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老丈人看女婿

上一章:第八十七章 新线索 下一章:第八十九章 意外发现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海天大厦1407房里,朴永健端着一杯咖啡,微笑着对小蕊说道:“你现在越来越能干了,竟然能够让舒逸吃那么一大亏。”小蕊笑得很开心:“还不是先生教导有方。”朴永健问道:“你怎么知道那帮乞丐有问题?”

小蕊也倒了一杯咖啡,坐在了朴永健的对面:“我起先根本就没有怀疑这些乞丐,我是发现那个保安看我的眼神不太对,那种眼神就像猎犬看到了猎物一样。先生也知道,我就是一个小孩子,按理说他不应该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于是我就留心了一下,我才发现他竟然和大厦外的乞丐有联系。”

朴永健说道:“所以你让文锐去盯住这帮乞丐?”小蕊笑了:“我还真没想到舒逸会利用乞丐来查我!”站在朴永健身后的文锐说道:“先生,既然我们已经找到了舒逸,为什么不把他除掉?”

朴永健摇了摇头:“要除掉他有些难度,就算成功我们也会得不偿失,小蕊的计策不错,让舒逸再一次陷入困境,警方一定会认为是他杀了那个保安。”文锐说道:“可他们不一定能够查出逃跑的乞丐就是舒逸。”

朴永健淡淡地说道:“警方查不到,有人能查到,别把华夏的情报机构想得太简单。”

释情终于答应了和柳月见面,他们见面的地方是柳雪的别墅,镇南方陪着释情一起去的,只是他们没想到,竟然柳月的父亲柳平江竟然也在。

镇南方见到柳平江的时候先是一楞,但他马上猜出了这一定就是柳月的父亲。

见到镇南方和释情来了,柳雪迎了上去:“怎么才来?”镇南方微笑着说道:“临出门的时候马组长找我们有点事儿,就耽误了。”柳雪也不追究,对他们说道:“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叔叔,也是小月的父亲。”

镇南方虽然早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可释情却不知道,乍一听柳雪的介绍,释情呆在那儿,一双手在衣服上轻轻搓着。镇南方碰了碰他,然后笑着对柳平江说道:“柳叔叔好!”柳平江一直沉着脸,听到镇南方招呼,他只是点了点头,一双眼睛望着释情。

释情嘴巴动了动,终于他才说道:“你好,柳叔叔。”

柳平江的手指了指沙发:“坐!”

二人在柳平江的面前坐了下来。

柳月的心情很复杂,这几天她一直很想再见到释情,可她却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一种方式相见。柳雪也坐了下来,让谭妈赶紧倒茶。

谭妈把茶端上来后,又悄悄地退了下去。

柳平江没有说话,掏出烟来点上一支,然后把烟盒扔在茶几上:“要抽自己拿!”镇南方很不客气地拿起来也点上一支,释情端正地坐着,双手放在膝盖上,低着头。他不敢见柳月,更不敢看柳平江。

柳月偷偷地瞟了释情一眼,她又想到了那晚的旖旎春光,脸不禁红了起来,望向释情的眼神中也充满了情感。

柳平江叹了口气:“今天是我让小雪把你们约来的。”

柳雪只是笑笑,没有说话,在柳平江面前她一样没有发言权。

柳平江轻声问道:“释情,听说你是佛门弟子?”释情点了点头:“嗯,法号戒空。”柳平江喃喃道:“戒空,看来还是戒不了,也空不了啊!”他的眼睛盯着释情:“小月怀孕的事你知道了吧?”释情点了点头,柳平江说道:“说说你的想法。”

释情心里苦涩:“我不会逃避自己的责任。”

柳平江的眼里流露出一丝赞许:“可你是一个和尚,我听人家说你还是个高僧。”释情说道:“生而修行,不在乎行,不在乎境,在乎心!”柳平江点了点头,他明白释情的意思,释情是在告诉自己,就算和柳月在一起也是一种修行,佛不在于形式,在于内容,心里有佛,佛便无处不在。

柳平江轻声说道:“我也听小月说了,当时的情况是逼不得已,所以我并不怪你。不过现在小月已经有了身孕,这责任你是要负的,你应该知道,对一个女孩子来说什么最重要。”释情点了点头,他的心情已经慢慢平静下来,他也想明白了,有些事情是不能逃避也逃避不了的:“我会还俗,然后和小月结婚。”

释情的话还是很让人震惊的,特别是镇南方,他可是知道的,释情自幼事佛,也就是说弘扬佛法是他生命的一部分。在镇南方看来,释情是永远不可能放弃自己的信仰的。

柳平江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好小伙,有能力也有担当,小月跟着你我放心。”

释情没有说话,脸上一片淡然。

镇南方说道:“有句话我不知道当不当问?”柳平江说道:“事无不可对人言,有什么该不该的。”镇南方说道:“我想单独和柳月姑娘谈谈行吗?”柳平江点了点头,柳雪说道:“这样吧,你俩去书房谈吧!”镇南方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们就在院子里走走吧!”

柳雪楞了一下,然后笑道:“那也好!”

柳月跟在镇南方的后面,两人走出了屋子。

院子里有一张石几,几张石凳,镇南方先坐了下来:“柳月姑娘,你也坐。”柳月跟着坐了下来:“还记得那天我问你的问题吗?”柳月摇了摇头。镇南方说道:“那晚你们到酒店后不久你是不是就已经醒了?”柳月脸上一红,点了点头。

镇南方说道:“也就是说你和和尚之间发生什么的时候你的清醒的?”柳月细声地“嗯”了一声,镇南方叹了口气:“那你为什么不弄醒他?我知道你对小和尚有好感,你喜欢他,可是发生这样的事情你知道对他内心的打击有多大吗?”

柳月说道:“我知道。”镇南方淡淡地说道:“你摧毁了他的信仰!”柳月没有说话,镇南方继续说道:“这几天,他一直在惶恐不安和内心煎熬中度过。”柳月轻声说道:“对不起!”镇南方摆了摆手:“算了,你用不着道歉,你也没错。”

柳月说道:“当时我确实醒了,可是我发现他的样子很可怕,像是中了魔一样,浑身发烫,原本我是想把他叫醒的,可是,可是没想到才碰着他,他便像是发疯了一般把我推倒了……”柳月低下了头。

镇南方说道:“听你这么说你们当时是被人暗算了?”柳月说道:“嗯,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想害我还是害释情,”镇南方说道:“好吧,事情不发生已经发生了,希望能够有个很妥善的解决办法。”

“还有一点我想我应该先给你提个醒,就算释情为你还俗了,可他骨子里还会把自己当做和尚,要让他彻底转变是需要时间的,这一点我想你应该有心理准备。”柳月点了点头:“我知道。”镇南方站了起来:“我们进去吧,不然他们会担心的。”

总的来说,柳平江对释情还是蛮满意的,他今天约释情来目的也就是想把这件事情处理好,他没让王虹跟着来,王虹太感性,听到女儿竟然和一个和尚有了孩子,王虹差点气出病来。

镇南方和柳月回到屋里的时候,柳平江的脸上已经有了笑容,看来他和释情谈得不错,见柳月他们回来,柳平江站了起来:“小月,我们走吧!”柳月“哦”了一声,然后恋恋不舍地跟着柳平江离开了。

镇南方和释情也和柳雪道别返回宾馆。

上了车镇南方问道:“和未来老丈人在聊些什么呢?我见你哄得他蛮开心的嘛!”释情没有说话,扭头望着窗外出神。

镇南方知道他这是不好意思,镇南方说道:“你考虑清楚了?真要还俗?”释情苦笑道:“不然怎么办?”镇南方搔了搔后脑:“我也没有办法,对了,他有没有逼你们赶紧结婚?”释情点了点头:“再有两三个月就要显怀了,能不结婚吗?”镇南方说道:“这倒是,看来你得抓紧点时间了。”

莱市沿海渔村的一个出租屋里走出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穿着一套黑色的立领中山装,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屋外站着一个年轻男子,他见舒逸出来,轻声问道:“舒先生,衣服还合心吧!”

舒逸点了点头:“嗯,不错!”舒逸恢复了自己的本来面目,这让他轻松了不少,不过他也知道,一旦自己以真身见人,一定又会惹来不少麻烦。可谁又在乎呢?

舒逸说道:“给你添麻烦了!”年轻人摇了摇头:“舒先生,你可别这么说,我所为你做的一切都是拿了你的钱的,不过我说先生,你这么有钱的人,为什么要去扮乞丐呢?”舒逸淡淡地一笑,他没有解释,他也用不着和他解释。

舒逸离开了渔村,到了长途客车站,他对售票员说道:“给我来一张去莱市的车票。”售票员白了他一眼,然后把找票和找零都递了出来。

舒逸上了客车,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就在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八十七章 新线索 下一章:第八十九章 意外发现
热门: 奥术神座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黑彼得 十宗罪4 第三个女郎 东方快车谋杀案 灯塔血案 浪花少年侦探团 反自杀俱乐部:池袋西口公园5 从西藏来的男人 罪案迷城:消失的女高中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