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谁钻谁的套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七章 知道一点点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九章 漭镇的王家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陆优也瞪大了眼睛,镇南方说得没错,他也是昨天傍晚才带着人从燕京赶过来的,之所以他们能够及时地跟上钟离思齐和钟离雁是因为他们听从了朱毅的安排,当晚就控制了酒店的监控室,密切地监视着那层楼的动静,在看到钟离雁与“陈克”离开酒店的时候,陆优便果断地让人盯住了他们。

陆优和陈克认识近二十多年了,当钟离思齐假扮的陈克出现在监控里,他马上就断定这是个假货,再加上朱毅已经向他透露过钟离思齐有很厉害的易容本领,他自然就猜到了这个看上去很像陈克的人应该就是钟离思齐假扮的了。

不过这一切都是很保密的,没想到还是让镇南方轻易地就道破了,陆优不吃惊才怪。

“那你说说钟离思齐没有逃走的原因是什么?”陆优好奇地问道。

镇南方淡淡地说道:“牺牲,可我想他既然敢于冒这么大的风险留下来,而且还活动在我们的眼皮底下,说明他们一定有一个大阴谋,而他留下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用他来吸引我们的注意力,以掩护阴谋的顺利进行。所以我说他留下的原因就是牺牲,牺牲掉他自己以换取宝贵的时间。”

“只是有一点是我没想到的。”镇南方叹了口气,朱毅轻声说道:“我们大家都没有想到。”

小惠不知道他们指的是什么:“没想到什么?”华威看了他一眼,然后回答道:“我们都没想到的就是龙头竟然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现在我们虽然盯住了钟离思齐,可是却不知道另一个龙头又是谁。而我想他们的阴谋应该是另一个龙头在负责进行。”

镇南方点了点头:“这才是先生为什么不把他们一网打尽,却甘愿被抓住的原因。”朱毅露出了笑容,镇南方的心思果然缜密。他故意问道:“知道我为什么要现身吗?”镇南方说道:“虽然当时我们并没有赶到,可是我相信你们之所以现身是为了叶哥,我想当时他一定是被钟离思齐发现了,而他打不过钟离思齐,为了他的安全,你们只能现身了。”

华威白了镇南方一眼:“推理得再好有个屁用啊,找不到另一个龙头,不知道他们的阴谋到底是什么,危险仍然存在。”

镇南方笑道:“华老,别着急,钟离思齐既然已经逃脱了,你觉得他会去哪?”华威楞了一下,他还真没有想过这点。镇南方说道:“只要钟离思齐确定他真正的安全了,我想他一定会去找另一个龙头,协助,或者说配合他实施阴谋。”

华威望向朱毅:“这倒是像你的风格,够阴险。”朱毅苦笑了一下,和华威他根本无法沟通,他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

镇南方却陷入了沉思,刚才发生的这一切他得好好消化一下,特别是他要仔细回忆一下钟离思齐说话时的语气神情,他相信一定能够从钟离思齐的言语表情中发现些什么。

朱毅又闭上了眼睛,仿佛老生入定一般。

其他人也都不说话了,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回到了酒店,陈克已经醒来了,当知道自己相交多年的老友王福竟然就是钟离思齐,他哭笑不得,他隐隐有些担忧,会不会因为自己和王福走得近而怀疑上他,朱毅看出了他的局促与不安。

朱毅拍拍陈克的肩膀:“别背什么包袱,不关你的事,亦雷和我都和王福打过好几次交道的,我们不是也没发现什么?再说了,你和他在一起的时间也不多,这次算是最长的了,也不过一两个月。他是他,你是你!”

镇南方回了自己的房间,坐在沙发上发呆。

小惠说道:“南方,你怎么了?”镇南方说道:“没什么,就是想点事。”小惠也不影响他,给他倒了杯茶,静静地坐在一旁无聊地翻看着报纸。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镇南方才轻声问道:“为什么钟离思齐会把钟离雁留下?”小惠不明白镇南方是什么意思,镇南方站了起来:“我去先生那儿一趟。”说罢他起身出了门。

朱毅让镇南方坐下,扔给他一支烟:“舒逸晚上就回来。”镇南方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先生,我有个问题想不明白,钟离雁已经暴露了,钟离思齐明明可以把钟离雁也带走的,为什么却偏偏要把她留下来呢?要看着我们也用不着钟离雁亲自留下吧。”

朱毅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镇南方说道:“如果我是他,直接灭口更安全些。”

朱毅笑了:“南方,很多时候你的分析与判断能力已经远远超过舒逸了,今天这样复杂的场面你竟然还能够冷静地分析出这些,后生可畏啊!”镇南方忙说道:“我只是想得多些,不敢和老舒相比。”镇南方并不是故作谦虚,他和舒逸在一起时,总觉得自己的思路比舒逸慢半拍。

朱毅说道:“你刚才问的几个问题确实是问到点子上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会特意交待叶清寒把钟离雁带回来的原因。”镇南方楞了一下,他原本以为朱毅让叶清寒把钟离雁带回来是出于对钟离雁的一种怜悯和同情,又或者是想促成叶清寒和钟离雁,没想到竟然也是怀疑上了钟离雁。

朱毅见镇南方露出惊讶,他淡淡地笑了笑:“钟离思齐太自信了,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朱毅说了半句话,镇南方却明白他的意思,钟离思齐太自信,所以他才会敢于向他们说出还有第二个龙头的秘密。

镇南方也微笑着说道:“他留下钟离雁看守我们,然后自己却带着人走了。在车上的时候我对华老说,只要盯住了钟离思齐,那么就很可能找到另一个龙头,现在想想,我又错了,其实钟离思齐一直到现在还是在做着同一件事情,那就是转移我们的视线,把我们的注意力给拉向相反的方向。”

朱毅说道:“所以你得出了一个结论是吧?”镇南方点了点头:“是的。”朱毅笑道:“那你已经猜到另一个龙头是谁了?”镇南方回答道:“我想算是知道了吧。”

朱毅吸了口烟:“那你再说说,他们的阴谋到底会是什么?”

镇南方回答道:“钟离思齐已经知道那十几个亿被冻结,我想他冲着钱来的可能性不大,可我又想不出其他的可能性。”朱毅说道:“我也想不明白,所以现在我们能够做的只有静观其变。”

镇南方说道:“这件事情还有谁知道?”朱毅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镇南方:“我和你。”朱毅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最多到时候也告诉舒逸,其他人就暂时别说了,不然大家的表演就不自然了。”镇南方问了最后一个问题:“她会不会对叶大哥不利?”朱毅摇了摇头:“她对叶清寒倒是看得出来是动了真心的,再说了,有陆优他们盯着呢。”

镇南方这才放下心来,他笑了笑:“那我就不打扰先生休息了。”

镇南方从朱毅的房间出来,他的心里对朱毅很是佩服,自己才想明白这些,而朱毅却早就把一切给布置好了。

镇南方苦笑了一下,钟离思齐不可谓不聪明,下的套也很有水平,可惜,他遇到了朱毅,朱毅也在下套,而且朱毅的套还在钟离思齐的套中,谁钻谁的套那就太难说了。

不过镇南方还是很享受这样的感觉,人与人之间智力的比拼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这就像是下棋,对手相当的时候才更为有趣,否则只是一边倒的状况,无论是输家或者是赢家都会觉得索然无味。

回到房间,小惠拉住了他:“南方,告诉我,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镇南方点了点头:“是想到了些事情,不过我现在不能说!”小惠嘟起了嘴:“连我也不能说吗?”镇南方微微一笑:“是的!”小惠笑了:“算了,不逼你了。”

镇南方喝了口茶:“老舒和沐姐姐晚上就能到东南了。”

小惠说道:“是吗?现在龙头已经暴露了,他们留在漭镇也没有什么意义,已经不需要再找其他的什么证据了。”镇南方说道:“我倒是觉得老舒会给我们带来意外的惊喜。”小惠说道:“意外惊喜?是什么?”

镇南方说道:“我也只不过是随口一说,瞧你那样子。以后别动辄就问为什么,很多为什么都需要你自己去思考的。”小惠吐了吐舌头:“你这么精明,什么事情只要问你一般都能够得到正确答案,我还需要动脑筋吗?”

叶清寒静静地坐在沙发上。

从回到酒店到现在,整整两个小时了,他和钟离雁就这样静静地坐着,两个人都没有说一句话。叶清寒抽掉了半包烟,钟离雁轻声说道:“少抽点吧,如果你的心里觉得难受,不想再见到我,那么我马上就走,再也不会纠缠你!”

叶清寒摁灭烟头,双手的食指插进了头发里:“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钟离雁说道:“我没有选择,从我生下来的那一天起我就没有选择,我所做的一切都只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作为钟离家的人,我必须时刻把钟离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七章 知道一点点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九章 漭镇的王家
热门: 热搜预定 龙符 全职高手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夏天,十九岁的肖像 艺术谋杀 天才医生秦洛 魔手 鬼望坡(刑警罗飞系列第二季) 所罗门的伪证2:决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