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破烂王满爷

上一章:第六十八章 海棠 下一章:第七十章 侦察员失踪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舒逸竟然把自己装扮成了一个大腹便便的商人,冷焰这才明白中午舒逸为什么让自己去买这些东西和衣物。冷焰说道:“舒处,你能不能把这一手易容的本事教给我?”舒逸笑道:“当然可以,不过得等我回来。”

荆楚还是不太放心:“舒处,你什么时候能回来?”舒逸说道:“大概两个小时左右吧。”荆楚说道:“可别太晚,大家会担心的。”舒逸说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说完一个人离开了。

荆楚望着舒逸远去的背影说道:“小冷,要不你们跟着他吧,万一有什么事情还有个照应。”冷焰苦笑了一下:“我可不敢,再说了,教官的跟踪与反跟踪都很厉害,我也没这个本事跟踪。”荆楚有些不信,认为冷焰是在敷衍他,冷焰哪里不知道他的心思,冷焰对他说道:“不信?不信你派人跟跟试试,或者你亲自出马?”

荆楚让冷焰说中了心事,他说道:“我还真不信!”说罢,他带了一个人,远远地跟在了舒逸的后面。舒逸没有开车,他们自然也只能步行跟着。

舒逸早就猜到会有人跟在后面,他钻了几条巷子就把荆楚他们给扔掉了,然后上了开往莱市的班车。

荆楚灰头土脸地回到了住处,冷焰笑道:“荆队长,我没说错吧?”荆楚叹了口气:“我们明明就看到他在前面的,突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冷焰说道:“只要他不想让你跟上,你就永远跟不上他。”

冷焰的话有些夸张,这也缘于他对舒逸的崇拜,不过有一点他没说错,舒逸在这方面是个专家。

舒逸回到了莱市,他的身上除了一点现金,和把手枪什么都没有带,包括手机。

他先是在市里很随意地转了一圈,然后打了辆车到了城北的棚户区。

城北是莱市的老城区,已经在开始拆迁改造了。

这里到处都是垃圾,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馊臭的气味。舒逸走到了在一栋破旧的民房前,门口堆着大堆的破烂,墙上挂着一个牌子:回收废品。房门虚掩着,大白天屋里虽然有昏黄的灯光,但还是让人感觉黑乎乎的。

舒逸轻轻叫道:“收破烂的,在吗?”这时一颗脑袋冒了出来:“有什么事?”舒逸说道:“自然是卖破烂了。”那人说道:“什么东西,先拿给我看看。”舒逸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只有半截的百元钞票:“喏,看仔细了。”那人接过钱看了一眼,然后抬眼望了望舒逸:“你等着!”

说完,那人便又钻进了屋子,大约十分钟后,那人又露出了头:“进来吧!”舒逸跟着那人进了屋子,屋里的臭味更浓烈,但舒逸却仿佛就根本闻不到,他跟在那人的身后,穿过堆满破烂的房间,进了里屋,里屋里也堆得很乱,那人走到墙角,掀起了一块铁板:“下去吧,满爷在等你。”舒逸微笑着说道:“谢谢!”

那人的脸很黑,很脏,但笑起来却露两排白白的牙齿:“不客气。”

舒逸沿着梯子走了下去,下到底,梯子边站着一个二十几岁的男子,他对舒逸说道:“请跟我来!”舒逸跟着他走过一条狭长的通道,终于到了一个小房间门口,男子推开门:“满爷,客人来了!”

舒逸看到一个四十上下的男子正在喝着酒,应该就是他们口中的满爷,桌子上还有一大碗烧鸡。

满爷长着络腮胡,看上去身材魁梧,穿着一身灰色的阿玛尼西装,手上戴着一块劳力士,西装里的黑衬衣敞开两粒纽扣。他抬起头来望着舒逸:“那票子是你拿来的?”舒逸点了点头。

舒逸微笑着点了点头:“对!”满爷指了下身旁的一张椅子:“来,坐下来喝一碗!”满爷喝酒用的不是杯子,是碗。

舒逸坐了下来:“对不起,我不会喝酒。”满爷瞪了他一眼:“不会喝酒?男人怎么可以不会喝酒?大碗喝酒,大口吃肉,这才是男人。”舒逸淡淡地笑了笑:“肉我可以吃,酒不喝,喝酒误事。”满爷说道:“那好吧,我就不勉强你了,那票子哪来的?”舒逸说道:“重要吗?”

满爷重重地点了点头:“重要,很重要,你要说对了,我就要履行我的承诺,帮你做任何事情,要是说错了,嘿嘿,你看看我这里,要是死个把人,往隔壁的下水道一扔,就漂进大海了,神不知鬼不觉。”

舒逸没有说话,而是慢慢地褪去了自己的伪装,满爷和他的几个手下竟然看得呆了,他们听说过易容术,在电视里也看过,但看真人表演这还是第一次。当舒逸露出他的本来面目时,满爷的脸上露出了惊喜:“舒逸!”舒逸微微一笑:“满爷,你还是那么大的排场。”

满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哪有什么排场,不过就是个破烂王!”舒逸叹了口气:“虽然是破烂王,却过得很是惬意啊,还和从前一样,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满爷说道:“你的事情我听说了。”舒逸说道:“我还以为你不会再关心这些事情了呢!”

满爷说道:“我是不关心,可是事情涉及到你,我就不得不留意了,我可还差你一个天大的人情没还呢。”

满爷一抬手,手下人全都离开了,只剩下了舒逸和满爷。

满爷还是给舒逸倒了一碗酒:“好了,喝吧,少给我装蒜了,在别人面前你可以不喝,在我这你必须喝,你那酒量没小二斤对你根本就构不成威胁。”舒逸端起了碗,和满爷碰了碰:“干了!”舒逸身边的人要是看到舒逸喝酒如此豪气,一定会瞪大了眼睛。

舒逸一口喝干了碗里的酒,满爷又给他满上,他没有阻止。

满爷掰了块鸡腿递给舒逸,舒逸接过去吃得很香。满爷说道:“这两天我一直在等你,我原本以为你昨晚就会过来的。”舒逸望着他:“敢情你早就知道我易容来找你了?还故意和我玩那一出!”

满爷白了他一眼:“我知道个屁,我根本就不知道你易容这么厉害,我是怕你挂掉了,有人拿着这票子来坑我!记得我们分开那会你哪会什么易容啊?”舒逸点了点头:“嗯,这是一个前辈后来教我的。”

满爷说道:“说吧,你准备怎么办?”舒逸说道:“先消失两天。”满爷说道:“你从老冷家出来以后跑哪去了?”舒逸说道:“柳平川送我去了兴隆。”满爷皱起了眉头:“兴隆可是他家的后花园,那儿屯有陆战队一个中队的兵力。按理说,你在那里应该很安全,怎么想到跑我这来了?”

舒逸淡淡地说道:“就是太安全了。”

满爷说道:“你真厉害,敢从陆亦雷的手里抢那什么协定,换了我,我是没这胆子的。”舒逸苦笑道:“你以为真的那么好抢?人家要是不想让我抢我根本就走不出他的办公室。”满爷笑了:“合着那么精明的舒逸也有吃亏的时候?让人给坑了?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这样做不厚道啊!”

两人又干了一碗,满爷说道:“我还是没闹明白,你消息两天的目的是什么?”舒逸说道:“今天冷焰告诉我一个消息,说是释情已经安全回到了镇南方的身边。”满爷点了点头:“我也收到了消息。”舒逸叹了口气:“我让冷焰别声张,别把告诉我这个消息的事情说出去。”满爷皱起了眉头:“你的意思是柳平川并没有第一时间把这件事情告诉你?”

舒逸点了点头:“或许是他太忙了,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吧。”满爷笑道:“你少给我装,你是不是怀疑他有问题?”舒逸叹了口气:“我不想怀疑他。”

满爷说道:“你消失两天,那以后呢?”舒逸说道:“以后就看你的了。”满爷说道:“说,别绕弯子,明明知道我的脑子一直就没有你的好使。”舒逸说道:“你想想,原本我抢《海军协定》的目的是什么?”满爷说道:“交换释情啊!对了,释情已经回来了,交换就不存在了!”

舒逸说道:“对,交换不存在了,可是对手却没有落网,我的通缉也还没解除!”满爷说道:“我懂了,交换没有了,对手就仿佛一下子消失了,这个时候他们就更不可能解除对你的通缉了,因为现在你当鱼饵的作用就更重要了。”

舒逸苦笑道:“可是这鱼饵也不好当,因为有真的渔夫,也有假的渔夫。”

满爷说道:“是啊,有因为通缉令要拿你归案的人,有为了协定要拿住你的人,你现在就像一个猎物,到处都是猎人,到处都是陷阱。我明白了,你怕柳平川也是猎人,如果他监守自盗,再想办法让你被死亡……”舒逸说道:“那样的话,我就死得太不值了。”

满爷很同情地看了舒逸一眼:“我听说师父也来了?”舒逸点了点头,满爷叹了口气:“我已经有十六年没见过他老人家了,他还好吧?”舒逸说道:“很好,而且还是那脾气。”满爷说道:“真希望能够见到他老人家。”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六十八章 海棠 下一章:第七十章 侦察员失踪
热门: 高能二维码 一剑斩破九重天 江东双璧 凶画(刑警罗飞系列第一季) 谍影风云 犯罪七大奇迹 他那么宠 新干线谋杀案 所罗门的伪证1:事件 无根攻略(大理寺卿原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