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断线风筝

上一章:第八十三章 老年行动组 下一章:第八十五章 小和尚东窗事发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灰蒙蒙的,转眼就下起了大雨,一个脏兮兮,邋遢遢的乞丐躲到了天桥底下,天桥下早已经躺着一个头发胡子都又脏又杂的老乞丐,见到年轻乞丐过来,他警惕地坐了起来,一双眼睛望着年轻乞丐,很不友善。

“年轻人,这是我的地盘!”老乞丐沉声说道。

年轻乞丐没有看他,只是望着正在落雨的天空:“这场雨真大。”老乞丐说道:“如果你是躲雨的,雨停了马上离开!”说完,老乞丐又躺了下来,他原本以为年轻乞丐是来和他抢地盘的,他可舍不得把这个位置让出来,对于他来说,这是块风水宝地,这座天桥是莱市市中心的交通要道,人流量很大,每天他只要往这一坐,就能够讨到很多的钞票。

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给他个市长干他都不换。

如果不是因为这场大雨,他不会早早地躺到天桥下,这场雨可是给他造成了不小的经济损失。

年轻乞丐在他身边蹲了下来,一双眼睛望着老乞丐的脸。

老乞丐又感觉到了危险,再次坐了起来:“你,你想干嘛?”年轻乞丐微微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你别害怕,我不是坏人。”老乞丐冷哼一声:“一般有神经病的人都说自己没病,而坏人也常常标榜自己不是坏人。”

年轻乞丐说道:“我是特地来找你的,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老乞丐说道:“我不认识你!”年轻乞丐说道:“可我认识你,苗老七,绰号七公,莱市的乞丐头,对吧?”老乞丐面上的肌肉微微一动:“你到底是什么人?”年轻乞丐说道:“我叫舒逸,我和苗苗是朋友。”老乞丐楞了一下:“苗苗?”舒逸点了点头:“是的。”

老乞丐露出了笑脸:“我已经有一年没见过她了,不过我们倒是经常通电话的。”说完他的脸上露出警惕:“我怎么没听苗苗提起过你?”舒逸说道:“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问她。”老乞丐真的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只听他用舒逸听不懂的方言说了一气,然后挂上电话:“嗯,苗苗说了,你是她的朋友,说吧,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舒逸正准备开口,苗老七又问道:“你不会是苗苗的男朋友吧?我可警告你,你配不上我们家苗苗,虽然我是乞丐,并不等于我愿意把苗苗许配给一个做乞丐的人。年轻人一定得有上进心……”他还想说些什么,舒逸打断了他:“苗大叔,你尽管把心放在肚子里,我不是苗苗的男朋友,我和她只是好朋友。”

苗老七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

舒逸掏出一张图片,就是他曾经让满爷找人画的小蕊的画像:“苗大叔,我知道你是莱市的乞丐头,你的徒子徒孙众多,所以想请你帮我找一个人!”苗老七接过画像看了一眼:“怎么,媳妇丢了?不对啊,看上去那么小,我说小兄弟,你这口味是不是重了点?”舒逸苦笑道:“苗大叔,我想你误会了,我找她是有别的事情。”

苗老七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舒逸,好像想看穿舒逸到底是不是在对自己说谎。

舒逸说道:“这个人叫小蕊,是我一个故人的女儿,两年前被人贩子给拐跑了,下落不明,前几天有人告诉我她在莱市出现过,这不,才想到来找你帮忙。”苗老七冷笑道:“怕是没那么简单吧?来找我帮忙也用不着弄这么一身行头啊!”

舒逸尴尬地笑了笑:“我这不是想和您拉近关系培养感情吗?”

苗老七叹了口气:“你是什么目的我懒得管,看在你和苗苗是朋友的份上,这差事我接下了,不过你也知道,我手下这些徒子徒孙的工作是很忙的,一找人可就得耽搁多少业务,你和苗苗是朋友不假,可就算是亲兄弟也得明算账是不?当然,你也别多心,我是不会要你什么钱的,只是在他们帮你找人期间,你是不是多少给他们一点补助,总不能饿着肚皮替你办事吧?”

舒逸这下明白了,敢情人家说了半天还得收点好处费。

舒逸微微一笑,从身上掏出一沓百元大钞:“这是五千元,如果找到了人我再付给你五千,苗大叔,够你的徒子徒孙们吃饭了吧?”

苗老七笑得眼睛就像只豌豆角:“这事包在我身上,有消息我会立即通知你,对了,怎么联系你?”舒逸摇了摇头:“不必那么麻烦,这两天我会住在你这里。”苗老七马上又变了脸:“你不会想要在我的地盘上做生意吧?”舒逸摇了摇头:“你们的生意我没兴趣,我只是件个地方休息。”

苗老七这才放下心来。

舒逸说道:“告诉你那帮儿孙们,只是偷偷地查,别惊了那女孩,不然她被吓跑了我就抓不到她了,有什么消息及时通知我,我亲自去抓她。”苗老七说道:“好嘞!这雨也停了,你就先在这休息吧,我得去开工了,那个有件事情商量一下行吗?到了饭点你能不能来顶我一下,换我去吃下饭?放心,我绝不亏待你,你顶班的时候乞讨到的钱全都归你!”

舒逸苦笑了一下,点了点头,看来苗老七还真想把自己培养成个专业的乞丐。

苗老七走后,舒逸掏出一支烟点上,然后靠在墙壁上慢慢地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自己去找小纪,知道的人只有满爷和铁铭,有人利用自己救释情的事情做文章,虽然说是救出了释情却又杀害了四个海军情报处的情报员,这手段分明是要把自己给逼得没有退路。是谁把自己算得这么死呢?满爷还是铁铭?

难怪陆亦雷让自己彻底消失,断了一切和他们的联系,看来陆亦雷应该也认识到了这一点。从感情上来说,无论是满爷还是铁铭,舒逸都不愿意怀疑,一个是自己的同门师兄,另一个曾经是自己最得力的助手。

舒逸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一个断了线的风筝,无可倚靠,没有方向。陆亦雷已经明白地告诉自己,现在自己只能够孤军作战了,在没有朴永健确切的下落之前,他不能借助任何力量,不管是政界的还是军方的。

苗苗是舒逸的朋友,不过她对舒逸的真实身份却一无所知,她是舒逸一次去苗疆时在河里救出的女孩,女孩曾经提过他的爷爷在莱市做乞丐头,舒逸也是才想起来,所以才会贸然来找苗老七帮忙的。

苗苗的背景很单纯,平常和舒逸也没有太多的往来,当然,闲着没事的时候逢年过节大家偶尔也问候一下。舒逸相信没有人会打苗苗的主意,从她身上知道自己的行踪的,所以苗老七给苗苗打电话的时候他也不会害怕。

舒逸知道找人这样的事情交给苗老七他们来做比自己做要方便得多,而且往往更加的事半功倍,乞丐是一个城市不可杜绝的社会现像,他们的存在不会引起太多人的关注,而他们的流动性强,见识面广,要找一个人并不是太难的事情,除非这个人躲得很隐秘,埋得很深。

苗老七其实刚才和苗苗通电话后也知道了,舒逸就是苗苗当初落水的救命恩人,所以对于舒逸嘱托的事情也很上心,他很快就让人把画像拿去复印了若干份,分发给了整个莱市的乞丐。他在莱市呆了至少二十年,毫不夸张地说,在莱市他的徒子徒孙不下于二百人,他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够把画像上的女孩给找到。

按理说他是不该收舒逸的钱的,可是他却收了,这也是他会做人的地方,他这样做舒逸就不会有挟恩图报的内疚,而舒逸也还是苗家的恩人。

柳平川坐在书房的沙发上,一支接一支的抽烟。

海军情报处济州据点的事情他早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淳于阳刚的死,据点的血案,这让柳平川很是恼火,他是海军副司令,而情报处也是他的管辖范围,如果说淳于阳刚的死有待查明,可据点的事情就很明显了,舒逸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很想打电话质问陆亦雷,可想想还是算了,一切都有待调查,需要证据。

他给纪小纪打了个电话,让他马上赶到自己家里来,这是他第一次插手情报处的事情,也是他第一次约见纪小纪。他不想把希望全部寄托在那个所谓的联合调查组了,他觉得有必要自己进行调查,莱市的案子走到现在,已经让他眼花缭乱,很多事情都看不明白。

纪小纪来了,柳平川没想到纪小纪竟然只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大男孩,不过他在见到纪小纪第一眼的时候他说告诉自己,千万别让这小子的年轻给迷惑,这小子看起来年纪不大,但心机却是很深。他还是有些不舒服,纪小纪的微笑他怎么看都觉得很阴森,他感觉纪小纪就像一个阴谋家,对,这就是纪小纪给他的第一印象。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八十三章 老年行动组 下一章:第八十五章 小和尚东窗事发
热门: 自投罗网 八声甘州 谋杀官员2:化工女王的逆袭 纨绔世子妃 谋杀启事 红的组曲 弓区之谜 小神仙 假结婚后我带娃溜了[娱乐圈] 醒来后发现自己成了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