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遗漏的细节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三章 会变脸的人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五章 钟离雁来了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安西飞往燕京的飞机上,舒逸和沐七儿轻轻地聊着费迁的事情。

沐七儿说道:“真没想到,费迁竟然会为了钱硬挨你那枪,他也不怕你那一枪打偏了就真要了他的命。”舒逸淡淡地说道:“他在赌,赌自己死不了,只要自己不死,他就有机会拿到那笔钱。他打那笔钱的主意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苦于没有机会,而他被我们抓住,无形中我们把一个绝好的机会送到了他的面前。”

沐七儿不太理解舒逸的意思。

舒逸继续说道:“在这之前他如果直接去找费通,实施他的计划,时间不成熟,他那样做是背叛,背叛了联盟,同时又还是我们追捕的目标,只能在夹缝中求活。在这样的情况下,费通是没有胆量与他合作的,搞不好还会把他给卖了。”

“但他在被我们抓住以后,拿出了合作的态度,甚至还不惜中枪来帮我们引出门主,凭这一点,他就已经获得了我的信任。只可惜,他算错了一点,他如果在决定和我合作以后先把费通这条线说出来,把这笔钱的事情说出来,我一定会在后来他伤养好之后让他去东南做费通的工作,而且,或许还是我求着他去,因为从他抗了我那一枪起,我是真的相信了他的。”

“那样,他在我完全不设防的情况下去吃掉这笔钱而远走高飞成功率兴许是百分百。不过他却玩了个心眼,要在取得我信任之后才把这些告诉我,还积极要求去做费通的工作,这我就不得不怀疑他挨那一枪的动机了。”

沐七儿这才点了点头:“不过我还是有一点想不通,既然钟离思齐才是龙头,那么费逝和费一洁死后我们的推论是不是就不存在了?”舒逸楞了一下:“什么推论?”

沐七儿说道:“就是你们说的费一洁突然向费逝下杀手是因为有人给了她暗示,而暗示他的人很可能就是龙头。当时在场还活着的人就华老,费迁,费一涵和那个小四,这四个人很明显不可能是钟离思齐的。”

舒逸没有说话,他眯起了眼睛,听了沐七儿的话他仿佛起到了什么,可又想不起来。

沐七儿没有发现舒逸的异常,他接着说道:“既然钟离思齐都不在现场,费一洁为什么会杀死费逝呢?而无论是华老,还是费迁和费一涵又为什么会说费一洁好像是接到什么暗示才动手的呢?真是奇怪了!”

说完她才发现舒逸好像并没有在听她说话,她用手肘轻轻碰了下舒逸:“你怎么了?”舒逸说道:“我相信华老、费迁和费一涵三人的感觉,三个人同时都有这样的感觉说明这不会只是感觉,而是真实的存在。”沐七儿问道:“可是再起就那么他们三人,那钟离思齐又在哪呢?”

舒逸轻声说道:“他不一定要在屋里,或许在屋外!”说到这里,舒逸眼睛一亮,他握住了沐七儿的手,脸上露出了微笑:“七儿,谢谢,谢谢你,我终于知道被我们遗漏的细节是什么了。”沐七儿微微一笑:“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舒逸点了点头:“是的,我已经找到钟离思齐了!”沐七儿一惊:“谁?”舒逸凑到了她的耳边,轻轻地说出了一个名字。沐七儿张大了嘴:“怎么可能?”舒逸叹了口气:“往往最不可能的事情,恰恰就是事实。”

舒逸和沐七儿下了飞机并没有离开机场,而是买了去江南的机票,在机场等了一个多小时就重新上了飞机,期间舒逸打了几个电话。

又过了几个小时,舒逸和沐七儿回到了漭镇。

朱毅把镇南方叫到了自己的房间。

“坐吧,南方。”朱毅给他递过去一支烟:“舒逸到漭镇去了!”镇南方楞了一下:“漭镇?他不是去燕京了吗?怎么突然又到漭镇去了?”朱毅说道:“他说他想去求证一件事情,如果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他就能够确定钟离思齐是谁了!”

镇南方皱起了眉头:“老舒他已经查到谁是钟离思齐了?”朱毅微笑着点了点头。

镇南方还是掩饰不了内心的激动:“老舒真是好样的,对了,这个人是谁?”朱毅摇头说道:“他也没有告诉我。”镇南方有些担忧地说道:“就算还没有证实他也应该先告诉我们啊,我们好做好准备,不然钟离思齐听到什么风声逃跑或者改装扮了怎么办?”

朱毅苦笑道:“他说还不是时间,这件事情必须慎重。不过只要我们不要把这件事情泄露出去那人就不会起疑心逃跑的。”

镇南方的脑子急速的转动着,大约发了半小时的呆,他的眼睛一亮:“我知道了!”朱毅惊讶地说道:“你猜到了?”镇南方兴奋地点了点头。朱毅问道:“是谁啊?”镇南方望着朱毅:“我说先生,你不是诚心考我吧?你应该早就已经猜到了。”

朱毅说道:“我猜不到,你说来听听吧!”

镇南方走到房门边,把门关上,摁下了保险,防止有人从外面进来。

然后他才重新坐回到沙发上来:“先生,你想想,老舒为什么去漭镇?”朱毅说道:“我们侦办这件案子是从漭镇开始的,他到漭镇到底是想查证什么,我确实不知道。”

镇南方又问道:“老舒为什么不把他的猜测结果告诉我们,你刚才也说了,他说要慎重,让我们别露一点风声,不然那人就跑了!这说明那个人应该就在东南,甚至在我们身边。”朱毅的眉头攒到了一起,他开始觉得自己的思路有些跟不上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了。不过他倒是同意镇南方的意见,只是那个人是谁呢?

镇南方这才把朱毅给他的那支烟点上:“至于说慎重,是因为那个人的身份有些特殊,在没有证据之前是不能轻易动他的,就又说明什么?”朱毅没有回答,他知道这应该是镇南方的自问自答。

果然,镇南方接着说道:“说明这个人不是我们的人,搞得不好会影响某些关系。你想想,现在我们这有哪些人不是我们的人?”朱毅自然不会笨到去猜费迁他们,他轻声说道:“陈克,王福和费一涵。”

镇南方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再联系一下他们三个人的身份,谁会让舒逸巴巴地跑到漭镇去调查?”朱毅回答道:“那自然是与漭镇有一定渊源的人。”说到这里,朱毅惊讶地说道:“你是说王福?”

镇南方忙竖起了食指:“先生,小声一点,你就不怕惊动了他?”

朱毅疑惑地问道:“为什么会是他?”镇南方耸了耸肩膀:“我怎么知道,我只是从老舒给你的电话中分析的,就当时娱乐,做不得准。一切都得等老舒回来再说。”镇南方说的确实是实话,因为对于安西发生的那些事情他并不是十分的清楚,他的分析判断也就是从朱毅重复舒逸的话中得来的。虽然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可是却不知道舒逸为什么会盯上王福。

心里有了计较,镇南方便多了个心眼,他悄悄地来到了华威的房间。

华威开门见是镇南方,他说道:“小镇,有什么事么?”镇南方一脸的微笑,他关上门然后轻声问道:“华老,老舒一定是给你来过电话了吧?”华威淡淡地问道:“你怎么知道?”镇南方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道:“他是不是让你盯紧一个人啊?”华威心里一惊,这件事情舒逸是千叮咛万嘱咐,让自己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镇南方是怎么知道的?

华威虽然心里吃惊,脸上却没有什么变化,很是淡然。华威虽然脾气不太好,可并不等于他没有心眼,相反,他是一个睿智的人。他说道:“舒逸也打给你了?”镇南方摇了摇头:“没有,我是听先生说的。”

华威皱起了眉头:“朱毅那个酸夫子?不应该吧,舒逸可是对我说了,除了我,他谁都没告诉。”镇南方说道:“他是没告诉先生那个人是谁,只是我从他和先生对话里猜到了。”华威好奇地问道:“他们是怎么对话的?”

镇南方把朱毅刚才对自己说的舒逸对朱毅说的话重复了一遍给华威听,华威听完很是纳闷,听起来舒逸只是说可能找到了钟离思齐,可并没有说谁是钟离思齐啊,这小子是怎么知道的?

镇南方见华威的眼里充满了狐疑,他说道:“那个人是不是王福?”华威听了镇南方的话,下意识地抬起了头:“你怎么知道?”镇南方已经从华威的反应中得到了答案,他笑了起来:“好了,华老,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镇南方离开了房间,华威还楞在那儿,半天,他才关上门给舒逸打去了电话。

舒逸听了华威的叙述,想了想,笑了起来:“师父,那小子比猴子还精,其实他之前只是猜测,找到你是为了证实他的猜测,不过他能够从我的只言片语中得到答案,确实很不容易了。放心吧,他只是少年心性,好奇罢了,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乱说的,倒是师父你,还得把王福看紧了,我这边有了结果马上给你电话。”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三章 会变脸的人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五章 钟离雁来了
热门: 嫁给暴君的男人[穿书] 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富士山禁恋 刀锋上的救赎 我只是个Beta别咬我 犯罪心理师之替身 民调局异闻录1·苗乡巫祖 遛鬼 嗜血法医·第4季·终结游戏 憎恶的化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