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病房

上一章:第128章 不配 下一章:第130章 纸条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莫宁欢独自去医院时见到走廊上的白雨棠正在打电话, 鱼希住的是私人病房。

钟晨一直在门口坐着, 她解释怕狗仔队混进来,其实谁都知道, 这里狗仔队不可能进的来, 可她还是想找点事做, 这样总好过在病房里,看着神色如常的鱼希, 她心疼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莫宁欢站在门口时钟晨还认了好几秒,才恍惚道:“欢欢,你来了。”

声音很沙哑。

莫宁欢点头:“鱼老师呢?”

钟晨往里看眼:“在病房里。”

走廊上有两间病房,另一间没开灯,应该没人,莫宁欢径直走过去, 听到白雨棠站在窗口打电话:“当然不是, 希希只是惊吓过度。”

“没有的事。”

“您想多了, 完全不是。”

语气带笑, 一连串的反驳,莫宁欢想到上楼之前微博推送的消息,白雨棠以鱼希经纪人的身份发的微博。

白雨棠:大家不用担心,鱼希无大碍,只是受了些惊吓, 谢谢大家的关心。

一晚上的时间, 鱼希高空坠落的消息席卷了整个网络, 每个人都在猜测她的伤势如何, 各种说辞都有,在白雨棠没发微博之前,恶意揣测的也不少。

莫宁欢先前坐在车里刷那些微博想到鱼希现在的处境。

眼眶又开始温热。

她眨眨眼,做了两个深呼吸喊道:“白姐。”

白雨棠转头,手机还贴着耳边,莫宁欢轻声道:“我可以进去吗?”

空气沉寂几秒,白雨棠点头:“进去吧。”

莫宁欢堆砌了一下午的勇气用在手上,推开门进去。

鱼希还没休息。

她正躺在床上看窗外,听到门口有声音她偏头看,随后启唇:“欢欢。”

莫宁欢发誓这辈子没有一次听到自己的名字,如此想哭,她忍住到嘴边的呜咽,狠狠咽下去,抬头,双眼亮晶晶道:“鱼老师。”

江静白坐在鱼希的身边,侧脸绷着,莫宁欢进去后鱼希偏头道:“静白。”

“我想和欢欢聊聊。”

“好吗?”

好吗。

江静白闻言垂眼,握起了手,被割破的手指受不住她的动作又裂开,血肆意流出,从鱼希受伤到现在,她和朱导聊过,和柳玉瑶聊过,和每个来看望她的人都单独聊过。

独独没有她。

她不想和自己聊。

刚刚病房里无人,她陪着她,但是鱼希一声不吭,虽然她问什么,鱼希答什么,但是鱼希并不想和她说话。

江静白意识到这点后只是绷紧了身体。

鱼希偏头又喊了句:“静白?”

江静白抬眸,定定看她眼,嗓子口发紧,心里被万根针刺着般痛的她发不出声音。

半晌。

安静的病房里传来声音:“好。”

裹着心疼和无奈,她的这声好字狠狠砸在鱼希的心口,她低头,平复了心情道:“谢谢。”

江静白起身的动作顿了顿,转头离开了。

刚出病房就接到肖知秋的电话,自打鱼希住院她就一直守在这边,公司的事情暂时都由肖知秋处理,现在接到她电话,江静白丝毫不意外。

“江总。”肖知秋迅速说道:“胡总知道鱼小姐的事情了。”

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胡远虽然在国外,但他消息是接收最及时的,江静白坐在椅子上:“继续说。”

肖知秋迟疑几秒,还是诚实道:“胡总让我拟份解约合同。”

“他要和鱼小姐解约。”

说完肖知秋就捏着手机。

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边刚刚摔下,那边胡总就要解约。

江静白没意外,因为鱼希的腿伤好几年可能不会拍戏,原本留她在公司就备受争议,现在这事一出,胡远肯定是会要解约。

只是太快了。

胡远的动作,比她想象中更快。

她始终没吭声,肖知秋说完又道:“江总,还有件事。”

江静白靠在椅背上:“什么事。”

“罗小姐要见您。”

江静白听到罗小姐三个字时很想爆一句粗口,忍几秒后她深呼吸:“暂时不见。”

“其他的事情,等我明天来公司。”

肖知秋应下:“好的。”

挂了电话之后江静白抬头看向还在打电话的白雨棠,目光定定,白雨棠察觉背后的目光转头看,和江静白对视几秒后她对手机那端的人道:“先就这样安排,我挂了。”

她收起手机走到江静白身边:“江总,您有话和我说?”

江静白点头:“去上面说。”

病房外的两人各自看眼病房方向,一前一后的离开了,白雨棠走之前吩咐钟晨:“别让人进去了。”

“鱼希需要休息。”

钟晨连连点头:“好。”

她说着走到病房门口,打算守在这。

病房里鱼希和莫宁欢相互看很久,鱼希神色很平静,她道:“朱导找过你了?”

莫宁欢狠狠摇头,似乎这样心疼的情绪就能甩出去不少,但徒劳无功,看到鱼希的时候她还是没藏住心思,大眼雾蒙蒙的,满是水花,鱼希从柜子上抽了面纸,身形没动的递给她。

“柳玉瑶都告诉我了,对不起啊鱼老师。”莫宁欢接过后没擦眼泪,反而拧着面纸,她呜咽道:“我该早点来看你的。”

“但是我不敢。”

“我害怕。”

“我……”

鱼希轻声打断她的话:“欢欢。”

莫宁欢咽下酸涩的感觉,她对鱼希是真的喜欢,那种崇拜到骨子里的喜欢,所以才会难受到不知如何是好鱼希见她没出声继续道:“欢欢,你很有天赋,很适合拍戏。”

“我向朱导推荐你,不是因为我们有交情,而是因为我觉得你很合适。”

“所以你不用对我有歉意。”

莫宁欢一个劲摇头:“我不合适。”

“鱼老师,是不是我不合适,你就会回来拍戏了?”

鱼希被她问的呼吸微窒,顿了好几秒才眨眼道:“欢欢,你比我合适。”

莫宁欢张着口,她还想说什么但什么都说不出口,语言是最有利,也是最苍白的武器,她想安慰鱼希,却又不知如何安慰,她连鱼希伤在哪都不知道。

病房里有片刻安静,钟晨时刻注意着里面的动静,见到她们依旧还在聊天的样子松口气,不由看向走廊口,刚刚江静白和白雨棠离开的时候,两人神色都不太好。

江静白的神色确实不好,她那么善于隐藏情绪的一个人,现在却直白的表露出来,白雨棠跟着她身后,心疼鱼希的同时分了点给江静白。

两人站在天台上。

寒风呼啸,白雨棠唤道:“江总,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两人站在天台上,楼下万千灯火,却点不亮江静白心中那盏,她偏头:“公司会和鱼希解约。”

陈述句,因为这是必然的结果。

虽然她和各个董事都有交易不错,但是那建立在金钱的关系上,如果鱼希不能给公司带来任何利益,那些董事也不会站在她这边。

毕竟——公司不是她的。

江静白头次产生这种深深的无力感,和现在面对鱼希的感觉一样。

白雨棠点头,其实她也猜到了,之前胡总三番两次要换掉鱼希,但是被江静白压下来,现在这样,可能压不住了。

手机铃又响起,白雨棠看眼号码,按掉了。

江静白偏头看着她,问道:“白小姐。”

“你相信鱼希吗?”

白雨棠不知道她突然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抬头看着江静白,天台没有灯,但依稀有亮光折射过来,照在江静白的脸上,五官不清晰,但双眼清亮。

“我——”白雨棠启唇,江静白垂眼道:“我相信她。”

“鱼希不会倒下的。”

白雨棠心突突跳,心里闪过一个设想,她开口道:“江总是想接手吗?”

江静白点头:“白小姐,你是鱼希最信任的人,我知道这些话可能会对你造成困扰,但是……”

“江总你放心吧。”白雨棠站在天台上,她往前走两步:“这些话不会对我造成困扰的。”

“鱼希是我一点点看着成长起来的,她在我心里就像是亲妹妹一样,我不容许她就这么倒下,她也不能就这么倒下。”

“如果她有天不想演戏了。”

“我也希望她是风风光光的退出,不留遗憾。”

江静白偏头深深看眼她,启唇:“那就麻烦白小姐了。”

两人话别,白雨棠抽了烟盒出来,她还不想下去,江静白担心鱼希先下楼了,到病房门口刷了卡进去,走廊上没人,病房门口也没见到钟晨,江静白垂眼走到病房门口,听到里面传来谈话声。

病房门没有合的严实,有丝缝隙,她手放在握把上,推开了一点,听到钟晨的声音清晰传来。

“希希你吃点东西吧?”

“实在不想吃,你就喝点水好吗?”

鱼希声音如常:“搁着吧。”

“静白呢?”

钟晨回她:“和白姐出去了。”

鱼希浅浅嗯声。

钟晨将杯子放在桌上,耳边听到她又道:“钟晨。”

“你明天别过来了。”

钟晨脸色白了一瞬,立刻转头到病床边:“什么?”

鱼希抬头看她,神色淡淡然:“我说你明天不用过来,你也通知下白姐,不要再往医院跑了。”

“这边有医生和护工,我不会有问题的。”

钟晨拒绝:“不要。”

“我明天还会——”

“钟晨。”鱼希见她不死心说了狠话:“去跟陶倚彤吧。”

“别跟我了。”

钟晨摇头:“不要。”

“我谁都不跟,我只跟你。”

“希希,你别想赶我走!我就跟着你,你去哪我去哪。”

声音犹如被抛弃的动物,含糊不清,哽咽。

鱼希听了眨眨眼,神色依旧道:“我以后不拍戏了。”

钟晨胡乱抹了把泪水:“那咱就干别的,咱不拍戏了,咱干你想干的,希希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心疼,你哭吧,你哭了心情就会好很多的,你别憋着自己了。”

从事发她醒后,鱼希就没有流过一滴泪,开始时大家都以为鱼希不知道腿受伤,后来和朱导的聊天后,大家才知道鱼希早醒了,也把那些话听进去了,她知道自己腿受伤了。

不仅拍不了戏,复建都需要两三年。

但是她依旧和之前没什么两样,甚至将身边每个人,每个角色都安排好,钟晨看着她如此冷静,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那些快要临终的人。

鱼希现在这样,就好像在安排后事一样。

这让她惶恐又害怕。

钟晨抓着鱼希的手:“希希你哭吧,或者打我骂我怎么发泄都行,你别什么都压在心里好不好?”

鱼希看她,摇头:“我为什么要哭。”

钟晨坐在床边,递了面纸给她:“我知道你想哭的。”

鱼希听着她粗暴的安慰眼梢泛红:“我不想。”

她头埋低,声音渐弱道:“钟晨,我真的不想哭。”

“我只想知道为什么。”

她抬眸,皱起眉头,眼里水光浮现:“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偏偏是我?”

“为什么?”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仰着头,神色不悲不喜,周身却萦绕悲伤,浓郁的让人喘不上气,钟晨对上她目光哑口无言,不知如何回她。

门外的江静白透过半开的缝隙看到鱼希神色,她呼吸停顿了,胸口被人插一把刀,狠狠的拧着,她疼到不能直立,需要靠在门边上。

鱼希不哭不闹也没有歇斯底里,却比任何一次的咆哮更让她束手无策,也让她更痛,痛入骨髓,麻痹她所有神经。

她想进去给鱼希一个温暖的怀抱,脚步却被定在原地,怎么都挪不开。

良久,病房里开始传来哭声,声声泣血,江静白依旧靠在冰凉的墙壁上,她转身,手臂抵在墙上,头深埋进去,细看,手紧握,双肩颤抖。

压低到听不见的声音被病房里的哭声覆盖,长廊的她独自靠在墙上,舔着伤口。

白雨棠回病房时在门口见到一个人,她顿住步伐,听到不远处两人交谈声。

“盛总,过去吗?”

盛闲盯着前面看,几秒后收回视线:“不过去了,带我去见主治医师。”

助理立刻恭敬低头:“好的。”

两人离开后白雨棠走到刚刚盛闲的位置,入目就看到江静白靠在墙上,刚刚在她面前坚强无比一切如常的江总,此刻脆弱的像个孩子,正在闷声哭,周身悲伤。

推荐热门小说分久必合,本站提供分久必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分久必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28章 不配 下一章:第130章 纸条
热门: 青发鬼 镜狱岛事件 天官赐福 我,修仙界第一,想谈恋爱 黑血的证明 巷说百物语 训导法则 蒙娜丽莎的微笑 恶梦的设计者 爱的重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