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漭镇的王家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八章 谁钻谁的套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章 窃国者当诛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叶清寒没有说话,他的内心在滴血。对于钟离雁,他投入了很深的情感,他第一次尝到因为爱而带来的伤害。

钟离雁见叶清寒对自己一直不理不睬,她幽幽地叹了口气:“好吧,既然你已经不想再搭理我,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就当我们从来没有认识过。你,你自己多多保重。”说罢,她站了起来,向房门外走去。

就在她拉开门的那一刹那,叶清寒轻声问道:“你一开始接近我就只是为了你的家族使命么?”钟离雁楞了一下,她点了点头,她不想骗叶清寒:“是的,那时候我对你并不了解,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厌恶,爷爷让我想办法接近你们,我只好照做。”

“不过在和你接触以后,我开始慢慢地喜欢上你了,我常常在想,如果我不是钟离家的人,而你也不是国安的人,我们只是两个普通的老百姓,那该多好,可以自由的相爱,可以一起去憧憬未来,再或者可以有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家,平淡而幸福地生活着。”

叶清寒说道:“你错了,阻止我们相爱的不是我们的身份和背景,而是选择。雁儿,其实我们都有选择的机会的,其实当时我们就怀疑钟离家的人有问题,但我们还是选择相信了你,记得你让我去求舒处,同意你加入九处,那时候我以为你是一个有是非观,识大体的女孩,我们都乐于看到你的转变,可是,你辜负了我们对你的信任。”

钟离雁苦笑道:“你不懂,生在那样的家族,有时候你根本就没得选择。我可以不顾一切,却不能不顾我的父母、兄弟姐妹。如果我背叛,那么我的兄弟姐妹,甚至我的父亲母亲都很有可能像小邪、小天一样,被推出去做基石,成为家族利益的牺牲品。”

叶清寒抬起了头:“基石?”

钟离雁点了点头:“是的,家族把牺牲生命来换取家族利益需要的成员称为基石。钟离邪是,钟离天也是。”叶清寒这才发现钟离雁还站在门边,门半开着。他说道:“把门关上吧,坐下来我们好好聊聊。”

听到叶清寒答应和她好好聊聊,钟离雁有些欣喜,也有些激动。她还是很在乎叶清寒的感受的,她也知道自己给叶清寒带来不小的伤害,她希望能够得到叶清寒的谅解,她甚至还希望能够继续和叶清寒在一起,虽然她也知道这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钟离雁在旁边的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她静静地看着叶清寒,没有说话。

叶清寒说道:“我心里有些疑问,你能回答我吗?”

钟离雁想了想,点了下头。

叶清寒问道:“钟离邪听说是钟离家的武学奇才,这样的人钟离家怎么舍得牺牲他?”

钟离雁笑了:“他确实是个奇才,不过钟离家并不只有一个钟离邪这样的人才,只是钟离邪被家族捧得多些,当然,捧有时候也就是杀!让钟离邪的名声在外面越大,他一旦出了事影响力也越大,要对付舒逸,钟离家怎么也得下些本钱吧,如果一个钟离邪就能够让舒逸完蛋,钟离家只赚不赔。”

叶清寒又问道:“你老实告诉我,你陷得有多深?在整个案子中,你都做过什么?”

钟离雁望着叶清寒,目光中流露出深情:“你还在乎我?”叶清寒没有回答,慌乱地点了支烟。钟离雁说道:“我只负责靠近你们,把你们办案的进展向家族通报。”叶清寒问道:“钟离天和钟离邪的死和你有关系吗?”

钟离雁摇了摇头:“没有。”叶清寒说道:“至少你应该知道他们是谁杀的吧?”钟离雁回答道:“知道,小天是爷爷亲自动手的,而小邪,应该是四婶杀的。”

叶清寒楞了,钟离雁口中的四婶不就是王馨丽吗?王馨丽怎么可能杀得了钟离邪?

钟离雁见叶清寒这表情,她说道:“你还不知道漭镇王家和钟离家的真正关系吧?”叶清寒说道:“王家和钟离家是姻亲嘛,联系两家的纽带自然就是你四叔和四婶的婚姻了。”

钟离雁淡淡地说道:“大约一百多年前,当时钟离家因为支持以中山先生为首的革命党,而遭到清政府的清剿,那次清剿差点让钟离家灭门,钟离家近万人只有不到两成的人幸免,这些人分成了两支,其中一支为了躲避清廷的追杀远走江南,躲到了漭镇,改了王姓。而另一支则留在岭南,躲进了深山。”

“直到清政府被推翻,在岭南的一支才重新回到漓山,这就是现在的漓山钟离世家,而在漭镇的那支人已经在漭镇站稳了脚跟,而王家也成了漭镇的第一望族,原本按理说他们应该认祖归宗的,但两边的族长一合计,便放弃了认祖归宗的想法,让漭镇这一支钟离家的后人继续使用王姓,作为钟离家的一股隐藏势力,这样就算钟离家再遇到这样的灭顶之灾也能够留下一脉火种。”

叶清寒听到这里,吃了一惊,原来漭镇的王家竟然也是钟离家的。

钟离雁可不管他的惊讶:“不然你以为仅仅凭四叔和四婶的婚姻,能够让漭镇王家倾尽全力配合钟离家的行动吗?”

叶清寒觉得很有必要把这个情况向舒处汇报,他对钟离雁说道:“我出去一下。”钟离雁幽怨地说道:“我知道你急着去告诉他们,去吧,其实从喜欢上你的那一天开始,我就知道,自己将会成为钟离家的罪人。”

叶清寒皱起了眉头:“你错了,像你爷爷那样,兴风作浪,破坏华夏的稳定,祸害自己的子孙,那才是钟离家的罪人。”说完,叶清寒便离开了。

钟离雁坐在沙发上发呆,她在回味着叶清寒临出门时说的那句话。

舒逸不在,叶清寒就拉着镇南方一起进了朱毅的房间。

朱毅和镇南方见叶清寒这样风风火火地样子就知道他从钟离雁身上得到了重大的发现,两人都没有说话,静静地望着情绪有些激动的叶清寒。

“我有重大发现,原来漭镇的王家竟然就是钟离家的一个分支……”叶清寒把漭镇王家的来历对朱毅和镇南方细细地说了一遍,二人听了确实都很吃惊,镇南方说道:“怪不得,我们在漭镇会遇到那么大的阻力。”

叶清寒又说道:“先生,雁儿能够把这么秘密的事情告诉我们,看来她的本质并不坏,虽然她也涉及到了这个案子中,先生你看能不能帮帮她,让她戴罪立功,不要再追究她什么了。”朱毅皱起眉头:“清寒啊,我知道你对她有感情,不过她就告诉了你这些吗?”

叶清寒楞了一下,朱毅好像话里有话,难道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钟离雁没有对自己说明吗?他脑子也算转得快:“我们还在谈呢,只是我听到这件事情,认为很重要,就坐不住了,先跑来告诉你们。”

朱毅摆了摆手:“那你们再继续谈吧,谈完了你再来和我们说。”

叶清寒原本激动的心情一下子被朱毅浇了一盆冷水,他只得先回去了。回去的路上他一直在想,朱毅的话是什么意思,莫非钟离雁身上还有更大的秘密么?

见叶清寒离开,镇南方说道:“先生,你觉得钟离雁会对叶哥说实话吗?”朱毅摇了摇头:“这个我不好说,我们不能忽视爱情的力量。你看不出来吗?清寒是很在乎钟离雁的,他之所以急着把他的发现告诉我们,就是希望能够让钟离雁将功赎罪,而钟离雁对清寒也是有感情的,只是她有顾虑,最终她会不会把她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还得看他们感情的发展。”

镇南方笑了:“这倒是!”

见叶清寒又回来了,钟离雁说道:“他们怎么说?”叶清寒没有回答,而是紧紧地盯着她那张美丽又略带憔悴的脸:“雁儿,你还有什么秘密没有告诉我?”钟离雁心里一惊,莫非他们真的知道了什么?

钟离雁挤出一个笑容,摇了摇头。

叶清寒说道:“雁儿,我刚才的话你想过没有?你们这不是为了钟离家好,相反,你们这是把钟离家带入绝境。钟离家就算现在很强大,但你觉得它能够挑战国家机器吗?国家对于世家一直都是很扶持的,钟离家这几十年来能够有今天的声望和势力离开了国家的支持可能吗?而你们现在在做什么?在与国家为敌,如果再不悬崖勒马,我不知道钟离家还会不会继续存在了。”

叶清寒不是在吓唬她,更不是危言耸听,真正的成为国家的敌人,灭掉你一个钟离家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

钟离雁沉默了,低下了头。

叶清寒觉得自己该说的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也闭上了嘴。他希望钟离雁会好好考虑一下自己说的话,不管怎么说,从他的内心而言,他还是希望能够挽救钟离雁,挽救这一份感情的。

很长的一段时间,两人都一直沉默着。终于,钟离雁抬起头来:“我想见见舒处。”叶清寒说道:“舒处晚上才到,我带你去见先生和小镇吧。”钟离雁点了点头:“好吧。”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八章 谁钻谁的套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章 窃国者当诛
热门: 狂武战帝 天上掉下棵小绿草 她似救命药 天琴座不眠 山核桃大街谋杀案 我家经纪人会读心[娱乐圈] 捡星星 元帅的炮灰配偶[穿书] 玻璃钥匙 长眠不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