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是试探吗?

上一章:第十八章 净魂水 下一章:第二十章 第七罗汉堂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正如镇南方所猜测的一样,于惠举的行动处对莱市的所有组织进行了排查,万圣教没有在他们排查的结果里出现。而曹艳的信息监控结果也表明,没有任何信息提到万圣教。

康洪民在大张旗鼓地对三起案子进行调查,总算有了一点线索,那就是第二个死者的身份查到了。

死者是韩籍华人,中文名叫金如享,私人企业主,在沪市开了一家商贸有限公司,主要从事电子元器件的进出口贸易。

他的交友广泛,朋友遍及三教九流,有社会上的小混混,商界名流,甚至也不乏一些位高权重的政府官员,社会关系相当复杂。

可经过调查,他在莱市并没有经营业务,甚至连朋友都没有一个,而他在华夏经商的这五年间,一次都没有到过莱市,这就有些奇怪了,他怎么会死在莱市?

金如享是十二天前在沪市失踪的,前一天下午下班前他还交待秘书赢利通知第二天一早开会的事宜,结果第二天他没有出现。

因为他经常往返于华夏与韩国之间,秘书以为他可能家里有事情临时回了韩国,所以也并没有在意,直到他失踪后的第四天,韩国方面有事联系不上他便打电话到公司,秘书才意识到他可能出事了,于是报了警。

听了康洪民的汇报,镇南方半天没有说话。

康洪民说道:“有没有这种可能,金如享是在其他地方遇害,然后到莱市抛尸的?”

镇南方淡淡地说道:“目的呢?”

于惠举说道:“目的或许是想在心悟大师升座仪式的敏感日子制造混乱。”

镇南方摇了摇头:“单纯只为了制造混乱还有很多办法,没必要从沪海市那么远的地方弄一具尸体来。况且根据尸检报告,海滨酒店虽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可死者在被移到911房间的时候并没有死亡,只是深度昏迷,伤口还在大量流血,所以第一案发现场只能是在距离海滨酒店不远的地方。”

康洪民脸上一红,他发现自己刚才的猜测有点想当然,没有经过大脑。尸检报告他也看过,怎么就忘记了这一点呢?

镇南方说道:“康大队,我建议你以海滨酒店为圆点,对半径两公里以内的范围进行排查,看看能不能找到第一案发现场,另外,看看最近几天有没有什么车辆被丢弃的信息,重点关注车上留有血渍的车辆。”

康洪民点了点头,他的心里却有些异样。说实话,昨天进专案组的时候看到镇南方那么年轻,心里不免有些轻视,他也是老刑警了,不知道曾经破过多少的大案要案,现在却要听一个毛头小子的指挥,心里多少有些不服。

可现在他才发现,镇南方的思路很清晰,而且看问题也很透彻。

这使他不得不收起了对镇南方的轻视之心。

曹艳问道:“我们还要不要继续进行网络信息的监控?”镇南方回答道:“当然要了,如果我没猜错,他们用的是最原始的通讯方式,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传话,再说是通过书信往来。就算是书信,也会使用他们特有的密码。他们确实很狡猾,但保不准在紧急的时候他们也会使用网络工具的。”

镇南方点上支烟。

曹艳说道:“也就是说我们只能等,守株待兔,碰运气了!”曹艳的话语中有些不屑。镇南方笑了一下:“优秀的猎人必须学会等待,等待猎物出现的那一瞬间,给予它最致命的一击。”

散会之后,康洪民就回了局里,落实镇南方的布置,而国安的人却几乎没有什么事做,只有于惠举的人还在对莱市的一些隐秘的地下组织进行深挖。

肖楠开始对镇南方的能力有所怀疑,一连两天,镇南方所领导的专案组根本就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而镇南方好像根本就不慌不忙,原本就好释情负责暗中对盘龙寺的侦查,可今天释情却根本就没有出现,同样没有出现的人还有小惠。

在康洪民等人离开后,会场就只剩下了肖楠、谢意还有镇南方。

肖楠问道:“镇组长,我想知道释情和小惠去哪了?”镇南方淡淡地说道:“做好你自己的事情,他们有他们的任务。”肖楠很不满镇南方这样的回答,刚才当着康洪民、于惠举那些人的面她没有问,她认为已经是很给镇南方的面子了。

肖楠还想说什么,谢意拉住了她:“你就别问了,我们只管做好份内的事情。”肖楠白了他一眼,但还是忍住了。

镇南方走后肖楠问谢意:“你为什么不让我说话?”谢意叹了口气:“我说,你就不能不发你那大小姐家的脾气吗?”不等肖楠开口,他又说道:“南方既然不说,自然有他的道理,再说了,第一次专案组会议,很多问题南方为什么要等大家都走了,才和我们几个说?”

谢意说得没错,当时肖楠还因为能够留下来参与小范围的讨论激动了一下,她说道:“因为专案组真正的调查力量就我们几个人。”谢意点了点头:“为什么会这样你知道吗?”肖楠不笨:“因为他不相信国安和警察局的那些人。”

谢意笑了:“嗯,应该说是他不知道哪些人可以相信,哪些人不能相信,这个案子事关重大,容不得半点马虎,所以真正的调查只能局限在小范围内,当然,这样一来我们的人手会不够,所以今晚我们九处的其他人也会陆续地赶到莱市。”

肖楠望着谢意:“这么说来,你们是相信我的?”谢意点了点头:“至少我对你是无比信任的!”肖楠的脸红了,不过她又说道:“你也不知道释情他们有什么任务吗?”谢意摇了摇头:“不知道,但这并不是不信任我们,而是释情他们的任务应该危险性非常大,知道的人越少,他们才会越安全。”

肖楠听了也不禁为释情他们担心起来:“他们不会有什么事吧?”谢意微笑着说:“放心吧,应该不会,释情和小惠可都是我们九处身手最好的。”

镇南方回到住处,给释情打了个电话。

释情告诉镇南方,今天晚上可能罗汉要和释情先见上一面,好像是柳风在罗汉那里着实把释情夸奖了一番。

镇南方觉得有些奇怪,释情盯着柳月的,而小惠一直在盯着柳风,并没有发现柳风这两天有什么异常,他们是怎么和罗汉联系的呢?难道他们是用电话吗?镇南方并没有让国安的人对柳家兄妹的电话进行监听,好容易抓住这条线,他必须小心谨慎。

毕竟专案组的成员太杂,就算专案组里的人都没有问题,也不能保证他们底下的人是清白的,更何况这其中还涉及到释情的安全问题。

镇南方觉得有必要给叶清寒打了个电话,请他从部里带一个技术小组过来,监听的活也只能请他们来做了。

镇南方对释情说道:“我知道你一定会见他的,所以我也不劝你。我只希望你注意安全,一旦发现危险,立即撤出来,线索断了我们可以再找,千万别拿自己的生命冒险。”和舒逸在一起久了,镇南方也受到舒逸的感染。

释情笑道:“不就是见个面吗?看你紧张成这样。”

傍晚的时候,柳月来到了释情的房间:“今天晚上你想吃什么?”释情说道:“随便吃点什么就好,你哥不是说今晚罗汉要见我吗?”柳月说道:“那好吧,我去买几个馒头来就咸菜好了!”她原本是想逗一下释情的,不曾想释情竟然点了点头:“嗯,也不错,最好再有点白米粥。”

柳月笑了:“好了,逗你的,有一家素食馆蛮不错的,离这儿也不远,走,我带你去尝尝。”说罢她拉住了释情的手。

释情轻轻挣脱了,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

倒是柳月的心里有些失落,看来释情还是没有接受她。不过她并不气馁,她相信只要能够经常呆在释情的身边,释情一定会喜欢上自己的。

“素食主义”在莱市也很有名的,只不过它并不是正宗的斋菜,但这也没关系,只要不沾荦腥,释情还是能够接受的。

柳月吃得很少,放下碗,她慢慢地望着正在吃饭的释情。

“释情,我不希望你见罗汉!”柳月突然冒出这样一句。

释情抬起头来:“为什么?”柳月摇了摇头:“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不希望你见他,我也不希望你加入万圣教。”柳月突然的转变让释情一下子楞住了,之前她可是希望自己入教,然后帮好解决被三金刚纠缠的麻烦,可现在怎么突然又变卦了呢?

释情淡淡地说道:“我已经答应了你哥,再说现在罗汉也决定要和我见面了,你觉得我现在还能够退出吗?”柳月说道:“能的,我们如果现在走还来得及!释情,我们走吧,离开莱市,远远地离开这里,不再管他什么万圣教!”

释情望着柳月,他很想弄明白柳月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这就是万圣教对自己的第一次试探吗?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十八章 净魂水 下一章:第二十章 第七罗汉堂
热门: 植物 总有人前赴后继地爱上我 上铺直男又痛经了 宝剑八 被全星际追捕 帝国第一兽医[星际] 幻影城主 机械降神 星际之陛下你好美 红的组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