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聊天

上一章:第120章 可以 下一章:第122章 电影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鱼希次日一大早就被钟晨接走去拍戏了, 江静白起床的时候身侧没人,她习惯性的想搂鱼希却摸了个空,转头, 身边只有一个枕头空荡荡放在那, 鱼希不见踪影, 她起身后见到床头柜上放了张纸条:先去剧组了, 自己吃早饭吧。

江静白淡笑将纸条塞进抽屉里,起身洗漱。

七点半左右, 肖知秋到楼下了, 她侧头看眼, 江静白正拎着公文包走过来,她立刻下车给江静白打开后车门, 等着她坐上车之后才开始汇报:“江总,陆经理早上给我打电话想约您见面。”

江静白抬起看文件的头:“陆权?”

肖知秋边开车边点头:“对, 需要给他回电吗?”

江静白细想几秒:“不着急, 到公司再说。”

肖知秋只好应下, 到公司后她们很神奇的又和罗小姐碰面了, 不过这次没有罗千茹没有要求跟着江静白, 反而是打了招呼就走了,肖知秋听到身后的同事说她要去走红地毯, 肖知秋想她要是一直这么忙就好了,省得天天来公司添乱。

初六正式上班, 第一件事就是股东大会, 肖知秋早早就做了准备, 劲鸥去年因为鱼希的关系还是折损了不少资源,今年开过年江静白就大刀阔斧的将以前旧规矩改掉,开始投资做精品电视剧和电影方面,目前已经有策划案出来。除此外,林氏的项目也是大头,不少股东都想塞人进去,江静白看着那些着急的股东只是冷笑,解释内部人员全部安排妥当,暂且不需要人才。

那些股东百分之七十都和她有交易,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所以她的话更像是下达指令,而且是完全没有回旋的余地。

肖知秋站在江静白身后看着面前的股东们,江静白刚上任时他们不屑的样子还历历在目,不过半年多的时间,就听从指令,反抗不了,她唇角勾起一抹笑,低下头。

“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江静白起身:“今天就到这,散会吧。”

有几个人相互看眼,从彼此的目光里看到对江静白的不满,奈何以前和他们统一战线的人多数都和江静白有交易了,所以他们现在也奈何不了江静白。

那几个都是劲鸥的老股东了,之前一直跟着胡总,做事相当保守,宁愿守着劲鸥就这样得过且过下去,每月固定拿分红,也不愿意她搞什么精品方案,先不谈保不保险,光是投资,就是一大笔,他们这些不愿意冒险的老骨头,自然不高兴。

事实上从江静白来公司任职他们就非常不高兴了,这胡总走就走了,在董事会选个人出来管理公司不行,非要从外面聘请,而且请的还是金融圈的人才,会管理好劲鸥吗?真不知道是不是老糊涂了!

他们几个平日里都是私下说,这次开大会江静白的方案出来后就坐不住了,还没出公司就给远在国外的胡总打电话。

胡远刚准备歇下听到是老友的电话便接起。

“胡总啊,过年回来也不找我们聚聚?”客套的开场白,胡远笑呵呵:“身体不好你们也不是不知道,这大过年的,我这个病鬼还不想给你们带去晦气。”

电话这端的人立刻道:“唉,胡总说的这是哪里话,我们都认识多少年了,什么时候忌讳这个。”

胡远点头:“公司出什么事了?”

这些个老家伙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能主动打电话问他,肯定是公司的事情,果然他刚问,电话那端就道:“也没什么大事。”

“胡总啊,我们就是担心。”

胡远皱起眉头:“担心?”

“担心什么?”

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走出公司,站在阳光下,说道:“担心你回来,劲鸥就要改名了。”

胡远眉头皱的更紧,心里咯噔下:“什么意思?”

“胡总啊,我看再过不久,劲鸥就要改名成江氏了。”

“这江总次次都能推出新方案,我看现在公司上下对她都很信服,胡总,你是找人来管理公司的,不是让位,请她做ceo的……”

胡远听到他略带抱怨的话打断道:“老振啊,你别想多了,静白的每个方案都是经过我同意的。”

“如果她阴奉阳违呢?胡总,别怪我没提醒你,这江总的手段我可是略有耳闻的,她会甘心一直给你打工吗?如果她动了什么心思,你人在国外,想回来补救,恐怕都来不及!”

胡远笑:“老振啊,你真是越说越离谱了,好了,我这边还有个电话,有空聊。”

他说着就挂断电话,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顿几秒后还是给罗千茹打了电话过去:“千千啊,在不在公司?”

罗千茹正准备走红地毯,冷不丁电话响还愣几秒,听到手机那端的声音更是将手机挪开一点,屏幕上显示——舅舅。

她道:“我在外面,怎么了?”

胡远沉着脸,江静白年后要做精品的事情确实和他报备过,但是刚刚老振的话还是让他心里有个疙瘩,原本他年后就让罗千茹多照看公司,名义上是跟着江静白学习,实际上是防止她有私心,现在听到她不在公司当即道:“没事少往外面跑,多去公司转转。”

罗千茹不以为意:“公司不是有江总吗?”

胡远想呵斥又觉得自己多心了,只好道:“千千啊,劲鸥以后是你的,你没事就跟着江总多学习,有任何不懂的地方,来问我,静白也就在劲鸥待两年,你抓紧时间多和她学习怎么管理公司。”

罗千茹听完重点偏了:“江总只签了两年吗?”

胡远低沉的嗯了声,挂断电话后罗千茹侧头对林木森道:“上次让你查的事情,查到了吗?”

林木森正在低头看行程,闻言抬头:“什么?”

罗千茹定定看着他,依旧是大小姐趾高气扬的神色,林木森会意:“还没有消息。”

“尽快查。”罗千茹眼睛眯起,她总觉得江静白和鱼希,是有什么关系的,但是陶倚彤之前又说江静白最恨同性恋,所以她在说谎?

罗千茹上台之前对林木森道:“你帮我晚上约江总吃饭。”

林木森不知道罗千茹最近是怎么了,不仅频繁往总裁办跑还经常要约江总,虽然胡总是说让她多跟着江总学习,但是她也不用这么积极吧?

不过他也只敢在心里腹诽,没问出来,点头:“好。”

肖知秋接到林木森的邀约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她询问了江静白的意见后推说有饭局,末了她站在江静白的身后小声道:“江总,陆经理打电话过来说客户回国了,但是明天又要出差,如果今天不签,客户就要找其他合作人了。”

江静白闻言放下正在签名的笔抬头:“明天出差?”

肖知秋点头:“对,所以陆经理很着急,想亲自过来汇报情况。”

“不用。”江静白垂眼想几秒道:“你去把陆权的合同送进来。”

肖知秋不知她要做什么,还是顺从道:“好的,您稍等。”

办公室的门开了又合上,几分钟后肖知秋捏着一份文件夹出现在江静白办公桌前,江静白打开后细看几秒,动笔改了几处,肖知秋看到她提笔的地方错愕道:“江总,您怀疑这是假客户?”

江静白垂眼:“还不确定。”

肖知秋闻言也没有再说什么,她拿着江静白刚改好的文件去重新打印了一份,给陆权发过去,不多时,陆权收到文件,看到上面新增的几条条款皱眉,他想了会还是先打电话确认。

“盛总,合同可能签不了了。”

电话那端声音依旧凛冽无比:“出了什么问题?”

陆权盯着文件看,道:“江总改合同了。”

“如果按这份合同签,您至少会赔……”

盛闲不耐的语气:“赔什么?”

陆权叹气:“至少赔四百万。”

盛闲想了几秒:“你把合同传过来。”

陆权连忙应下:“好的,那签约……”

“搁着吧。”

陆权挂断电话后又给肖知秋回信,声称客户那边不同意新合同,肖知秋收到消息已经快要下班时分了,她快步走到江静白的办公室告诉她这个消息,江静白打字的手指微顿,继而重新放在键盘上,神色如常道:“知道了。”

肖知秋站在她身后:“那陆经理?”

江静白侧目看她眼,冷声道:“去年方案泄露你不是找不到内鬼吗?去查一下陆权。”

肖知秋会意:“明白了。”

等着肖知秋从办公室离开之后江静白才看眼屏幕上的时间,五点半,鱼希应该下戏了吧?她想到这给鱼希打了电话过去。

鱼希还没下戏,早上来得早先拍定妆,完了又开始开会,一直到下午三点多,她们才拍第一个镜头,鱼希的戏份是前期出现的比较多,所以镜头也多,场场有她,之前耽误了那么长时间,注定今天晚上要拖戏了,所以她接到江静白的电话也只是匆匆说两句不用等我吃晚饭,我还要拍戏就被人喊走了。

江静白听着电话那端没聊几句就出现的忙音无奈笑了笑,还是挂断了电话。

晚饭是在公司吃的,吃完还加了四小时的班,十点多的时候江静白让肖知秋先回去,自己开车到影视城附近,等着鱼希下戏。

公司距离影视城并不远,开车也就五六分钟的距离,黑色轿车开进停车场时没什么车辆,她停在往里一点的位置,刚歇火打开半扇窗就听到有男人的声音。

“我不是说了吗?我会联系你的,没事不要打电话给我。”

“你怕什么呀,她还能查不到你不成?就算查到了又怎么样,还有我呢。”

“我警告你,别给我找麻烦自乱阵脚!”

江静白透过半开车窗看到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走到旁边的车上,打开门,他探进去,拿了个袋子后又对电话那端的人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会再给你转点钱过去。”

挂完电话男人呸一声,骂了句怂货。

江静白坐在黑暗的车里看着他拎着袋子渐行渐远。

鱼希下戏之前接到江静白的电话,说自己在外面等她回去,鱼希匆匆换了衣服妆也没卸就冲出休息室了,身后钟晨一脸懵逼喊道:“希希!”

她拽住鱼希的手腕:“你干什么去?”

鱼希转头,从她手上拎过包,捏了下她脸颊笑道:“你让司机送你回去吧。”

钟晨懵:“那你呢?”

鱼希扬唇:“她来接我了。”

钟晨:……

行吧,又开始有对象没朋友的模式了!

鱼希上车之后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车里没开灯,只有昏黄的路灯打进来,她转头道:“刚下班?”

江静白原本是靠在座椅上补眠的听到她问话直起身:“不是,等了一小会。”

鱼希嘟囔:“谁让你来等我的。”

江静白笑笑:“我喜欢等你。”

直白的话总是让人措手不及,鱼希轻咳:“走吧。”

身边的人还没有应下就听到车外有声音,江静白那边的车窗是半开的,所以声音很清晰飘进来。

“你到底有没有和他说?”

依旧是男人的声音,这次没有端着,反而伏低做小:“当然有啊蓝蓝。”

“但是这也急不来,你知道的,她最近风头,还不错。”

傅天蓝咬牙看着经纪人:“你是在提醒我?”

经纪人立刻低头:“不是,我们上车聊吧。”

傅天蓝冷哼一声上了车,随后保姆车离开了车位,鱼希盯着车窗外看几秒道:“关窗吧。”

江静白瞥眼她神色缓缓合上窗户,转头若无其事道:“饿不饿?先去吃饭?”

鱼希侧头看着江静白,明明她的神色就是想问她刚刚怎么回事,但是她却闭口不谈,故意岔开话题,就像之前那么多次,鱼希倏地发现,她和江静白之间的谈话,一直都过于小心翼翼了,就好像两人之间搭建的是一座玻璃桥,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落下一个东西砸在上面,这座桥就会支离破碎。

而这份小心翼翼,是她给予江静白的。

想到这鱼希有些头疼,也没了刚刚高兴的神色,拢眉道:“回去吧,我还不饿。”

江静白偏头看她,目光触及她隐约不悦的神色抿唇:“好。”

到公寓后鱼希先是收拾了行李箱,见江静白疑惑的神色她解释:“后天要去录制节目。”

“你先去洗澡吧。”

江静白的一句要不要我帮忙卡在嗓子口,她咽下去,拿着睡衣进卫生间里。

半小时后她洗漱出来,鱼希已经收拾妥当了,行李箱单独放在旁边,鱼希坐在沙发上接电话,见到江静白出来后示意她别出声。

“青姐你说。”

“一起录制吗?”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江静白坐在她身边:“怎么了?”

鱼希打了哈欠:“王语春下周要出国开演唱会,时间来不及,所以两期会连着录制。”

江静白看她困乏的样子捏了她的肩头:“在哪录制?”

鱼希摇头:“没说。”

录制地点一贯是到了才会揭晓,虽然她是队长有单独台本,但是也没有多少特权,所以并不知道,江静白捏了会道:“去洗澡吧。”

“我给你泡杯牛奶。”

鱼希抬头:“谢谢。”

话音落江静白捏肩头的动作顿了下,她启唇:“没事。”

鱼希起身进了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见到茶几上有泡好的牛奶,她喝下去走进房间里,江静白坐在床头,见她过来掀开被子,鱼希穿着薄款睡衣,长发半湿贴在后背上,丝质的睡衣将她好身材衬得若隐若现,鱼希坐在床边,睡衣边角从双腿两边滑过,露出肌肤白皙细腻的大长腿,她拢了拢长发,习惯性的用灯布罩着台灯,整个房间里都昏暗下来,江静白神色清浅看着她,鱼希凑上去抱她。

两人谁也没动,就这么静静的抱了一会,薄被下两双没穿睡裤的腿蹭着,鱼希刚洗了澡,肌肤还沾着水气,碰到江静白的腿添了温热,她抱着鱼希下巴搁在她发顶上浅声道:“睡吧。”

鱼希一只手抱着她,另一只手开始攻城略地,她道:“那你今晚不想和她聊聊吗?”

江静白轻笑:“你明天还要拍戏,今天早点休息吧。”

“可是我睡不着。”鱼希抱着她,脸埋在她怀中,手指已经侵略到城门口,两道门合的并不严实,略有缝隙,她手指沿着门边往里钻,声音暧昧不清:“要不你让我和她聊聊吧。”

江静白想拽住鱼希却没来得及,被子里弓起身影,她咬唇头瞥向一边,双颊微红。

推荐热门小说分久必合,本站提供分久必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分久必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20章 可以 下一章:第122章 电影
热门: 热搜预定 幽巷谋杀案 坛子里的残指 情爱的证明 最强妖兽系统 被小首富偷偷看上以后 利文沃兹案 斩夜 斗破苍穹之大主宰 穿成反派的暴躁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