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谈话

上一章:第111章 节目 下一章:第113章 偷听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柳玉瑶参加节目来首次拿下第一,还是有点开心的, 她拨弄手机给经纪人发了条微信, 说自己在节目上表现不错, 发完又撤回了,等到经纪人反问她发什么时, 她只是漫不经心的打字:没什么。

刚收起手机, 不远处的洞口出来两人, 周晓和赵清平,两人脸上擦了灰,不复进去的时候光鲜亮丽, 柳玉瑶看眼他们又低下头看看自己,鞋子边脏兮兮的, 甚至新穿的裤子也沾上污渍, 身边鱼希也是和自己一样狼狈,但是她神色恬静,柳玉瑶盯着她侧脸看几秒, 倏地想问她在想什么。

真的是疯了。

她想,防止自己真的疯了说出什么奇怪的话,柳玉瑶主动和赵清平说话。

“赵老师,来这边坐。”

赵清平和周晓互相看眼,迅速走过去:“你们俩好快啊, 什么时候出来的?”

周晓清秀的脸上也带着笑。

柳玉瑶给两人递了水, 开口:“刚出来没多久。”

“她们呢?”

知道她问的是张乐乐和王语春, 周晓回她:“还在里面折腾呢。”

半小时后, 张乐乐和王语春还没找到洞口,被工作人员进去带出来了,第一轮无疑是柳玉瑶和鱼希胜了,柳玉瑶拿着姚青给自己递过来的奖品,转头看鱼希,没料鱼希也看着自己,她笑了笑,柳玉瑶想扯嘴角,刚露出一个笑容,鱼希就转过脸,收回目光了。

柳玉瑶在身后咬牙,多看一会能死啊!

午饭就是在附近的饭店吃的,下午的活动范围还是在山周围,当然是其他的项目,柳玉瑶一反常态,主动和团队里的人搭话,要求合作,姚青听到她要求是求之不得,当即拨了张乐乐做她队友,张乐乐憋着一口气,敢怒不敢言,只是时而向鱼希投来救我的目光,鱼希被她可怜兮兮的样子逗笑,回一个无可奈何的目光,张乐乐垮着肩膀,生无可恋。

当天的录制算是圆满结束,晚上节目组的车过来接她们时几个人都很累了,鱼希觉得这期主题是探险真的一点没错,对她而言,真的是处处惊险,还特别疲惫,身心俱疲。

鱼希以为这样的状态回去冲个澡很快就能睡着的,哪料在床上翻来覆去始终睡不着,和江静白发的消息还停留在半小时前,她问自己结束没,她没回答,鱼希想着从床头柜上拿过手机,给江静白回信:到酒店了。

江静白立刻一个视频发过来:“到酒店了?”

鱼希趴在床上,刚刚晚饭都没吃两口,不觉得饿,只想这么慵懒的躺着,因为她和柳玉瑶共同拿了第一,所以有特权,晚上不用参与抽奖,所以才能一个人独享房间。

现在听到江静白这么问,鱼希笑了笑:“你自己看。”

她说着将手机对四周晃了晃,镜头很快掠过去,江静白看到鱼希趴着,没精打采的样子,她心疼道:“很累吧?”

鱼希把手机用枕头顶着,然后翻了身,头歪朝着手机道:“有点累。”

“今天爬山了。”

说完她咬唇犹豫:“静白。”

江静白合上文件,从茶几上拿过手机,一张俏颜被放大,她眼底的温柔也渗过屏幕落在鱼希身上,犹如朝阳,微暖。

她一直等着鱼希说话,没料那边叫了一声就没声音了,江静白不由得反问:“怎么了?”

鱼希咬唇:“没事啊。”

她笑笑,面有些发白:“我就是突然想到今天去一个山洞,没有灯。”

江静白捏着手机的指腹微疼:“然后呢?”

鱼希笑容加深:“然后我走出来了。”

江静白松口气:“嗯。”

鱼希见她如此紧张不由笑:“江总,我这么勇敢,是不是该夸夸我?”

江静白轻笑,清冷五官生动起来:“鱼希,你很棒。”

鱼希也扬唇:“有多棒?”

“有床上那么棒吗?”

话题一度往不可预估的方向发展,江静白唇瓣微启,耳根染上红晕,轻咳:“不早了,该休息了,你明天还有录制。”

看着逃避话题的江静白,鱼希心情没来由好了些,她点头:“好,晚安。”

江静白微点头:“晚安。”

说着准备挂断视频,鱼希又冷不丁加了句:“真的棒吗?”

江静白目光透过屏幕看过来,见鱼希眼底的狡黠,浅笑:“真的棒。”

鱼希点头:“那你等我回去。”

“再棒你一次。”

江静白嘴角噙着笑意,深深的,她目光温柔又缠绵,五官早就褪去清冷,只剩下一片欢喜,如果可以不受时间限制,她真的想就这么和鱼希一直聊下去。

但是她明天还有录制,江静白思索良久,落下一句:“好。”

“我等你回来。”

鱼希挂断视频,将手机拿在手上,点进消息栏里,见到那个名字时,刚刚还眉梢带悦的神色陡然不见,秀眉拢紧,剩下淡淡的担忧。

一夜无眠,次日天没亮鱼希就醒了,她穿着运动装,扎个马尾辫,带上帽子,独自下楼去跑步,一直到手机铃声响才停下步子,气喘吁吁的接起电话。

“喂。”鱼希用白色毛巾擦拭脸颊上的细汗,跑了一通,身体舒畅多了。

钟晨在手机那端说道:“希希?”

“你去哪了?”

“我敲门没人啊。”

鱼希对她道:“马上回来。”

她说完把手机塞回口袋里,又小跑回去,上楼时正碰上周晓和赵清平,两人看着朝气蓬勃的鱼希不由错愕几秒。

“跑步去的?”

周晓也张着嘴:“鱼希姐,你也太厉害了吧,这样的强度下还能保持运动?”

鱼希看着两人震惊神色淡笑:“晨跑挺好的。”

周晓叹息:“晨跑固然好,睡觉更重要。”

赵清平一伸手打他头上:“就你会贫嘴。”

“鱼希我们先下去了。”

鱼希在过道和两人挥手,到楼上时钟晨还巴巴的蹲在门口,见到鱼希打扮成这样不亚于刚刚周晓被震惊的样子,她哆嗦手指:“希希,你居然会出去跑步?”

“你是受到什么刺激了?”

鱼希低头打开门进去,钟晨在她身后揉着眼睛,满不相信的神色,嘴里还嘀咕:“是不是和江总吵架了?你要和我说啊,别一个人憋着,我和你说,很多病就是憋出来的,还有啊……”

喋喋不休,犹如一只苍蝇在耳边嗡嗡嗡直叫唤,鱼希顿住脚步倏地转身,用毛巾勒住钟晨的脖子,恶声恶气道:“再啰嗦,我就真的把你舌头割了!”

钟晨一激动立刻双手捂着嘴巴,一双眼忍不住乱瞟,但是不敢发出声音,鱼希满足了,松开毛巾,拍了拍钟晨的肩膀,露出一个非常满意的笑容。

等从卫生间出来后,鱼希心情颇好的下楼吃早餐。

上午的录制还是在老地方,添了不少设备,鱼希已经习惯节目组的出其不意了,再加上她现在有单独的台本,所以面对各种问题更游刃有余,还能轻易的带起团队节奏,让姚青省不少心。

照常的最后关节是采访,这次的气氛完全已经不像是初识的僵硬,因为柳玉瑶这期的主动,再加上她刚参加名雅的颁奖典礼,所有人都把问题往她身上抛过去,柳玉瑶来者不拒,照单全收。

全部录制结束,是中午时分,姚青看气氛挺好提议就在这里用完餐回去,但是过年期间,时间都掰碎了用的,谁都没空,只留下姚青和鱼希大眼瞪小眼,最后鱼希道:“回去再吃吧。”

姚青没辙:“也好。”

车在路上颠簸几个小时,到电视台时只有鱼希和钟晨,姚青邀请她一起吃午饭,鱼希拒绝了,推说有饭局,对方已经等很久了,不去不行,就这样姚青才放人。

鱼希也没算说谎,她确实约了人。

她在快到电视台的时候打电话给钱彩霞了,两人约在钱彩霞家附近的一个茶楼里,鱼希站在茶楼外面,这么多年过去,这里倒是和以前一样,丝毫没变。

鱼希带着口罩墨镜和帽子,刻意压低帽檐,身边钟晨也半武装,进去后老板上上下下打量好几眼才给她们开了包厢。

包厢在二楼,挺雅致的一个房间,鱼希坐在里面,服务员进来给她斟茶之后见鱼希挥手,她会意,也就出去了。

和钱彩霞约的是三点半,但是鱼希三点就到了,她不想让钱彩霞等,哪料坐了十分钟,就接到钱彩霞的电话了,她说已经到了,并关照自己不要着急,她先进去等,鱼希听着鼻尖突然一酸,哑声道:“您进来吧。”

钱彩霞看眼茶楼,进去后鱼希让钟晨去接人。

等到两人面对面坐着,已经是五分钟之后的事情了。

钟晨给两人桌上放了些点心和茶水,然后退出房间,站在门口,钱彩霞看着鱼希,上次在公寓里她因为太生气根本没有好好看过一眼鱼希,细想,那是她们八年后第一次见面,她当时的表现,有些失了长辈的风度。

有这样的念头,钱彩霞再开口语气温和很多:“鱼小姐……”

鱼希抬眸:“钱阿姨叫我鱼希就好。”

一个称呼而已,钱彩霞没有抗拒,她顺从道:“好,鱼希啊。”

“这些年过的还好吗?”

鱼希垂眼:“挺好的,您呢?”

“我听说叔叔他……”

钱彩霞点头:“嗯,你叔叔生意上出了点问题,他身体也不太好,走好几年了。”

鱼希明眸点了水,雾蒙蒙的,她低头:“嗯。”

包厢里一时很安静,钱彩霞又问了两句不痛不痒的话才进入主题:“鱼希啊。”

“阿姨知道有些话说出来很伤人,但是你和静白,真的不合适。”

“我今天来,也不想瞒着你,我想让你们分手。”

鱼希听到进入正题反而将心放回肚子里,刚刚提心吊胆了很久,现在突然有了踏实的感觉,她抬眸,双眼清亮璀璨。

钱彩霞脸上没有笑意,严肃起来和江静白有两分相似,有几分威严,鱼希在她注视下抬头,神色淡然又认真,她开口:“钱阿姨,我知道您叫我出来是做什么,但是对不起,我不可能和静白分手的。”

钱彩霞不似第一次那么生气,反而重重叹息,沉声道:“你这样只会害了她。”

“你知道现在的静白像什么吗?”

“她就像是个工作机器,她原本可以享受自己的人生,她可以不用这么辛苦,她这样可以继续多久?鱼希,我知道你喜欢静白,我也知道静白喜欢你,我就像是棒打鸳鸯的人,但是你们,再继续下去,静白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她在国外几年,进了两次医院,都是胃出血。”

“因为工作的原因。”

鱼希唇微张,心顿时绞痛,她完全不知道江静白有过这样的时刻,她想到刚重逢那会她还让江静白吃辣的食物,倏地眼眶温热,嗓子口发紧,疼得她呼吸都喘不上来。

钱彩霞见她面发白依旧说道:“阿姨知道这些话你听了会不好受,但是我还是要说,静白在国外这么几年,她一直以来的目标就是取代你母亲,是不是很异想天开?”

“你知道因为什么吗?”

鱼希自然知道,当那些话从江静白嘴里说出来时,她就知道,但是钱彩霞却用另一种方式解释给她听。

“八年前,静白和你母亲见了面,后来静白的爸爸生意上就突然出事了,静白一直以为是你母亲做的,她去你母亲的公司,蹲了好几天才见到一面,你母亲承认这件事和她有关,并且和静白说,如果你们不分手,就让我们一无所有。”

“静白不信邪,什么都瞒着你,甚至瞒着我,当时银行贷款迟迟不下来,后来才知道有人疏通关系,我们不会拿到贷款了,静白的爸爸心脏病复发,先走了。”

“后来静白尝试用各种方式讨回公道,甚至想要打官司,但是没有人敢接,鱼希啊,你看,这就是你们的差距,也许对你而言,轻飘飘的一句话,抵得过别人千辛万苦的努力。”

“后来静白送走她爸,去求别人打官司,在人家门前跪了半夜,最后被送回家我才知道事情的真相,静白又后悔又自责,她甚至想以命抵命,被我拉住之后她不吃不喝两天,最后说要出国。”

“这一出国,就是八年。”

钱彩霞的声音透着沧桑,还有经常咳嗽的沙哑:“我不知道她这八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因为她不让我过去,但是我能想象到,鱼希啊,她这八年受够苦了,这本不是她应该承受的,我知道以前分手,静白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我这个当妈的,替她道歉。”

钱彩霞说着站起身,双腿一弯,当即要跪下,鱼希立刻伸手拦住她:“钱阿姨。”

鱼希声音哽咽,眼梢红透,眼睛里水光漂浮,就是没落下一滴泪,她咬着牙道:“我知道静白一直过的很辛苦,您相信我,我会给她幸福的。”

钱彩霞直视她的眼睛,掷地有声道:“你不会。”

“鱼希,你这样的家庭,注定和静白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她已经当了机器,当了八年,如果你们继续在一起,她就要不停的努力,她要取得你父母的同意,她要配得上你,鱼希啊,你放了她吧。”

“就当是阿姨求你了。”

“好吗?”

好吗?

鱼希听着这戳心窝子的话整个人都在发抖,如果钱彩霞用蛮横无理,强硬的态度逼迫她们分手,她肯定会据理力争,丝毫不退缩。

但是这番情真意切的话,任是谁听了都会动容。

可,好吗?

鱼希摇头:“对不起。”

“对不起钱阿姨,我真的做不到。”

“我不想和静白分手。”

“我痛苦了八年,好不容易和她在一起,我不想再痛苦继续了。”她一个劲的摇头,被钱彩霞抓住的双手轻抖,整个身体在发颤,脸苍白无比,眼圈微红,眼底的水光摇摇欲坠,钱彩霞看着她这样就好像看到挣扎的江静白,她别开眼,态度坚持道:“如果你们继续,只会给静白带来伤害。”

“鱼希,我们是普通人,我只想让静白过普通人的生活,她可以不谈恋爱,不结婚,我不会催她,但是我希望她快乐。”

“而不是当一个工作机器。”

“她才三十岁不到,你看看她把自己逼成什么样了?”

鱼希咬着唇,耳边听着钱彩霞的话,句句扎在她心口最柔软的地方,她疼得全身都在绷紧,喘气很困难,钱彩霞还在说道:“你们继续下去,静白能坚持多久?她的身体能扛多久?”

“和她分手吧。”

鱼希闻言身体差点没站稳,她往后退一步,低头匀了呼吸,等到胸口起伏逐渐平稳时她才抬头看着钱彩霞,双目朦胧:“钱阿姨,你真的想让静白快乐吗?”

钱彩霞看着她,点头:“我想。”

鱼希低声道:“那你就不要在劝我们分手了。”

“静白只有和我在一起,才会快乐。”

“你说静白痛苦了八年,我何尝不是?多少个夜里我想不顾一切的去找她,我想她,想看她,想抱她,想到疯狂,我甚至想到控制不了自己。”

“现在我和她重新在一起,我希望您能成全我们,您担心她累,我可以陪她休息,您担心她不快乐,我可以给她带去快乐。”

钱彩霞听完鱼希的话迟迟没吭声。

鱼希道:“钱阿姨,成全我们吧。”

“我真的爱她。”

推荐热门小说分久必合,本站提供分久必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分久必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11章 节目 下一章:第113章 偷听
热门: 大王饶命 沉睡的人面狮身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诡域档案 古墓之谜 花娇吱吱 无双 戴恩家的祸祟 圣洁之罪