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柳副司令员

上一章:第二十九章 柳风的姐姐 下一章:第三十一章 燃情会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镇南方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很随意地点了支烟。上尉只是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说他什么。

刚才柳雪带镇南方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向上尉介绍镇南方,而此刻镇南方的表现让上尉感觉他好像就是一个不良少年一般。

大约十分钟后,柳雪从楼上走了下来,她来到镇南方的面前:“跟我来。”她的声音很轻,但语气却是不可置疑。镇南方将烟头在烟灰缸里摁灭,然后跟在柳雪的身后上了楼。到了书房门前,柳雪说道:“进去吧。”

听她的口气,镇南方知道这是让自己一个人进去,他对着柳雪微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推门就走了进去。

书房不大,却也不小,大概四十个平方左右,四面墙壁有三面摆放了通顶的书柜,书柜里都放满了藏书。办公桌也好,书柜也好都是很老旧的式样,也很普通。

门的左边是会客区,一长两短三张皮沙发,中间是茶几。

沙发上坐着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老头穿着一身有些发白的蓝色中山装,威严地坐在中间沙发上,他的目光正紧紧地盯着镇南方。

镇南方也看到了他,镇南方微微一笑,没有说话,也不再乱动,很规律地站在那儿。

男子招了招手:“坐!”镇南方没想到柳雪他们口中的老爷子竟然年纪并不算很大,转念一起,这也很正常,柳副司令在职,应该也老不到哪去。

老头说道:“我今年六十三了,再有两年也要退下来了,他们叫我一声老爷子,我也勉强受得起。”说完他便认真地泡茶,不再理会镇南方的表情。

镇南方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老头泡茶,看得比老头做的还要认真,如果有人在一旁看到他们这副样子,会以为镇南方正虚心向男子学习茶艺。

“尝尝。”镇南方双手恭敬地接过茶杯,道了声谢,然后轻轻地品了一口:“真香!”老头也喝了一口,然后说道:“真的香?”镇南方点了点头:“虽然我对品茶不在行,但好歹还是能够喝得出来的。要说论起茶道来,老舒是个高人。”

老头笑了:“老舒?”镇南方说道:“嗯,就是我的师父,也是我们九处的领导,舒逸。”老头摇了摇头:“他也许能品品茶,可要说起茶道,背起茶经来,他可就比他那老师可差多了。”镇南方自然知道老头说的是朱毅,他说道:“司令员也认识朱先生?”老头说道:“有过几次交往,算不得很熟。”

镇南方不再说话,而是端起了茶杯,望着金色的茶汤发呆。

老头说道:“柳雪说你年纪轻轻就是专案组的组长了,我还不信,现在我相信了,就你这份沉稳,可堪重任。”镇南方只是淡淡地一笑,没有接话。他知道老头子不管怎么绕,总会绕到正题的。

终于,老头长长地叹了口气:“柳风是我儿子,竟然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镇南方说道:“人死不能复生,司令员节哀。”老头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听说柳风生前你们见过面?”镇南方点了点头:“是的。”老头说道:“怎么他为什么会死吗?”

镇南方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司令员听说过万圣教吗?”老头摇了摇头:“没有。”镇南方淡淡地说道:“柳风说他是虔诚的佛教徒。”老头皱起了眉头,脸上有愠色:“胡说!我的儿子应该是个无神论者,怎么可能有宗教的信仰。”

镇南方说道:“如果真是信佛这倒也无可厚非,可偏偏又不是宗教,而是那个什么万圣教。”老头说道:“是他亲口告诉你的?”镇南方说道:“他没有亲口告诉我,却告诉了我的一个同事兼朋友,而这个人目前和柳月一起下落不明。”

老头指了下茶几上的烟:“给我来一支。”

镇南方忙取出烟给老头点上一支,老头才抽了一口,便被呛得大声咳了起来,门马上被推开了,是那上尉:“首长,医生说了,你不能抽烟。”老头看了他一眼:“出去!”上尉只得说了声“是”,然后退了出去,带上了门。

老头把烟递给镇南方:“你抽吧,老了,这气管炎就越发的严重了。”

镇南方接过来,也不嫌老头抽了一口的,放在嘴里就抽了起来。

老头重新给镇南方倒了杯茶:“小风和小月从小就心地善良,我原本以为小风能够继续我的事业,可他却不愿意从军,于是我想让他从政,可也被他拒绝了,后来他自己折腾了一个什么公司,我就懒得管他了,而是把心思都放在他弟弟柳永的身上。可就算这样,我仍旧很是爱他,在我看来,只要他能够过得简单快乐,喜欢做什么我都不会阻拦。”

“可谁知道,他竟然……”老头又叹了口气,眼里弥漫了水雾。

镇南方问道:“柳永也在海军?”老头点了点头:“请你来是有两件事情想要麻烦你,第一,希望你能够告诉我,柳风被害的真实原因,第二,希望你们能够想办法把小月给救出来。”镇南方说道:“司令员听说过《海军协定》吗?”

镇南方的话一出口,柳老头便像被电打了一般,差点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重新坐好,然后问道:“你是说风儿的死和这个《海军协定》有关?”镇南方点了点头,柳老头望着镇南方,目光犀利:“舒逸被通缉应该也和这件事情有关系吧?”

镇南方楞了一下,看来舒逸的通缉令已经发下来了。

柳老头说道:“和小月一起被绑架的那个人叫释情,是个小和尚,和舒逸的感情蛮不错的。”看来柳老头也早就把情况给摸得一清二楚了。

镇南方说道:“司令员既然早就已经查得那么清楚了,为什么不尝试去营救呢?”柳老头摇了摇头:“我也没查出来他们被关在什么地方,再说,营救这种事情,去的人越少,成功的机率越大,否则很容易打草惊蛇,使人质的处境更加的危险。”

柳老头说得不错,镇南方说道:“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关在什么地方。”

柳老头淡淡地说道:“有人会知道。”

镇南方回答道:“如果真有人知道,那个人就是老舒。”柳老头说道:“陆亦雷通过陆国光的关系,三天前向海军总部借走了《海军协定》副本,接着就来了三个部门联合发出的对舒逸的通缉令,舒逸聪明是聪明了,就是缺乏政治头脑,易感情用事。原本我还想不明白陆亦雷借那玩意去做什么,现在才明白,是给舒逸下套呢。”

镇南方也是政治小白,他说道:“其实用得着这样下套吗?直接给老舒不就是了,对方反正是提出交换了,老舒怎么拿到的《海军协定》重要吗?”

柳老头望着他:“重要,很重要!如果是直接给他,那么华夏国就有故意泄露协定之嫌,外交无小事,其结果是无法想像的,谁都负不起责任。但他抢走的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这就是他的个人行为,国家不用为他买单。”

柳老头顿了顿又说道:“而且在事发之后,也及时发出了对他的通缉,表明了国家的态度!舒逸能够挖出里面的内容,而又能够保住协定内容不泄露,那么事后这件事情就会不了了之,舒逸也能够成为英雄,可一旦协定的内容泄露,事态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那么舒逸就只能够成为一枚弃子。”

镇南方有些气愤地说道:“那为什么还要故意把东西给老舒?”柳老头笑了:“从你提到《海军协定》我就想明白了这么多的事情,你还想不明白吗?小子,你也是个聪明人,可惜就是不懂政治。”

柳老头说道:“对方绑架那个小和尚和我家小月的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海军协定》,这份协定是很保密的,更是华夏国的最高机密,可他们是怎么知道的?他们绑架小和尚、小月看是简单,却又并不简单,因为他们是在两条线上使力,一是舒逸,二是柳家!”

“对方既知道协定,又摸清了舒逸和柳家的情况,你觉得正常吗?”

镇南方摇了摇头:“不正常,说明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柳老头点了点头:“对,其实你们算是被误伤的,对方把目光放在莱市,最初的目标应该只是我们柳家,可是偏偏你们又撞了上来,就莫名地被牵扯了进来。也就是说,对方一次行动不成功,他们还会有很多的计划很多的行动,直到他们拿到协定为止。”

“这样一来对于国家而言就很麻烦,除非把他们一网打尽,不然就会麻烦不断,危险不断,所以无论是从安全计,从外交计,都只能把那帮子人给彻底毁灭掉才能够长久的太平。而这个光荣的使命自然就交到了舒逸的手中。”

镇南方苦笑道:“好复杂!”柳老头说道:“是很复杂,我想严正,甚至包括陆亦雷此刻的心里都很不好受,虽然他们的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不可能每一个具体的人员都知道,所以舒逸现在的处境太危险,说不定还没查到什么就先倒在自己人的手里。”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十九章 柳风的姐姐 下一章:第三十一章 燃情会所
热门: 恐妻家 两世忠犬(堡主有条忠犬) 阳光下的罪恶 血手印案件 “低俗”小说 捡星星 疑点 终局者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秦苒程隽 与反派互换身体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