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故人

上一章:第四十九章 神秘约会 下一章:第五十一章 爆炸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烟雨楼只是个地名,那里既没有烟雨也没有楼,而是一片小树林。

据说以前是有楼的,可在抗战的时候给小日本的飞机给炸毁了,就再也没有重建过。

烟雨楼还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情人谷”,是莱市很多男女谈恋爱的好去处,因为小树林里到处都长着齐人高的灌木,而灌木丛分隔的那一小块一小块的草地,便是一个个天然的包间,恋爱中的男女都喜欢躲在里面或是甜言蜜语,或是为所欲为。

不过镇南方到烟雨楼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三点,除了诚心野战的外,很多的恋人早就已经打烊了。

镇南方没有急着走进林子,他靠在车边点了支烟。

镇南方摸了摸藏在衣服里的手枪,这样的夜里跑到黑乎乎的林子里与一个陌生人见面,要说他一点都不害怕那是假的。

他在等电话,烟雨楼的范围很大,他不知道对方到底准备在什么地方见面。

电话一直没响,镇南方看了看,自己不知不觉竟然在这里等了半个小时了,他皱了下眉头,莫非自己被人娱乐了?他决定最后再等十分钟,如果十分钟再没有任何动静,他就回去。

“对不起,我来晚了!”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镇南方猛地回头,借着路边昏暗的灯光,他看到一个戴着面具的人。应该是个男人,穿了一身黑色,或者藏青色的中山装,戴着一个“米老鼠”的卡通面具。

镇南方微微一笑:“我们见过?”镇南方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觉得这人的声音他好像在哪听过。那人说道:“上车再说吧。”说完直接拉开了镇南方的车门,坐在了副驾驶位上,镇南方直接跳上了驾驶位,发动了车子。

“去哪?”镇南方问道。

那人的声音带着笑意:“你就不想知道我是谁?”镇南方回答道:“想,很想,可是打我不一定打得过你,所以想取下你的面具太难了。”那人说道:“不难,掏出枪逼我,我或许就取下来了。”

镇南方笑了:“是吗?不过我不会用枪对付自己人!”那人明显地楞了一下:“你知道我是谁了?”镇南方叹了口气:“真没想到神秘人是你!我说,你这个死要钱的人怎么会在这个地方?集训结束了?”

“没劲,这都让你认出来了。”那人取下了面具,正是袁财山。他伸出手来:“给我支烟!”镇南方递给他一支:“集训早就结束了,我是三个月前被陆局派到这儿来的。”镇南方自己也点上一支:“妈的,你到底在给谁干活啊?”袁财山耸了耸肩膀:“我当然是给军事安全局干活啊,舒处让我进的是军安九处。”

镇南方摇了摇头:“老舒的身份太复杂,搞得我们有时候都觉得好乱套。”

接着镇南方问道:“老舒知道你在莱市吗?”袁财山回答道:“暂时不知道,陆局说了,这次的任务我直接向他负责。”镇南方瞪了他一眼:“你小子当心老舒对你有意见。”袁财山苦笑道:“我也不想这样,可你也知道,莱市的事情真的很复杂。”

接着袁财山才把他怎么到了莱市,具体在做些什么说了一遍。

原来三个月前袁财山在结束了集训后就被陆亦雷给叫了去,让他化名潘靖安潜入莱市,应聘进入了柳雪的演艺公司,成为了项目部的经理。他的任务是调查一件失踪案,失踪的是华夏国的一位佛学大家,佛门的俗家弟子圆法居士。

圆法居士本名叫向志勇,从小就诚心向佛,但因为家里是一脉单传,所以没能够落发为僧。但这并不影响他对佛法的研究,不能出家,他便皈依成了居士,不曾想,后来竟然集佛学之大成,成为了华夏著名的佛学大师。

圆法居士也是心悟的好友,四个月前心悟请他到盘龙寺作客,他便来了,在盘龙寺呆了十几天,因家中有事向心悟提出辞行,之后便神秘失踪了!如若不是他的家人向心悟询问此事,他失踪的事情还没有人知道。

圆法的失踪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而陆亦雷真正关心这个案子还是因为影子的缘故。

圆法失踪的时候刚好影子有事到莱市出差,也是巧合,竟然让他从一个特殊的渠道听到了一些关于万圣教的传闻,凭着职业的敏感,他感觉这个万圣教有问题,而圆法的失踪也应该和万圣教有一定的关系。

他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向当地的警方透露,而是回去以后告诉了陆亦雷。陆亦雷原本不想插手地方的案子,但听影子说这个万圣教很可能涉及危害华夏安全的问题,他最后还是决定派人仔细调查。原本他是想把案子转给严正他们的,可是严正却称抽不出人手,请陆亦雷先期介入,国安和军安之间的关系也算密切,陆亦雷便派出了人手进入莱市进行调查。

袁财山就是这个时候来到莱市的,也不知道陆亦雷用了什么办法就把他弄进了柳雪的演艺公司。好在袁财山本身就是个奇才,演艺那点事儿对他来说还真不算什么技术活,倒也干得有模有样。

至于齐萱儿,袁财山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来历,陆亦雷只说必要的时候可以通过她向镇南方他们递话,齐萱儿不是柳雪公司的人,但却是袁财山的“好友”裘佳的闺蜜。不过袁财山和齐萱儿之间的接触裘佳是不知道的。

镇南方好容易耐着性子听他说完,才开口问道:“你们到底查到了什么?你丫的,说了这么一通根本就没有实质性的东西。”袁财山笑道:“我就知道你沉不住气嘛!还别说,万圣教我们还真查出了些什么,不过可惜线索断了。”镇南方瞪大了眼睛:“什么意思?”

袁财山说道:“嗯,断了,心悟一死,我们的线索就彻底的断了。”镇南方楞了一下:“心悟?”袁财山点了点头:“心悟请圆法过来本来就是个套,他的任务就是把圆法骗过来,至于圆法离开盘龙寺,剩下的事情就不关他的事了。”

镇南方皱起了眉头:“我还是不太明白!”袁财山说道:“你知道心悟的另一个身份吗?”镇南方摇了摇头:“不知道。”袁财山说道:“万圣教的副教主。”镇南方惊呆了:“怎么可能?你们是怎么查到的?”

袁财山道:“他自己说的,我们曾经因为圆法的事情和他接触过,发现他有问题,于是我们就请他到我们的地盘上做客!”镇南方笑了,他知道军安和国安一样,在很多地方都有隐秘的据点。

袁财山说道:“我们根本就没有对他用什么手段,他就都说了,他告诉我们圆法的失踪是有预谋的,是万圣教需要有一些有修为、有影响力的人入教,提高万圣教的名气,让更多的人接受万圣教。”

镇南方说道:“既然他那么合作,线索怎么会断呢?”袁财山摇了摇头:“这也怪我们,小看了万圣教,他们的组织很严密,而心悟虽然贵为副教主,也只知道自己身边的那几个人。”镇南方淡淡地说道:“应该包括他的师弟心恹吧?”袁财山笑道:“就知道瞒不住你们,现在我们还在盯着心恹这条线,只是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动作。”

镇南方问道:“那心悟又是怎么成为万圣教的副教主的呢?”

袁财山说道:“他说一年前的某天夜里,一个男人摸进了他的禅房,那个男人用他以前做的一件错事威胁他,他没办法,只能答应了。”镇南方笑道:“对一个出家人来说,什么事情能够威胁他?”袁财山说道:“他曾经爱上过一个女人,甚至还和那个女人有了孩子。”

镇南方皱起眉头,这件事情对一个高僧来说确实很是要命。

镇南方说道:“他就提供不了那个男人的一些信息吗?”袁财山说道:“提供了,不过拜你们所赐,那个男人也死了!”镇南方想了一下:“你说的是傅玉林?”袁财山点了点头。

镇南方苦笑了一下:“这是我们之间的沟通不顺畅导致的。”

袁财山叹了口气:“能顺畅吗?你们那么高调地进入莱市,插手警方的案子,我们的所有计划全部让你们给打乱了!”还好是夜里,不然袁财山一定能够看到镇南方的红脸。

镇南方说道:“好吧,万圣教的事情先放一边,你让齐萱儿两次带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袁财山说道:“释情的事情我们也听说了,原本舒处出手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是我刚好又从某个渠道听到一些消息。”说到这里,袁财山干咳了一下:“至于什么渠道你就先别管了。”

镇南方联想到袁财山的以前,他笑道:“你不会又在做些死要钱的事情吧?”袁财山嘿嘿一笑:“只是搭个顺风车嘛,不是特意去做的。我不是在演艺公司工作吗?偶尔也能够接触一些有着明星梦的男女,收点钱,然后帮他们联系些无关的角色。”

镇南方笑了笑并不说话。

“其中有一个叫简丽娟的女孩,有一次她请我吃饭,喝醉了,刚好她的一个相好的给她打来电话,我就在她旁边,正好听到那男人说想让她帮忙做件事情,你猜是什么事?”袁财山问道。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四十九章 神秘约会 下一章:第五十一章 爆炸
热门: 真珠塔 瘦子 [综英美]魔法学徒 明朝败家子 情债血案 眼之壁 我剪的都是真的[娱乐圈] 人性的证明 如意蛋 云海鱼形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