待,看看到最后你挖出的那个内奸到底是谁。”

舒逸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那些不适的感觉都已经消失了,他说道:“我下一步准备单独行动。”金贤惠笑了笑:“我们不会干涉你的行动。”舒逸说道:“麻烦你再为我做件事情。”金贤惠问道:“什么事?”

舒逸说道:“给我准备一支枪,一支卫星电话,一张北韩军事地图还有关于李冰姬的全部资料和一些美金,越快越好,我想今天就离开这儿。”金贤惠说道:“没有问题,我马上就去安排。”

舒逸问道:“北韩站一共多少人?”

金贤惠回答道:“连我在内一共四十二人,平城原来有六人,肖副站长被捕后就只有五人。”舒逸说道:“肖长贵被捕以后你们不做好相应的对策吗?万一他顶不住怎么办?”金贤惠叹了口气:“他已经牺牲了,被捕的第二天就在监狱中自杀了,用洗脸的毛巾上吊自杀了。”

舒逸皱起了眉头,这个消息陆亦雷好像并不知道,不然他一定会告诉自己的,他望着金贤惠,心里对她的怀疑丝毫没有减少。

金贤惠说道:“你到北韩来应该有人接应吧,那个人是不是曼姝?”舒逸淡淡地笑道:“你知道你问这个问题是违反纪律的吗?”金贤惠淡然地说道:“我知道,可是我必须问,因为我怀疑她有问题,不然这次我大哥也不会盯上你。”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百零五章 逼供 下一章:第一百零七章 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热门: 美食直播间[星际] 钓鱼城 大奉打更人 暹罗连体人之谜 [综英美]魔法学徒 夜色深处 死人经 美食供应商 马来铁道之谜 这只男鬼要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