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罗汉

上一章:第二十章 第七罗汉堂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高贵的囚徒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南方,柳风我可能跟丢了!”小惠在电话里轻声说道。

镇南方心里一惊:“什么叫可能跟丢了?”小惠说道:“我明明看到他进了四季公寓504号房,可到现在他还没有出来。”镇南方说道:“傅玉林呢?”小惠说道:“已经回家了,傅玉林是名人,我想他容易找,所以就继续跟着柳风。”

镇南方说道:“你是什么意思?想闯闯504号房看看柳风是不是还在?”小惠“嗯”了一声。镇南方想了想道:“还是让警察去吧,这样,你找个借口报警,想办法让他们进去看看。”小惠说道:“好的。”

警方接到报案,四季公寓504号房有人藏毒,莱市缉毒大队的警察立刻就赶到了四季公寓,不过504号房里并没有什么藏毒案,倒是发现了一具男尸,小惠在康洪民打了招呼之后也到了现场,死者是柳风。

听到柳风死了,镇南方和康洪民他们随后也赶到了现场,柳风的死和前三起案子不同,柳风的身上没有伤,法医初步鉴定是中毒死的,至于是什么毒,得等进一步的尸体解剖才知道。

镇南方问道:“他是通过什么中毒的?”法医摇了摇头:“不知道,现在没有发现任何有毒的东西。”镇南方说道:“这么说来他应该是先中毒了以后才到这里来的?”

“这种可能性最大!”法医回答道。

镇南方对康洪民说道:“康大队,你查一下这房子的业主是谁,与死者到底有什么关系。”康洪民说道:“我已经安排人去查了。”镇南方点了点头:“小惠,我们先走吧!”

镇南方和小惠离开四季公寓。

小惠的情绪很低落,镇南方笑道:“怎么这副样子?”小惠说道:“都怪我,柳风一死,我们想要找到释情就很困难了。”镇南方说道:“如果换成你是释情,你会怕吗?”小惠摇了摇头:“我不怕,至少要任务完不成也能够全身而退。”镇南方点了点头:“对,那你觉得和尚的身手比你差多少?”

小惠楞了一下:“应该说不相上下吧,不过那是他让着我,所以我觉得他应该比我还要强一些。”镇南方说道:“你都有信心全身而退,小和尚也不会有事的,放心吧。”小惠听了镇南方的话心里舒服了一些:“可是我把线索给跟丢了。”

镇南方说道:“好了,别想那么多了,现在你有更重要的任务,这一次可是千万不能再出事了。”小惠问道:“什么任务?”镇南方说道:“你马上赶到傅玉林的家去,看好他,保护好他的安全。”

小惠也知道,傅玉林确实很重要,她说道:“放心吧,他一定不会再出事。”说罢,小惠跳上了车,正要发动,镇南方叫住了她:“等等,我和你一起去。”

镇南方上了车,脸上有些凝重。

小惠问道:“怎么了?”镇南方说道:“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傅玉林可能也出事了!”小惠惊道:“不会吧?”镇南方苦笑了一下:“我也希望我的感觉是错的。”

小惠的车开得很快,她的心里很是紧张,如果傅玉林真的出事了,那么线索就真的断了!更重要的傅玉林还是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他的事一定会再次千万轰动,也会给专案组带来更大的压力。

而傅玉林真的死了,那他是不是和万圣教的事情有关系就已经不重要了,一来镇南方他们并没有掌握什么证据,能够说明傅玉林有问题,二来就算是傅玉林真的有问题,人已经死了,上面或许会尽力地把这件事情捂严实了。

小惠又升起了内疚:“南方,都怪我,如果傅玉林真的出事了,会给专案组带来很大的麻烦。”镇南方笑了:“谁说的?如果傅玉林的死因与我们要侦办的案子不一样,充其量就是一起刑事案件,谁敢说他的死与专案组有关?”

镇南方安慰着小惠,可他却知道傅玉林真正出了事,专案组多少还是会受到一定的影响的,因为专案组的人曾经在柳风和傅玉林的案发现场出现过,这说明这两起案子也受到了专案组的关注。

不过镇南方并不在乎,就算压力再大,他也顶得住,再怎么说九处也是隶属于国安部,地方上给的压力再大也大不到哪去。

车停了下来。

傅玉林家住在西苑小区,17栋三单元三楼。

小惠敲了半天门,没有反应。她看了一眼镇南方,镇南方说道:“把门踢开!”小惠飞起一脚,把门踢开了。

傅玉林死了,死状和柳风的一模一样,都是中毒死亡。

镇南方打电话给康洪民,让他组织人赶紧过来。

小惠十分的沮丧,没想到还真让镇南方给说中了,她没有说一句话,就静静地站在镇南方的身边。

镇南方轻轻搂住小惠的肩膀:“别这样,天塌不下来。”小惠抬头望了她一眼:“南方,我是不是特别的笨!”镇南方点了点头:“是笨,不过我也不聪明,不然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小惠终于笑了起来。

释情和柳月在车子没开多远便被蒙住了眼睛,释情看得出来这几个男子都是有点功夫的,只不过他并没有放在眼里,但现在并不是反抗的时候,他要看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释情努力想辨别出车子先进的方向,可是在车子绕了几圈之后他的方向感没了。

看来对方做事情确实是很谨慎,这也让他想明白一个问题,他们至少暂时还不会对自己和柳月下手,不然没必要绕这么大的圈子。

想到这儿,释情的心放了下来。

柳月就挨着他的身边坐着,蒙上眼睛之后,他觉得自己的鼻子更灵敏了,他闻到了柳月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那是一股清香的茉莉花的味道,真香。

柳月轻声说道:“释情,你怕吗?”释情当然不怕,不过他感觉到了柳月身体微微有些颤抖,他也轻声说道:“别怕,有我在。”

几个男子听到他们的对话,相视微笑,那笑容有讥讽,也有不屑。

他们并没有喝斥释情他们,不让他们说话,反而他们把两人的对话当做一种娱乐,那感觉就像是望着笼子里的两只小白鼠惊恐、无助地样子,听它们出了绝望的叫声。

车子不知道开了多久,终于停下来了。

“下车!”两个人是被几个男子提下车来的,他们并没有解开释情和柳月的眼罩,直接把他们拖进了一间屋子里。

释情感觉这应该是一幢别墅,因为进屋之前他们被拖着上了几级台阶。

眼罩被取了下来,释情感觉眼前先是一黑,然后渐渐地能够视物了。

他看到一个穿着黑色对襟唐衫的年轻男子坐在沙发上,男子大概十八九岁,白白净净的,戴着金丝边眼镜,手里捏着一支烟,是捏着,他是用拇指和食指捏着香烟的过滤嘴,另外三根手指挽若兰花。他的后面站着两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两个女人长得也很像,但肯定不是孪生姐妹。

在旁边的沙发上也坐着一个男人,三十多岁,穿着一套白色的西装,里面是黑色的T恤,脖子上挂着一条粗粗的金项链。

年轻的男子很做作地吸了口烟,然后微笑着对释情说道:“你就是释情吧?”他的声音很尖,就像个女人。

释情点了点头。

年轻男子把烟头摁来在烟灰缸里:“释情,华夏国佛学院高材生,自幼出家,两年前应该接任西南某寺庙的住持,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离开了佛学院,下落不明。”释情心里一惊,对方竟然摸清了自己的底。

他不知道对方究竟想做什么,他没有说话。眼睛无意瞟了一眼柳月,柳月看上去很害怕,她的眼睛偶尔落在旁边的白西装男子身上。释情心想,这个男子难道就是三金刚?

年轻男子站了起来,走到释情的身边,脸上露出笑容:“没想到你这个和尚还蛮帅的,也难怪柳月会迷上你。”释情还是保持着沉默。

年轻男子说道:“知道我是谁吗?”释情淡淡地说道:“你就是罗汉!”柳月大声说道:“不,他不是,罗汉是傅先生!”年轻男子白了柳月一眼:“你是说傅玉林吧?”柳月点了点头。年轻男子笑了:“他只是个傀儡,只不过是我们用来吸收教徒的一个工具罢了,他还没有资格成为罗汉。”

他顿了一下然后慢慢说道:“还有一个消息你一定很想知道,傅玉林已经死了,还有你那个哥哥!”柳月听到柳风的死讯,她的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你们把我哥哥怎么了?”年轻男子淡淡地说道:“他是个猪!竟然敢把国安的人招惹来!”

柳月楞了一下,而释情却十分的震惊。

年轻男子又笑了:“刚才我说的你的资料只是表面上能够查到的,我这里还有一份补充资料,释情,国安部五局九处高级调查员,精通佛学,自幼习武,练就了一身硬功夫。”他望向释情:“我没说错吧!”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十章 第七罗汉堂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高贵的囚徒
热门: 这个柱吃了烫嘴 香蜜沉沉烬如霜 女巫角 兽世种江山[种田] 罪案迷城:消失的女高中生 杀人的祭坛 大地主 说好成为彼此的宿敌呢[穿书] 星际稀有物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