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蒋李篇】别人都说我们会分开(下)

上一章:第118章 【蒋李篇】别人都说我们会分开(中)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嘉宇睡得很不好, 他做了一个很糟糕的梦,梦中, 蒋睿恒说他要回北京去照顾父亲, 因为父亲是他推卸不掉的责任。说完,蒋睿恒便转身离开, 走得潇洒决绝。李嘉宇想追,却怎么也追不上, 他心中一急, 一声喊了出来——

然后他便醒了。

屋内很安静,床头的荧光闹钟显示着时间, 凌晨02时19分。

枕巾上有一摊水渍,李嘉宇摸了摸有些发凉的脸颊,惊讶地发现自己脸上还有未干的泪水。

李嘉宇坐起了身。他拉开窗帘,看着外面头顶的明月。

今晚的月亮很圆,白色的月光笼罩着一切睡梦中的人们, 宁静, 安谧。

或许是因为从梦中惊醒的缘故, 李嘉宇对刚刚的梦还记得很清楚。他记得蒋睿恒说那些话时是多么的流畅, 转身时是多么的决绝, 他更记得自己当时那种彻骨的绝望……虽然清醒时不愿承认, 可梦是骗不了人的。白日里自己所有的担心顾虑, 在梦境中全都赤裸裸地展现:是的,蒋父这么一病,估计就算不瘫痪, 也要卧床好久。作为家中独子的蒋睿恒,他会不会要回去照顾父亲?如果他回去的话,他们两人是不是就要两地了?那么,他们的感情又会面临怎样的考验?

有时候李嘉宇会悲观地觉得,自己在恋爱上真的是缺了点运气。前二十多年都没有遇到心仪的对象,好容易找到了一个却又是个男人;当个gay倒是也没什么,偏偏自己又有个如此固执强势的妈;打持久战他也认了,可是还没等取得胜利却又出了蒋父这桩变故……一桩桩,一件件,似乎都在暗示他们:这是一段不被祝福的恋情。

但是,为什么?自己只是想好好爱一个人,与他一起生活而已,为什么就不行?为什么永远有人希望他们分开?

不!我偏不!!

翌日清早,当李父轻轻推开房门,准备叫李嘉宇去吃早饭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屋内早已没了儿子的踪迹。床上的被褥叠得很整齐,衣柜的门虚掩着,里面的衣物少了许多。

此时的李嘉宇,已经在开往北京的火车上了。

昨晚从梦中醒来后,李嘉宇就再也没睡着。临近天明的时候,他简单收拾了一些东西,而后便来到火车站,乘最早的一班火车赶往北京。李嘉宇先是给父亲发了个消息,说自己有事要出差两天,接着又卡着上班时间给程晋松打了个电话,简单说明了情况。程晋松一听说蒋父住院立刻安慰李嘉宇不必担忧,并表示会帮他处理好请假的事情,让他安心进京陪蒋睿恒。

李嘉宇足足站了五个小时才到达北京——S市进京的火车虽然很多,但李嘉宇票买得太晚,动车只剩下了无座的站票。下了车后,他又改乘地铁直奔蒋父所在的医院,当到达时,已是下午两点多。李嘉宇先去普通病房询问了一下,发现并没有姓蒋的病人,于是他便向ICU病房找去,果不其然在ICU病房外找到了蒋睿恒的身影。蒋睿恒这时正揽着一位老妇人站在病房外,估计应该是他的母亲。

“睿恒。”李嘉宇走过去,一开口却发现自己声音哑得厉害。

“嘉宇?!”蒋睿恒回头看到是李嘉宇,着实吃了一惊,“你怎么来了?”

“我……”李嘉宇看了眼蒋睿恒身旁的老妇人。蒋睿恒这也才反应过来,他对母亲介绍道:“妈,他就是李嘉宇,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而后,他又看向李嘉宇,“嘉宇,这是我妈。”

“阿姨你好。”李嘉宇用干哑的嗓音开口——他已经想明白自己的嗓子为什么会哑这样了,因为从早上上火车到现在,他似乎一口水都没有喝过……

蒋母显然也听出来了李嘉宇声音的不对,所以打完招呼后便立刻说:“这孩子听着嗓子都哑了,过来得太着急没怎么喝水吧?睿恒,给他拿点儿水!……”

蒋睿恒手边正有一瓶矿泉水,他递给李嘉宇。李嘉宇也着实渴坏了,接过去一口气就喝空了一瓶。

看李嘉宇喝完水,蒋睿恒这才问道:“你怎么过来了?你不是说局里的案子还没办完么?”

当着人家母亲的面,李嘉宇不好意思说“我想你了”,只好说点冠冕堂皇的理由,“我想赶快过来看看伯父……”

说完这句,蒋睿恒和蒋母都不自觉地看向房门——ICU监护病房的总房门关着,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伯父怎么样了?”李嘉宇轻声问。

“出血点暂时止住了,不过还没脱离危险期。”蒋睿恒说,或许是怕母亲听着会再受一次刺激,他声音放得很轻。“脑出血病人48小时颅内水肿会达到峰值,要随时留意颅内压。”

李嘉宇轻轻地点点头。过来的一路上他也上网搜过一些脑出血的相关内容,也知道个大概。他轻轻握了握蒋睿恒的手,给他一个安慰的眼神。蒋睿恒看到对李嘉宇扯扯嘴角,只是这表情中透着无尽的担忧。

在监护病房外等候是一件极为熬人的事情,你不知道病人在里面的情况如何,医生什么时候会出来要求些什么,所以每个病人的家属都会留人在外等候。李嘉宇本也想陪着蒋睿恒他们等着,可是他的肚子却在不争气地叫了起来。李嘉宇大窘,刚想开口遮掩,蒋睿恒却已先开口:“你没吃饭?”

“这孩子,水都没顾得上喝,肯定更没吃饭了。”蒋母也说道,“睿恒啊,你先带小李出去吃点东西吧,我在这儿等着就行。”

李嘉宇刚想说不用,但蒋睿恒已经开口说了“好”,而后他便迅速扯着李嘉宇的手离开。

两人走到楼梯间,见人少了些,蒋睿恒才停下脚步:“你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出什么事了?”

“我担心你。”李嘉宇坦承。

蒋睿恒的眼中有一闪而过的动容,他看了看李嘉宇,而后将这人拉过来,搂在怀中。

李嘉宇没想到蒋睿恒会直接在走廊里就抱住他,下意识地想要躲,可是蒋睿恒的头沉沉地搭在他的肩上,似是带着无限的疲累。李嘉宇的动作瞬间就迟疑了。偷眼看看左右,似乎没人对他们的拥抱投来怪异的眼神,想来在医院中,一个鼓励与安慰的拥抱应该也是正常,于是李嘉宇便也紧紧拥抱住蒋睿恒,想给他一些安慰——同时,也是给自己。

抱了好一会儿,蒋睿恒才松开人。他带着李嘉宇来到医院对面的一家小饭店,为他点了饭菜。李嘉宇早饭午饭都没吃,此刻见到饭菜才发现自己早已饿坏了,狼吞虎咽地将桌上的食物扫了个精光。

“你怎么饿成这样?”蒋睿恒微微皱眉,“你别告诉我你早上也没吃饭。”

“……”李嘉宇看着蒋睿恒追问的眼光,只好承认,“早上出门太着急,忘了吃了。”

蒋睿恒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有一瞬李嘉宇几乎觉得蒋睿恒要发火了,然而他终究什么都没说。他只是叹了口气,帮李嘉宇结了账,而后带着他出门。

“诶这不是去医院的路……”

“不回医院,你先去我家歇歇,”蒋睿恒边走边说,“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脸都什么色儿了。”

蒋睿恒的家距医院不远,公交车仅仅两站地就到了。蒋睿恒领着李嘉宇上楼开门,屋门刚一关上李嘉宇就紧紧抱住了他。

蒋睿恒也回抱住李嘉宇,他靠近李嘉宇寻上来的唇,两人深深地吻在一起。

一吻结束,蒋睿恒再次问:“你怎么突然就过来了?”

“我想你了。”李嘉宇依旧这样回答。

蒋睿恒深深地看着李嘉宇——他知道李嘉宇并没有说真话。他这么突然地赶到北京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然而李嘉宇显然是不想说,所以蒋睿恒也索性不再去问。他只是将李嘉宇推进一个房间:“行了,你一定累坏了,在我这屋睡一觉吧。”

“那你呢?”

“我先回医院一趟,医生说我爸醒后还要给他进行几项检查。你先睡,等你睡醒了晚上我过来接你。”

李嘉宇还想说什么,但是蒋睿恒已经不由分说地将他按倒在床上,他在李嘉宇的额头轻轻一吻:“乖,睡吧。”

李嘉宇本来昨天晚上就没睡几个小时,今天又折腾这大半天,实在也是累了。他点点头,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李嘉宇这一觉睡得很沉,醒来一看都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他连忙出门赶回医院,走到ICU区的时候发现蒋母正坐在长凳上抽噎,蒋睿恒则在一旁轻拍着安慰。李嘉宇连忙走过去:“怎么了?”

“刚刚我爸脑压又上升了,医生又进行了减压,这会儿情况已经稳定住了。”蒋睿恒说,见母亲又有要哭的架势,他拍拍母亲道:“妈,没事了。医生不是说了么,情况已经稳定住了,没事。”

蒋母点点头,眼泪依旧从眼中流出。

看到蒋母的情绪激动,再加上天色已经渐晚,蒋睿恒和李嘉宇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将蒋母送回家休息,他们两人留下来守夜。蒋母一开始自然不答应,两个人连哄带劝,好容易才将老人说通。蒋睿恒送母亲回了家,又买了两份盒饭带回了医院。

两人就在ICU外的长凳上解决了晚饭,这时候李嘉宇才想起来问蒋睿恒他的手的情况。

“今天拍了片子也做了扫描,跟S市的说法差不多,需要再做个手术。不过微创应该就能行,医生说难度不算大。”

“那医生说了什么时候做手术么?”

“原本说的最快是周四,现在……看看我爸的情况再说吧。”

接下去的两天,李嘉宇都陪着蒋睿恒守在ICU外。其间蒋父的病情曾经出现过几次波动,但好在都有惊无险地度过。到第三天下午,蒋父终于从ICU病房内出了来,三人又惊又喜,一路护着老人转移到普通病房。

蒋父此刻已经苏醒了,因为脑出血的后遗症,他还无法说话,脸部也有明显的口眼歪斜的症状。不过即使是这个样子,还是能看出老人与蒋睿恒极为相似的面相,让人不禁感叹遗传的神奇。

如果李嘉宇记得没错,蒋睿恒与父亲应该有五年多没见面了。五年以来,李嘉宇几乎没有从蒋睿恒口中提起过父亲。然而此刻看着蒋睿恒的模样,李嘉宇却能感受到,他对他父亲还是有很深的感情的。而蒋父对蒋睿恒似乎也并不像李嘉宇以为的那么冷酷,最起码老人看着蒋睿恒的目光中没有厌恶,倒是有一些欣慰的神情。蒋母更是欣喜非常,前前后后地忙活着,眼中还带着欣喜的泪光。

望着着一家三口难得的团聚,李嘉宇也不禁挑起了嘴角。

之后的几天,蒋父的病情逐渐稳定了下来。蒋父这次发病情况颇为严重,人虽然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但是还是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偏瘫,口眼歪斜,语言功能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老爷子应该也是要强的性子,对自己现在的情况很难接受,开始时经常乱发脾气,后来还是蒋睿恒气急了,冲着父亲大吼了一通才让老人接受了自己得病的现实。被骂醒后的蒋父情绪稳定了许多,开始规规矩矩地吃饭吃药,也开始老老实实地接受蒋睿恒的照顾。另一方面,在照顾父亲的间隙,蒋睿恒也抽空做完了第二次的手部手术,医生表示手术进行得很成功,但同时也指出,蒋睿恒的手因为先前的黏连情况导致恢复慢于预期,所以后续的复健仍需要长时间的努力。

“手的恢复本来就是一个长时间的活儿,别太心急,有希望。”医生如是说。

“好的,我明白。”蒋睿恒对医生点点头,而后对身旁的李嘉宇给了一个“放心”的目光。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李嘉宇已经在北京呆了一周多。白天蒋睿恒去治手,他就留在医院陪蒋母照顾蒋父;晚上蒋睿恒回来,两人便在医院陪床。看着儿子的对象如此体贴孝顺,蒋母对李嘉宇既满意又感激。蒋父虽然口不能言,但也从来没有给李嘉宇甩过脸色。这让李嘉宇之前的担忧消退了不少。但与此同时,另一种担忧却在他的心头渐渐增长,那就是李嘉宇发现,蒋父对蒋睿恒越来越依赖,而蒋母也话里话外地流露出希望蒋睿恒回京的想法……

这天下午,李嘉宇出去买点东西,回来的时候病房房门正虚掩着,李嘉宇本来要进,却不小心听到了蒋母和蒋睿恒的对话。

“睿恒啊,妈说真的,你还是回北京来吧。你爸现在都这样了,身边需要人照顾,你还是回来吧,成不?”

“妈,我在S市有工作的……”

“那就调回来呗!你当初不也是从北京调过去的么!你就跟你们领导说你爸病了,我就不信你们领导能那么不近人情!……”似乎是蒋睿恒没有立刻回答,蒋母继续劝说道,“睿恒啊,你是不是放不下那个小李?可是你爸现在的情况,你……”

李嘉宇没有再听下去,他悄悄地离开了病房。

李嘉宇走出医院大楼,来到医院的草坪上。现在是下午三点多,正午的热气已经消散许多,草坪上有不少出来晒太阳的病人。一位年轻的儿子推着父亲的轮椅往树荫处行进,另一边,一位老妇人正搀着老伴在草地上缓缓前行。突然,那老头儿身子一歪摔了下去,老妇人连忙去拉,无奈却力不从心。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男子(应该是老人的儿子)急匆匆地跑来,一把抱起父亲,将他抱回旁边的轮椅上。

李嘉宇静静地看着,心中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蒋母说得没错,以蒋父现在的情况,蒋睿恒真的应该回来照顾父亲。这毕竟是他做儿子——而且是独子——的职责。李嘉宇不想说什么“蒋睿恒在S市有工作”这样的蹩脚借口,事实上蒋母说得没错,如果蒋睿恒将这种情况和局里说了,无论是S市还是北京这边都一定会尽力为他开绿灯。只是,这一照顾会照顾多久?脑出血病人的预后非常不可预见,以蒋父的发病情况,想恢复正常已经是不可能的妄想。即使是恢复到可以基本生活自理,恐怕都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那么,蒋睿恒会在北京待多久?……自己这次不告而别来到北京,母亲得知实情后发了很大的脾气。李嘉宇从父亲的只言片语中都可以想象母亲当时是怎样的怒火冲天。事实上从李嘉宇出柜后,李母就一直没放弃过将儿子“拉回正道”的努力。如果被母亲得知蒋睿恒现在的情况,她会不会更逼着自己和蒋睿恒分手?自己又能不能扛得住这压力?还是说,他们终究会败给距离和时间?……

睿恒,我真的不想和你分开……

这天晚上,李嘉宇很晚才回到病房。

蒋睿恒一直在等他,一见他回来,立刻走了过来:“你去哪儿了?怎么手机也关机了?”

“手机没电了。”李嘉宇简单地回答。他看向蒋睿恒,平静地开口:“睿恒,明天我打算回S市了。”

蒋睿恒的表情明显地一愣:“怎么突然要走了?”

“我的年假一共就10天,已经都用完了。今天晋哥给我来电话,问我什么时候能回去。我已经跟他说了,我明天就回去。”

蒋睿恒深深地看着李嘉宇,目光中带着审视。李嘉宇冲他扯扯嘴角,僵硬得称不上是笑容。

蒋睿恒回头看了眼病床上的父亲,见老人睡得安稳,于是他拉着李嘉宇的手,走出了病房。

蒋睿恒带李嘉宇来到一条僻静的走廊,而后站定。

李嘉宇笑了笑:“我知道你有话要跟我说,说吧。”

“嘉宇,”蒋睿恒开口,“我暂时不能回S市了。我爸现在刚刚得病,许多事我妈一个人应付不了,我得留下来一段时间。”

“嗯,我明白。”李嘉宇点头,他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场景很像他来北京前做的那个梦。

不过好在蒋睿恒并没有按照梦中的剧情说下去:“嘉宇,我知道你现在在担心些什么,你放心,这种情况只是暂时的。等我爸情况稳定了些,我就会回去的。”说到这里,蒋睿恒抓住李嘉宇的手,“嘉宇,给我点时间。”

看着蒋睿恒认真甚至略带急切的表情,李嘉宇突然笑了出来。而后,他突然探过身去,吻住了蒋睿恒。

两人吻得很投入——种种无法开口的情感:忧虑,不舍,爱恋,都化为了这一个吻,无声而又缠绵地诉说。

过了好一阵子,两人终于慢慢分开。李嘉宇抵着蒋睿恒的额头,轻声说:“睿恒,”

“嗯?”

“我爱你。”

李嘉宇很少将这三个字挂在嘴边,然而此刻,他说得很动情。蒋睿恒一把将李嘉宇紧紧抱住,郑重承诺:“嘉宇,我也爱你。相信我,这并不是一个多么困难的问题,给我点时间,我会解决它。”

“嗯。”

李嘉宇回到了S市,重新开始了平常的生活。蒋睿恒跟局里请了长假,归期暂且未定。为了弥补法医人手不足的问题,市局从外面借调了一位法医,正是前不久有过接触的蒋欣。原来前不久蒋睿恒去北京开会时便遇到了蒋欣,当时他便征求了蒋欣的意见。而蒋欣在得知蒋睿恒的情况后,也欣然同意过来支援。多了一位美女,法医办公室热闹了许多,好几个年轻单身汉借着各种理由往六楼跑,不过李嘉宇去法医室的次数却不多,倒不是他不喜欢蒋欣,只是他不想在工作的时候分心。

李母当然也很快得知了蒋睿恒回京的消息,她也果如李嘉宇预料的那样开始兴奋地忙碌起来,想尽办法让李嘉宇去相亲。对此,李嘉宇只是撂下了一句话:我不会和蒋睿恒分手——斩钉截铁,毫无转圜。

困难时刻,程晋松和沈严还是很靠得住的朋友的。两人知道李嘉宇最近心情太好,周末经常会叫他一起出门。李嘉宇去过两次,不过更多时候他婉言谢绝了。一来他不想打扰那两人的生活,二来他也有自己要忙的事情。这几天,他一直在托各种关系打听调职北京的可能性——其实这个念头早他在北京的时候就有了,既然蒋睿恒的家中更需要他,那么为什么自己不进京陪他呢?当初蒋睿恒可以为了他从北京来到S市,如今他一样可以为了蒋睿恒而离开S市。不过这个念头他并没有告诉蒋睿恒,就像蒋睿恒没跟他说自己手伤的实情一样,他同样不想蒋睿恒对自己感到歉疚。

不过,意外偶尔还是会发生的。这一天,程晋松突然把李嘉宇叫到了办公室,并递给他一张申请表。

“赴京委培申请表?!”李嘉宇看着表单最上的标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嗯,属于借调式培训,地点在北京,为期三个月,”程晋松看着他,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我觉得你应该会想去,是吧?”

“想”简直不足以表达李嘉宇此刻的激动,他没有想到,自己最大的困难居然会以这样戏剧性的方式解决。李嘉宇当然不相信这是一种巧合,他看着程晋松,感激地问:“是你帮我争取的?”

“不是我,是睿恒。”程晋松实话实说。“其实在你刚回来那两天,睿恒便给我打过电话,当时我们俩就研究过把你弄进京的可行性。睿恒在北京也干了好几年,总归也认识些人,再加上我爸帮忙联络了一下,总算在那边找到了个分局。你名义上是借调,可以先过去趟趟路。如果睿恒他爸恢复得理想,你们还可以回来。如果老爷子情况真的不好,你们俩打算长留北京,三个月应该也够办手续了。”说到这里,程晋松笑了笑,“当然,我还是希望你们俩能回来。你们都走了,我会很舍不得的。”

推荐热门小说诡案追踪2,本站提供诡案追踪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案追踪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18章 【蒋李篇】别人都说我们会分开(中)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谋杀官员2:化工女王的逆袭 仇恨的证明 大王饶命 道系快穿 方舟游戏[无限] 嫁给豪门残疾大佬[穿书] 罪案斑驳 帝王攻略 炮灰Omega辞职不干了 腐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