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后记

上一章:第31章 正文完结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港口黑手党本部,令人膛目结舌的爱情故事结束。

双黑没有在一起。

首领也没有和属下搞在一起。

传言,这是一场异能力者弄出来破坏高层关系的“阴谋”,三个人之间清清白白(?),森首领一心一意控萝莉,只喜欢爱丽丝一人。

又传言,这位异能力者被忍辱负重的太宰治抓住,沉尸大海。

太惨了,太惨了。

太宰先生把敌人的骨灰都扬了。

港口黑手党成员们在各种络绎不绝的消息冲击下,默默掬了把眼泪,表面上满脸相信,但心底里止不住地冒出狐疑的气泡。

事实的真相真的是这样吗?

森首领……没有在这段时间内染指两位准干部?

亦或者,两位准干部在同居时间内没有在床上滚到一起,做完全套?

究竟是成年人的思维太污浊,还是他们低估了森首领的节操,原来萝莉控也是有节操的?这比太宰先生忍辱负重寻找真相还不敢置信啊。

首领办公室里,森鸥外恢复了三十四岁的成熟外表。

他双手交叉,置于脸前,在烛光之下,打扮得犹如一位吸血鬼首领,严肃认真地与自己的属下讲清楚关系。

“明白了吗?一切都是假的。”

“……”

“……”

在他的办公桌前,太宰治打了个哈欠,眼角挤出泪水。

中原中也恍恍惚惚,站不稳身体。

时至今日,三角恋的关系解除,单箭头、双箭头、或者三箭头的奇怪关系网也不存在了,大家统统恢复了正常的记忆和恋爱时期的记忆。两份记忆对照之后,三个人才会发现自己之前有多么的“糟糕”。

听见搭档的那声哈欠,中原中也浑身一震,猛得抓住太宰治的衣领:“为什么你没有任何羞耻感?你是不是故意在看我笑话?!”

他抓住了一丝正常的逻辑——换做平常,太宰治肯定闹着自杀了!

为什么现在想当场暴毙的是自己啊!

太宰治瞥道:“你自己想一想,你被占多少便宜,我被占多少便宜?”

中原中也张大嘴巴。

森鸥外立刻发出暗示闭嘴地咳嗽声。

“我还能占你便宜不成?!”中原中也在气愤之下,直接忽略森鸥外的纠结表情,“你是很倒霉没错,难道我就不倒霉了?”他暴跳如雷,“在狗/屎的三角恋里,我他妈的被你们全上了啊!我就活该是垫底的?”

此言一出,太宰治鼓掌:“啪啪啪!”

中原中也顿时用帽子挡住脸,微微颤抖,不敢去看森首领。

“对、对不起,我没有任何不敬的想法。”

唉。

这么老实,所以你才会是第一个出局的。

森鸥外口是心非道:“刚才的话,我就当作没听见了,你们下去吧,调整好心态再工作,算是弥补你们的精神损失了。”

中原中也萎靡地低头行礼:“是。”

喝多少昂贵的红酒,也无法让他忘记社会性死亡的现场啊。

中原中也往回去走了几步,发现太宰没跟上,下意识道:“太宰?”

太宰治淡淡地说道:“我和Boss说几句话。”

中原中也不敢多留。

总感觉自己斗不过他们,仍然会被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下。

没有了三角恋里可怜兮兮的中原中也,太宰治单独面对目光深沉、实际上在怀疑他做了什么手脚的森鸥外:“川上白已死,爱情异能力得到了破解,没有人伤亡,除了损失一点名声,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森鸥外说道:“太宰君的解释永远充满了太宰君的风格。”

不想说的半句话也不会透露。

这就是太宰治。

森鸥外在心底讥讽一声,提高了警惕,十六岁的太宰治已经不是十四岁好忽悠的小鬼,虽然一直奔赴在作死的道路上,但是能保证作不死。

“你留在这里,还有其他事要说吗?”

“嗯。”

太宰治没有走,如同开玩笑地说道:“Boss,还爱我吗?”

森鸥外嘴角扯出一丝古怪的弧度:“爱?”

太宰治一本正经:“仅限今天,我可以同意交往的请求,让我们谈一段浪漫的爱情吧,我保证不会把你的钱包花光。”

森鸥外冷漠道:“你超龄了。”

太宰治:“……”

呵呵。

不是性别,而是超龄?可有你的,森先生。

太宰治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鄙视着对他射不出来的老男人。

他用口型说道:【无能为力~。】

森鸥外差点被他气死,是男人就不能接受这样的说法!

“太宰君,你的假期取消了。”

“嘁。”

太宰治的身体一转,黑大衣扫过空气,慢悠悠地走出门。

“你就陪着你的萝莉过一辈子吧。”

“可怜的森先生。”

Lupin酒吧。

三个朋友聚会,坂口安吾找到了吐槽太宰君的切入点:“听说你忍辱负重谈了一场三角恋,并且收集了首领和搭档的全部黑历史?”

太宰治冤枉道:“我没有,是他们收集我的黑历史!”

坂口安吾摇头,不信,肯定是太宰君!

织田作之助难得有兴趣地说道:“太宰的恋爱结束了吗?”

太宰治歪头:“是啊。”

单身的织田作之助说道:“有什么心得吗?”

太宰治习惯性地趴在桌子上,侧着脑袋去看自己的朋友,这是活着的织田作,不是被森先生坑死的织田作,看上去仍然年龄好大呀。

“一般般吧,称不上多好玩,倒是找到了一些难忘的记忆。”

“值得碰杯吗?”

“嗯。”

“喂喂,织田作,你就这么纵容他?他差点误入歧途啊!”

“安吾,太宰没办法叫做‘误入歧途’吧。”

“呃……是我用错了词。”

坂口安吾沉痛地改口,对于太宰治,分明是从泥里打滚再跳进染缸里!

坂口安吾强烈建议:“太宰君,虽然你的年龄很小,但是我建议你应该找个女朋友改善你的恶趣味!”

“办不到吧。”这是织田作之助。

“办不到的~。”这是太宰治。

“……”坂口安吾颤抖地握住酒杯,“先告诉我,你的性取向是什么?”

太宰治笑容玩味,“我的性取向啊——”

在三人凑热闹的干杯下。

最年少的那人用清越的音调高昂地说下去。

“港口黑手党!”

在场,三个人有两个人罕见地一起喷了酒,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坂口安吾:【怎么办,太宰君疯了!】

织田作之助:【大概醉了?】

太宰治装酒疯地挥舞两条海带臂,“工作,工作,工作!”

在他获得的平行时空记忆里,有一份记忆最特殊,那来自于一位成为港口黑手党首领后跳楼自杀的“太宰治”。

对比这个人,太宰治现在能感觉到明显提升的幸福感。

因为——织田作在身边啊!

在这个没有亲近之人死去的世界里,他还能多呼吸几口空气,每天和小矮子斗斗嘴,和森先生斗斗法,再来和两个朋友一起喝酒聊天,人生“圆满”得仿佛和人生赢家一样,不再想要无聊的去自杀了。

以后没空自杀了。

他想要保住织田作,必须上位夺权,把森先生赶下台。

这意味着他要成为下一位首领。

太宰治心想:“是你没有珍惜机会呀,森先生。”

在港口黑手党当社畜,为找寻川上白死亡真相而头秃的森鸥外打了个喷嚏,遭到了爱丽丝的嫌弃,“林太郎,你迟早会秃掉!”

森鸥外发出了绝望地声音:“不,唯独这一点,我不接受!”

爱丽丝从背后扯了一下他的头发。

“你在怀疑太宰吗?”

“对。”

“要监视他,就把他留在身边呀,每天看着也养眼。”

“我不放心……”

“对养大的孩子产生戒备,太逊了。”

“没办法,他是太宰君啊,一个不该被关在囚笼里的雏鸟,再这么成长下去,即使是我也无法压制住他,待在他的面前真是危险呢。”

森鸥外忍着头皮疼,对爱丽丝讲出了真心话,手上随意地给文件签名。

爱丽丝抱住他的脖子,挂在他的背后。

“你喜欢他吗?”

“喜欢呀,爱丽丝怎么想呢。”

“只要林太郎愿意,我随时可以变成他的模样,喊你‘森先生’哟。”

“……这就不必了。”

森鸥外满头黑线,为自己过去的行为打了个寒颤。

太变/态了!

他可不是这样沉迷角色扮演的人!

比起捉摸不定的太宰君,忠诚可靠的中也君不香吗?!

森首领呐喊.jpg

“你就承认吧,林太郎。”爱丽丝跟森鸥外咬耳朵,可可爱爱地揭露了对方的老底,“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呀。”

森鸥外的脸色一垮,悲戚无比:“连爱丽丝也嘲笑我这一点吗?”

爱丽丝愉悦道:“有本事上给我看啊。”

森鸥外捂脸。

没本事,谢谢,无法约炮的情人是没有未来的。

……

两年后。

太宰治十八岁那一年,Mimic组织快要被引渡来了日本。

在此之前,太宰治背叛了森鸥外。

看着遭到背刺后,变成阶下囚的森先生,已经十八岁与森鸥外差不多高的太宰治走到了办公室的暗室里,牵着一根细小而坚固的锁链,禁锢住了对方的异能力,此刻在冲着前任首领微笑。

森鸥外难掩狼狈地被绑在暗室里,红色围巾易主,目光冷彻,紫眸里有几缕猩红,证明着他内心的起伏程度不似脸色那样冷静。

“太宰君,你为何而背叛我?”

“录像带。”

“……”

“你不给我录像带,我只好自己动手找了。”

太宰治信誓旦旦,说得自己都发笑,鸢色的眸子多出浅光,态度轻松的不像是刚篡位成功的新首领。

他弯下腰,在十八岁的这一天,对森鸥外笑吟吟地说道。

“日本修改了男性和女性成年的年龄。”

——我成年了。

“你该去退休养老了,森先生。”

——我不会杀你。

“我的生日礼物,我自己动手拿了,不客气哦。”

——港口黑手党首领之位是我的。

听懂了内涵的森鸥外既是难以置信的,也是内心翻江倒海的,这辈子的洞察力仿佛被喂了狗,连近在咫尺的人都看不清楚了。

“这不是你……”的作风。

太宰君怎么会喜欢权利,这不是正常的理由!

“这就是我。”

太宰治站直了身体,披着黑大衣和红围巾,年轻而沉稳。

他与平行时空跳楼自杀的首领宰有无限的相似之处,又有着不同之处,因为他尚未绝望,还在顽强地为自己创造出能呼吸的世界。

太宰治给森鸥外的脖颈注射了一剂药物。

在森鸥外不甘心地昏迷之前,他隐约感觉到脸颊被落下一个吻,似乎蕴含着别样的意味。

这个吻面礼成功吓得森鸥外瞪大眼睛,发不出声音。

太宰治调皮的声音钻进耳朵里。

“囚禁play,约吗?”

【不约——!!!】

……

再次醒来后,森鸥外呆滞地坐在一家孤儿院了,荣登院长职位。

他感觉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的发展,太宰君篡位,封锁信息,伪造认命,没有按照“最优解”杀他,除掉上位后最大的后患,反而把他秘密送出了港口黑手党,给他一个孤儿院继续养正太和萝莉。

这是什么长着恶魔翅膀的“天使”啊!

爱丽丝装模作样地叹气,“公司没了,双黑没了,你破产了。”

森鸥外更加颤抖。

尤其是爱丽丝走到他面前,从金发幼女变成了十六岁的金发少女。

“还不承认吗?不是超龄啊。”

“是你性/癖变了啊!”

遭到背叛的那一刻,兴奋的人不止是背叛者,还有等待已久的长者!

森鸥外早就知道太宰治某一天会背叛自己。

但是,他没想到对方如此迅速!

坐在椅子上晒太阳的森鸥外吐出颓废的一口气,情不自禁笑了。

“真是厉害啊……太宰君……”

港口黑手党会被发展成什么模样,不由拭目以待。

“不过……”

“你还是差一点点……”

几天后,某个录像带的拷贝视频送到了港口黑手党新任首领的桌子上,与视频里的黏腻撒娇的声音一起,扣人心弦,充满遐想。

视频附赠一个纸条:【男孩子要懂得保护自己。】

太宰治手里的商务钢笔被掐断了。

他笑出了黑百合的背景。

“变/态!”

首领室的门口,准备踏入的干部中也本能地寻找森鸥外的身影。

这里没有变/态啊,咳。

等等,办公室里奇怪的声音是什么……

中原中也往太宰治的方向看去,却见到声音停止后,保持假笑的现任首领。他啧了一声,在十六岁时期的黑历史照片、视频、音频的各种压制下,憋屈地上前禀报道:“属下已经成功击败Mimic组织,以及……成员织田作之助离职,加入了武装侦探社……”

过往的黑历史,就让它过去吧,没有人能再让他社会性死亡!

身为黑手党,每个人需要足够的厚脸皮!

——END——

上一章:第31章 正文完结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我能听见你的声音 祸水 八卦侦探 武动乾坤 局长日记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 次元茶话会 我在古代当王爷 阿拉伯之夜谋杀案 永恒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